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原本灰暗湿潮的房间,在离骚来来来汉民的身影中就变的窗明几净,清爽自然温馨浪漫。赤禾有一刻恍惚间,会觉得离骚的手很是奇妙。离骚把赤禾房间重新整理完以后,又去重新整理了厨房,还没重新整理完就了日上三竿了,离骚所以忙了一下午,累的有些饥肠辘辘辘辘,虽然厨房都没拾掇好,什么东赤禾有一刻恍惚,觉得九歌的手很是神奇。。...

    本来阴暗潮湿的房间,在九歌来来回回的身影中就变得窗明几净,清爽温馨。

    赤禾有一刻恍惚,觉得九歌的手很是神奇。

    九歌把赤禾房间整理完以后,又去整理了厨房,还没整理完就已经日上三竿了,九歌因为忙了一上午,累的有些饥肠辘辘,但是厨房都没收拾好,什么东西都没有,更别说自己烧饭了。

    这时,九歌忽然听到了有人敲门的声音,九歌抬头,发现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子站在厨房的门边,手里还端着几个馒头一小碗咸菜。

    九歌怔了一下,女孩子却笑吟吟地说道

    “我娘说我们隔壁来了一对邻居,想着你们这个点肯定还没有吃饭,所以让我送点过来。”

    九歌欣喜不已,赶忙站起来,在身上擦了擦手,想接却又有些不好意思。

    “这,这怎么行!”

    九歌第一次感觉到手足无措!

    小女孩却将馒头和咸菜放在了他们的灶台上,又笑着道:“没事的,我娘说,谁都有困难的时候,大家住在一起,理应相互帮忙。对了姐姐,我叫小菊,就住在隔壁,没事的时候,你可以来找我玩!”

    小女孩想来也是第一次,腼腆地说完后,就跑了出去。

    九歌哎了两声,追出去的时候,小女孩已经跑的没影了。

    小菊,九歌记下这个名字了。

    看到白花花的馒头,九歌终究还是不争气地端了起来,拿到了主屋,随后喊了赤禾来吃!

    咸菜味道很是可口,九歌吃了三个馒头都觉得没吃饱,但是看赤禾只吃了两个,九歌也不好意思再吃了。

    午后将碗给洗刷干净后,亲自送了回去,千恩万谢了一会。

    隔壁大娘倒是个热心肠的,跟九歌说了一些村子里的事情,九歌也大致了解了这个村子。

    村子不大,只有十几户,相距都不远。

    离九歌最近的就是莫大娘家,他的相公就是个老实巴交的种地的,家中有两个孩子,大点的就是莫小菊,下面还有个男孩子叫莫小竹。再离九歌近点的还有个张家,也有个女孩子,和小菊是好姐妹。两个男孩子跟小竹玩的也很好。

    村子不大,但是民风淳朴。

    同时莫大娘还对九歌说他们村子西头有个老头,性格古怪又疯疯癫癫,一直都只有他一个人,村民时常接济,他却也不领情,也时常在村子里乱转,跟别人胡言乱语。不过对村子里的孩子倒不坏,时常跟他们在一起玩,大家见不危险,也就随着他去。让九歌见到的时候不要害怕,也不要搭理他就好。

    九歌听了好一会,才被热情的莫大娘给放了回来。

    九歌回来以后,将今日所见所闻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赤禾,赤禾听得不是很专心,九歌却说得很开心。

    当夜,黑幕压着大地,天空却分外明朗。漫天的星辰像是点缀在玄色衣衫上的珍珠宝石,星河烂漫,月光温柔。

    或许是这么久以来,九歌第一次有了意义上的房间和“家”

    九歌显得有些兴奋,久久没有入眠。

    她从床上轻轻爬了起来,走到窗户边,将窗户轻轻打开。

    月华透过窗户透了进来,洒了一地的银白,白天九歌采的野花还在绽放,幽幽的,显得安静温柔。

    九歌斜坐在窗台上,看着东厢房的窗户。

    窗户并没有完全打开,却也没有完全关上,一条不大不小的缝隙漏着,好似是让月光能有可乘之机。

    九歌想到那扇窗户的后面就是赤禾,就是那个自己在同样皎洁月光下第一次见面的男子,就是那个和自己相处了不短日子的男子,就是那个让自己看到了,就刻在心底的男子。

    九歌的心像是洒在大地上的月光,温柔极了。

    九歌目光怔怔地望着那扇窗户,好似那道缝隙中也有一双同样好奇的眼睛也在看着自己,九歌双手托腮,安静的夜晚让她能够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还有那份在心底一直没压下去的悸动。

    她想去看看他。

    虽然二人一直朝夕相处了不短的日子,但是大部分的时间他们都在篝火的两边,九歌有时候半夜会偷偷睁开眼睛瞄他,但是还没睁眼,就看到他的目光扫了过来,不知道是他一直在看自己,还是能够敏锐地察觉到她的偷看。

    但今天不同,他们睡在不同的房间中,他应该不会这么防备吧?

    况且自己也不进屋,就在窗台上看看。

    九歌压不下自己心里的这个想法,嘴角坏坏一笑。

    我就只是偷看一眼,不算无礼吧?

    虽说非礼勿视,但是今天晚上热,我去帮他把窗户开大点凉快凉快总行吧。

    九歌想着就做了。

    为了不吵醒赤禾,九歌连出自己房间的门都是蹑手蹑脚的,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就像是奸计得逞的小孩子一般忍不住想笑。

    尽可能轻微地走到赤禾窗边的时候,九歌连呼吸都不敢喘了,憋了一口气,蹲在窗台下,伸出两根手指,伸长了脖子轻轻地去推窗台。

    窗台本就打开了一条缝,此时又继续大了一些。九歌咬着牙,卯足了劲在两根手指上,缓慢地将赤禾房间的窗户开的更大了些。

    月光如言,一丝一缕慢慢渗进房间,九歌看窗户开的差不多了,缓缓直起了身,透过窗户里面的月光,九歌能够清晰看到赤禾闭着眼睛在休息。

    九歌怔怔地斜站在床边,看着熟睡着的赤禾,眉目俊朗,安静温和。对比白日里的淡漠疏离,睡着的赤禾多了一些乖巧。

    九歌捂着自己的嘴唇,害怕自己会笑出声来。激动的浑身都好似在颤抖。

    他睡着,睡在月光中,安静乖顺,像个听话的孩子。

    原来无论多么冷漠的人,睡着的时候,都是乖而柔弱的。

    九歌就那样看着他,好似看不够一般,自己心里在猜测着他现在在做着什么梦。

    他一定不知道自己会在晚上偷偷看他。

    九歌笑的两个肩膀都在抖,却不敢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后来实在忍不住了,蹑手蹑脚回了自己房间以后,就趴在窗台上继续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