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时光瞬而,转眼间又是一个月过去的了,天气变的越发热,离骚性训练完后,每日都要热的一身的汗,便她便找了一处山林间快速流动的泉水洗了把脸。赤禾但是也热,但此时却坐在树下等着离骚。离骚见赤禾一腿双腿伸直,一腿略微弯曲着,他的左手搭在膝头,闲逸地坐着,像是在去思考赤禾虽然也热,但此时却坐在树下等着九歌。。...

    时光瞬而,转眼又是一个月过去了,天气变得越来越热,九歌训练完后,每天都会热的一身的汗,于是她便找了一处山林间流动的泉水洗了把脸。

    赤禾虽然也热,但此时却坐在树下等着九歌。

    九歌见赤禾一腿伸直,一腿弯曲着,他的左手搭在膝头,闲适地坐着,像是在思考问题,又像是什么都没想。

    九歌被泉水激的瞬间清醒了,偏着头看着赤禾在那坐着,突然促狭的心就起来了。

    她斜身忽然将水泼向了赤禾。

    水珠在天空中散开,像是珍珠一般飞了过去,赤禾偏了偏头,躲避九歌的水珠。

    九歌见他躲了,又泼了一把过去。

    赤禾这次没有躲,闭着眼睛任由九歌的水珠落在他的脸上,随后睁开眼睛,目光中有些无奈地看着九歌。

    九歌想着,你还没反应?

    于是她又泼了过去,这次比前两次都要打,有点挑衅的味道了。

    赤禾躲不掉,只能用手挡了下,放下手臂的时候盯着九歌道

    “别闹!”

    九歌笑道:“我偏要闹,你又能如何?”

    说着又泼了一把过去。

    赤禾淡淡笑道:“你再闹,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

    九歌嘻嘻哈哈:“你能怎么不客气?我就泼,就泼!”

    说着还连泼了几把,直接把赤禾的衣衫都泼湿了。

    赤禾好似无奈又好似生气般站了起来,走到水边,也掬起一捧泼向九歌。

    九歌笑着躲开,却双手齐上泼向赤禾。

    很快,二人就像是在打水仗一般相互泼水,只是赤禾只是玩,九歌却起了好胜之心。赤禾单手泼向九歌,九歌就双手泼向他,还加快了速度。

    赤禾被九歌泼的眼睛都睁不开了,只好投降道

    “好了,好了,玩够了就回去吧!”

    九歌道:“别啊,天气这么热,这里多凉快!”

    赤禾道:“刚训练完,不要玩太冷的水!”

    “我偏要玩!”

    九歌非但不讲理,还将更大的水花泼向赤禾。阳光下水花四溅,泛着银光,却打的赤禾浑身都湿了。

    赤禾道:“不要闹了,再闹我可真的不客气了!”

    “你来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不客气!”

    赤禾说着要上前,九歌吓得急忙往水里跑,赤禾速度缓了下来,关切道:“你慢点!”

    九歌却越玩越高兴,连手带脚地向赤禾泼水,赤禾浑身湿透,有些无奈地站在那里。

    泼了一会后,赤禾发现九歌的精力太旺盛了,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下真的有些生气了,沉声道

    “玩够了就不要闹了!”

    “我偏不,你也来玩啊!”

    赤禾没了耐心,三步并作两步涉水去抓九歌,九歌想跑,却没赤禾速度快,被他一把抓住手腕,往岸上拖去。

    九歌想要挣扎,去掰赤禾的手。

    “你是不是玩不起,放开我!”

    “你都玩了好一会了!”

    “我还想玩!”

    赤禾回头看九歌拼了命地掰自己的手,微微动怒,翻身将九歌的手掰开,随后手从手腕滑过,抓住了九歌的手。

    九歌的手突然被一双强有力的手牵着,像是有一股丝线一般从手传到了大脑,九歌愣了,怔怔地看着被赤禾拉住的手。

    赤禾的手很大,也非常有力量,牵着九歌的时候,带着完全的力量压制,却因为手掌是柔软的,好似将他呵护在掌心。

    九歌心跳的砰砰快,一张脸又热了。

    赤禾拉着九歌的手上岸后,回头看了九歌一眼,看她正安静地盯着自己的手,赤禾也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手掌上的柔软。

    赤禾也愣了一下,但不知为何,他却并不想放手。

    反而他又紧了紧握着的手,拉着九歌回家。

    九歌愣愣地看着今天这么反常的赤禾,又感受着他掌心里传来的温度,一颗女儿心全乱了。

    不知为何,从这一刻开始,九歌有一个很恍惚却又很坚定的想法。

    那就是赤禾这个人,他是自己的了!

    赤禾拉着九歌,一直回到了住的地方才放开她的手。一路走过来,天气很热,两个人的衣服都干了,手掌心里也都是汗,但是二人都不知为何,都不想放开彼此的手。

    九歌被放开的时候,心里还好一阵失落!

    但是让九歌惊喜的是,随后的日子,二人训练完以后,赤禾竟然自然而然地就牵起了九歌的手,拉着她一起回到住的地方。

    一开始九歌还很矜持,赤禾不拉,她不会主动伸出手。但是后面,只要赤禾抬手,九歌很自然地伸了过去。

    二人从林中一起牵手走出来的时候,倒真有一种退隐江湖,过着平淡生活的两夫妻的感觉。

    九歌觉得时间真的是过的快极了,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初秋。

    九歌在赤禾的训练下进步神速,不仅能接住他的竹刀,还能接住赤禾对战她时的招式。

    赤禾的速度很快,总能逼着九歌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等到最后,就连九歌都觉得自己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然而当九歌的伤已经完全好了,也在赤禾的训练下越来越强,九歌知道这样世外桃源的生活也该结束了。

    无论是她还是赤禾,都还有需要自己做的事情。

    真的需要到走的那天时,九歌竟然开始不忍了。

    后院的菜园子中的花已经全部都开了,白的、粉的、蓝的。一朵朵、一簇簇、一丛丛。开了又落,落了又有新开。

    如今连菊花都开始抽芽了,但是九歌却看不到它开的时候的样子了!

    这段时间以来,只要后面开花,赤禾总会将第一束花放在九歌的窗前,让她睁开眼睛就能看到鲜艳的花朵。如今要走了,窗台上的花瓶里都没了花。

    二人各自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最后一晚住在这里了。

    将要离开,九歌满是不舍,夜里根本就睡不着,她干脆起了身,用竹竿爬上了房顶,躺在斜瓦上,双手枕在脑后,看着漫天星辰发呆。

    竹海幽幽,夏夜的风凉习习的,天空舒朗,繁星点点。

    九歌的目光不自觉地移向了赤禾的窗台,他好似已经睡了,房间中静悄悄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