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随即他在破庙里点起了火,将药给煮了,接着喂给离骚吃了始终这样。三天后离骚的高热退了始终这样,人也保持清醒了不少,见赤禾始终照料着自己,离骚心中一阵温暖。躺在狼皮上,离骚望着忙绿的赤禾,她小心问着“我是也不是托累你了?”赤禾转身回眸看了离骚几眼,回道:“也没!三天后九歌的高热退了下去,人也清醒了不少,见赤禾一直照顾着自己,九歌心中一阵温暖。。...

    随后他在破庙里点起了火,将药给煮了,然后喂给九歌吃了下去。

    三天后九歌的高热退了下去,人也清醒了不少,见赤禾一直照顾着自己,九歌心中一阵温暖。

    躺在狼皮上,九歌看着忙碌的赤禾,她小心问道

    “我是不是拖累你了?”

    赤禾回眸看了九歌一眼,回道:“没有!”

    九歌叹了口气道:“这次若没有你,我真的就凶多吉少了。只是秦风是幽冥宫的人,你救了我,他们会不会来找你的麻烦?他武功高强,我完全不是对手!”

    赤禾道:“秦风的剑法并不高明,剑虽凌厉,却无章法!你的剑法并不在他之下!”

    “什么?”九歌有些不敢置信。

    在歌舞坊中,九歌可是被秦风的剑法逼的毫无招架之力!

    想到歌舞坊,九歌忽然想到了那日的小偷。再看赤禾给自己煎药,照顾自己,九歌心中不忍。

    她看了看自己,随即从自己的手腕上将一对金玲取下一只递给赤禾。

    “我身上的钱都被一个小偷给偷走了,这段时间你照顾我,肯定花费了不少,我身上没钱,只能先把这个抵押给你,等以后我有钱还你了,你还是要给我的!”

    赤禾瞟了九歌金玲一眼,随即摇了摇头。

    “你嫌少?”

    赤禾道:“我对你负责,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九歌顿了下,收回金玲,倔强道:“那我先欠着,我会还给你的!”

    赤禾没有理会她。

    九歌心中则恨恨然地想着

    那个该死的小偷,都怪他让自己如此拮据,人穷志短。若是自己再遇到他,一定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当夜,赤禾在庙里燃起了篝火,九歌因为高热退了下去,精神好了很多,此时也坐在篝火边,用树枝轻轻地拨弄着篝火。

    从下午开始,破庙外面就下起了大雨,到了夜间的时候哪里都是湿气。风雨从破庙的上面灌下来,整个破庙里干的地方没有多少,到现在就只有他们两个坐着的地方了。

    九歌抬眸望了望黑黢黢的天,风雨依旧。

    这样的日子对九歌而来并不特别,倒是赤禾。

    九歌想起那日在客栈中,他不像是没有钱吃饭住店的人,这样的生活应该不多吧?

    想到赤禾是因为救自己才这样,九歌有些于心不忍,觑了一眼赤禾,小声问道

    “你以前是不是很少在这样的地方过夜?”

    赤禾道:“少!”

    果然如九歌所料,他应该很少会为了钱发愁!

    九歌又道:“那今天在这里,你是不是很不适应?”

    赤禾道:“还好!”

    九歌一边拨弄着篝火一边淡淡笑道:“其实这样的夜晚也没什么,至少我们还有一个可以容身的地方,你看我们坐的地方还是干的,虽然漏雨,却侵袭不到我们,想想那些无处可躲的人,我们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九歌说着瞄了赤禾一眼,发现赤禾目光淡淡的,好似是不是这样的天,对他的影响并不大。

    九歌踌躇了下又继续道

    “其实这次已经是很好的了,至少还有你,以前就只有我一个人,连个想说话的人都没有,现在还有你能在我身边听我说话,可要比我之前的境遇要好太多了!”

    赤禾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听着。

    但是正如九歌所说,他哪怕就是坐在这里,九歌就觉得外面的风雨根本都不算什么。

    不过自己说了许多,他却一直不吭声,九歌还是有些气馁,有些不服气道

    “我都说了这么多,你为什么一句话都不理我?”

    这次赤禾抬起了头,看着九歌的眼睛,目光中少了几分淡漠,多了一些平和。

    他道:“我不太会说话!你说,我听!”

    原来不是讨厌自己才不说话的,这下九歌就放心了。

    九歌笑道:“那既然你不会说,那我问,你答!”

    赤禾道:“好!”

    九歌道:“你今年多大?”

    “十七”

    “那你成婚了没有?有没有喜欢的人或者定亲的人?”

    “没有!”

    “真的?”

    “嗯!”

    “你喜欢吃什么?”

    “都行!”

    “那你喜欢玩什么?”

    “不玩!”

    “你家里有其他女生吗?”

    赤禾顿了一下:“有!”

    九歌警惕起来:“几个?”

    “很多!”

    九歌急了:“是你的侍女吗?还是姐妹?”

    赤禾想来一下,没吭声!

    九歌急道:“你说啊!”

    赤禾道:“她们也是杀手!”

    原来如此

    九歌松了口气,差点忘了六壬殿就是个杀手组织。

    九歌促狭笑道:“有你喜欢的吗?”

    这次赤禾答的倒是干脆:“没有!”

    九歌放下心来,却忍不住好奇问道:“为什么?是因为她们不好看吗?”

    “不是!”

    九歌一怄:“那你的意思是她们都好看了?”

    赤禾怔了一下,抬眸看了九歌一眼。对于她突然跳脱的一个问题,他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九歌见他犯难,又问道:“她们好看还是我好看?”

    赤禾扫了九歌一眼,停了一下回道:“差不多!”

    差不多?

    九歌被噎了下,她以为他会说她好看的。

    有些生气道:“怎么就是差不多了?每个人长得都是不一样的,肯定有好看不好看之分,在你看来,是我好看一些还是她们好看一些?”

    这个问题让赤禾有些不好回答,他想了一会才回道:“你比她们更明媚活泼!”

    赤禾觉得自己这是一个很中肯的回答了。

    九歌却满脑子都是问号。

    明媚活泼?

    所以这是什么意思?

    自己不比她们好看,只是比她们明媚活泼?

    得到这么一个让自己怄气的回答,九歌好半天都没理赤禾。

    然而九歌的独自生气落在赤禾的眼中却是话题结束,他又继续沉默着看着篝火去了。

    九歌自己别扭了一会后,见他竟然无动于衷,更郁闷了。

    自顾着躺在狼皮上一会后,九歌还是没有忍住又问道

    “你跟她们像我们这样单独待过吗?”

    赤禾道:“没有!”

    九歌有些释然,转过身来,枕着自己的胳膊,侧看向赤禾。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