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离骚现在没没见过庙会,看什么都新奇有趣。道路两边有一些房子,门边摆着很多的东西。有捏糖人的、有卖面具的、除了各种瓜果蔬菜,杂技表演,小吃茶楼。人来人往,摩肩擦踵。离骚望着开心,一路一路小跑到捏糖人的那里,问了价格。还没想好要切记买的时候,赤禾居然将荷有捏糖人的、有卖面具的、还有各种瓜果蔬菜,杂技表演,小吃茶楼。。...

    九歌以前没见过庙会,看什么都新奇。道路两边有一些房子,门边摆着很多的东西。

    有捏糖人的、有卖面具的、还有各种瓜果蔬菜,杂技表演,小吃茶楼。

    人来人往,摩肩擦踵。

    九歌看着高兴,一路小跑到捏糖人的那里,问了价格。还没想好要不要买的时候,赤禾竟然将荷包递给了自己。

    九歌惊奇地抬头看着赤禾。

    赤禾却道:“喜欢什么就买点!”

    九歌道:“可这是你的钱!”

    赤禾面色柔和回道:“你可以是你的!”

    九歌满心欢喜,虽然她花人钱财有点手短,但是不知为何,她喜欢花赤禾的钱。

    九歌没客气,伸手就接了过来,捏了几文钱给小贩,一手拿着一个,递给了赤禾一个小兔子图案的糖人。

    赤禾顺手接过,直愣愣地就捏在手中,跟着九歌后面,时不时还得动一下,避免糖人被人碰到。

    九歌都走到桥头看人杂耍了,回身一看,赤禾还捏着糖人像捏个小旗子似的。

    九歌笑道:“你为什么不吃?”

    赤禾道:“你没让我吃!”

    九歌忍俊不禁,指了指糖人:“我给你就是让你吃的啊!”

    赤禾却道:“我以为你让我拿着是一会你要吃!”

    九歌笑了,示意他吃。

    赤禾拗不过九歌,咬了一口。

    他长这么大,没吃过这么甜的东西,蹙了蹙眉。

    九歌看他的样子没忍住大笑起来,问道:“怎么了?不好吃吗?”

    赤禾道:“也不是,就是有点怪怪的!”

    “是吗?”九歌好奇,上去也咬了一口!

    等到都含在嘴里了,九歌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脸刹那间就红成了一坨。

    转身急忙钻进了人群中。

    赤禾也愣在原地,拿着糖人,半天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不知为何,他的心都跟着跳的飞快了!

    九歌一路小跑了好一会才停下来,捂着心口,砰砰跳的飞快,简直要从嗓子眼里要非出来一般。

    她暗骂自己疯了吗,在干什么?

    但是内心深处,她却是小小的窃喜。看到跟上来的赤禾神色无恙,九歌也就当做没发生一般,一路吃一路玩。

    待得午后,小菊找到了她们,说要去五音寺上香祈福,问他们去不去。

    九歌自然乐的跟了过去。

    五音寺在庙会旁边的一处半山腰上,山不高,寺也不大,此时却梵音阵阵,檀香袅袅,上上下下的人络绎不绝。

    小菊一边走一边说道

    “五音寺是我们这里唯一的寺庙,里面有个观音菩萨,周围的乡里人都来这里上香祈福,有的是祈求姻缘,有的是祈求子嗣,还有的祈求双亲安康。听说很灵的!”

    九歌笑了笑,有些不相信道:“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接话的就是张大娘的大女儿张小小,她跟九歌年岁差不多,去年过了及笄礼,如今已经嫁人了!

    小菊笑道:“是真的,去岁小小姐姐来祈求姻缘,没多久就嫁了一个好郎君,这次小小姐姐来还愿,然后再求个儿子。”

    小菊还未出阁,说这话时一派天真,倒是莫大娘嗔道:“你还小,知道什么,不许乱说!”

    小菊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小小也耸了耸肩。

    没一会,小小就又忍不住,凑到九歌跟前笑道:“我听小菊说你年岁跟我差不多大,也该给自己求个好姻缘!”

    九歌脸腾的又红了。

    她连及笄礼都没有,更别说其他的了,跟同样年岁的小小比起来,九歌可算是跟小菊一个档次的。

    小小见九歌脸红了,和小菊嘻嘻笑笑。

    到了庙里,果然人很多,排了很久才等到九歌。

    小菊跟小小一起拜了菩萨,就剩九歌自己,本来她想拉赤禾的,但是赤禾却说他不信这个,也没有什么可拜的。

    九歌虽然也不信,但是跪在那里的时候,心里的思绪却很微妙。

    她双手合十,却在闭眼前望了一眼站在门外等着她的赤禾。

    九歌面庞微红,却在心中祈求。

    “希望赤禾能够喜欢自己,我们能在一起,永远快乐幸福,待我手上事情一了,我便带着他去见爹娘,定下婚约,永结为好!”

    出来后,小菊和小小追着问九歌许了什么愿,九歌却梗着脖子说没有。

    两个女孩子不相信,抓着九歌问来问去,九歌嘻嘻哈哈地躲了过去。

    回去路上,九歌忽然发现有卖花的,带着根部,可以回家种。

    虽然九歌跟赤禾住在那里,也会自己做饭吃,但是都比较简单,而且东西都是赤禾买回去的。二人都知道不会在那里久住,所以也没想过要种菜,那片菜园子到现在都在荒废着。

    本来九歌也不上心,但是想到那日赤禾从山野中给自己摘下花的时候,九歌想着若是自己能种上一些在后面不也挺好?

    想到此处,九歌便挑了一些花色比较浅的包了起来。

    回来后她就去了后面菜园子除草种花。

    赤禾并没有多问九歌的想法,只是在他除草的时候也除草,在她种花的时候去挑水。

    待一切都弄好后,九歌累出了一身的汗,但是看到花株被整整齐齐地种下去,还是他们一起种的,九歌就高兴的很。

    仰头笑着对赤禾道

    “你看,这是我们两个种的花!”

    赤禾点了点头。

    九歌忽然好奇问道:“你不觉得我无聊吗?又住不久,还费这么大力气种花!”

    赤禾面上柔和淡然,回道:“你觉得开心就好!”

    九歌听后,心中更软了,笑道:“以后这里的花,你都要采下送给我!”

    赤禾道:“好!”

    随后的日子,九歌仍旧跟着赤禾训练速度,因为二人关系的拉近,训练的时候也默契了很多,九歌有时候逗赤禾,故意装受伤让赤禾担心。

    而赤禾每次都像是看穿了九歌的小伎俩却仍旧愿意纵着她。

    九歌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愿意也是忍不住要在赤禾的面前耍小性子,甚至很享受被他包容被他宠溺的感觉。

    一月后,九歌已经能够熟练地接住赤禾扔过来的所有竹叶,无论是一片还是一把,她都能在转腾间将竹叶悉数打落。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