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火光中的赤禾,眉目俊美,宁静刚毅。离骚突然间笑着地说:“有人说你长得很好看吗?”赤禾道:“也没!”离骚有些惊异:“居然没人夸过你很好看?你是也不是常常独来独往惯了?”“嗯!”这貌似没让离骚倍感出乎意料,当然杀手嘛,也会城东组团回去办事儿。聊着聊着离骚就有些九歌忽然笑着说道:“有人说你长得好看吗?”。...

    火光中的赤禾,眉目俊朗,安静沉毅。

    九歌忽然笑着说道:“有人说你长得好看吗?”

    赤禾道:“没有!”

    九歌有些惊奇:“竟然没人夸过你好看?你是不是经常独来独往惯了?”

    “嗯!”

    这倒是没让九歌感到意外,毕竟杀手嘛,也不会组团出去办事。

    聊着聊着九歌就有些困了,前几日她高热迷迷糊糊也就罢了,今晚她却是清醒着的,而且外面风雨愈紧,他们两坐的位置很近,此时九歌躺下来,赤禾就几乎坐在她的身边,连他身上淡淡的清香味道九歌都能闻的到。

    九歌心里跳的很快,也很紧张。犹豫了下说道

    “就一张狼皮,我睡了你就没得睡了,要不我们各守半夜吧,后半夜你躺一会!”

    想到他会躺自己躺过的地方,九歌竟然有些激动。

    赤禾却道:“你受伤了,需要多休息!”

    “那这样,你岂不是就没得睡了?”

    “我没事!”

    九歌拗不过他,只好自己躺着睡了,只是睡得有些不安心,不知道是惶恐还是激动。

    而赤禾看着闭着眼睛沉睡的九歌,像一朵安静的花,不知为何,心忽然像是篝火中炸裂的火苗,蹿了一下。

    能在一个杀手身边安然睡去的,也就只有她一个了吧?

    别人都是惊惧自己,她却好似毫无防备!

    赤禾有点看不懂眼前的这个姑娘。

    只是心底像是闯入了一些不属于他的东西,让他惶恐不安,又有些小小的欣喜!

    又过了几日,九歌的伤在赤禾的照顾下已经好了大半,虽然还没有完全痊愈,但是行动却也无碍了。

    这日又是个雨后的清晨,空气异常清新,九歌站在破庙前伸了一个懒腰。随后找了绳索将狼皮给捆了起来。

    随后九歌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回身问道

    “对了,上次你说我的剑术并不在秦风之下,还说他的剑法没有章法,只是快,那我该怎么做才能打败他?你能教我吗?”

    赤禾颔首:“好!”

    二人一路向北走,来到了一处小村上,村子名叫云来村。

    云来村人不多,三面环山,一面抱水。山不高但是秀气,水不深却也清澈。屋舍俨然林立,炊烟袅袅升起,人来人往的人都相互认识,还有些在田地中拉着老黄牛耕种着地。

    想来这里鲜少有人来,所以二人到这里的时候,倒是引起了很多好奇的目光。不过这里人倒是很好客,听说他们要租住在这里一段时间,很热情地就带着他们看房子。

    九歌跟在赤禾身后,一路上听到村民的窃窃私语,对于猜测他们关系的话,让九歌听了不禁耳根子热。

    其实她不知道赤禾为什么要带自己来这里,想来是因为自己的伤还没有完全好,所以他要找个地方让自己静养。

    在村民的带领下,二人很快就来到了一处村尾的房屋前。

    屋子不大,中间一个主屋,东边一个小屋,西边则是厨房,然后四面用木篱笆围成了一个小院子。房屋后面是一片竹林,竹海碧绿,生机盎然。

    主屋后面还有一片小菜园,因为好长时间没有人住,倒是生长了很多的杂草。

    九歌看了看这里,虽然不大,但是却也很温馨,想到接下来的日子里,她就要跟赤禾一起待在这里,九歌的心跳的飞快却又期待不已。

    村民说这里本来是有一户人家住在这里,但是因为儿子出息,考了功名,派到外地上任去了,父母亲人都跟着一起去了,房屋就空置了下来。

    赤禾对这些似乎并不感兴趣,问了价格后就租了下来。因为给的钱不少,村民还给了一些他们生活用品。

    待村民走了以后,九歌才问道

    “怎么想起来租住在这里了?”

    赤禾道:“你需要养伤,也需要一个地方练习剑法!”

    九歌欣喜,想着看样子他这是要亲自教自己了?

    不过九歌还是有些歉仄道:“又让你花很多钱了!”

    赤禾道:“不多!”

    九歌看了看自己,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再次将自己的金玲给退了下来,递给赤禾。

    “你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既然是我们两个人住,理应我也出一份,但我身上确实没钱,接下来的日子里很可能还需要你的花费,我实在过意不去,所以,这个你必须拿着。”

    赤禾仍旧是淡淡地道:“不用!”

    九歌却很倔强地一直举着,好似赤禾不收着,她就不罢休!

    跟了一路后,赤禾似乎感到有些无奈,从九歌的手里将东西给接了过来。

    九歌这才安下心来。

    接下来一整天,九歌都在收拾房间,毕竟有段时间没有住人了,屋子里落了一层厚厚的灰。

    不过九歌倒是很开心,房间虽然不大,但是可以看得出来以前的住家也是爱干净的,虽然离开后有些东西都没有带走,但是却用竹席将东西给盖了起来,好似为了以后还能回来一般。

    九歌将窗户打开,发现窗户外正好能看到小房间的窗户,透过小房间的窗户,能够看到小房间的书桌和斜边的床。

    九歌想着是不是以前这家的父母就是这样来监督自己孩子的学习呢?

    九歌笑了笑,将一切擦干净后,还从后面的菜园子里摘了一些野花放置在了窗台上,本来毫无生气的窗台瞬间变得温馨起来。

    九歌处理完自己的房间后,好奇地走向了赤禾的房间,门大开着,她走了进去,却发现赤禾似乎只是把床整理了下,其他的什么都没动,好似除了床以外,他什么都不会用似的。

    九歌笑着道:“你也太不会收拾了,我来给你擦擦吧!”

    说着就打了水过来,将房间里里外外给打扫了一遍。

    赤禾坐在那里,显得有些无措,显然这样的事情他从来也没有做过!

    九歌笑着问道

    “你家里是不是有婢女帮你处理这些事情?”

    赤禾道:“没有!”

    “那肯定是你娘给你处理的!”

    赤禾没有吭声,九歌想着你们男孩子就是不会收拾。

    赤禾看着九歌手脚麻利地将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目光中也有暗暗的佩服和新奇。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