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离骚不满意地点了点点头,笑道:“赞许地也!”赤禾也没其他的反应,而已会觉得暗香幽然,眼前的女孩子有几分可爱的,蛮不讲情地就将这份可爱的刻到他心里去了。离骚坐在地上,抱着花,歇也歇的差不多了,却也没想出来的意思。赤禾站在那里,地说:“我们该回家去了!”九歌坐在地上,抱着花,歇也歇的差不多了,却没有想起来的意思。。...

    九歌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孺子可教也!”

    赤禾没有其他的反应,只是觉得暗香幽然,眼前的女孩子有几分可爱,蛮不讲理地就将这份可爱刻到他心里去了。

    九歌坐在地上,抱着花,歇也歇的差不多了,却没有想起来的意思。

    赤禾站在那里,说道:“我们该回去了!”

    “好!”

    九哥虽然说着,却没有动,一只手在膝盖上轻轻拍打。

    她其实心里是想赤禾来拉自己的。

    她还没有签过男孩子的手,她既好奇又紧张,总觉得赤禾应该主动点。

    但是等了半天,他都跟个木头似的在那杵着,九歌不免有些失望。随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自己撑着剑鞘站了起来。

    随后的三天,九歌进步神速,虽然赤禾的竹叶速度仍旧是很快,但是却比第一日她要应对的更从容些。

    虽然身体仍旧劳累到极致,但是每天都能感受到进步的成就感却让九歌很是满足。

    于是接下来的四天,赤禾将速度提上来的同时也从原来的一片竹叶,扩展成了两片、三片、甚至四片。

    而九歌也在这样的训练中,第一次受伤了。

    那是赤禾第一次扔出四片竹叶的时候,前边他从第二片一声不吭扔出三片的时候,九歌就被吓的不轻,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还有第三片竹叶,而且他第三片竹叶竟然是在前两片竹叶的掩护下飞过来的。

    等到九歌反应过来的时候,第三片竹叶都已经快到她咽喉了,吓得九歌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余光看向赤禾,九歌却发现他的表情冷的吓人,盯着九歌的目光中丝毫没有温情,好似九歌就是他的敌人,需要他一击毙命的敌人。

    九歌浑身不寒而栗,却觉得是自己多想了,他只是教的够认真。

    但是第四片的时候,他想击杀九歌意图就更明显了,九歌三片都没接熟的情形下,他竟然就在三片中夹了第四片,竹叶以矩形飞向九歌。

    九歌瞬间有种被死神扼住喉咙的感觉。

    虽然她极努力地打掉了三片,却怎么都没时间接住他充满杀气的第四片了,第四片竹叶犹如刀一般直取九歌性命,九歌若是正面对上,打到哪里都危险,情急下,她只能反身以背来迎第四片竹叶。

    而第四片竹叶也真的犹如刀一般,扎进九歌后背,没进去三分之一!

    九歌吃痛还好,却突然就委屈了,坐在地上对着赤禾就吼道

    “你干什么?突然又多了就不能提前告诉我一声吗?三片我都接的勉强,你就那么着急让我接四片吗?”

    赤禾过来感到有点无辜,说道:“敌人不会提前告诉你他会出几剑!”

    九歌更怒了:“我是你的敌人吗?你是不是训练我的时候,都是把我当成你的生死仇敌来对待的?是不是非要来个你死我活你才开心?”

    这段时间的训练,一开始九歌还觉得赤禾是想逼出自己的潜力才每次都让九歌感到生命危险的训练,但是后来九歌却越来越感觉赤禾的每一次出手,都好似拿她当成杀父仇人般的仇恨,每一下都要她命似的。

    一想到训练的时候,赤禾就拿她当仇人,九歌终于绷不住了!

    而赤禾却也仿佛后知后觉一般,愣了愣。

    九歌也不顾自己身上还有伤,站起来扔下赤禾就走了。

    回来后,九歌感觉自己的后背都湿了一大片,想来是血浸的。

    巨大的委屈冲淡了悲伤的伤,九歌一个人难过了好一会才去找了隔壁的莫小菊来帮忙。

    当九歌把衣服退下来时,半个背都是血,小菊吓得脸色都白了。

    “九歌姐姐,你这是怎么受伤的?好严重啊!肯定很疼吧?”

    九歌道:“没事,你把叶子拔下来,上点止血药就好了!”

    小菊为难道:“九歌姐姐,我不敢,我看着都疼,我不敢拔!”

    九歌好说歹说,小菊才龇牙咧嘴地去拔叶子。

    然而竹叶进去的时候有力量,拔的时候却真的只是个叶子,小菊没用什么力气,叶子就断了。

    小菊眼睛一瞪,大叫一声:“完了,九歌姐姐,还有一节断在里面了,这下怎么办?”

    九歌也蹙了蹙眉。

    若是都拔出来,竹叶伤口不大,止了血也就好了。但是若断了一半在里面可就麻烦了!

    突然小菊道:“九歌姐姐你等下,我去找我娘,她会拔罐,也许能拔出来!”

    说完小菊一溜烟就跑了出去,九歌则坐在床上,只能安静地等着。

    没过一会,小菊带着莫大娘赶了过来,莫大娘一看九歌的伤,顿时就心疼了。

    “乖丫头,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疼不疼?好端端的怎么让竹叶扎了?”

    九歌没办法跟他们解释是有人用内力让竹叶像刀一般飞过来扎到的,毕竟对于他们庄稼人而言,一根竹子扎身体里了可以说是不小心摔跤。这竹叶划伤也还好说,这扎进去,那就跟见鬼了!

    九歌只好讪笑道:“我也不知道,在竹林走着,怎么就让一片竹叶给扎了,我自己都觉得太惊奇!”

    莫大娘一边准备着手里的东西,一边让小菊去烧点热水。

    “这雪白嫩的身子,扎了一下怎么不疼,大娘看了都疼。一会拔的时候会有点疼,你可要忍着点啊!”

    九歌道:“好,谢谢莫大娘了!”

    “这孩子,说什么话,这邻里间的还不是应该的!”

    九歌有些不好意思。

    莫大娘一边处理着九歌的伤口,一边转移她的注意力,笑着问道

    “我看你们搬来也有段时间了,一开始大娘还以为是小夫妻两个,但是这么多天看下来,你们住在不同的房间中,平日里举止也客气疏离,倒不像是夫妻的样子,既然不是夫妻,怎么想到跑到这里?

    而且每日都看他们向竹林中去,却又不像是耕田,前几日我那小儿子好奇,带着几个小子跑过去远远看了一眼,看你们在玩竹叶,今日又被竹叶伤了,倒不像是寻常人家了。你们二人是不是个江湖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