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原本居住这里,说不被人关注更多也是假的,九歌也没想瞒着,便回道“大娘,我们确实是江湖人,而已前一段时间——我因为伤,因为他带我来这里休养,若说我们的关系,算半个师徒吧!但是大娘您安心,我们会给你们带给大麻烦的,等我身上的伤好了以后,便会离开了这里九歌听此,脸腾的就红了,嗫嚅道:“我......我还小!”。...

    本来住在这里,说不被人关注也是假的,九歌也没想瞒着,于是回道

    “大娘,我们确实是江湖人,只是前段时间我因为受伤,所以他带我来这里静养,若说我们的关系,算是半个师徒吧!不过大娘您放心,我们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的,等我身上的伤好了以后,就会离开这里的!”

    大娘笑道:“这是哪里的话,天下的土地又不都是我的,哪里有不让别人住的道理,大娘只是看着新奇,随口问上一问罢了。只是大娘见你芳龄也不小了,我看他对你也好似不错,就没想过成了好事?若是在这里,大娘还能帮你绣身衣裳。”

    九歌听此,脸腾的就红了,嗫嚅道:“我......我还小!”

    莫大娘道:“不小了,我看你还年长我家小菊几岁,再多一年,小菊过了及笄就该议亲了,哪里还小?女孩子,最是青春耽误不得!”

    九歌被莫大娘的话说的十分不好意思,不知道该怎么接。只是心中一暖间,也有点酸酸的。

    若不是那件事情,自己过了及笄,娘也是打算给她议亲了。

    但是!

    想到这里,九歌的眼眶有些热。

    小菊这个时候从外面将热水给端了过来,笑着说道

    “大哥哥听说我要烧热水给九歌姐姐,现在还在外面劈柴呢,我说够了,他却不停。大哥哥长得好看,性格也好,九歌姐姐真的好福气啊!”

    九歌听此,下意识地朝着门外看过去,但是门是关着的,九歌什么都没看到。

    想到今天他对自己的那股狠劲,九歌心里就很不屑地想。

    他性格还好?

    分分钟想要了我的命!

    “莫大娘说,明年也要给你议亲了,到时候你可也有个知冷知热的人了!”

    九歌打趣道。

    小菊毕竟是个女孩子,还比九歌要小,听此脸刷的就红到了耳朵根,嗔道:“九歌姐姐就会欺负我,明明你比我年长,议亲也该是姐姐先!”

    小菊说着,莫大娘和九歌都轻轻笑了。

    “对了,我看九歌也受伤了,这几日就不要去练功了,明日正好有庙会,九歌跟我们一块去吧?”

    “庙会?”

    小菊很兴奋道:“去吧去吧,九歌姐姐,庙会很好玩的,有很多好看的东西,还可以去拜菩萨,明天我们几个女孩子都去的。姐姐也一块去玩玩吧!”

    九歌没参加过庙会,想着如今正在跟赤禾赌气呢,这两天自己肯定也不会跟他去练功的,不如去看看。

    于是九歌很爽快地就应了下来。

    莫大娘和小菊离开后,房间中就只剩下九歌了,因为后背受伤,她不能躺着,于是就趴在床上,透过窗户看外面的天空。

    此时已经午后,天空晴朗辽阔,满眼绿色让人心旷神怡。

    只是想到上午赤禾的样子,还是让九歌心里很难过,那样冷漠的赤禾,是九歌没见过的。明明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淡漠疏离,可为何那个时候却有一种阴狠毒辣的感觉?

    难道他讨厌自己了?

    还是教她没了耐心?

    九歌想着从自己受伤以后,就一直是他在照顾着自己。可是他又不欠自己,能够照顾自己这么久,完全是因为他心好,如今便是不耐烦了,也是正常的吧。

    可是.......

    九歌心里难过地想,自己就真的那么不招人待见吗?

    他就真的不想跟自己在一起吗?

    想到赤禾会厌弃自己,九歌心里难过,上午的火消了一半,反而开始担心因为自己的任性,赤禾会不会直接一走了之?

    想到此处,九歌再也忍不住了,起身向着院子外面看过去,却见午后微风不动,院子中静悄悄的,好似真的没有人一半。

    九歌有些慌了,也不顾自己身上的疼,从床上起来,打开门朝着外面走去。

    四处看看,都没看到赤禾的身影,孤零零的好似真的只有九歌一个人了,九歌急忙跑到赤禾的房间去找,却见床榻上整洁干净,却没有任何人影。

    九歌心里有点慌,又有点着急,心想上午的时候小菊不还说帮忙砍柴的吗?怎么下午就没人了?

    难道真的是觉得自己无理取闹,所以他没了耐心,不告而别了?

    九歌心中突然涌上来一阵一阵的难过,同时有些后悔自己上午的任性。来来回回在院子里走了好几遍,都没看到赤禾的身影,九歌越想越难过,越难过的同时又越生气。

    便是要走,跟自己说一声又怎么样?

    况且自己都被他伤了,难道连发个脾气的权利都没有?

    可转念一想,她有什么资格向他发脾气?人家照顾你是情分,训练你也是情分,若是旁人,干嘛管自己?

    九歌越想越后悔,恨不能时光可以倒流,自己就是被他扎死了也不绝不吭一声。

    可是现在后悔有用吗?

    人都走了!

    九歌正兀自胡思乱想之际,忽然看到一个人影从篱笆外面向这里而来,定睛看去,不是赤禾是谁?同时他的手里还提着两个野鸡和一只兔子。

    他竟然是去进山打猎去了?

    看到九歌站在院子中,赤禾好似也惊讶了下,提着东西走过去,声音清淡,却很有诚意道

    “对不起,伤到你了!”

    九歌怔在原地,心里陡然一松,释然了!

    他没有走!

    也没有讨厌自己!

    还向自己道歉!

    九歌你真的是太任性了!

    九歌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一惊一喜间,眼眶竟然有些空空的,瞪着赤禾,本来想就此掀过去的,但是开口却是嗔恼和委屈。

    “你跑哪里去了?为什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赤禾更无辜了,回道:“我去打些野物给你补补,怕你在休息,就没说!”

    九歌梗着脖子,此时却不肯退让半步,继续生气道

    “我都受伤了,你都不知道进来看看我,还一声不吭地就去打猎去了,你知不知道这里住着我们两个人?以后你去哪里都要告诉我,不许再这样说没人就没人了!”

    明明是很生气的话,赤禾却听出了娇嗔的感觉,看九歌脖子眼睛都红了,赤禾竟然觉得她很可爱。没感受到半分生气,却有一丝丝女孩子的娇憨可爱。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