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就连赤禾都都忍夸奖离骚很聪明、悟性高!离骚很是受用无穷!随即赤禾便就进一步加大了对离骚训练的难度,将一片柔软细腻的竹叶改成了一片竹子。竹叶当然柔软细腻轻盈灵动,就是赤禾内力再大,它的速度也非常非常有限,却换了重量更重的竹子后,速度便提了不只一个档次,离骚第一次接竹叶毕竟柔软轻盈,便是赤禾内力再大,它的速度也十分有限,然而换了重量更重的竹子后,速度便提了不止一个档次,九歌第一次接的时候,比接第一片竹叶还紧张。。...

    就连赤禾都忍不住夸赞九歌聪明、悟性高!

    九歌很是受用!

    随后赤禾便开始加大了对九歌训练的难度,将一片柔软的竹叶换成了一片竹子。

    竹叶毕竟柔软轻盈,便是赤禾内力再大,它的速度也十分有限,然而换了重量更重的竹子后,速度便提了不止一个档次,九歌第一次接的时候,比接第一片竹叶还紧张。

    竹叶便是失手,无非也是扎一下,要不得性命,但是竹叶若是伤了要害,那可就真的是要命的。

    不过竹子毕竟不如竹叶好采摘,所以几乎每次训练前,赤禾都要去山林中砍一些粗壮的竹子,随后坐在院子中将竹子削成竹刀的样式,以方便接下来的训练。

    这日,赤禾照例进山砍竹子去了,九歌则收拾院子,打扫完前院以后,九歌又挑了些水去灌溉花朵,毕竟是春天的植物,买回来的十几株一大半都活了下来,九歌看着它们一天天长大,抽芽、长叶、打苞,心里是说不出的喜悦。

    就在这时,九歌忽然听到了篱笆被人推开的声音。

    九歌侧头看去,想着难道是小菊和小小又带了什么好玩的东西给她了?

    但是偏头看过去,却只见一个浑身脏兮兮的老头站在门边,手里还拿了一只破碗。

    这个老头九歌认识,就是第一次来莫大娘就告知她的那个疯老头,九歌之前一直没见过,说是因为离她住的地方比较远。

    不过半个月前他来第一次的时候,九歌并没有在意,因为当时他站在很远的地方,只是向这里看了看。

    当时九歌想都莫大娘说的村子的人时常接济他,想来是不认识九歌,所以并不好意思前来讨要。

    但是看了半个月后,想来是觉得九歌他们并不危险,所以今天也来讨要点吃的了。

    听村子里的人说,此人只是有些疯疯癫癫,却并不坏,小孩子都不怕他,所以九歌也没有感到意外,见他拿个破碗,像是来乞讨的,九歌倒是也没嫌弃,立即放下手里的活,从厨房舀了一些米,走到篱笆前想要递给他。

    那疯老头伸出碗去接,九歌去倒。

    却在倒的时候,疯老头突然将碗抽了回去,九歌反应快地端正了碗,还伸手接了一把散落的米,但是米毕竟细小,还是有一下洒在地上了。

    九歌有些心疼,不解道:“你干什么?”

    好端端地端着碗,怎么还收回去了。

    那疯老头笑着说道:“你要死了!”

    九歌心头突突一跳,反应过来这是个疯老头,心头多少还是不悦。

    “你胡说八道什么?给你碗米赶快回去吧!”

    老头没有接,反而继续笑着说道:“你身边的男人很危险,他迟早会要了你的命!”

    九歌的眉头蹙了蹙。

    这人果然是个疯子,莫大娘说的没错,整日里就会胡说八道讨人嫌。

    九歌也不想理会他,只是冷着声问道:“这米,你到底要不要?”

    疯老头嘻嘻哈哈地笑着,竟然想上来抓九歌的手。

    九歌浑身汗毛倒竖,莫说男女授受不亲,这人一身褴褛又腥臭无比,让这样的人抓了一下,九歌还不得吐了。

    幸而这段时间有赤禾的训练,九歌几乎轻而易举就避过了他的抓握,向后撤了一步。

    但饶是如此,九歌仍旧觉得被冒犯了。

    她把碗一收,怒道:“你这老头,作死吗?信不信我剁了你的手?”

    疯老头哈哈大笑:“越来越像了,越来越像了!”

    九歌没了耐心跟这个疯老头纠缠,反正村子里的人都对他的疯话不作理会,自己理他做什么?于是九歌拿起碗又端了回去,心里想着。

    不知好歹,不给你吃了!

    九歌转身就走,却突然听到疯老头说道:“你赶快离他远点,否则,很快你就会死的!”

    九歌回眸,见那疯老头一颠一颠地慢慢走了。

    九歌心里不悦,想着真是个疯子!

    临午时了,赤禾将竹子砍了回来,抗了三根粗壮的竹子,一路拖着尘土就到了门边。

    如今天气也热了,九歌见赤禾额头上有汗,急忙打了些清冽的泉水端到赤禾的面前。

    “天气热,洗把脸吧!”

    赤禾嗯了一声,问道:“今天你的花开了吗?”

    九歌笑:“打了几个苞!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开了!”

    赤禾笑了一下,将竹子一点一点分开。

    随后的训练,要比竹叶的时候凶险的多,这也让九歌更加集中注意力和反应能力。虽然二人都很小心,但是还是免不了受伤。

    九歌虽然不是娇气的女孩子,却总喜欢在真正受伤以后磨着赤禾背她。

    一开始赤禾并不习惯这样的如此亲密的身体接触,但是在背过九歌一次以后,他惊奇地发现九歌的身体极软,像是一团棉花铺在他的身上,让他浑身都热了起来。

    九歌第一次央求赤禾背的时候,其实也不好意思,毕竟她除了自己父亲和哥哥,还没让别的男人背过呢,趴在他的背上,男子特有的气息钻进九歌的鼻子中,让她既兴奋又害羞。

    而且她发现赤禾的背非常硬,背着自己的时候浑身都是僵硬的,好似身体的每一根神经都在紧绷。

    九歌不解问他为什么

    赤禾想了半晌以后才回道:“也许是因为我自小训练都是独来独往,靠的太近就会觉得有生命危险,所以不习惯跟别人如此近距离,毕竟这么近,无论是我想杀了你,还是你想杀了我,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知为何,九歌忽然想到了那天那个疯老头说的话,她有些不高兴地问道

    “你会杀了我吗?”

    赤禾摇了摇头:“我只是比较担心这个距离你会杀了我!”

    九歌听后哈哈大笑,指天发誓道:“你放心,无论我们靠的有多近,我都不会杀了你的。你这么好,我怎么会舍得呢!”

    赤禾听后,心底的某个角落瞬间就变得柔软了。

    当背着九歌成了习惯了以后,赤禾发现他并不讨厌这样亲密的接触。

    而九歌也会突然就蹦到赤禾的背上,扭着身体让他背着自己。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