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离骚怒了,突然从腰上一抽,撤身一甩,原本绕在她腰上的腰带居然变为了一根软鞭,将秦风的剑刃困住,随即离骚趁势一拉,跟秦风对峙上了。秦风向抽剑回去,却未抽搐,定眼仔细一看才意外发现她左手上的软鞭与是寻常鞭子相同,也不是用绳索编制,不是用金丝银线缠而成。剑秦风向抽剑回来,却未抽动,定睛一看才发现她左手上的软鞭与寻常鞭子不同,不是用绳索编制,而是用金丝银线缠绕而成。剑伤不断,刀砍不分。。...

    九歌怒了,突然从腰上一抽,撤身一甩,原先绕在她腰上的腰带竟然变成了一根软鞭,将秦风的剑刃缠住,随后九歌顺势一拉,跟秦风对峙上了。

    秦风向抽剑回来,却未抽动,定睛一看才发现她左手上的软鞭与寻常鞭子不同,不是用绳索编制,而是用金丝银线缠绕而成。剑伤不断,刀砍不分。

    秦风冷笑一声,觉得有趣。

    突然他手腕一抖,剑锋也跟着抖动,与九歌的短鞭擦出了火花。

    九歌手拿不稳,短鞭脱落。

    九歌也不用短鞭了,向自己腰上缠,短鞭又成了腰带束在其腰上。

    接着九歌身体一转,剑鞘对上秦风的剑刃!

    秦风后撤一步,冷笑道:“找死”

    说完秦风长剑探出,犹如灵蛇出动,向着九歌身体刺去,九歌剑鞘竖起,格挡开来。

    秦风的剑又从左边探出,九歌仍旧用剑鞘去挡。

    秦风剑快如风,九歌被逼的连连后退,剑锋在其眼前犹如光影闪烁,差一点都好似要吞噬九歌。

    九歌面上冷汗涔涔,咬牙反打。

    秦风灵活躲了过去。

    随后秦风剑反向刺九歌,九歌急速转身,堪堪避过。然而手臂上却仍旧被划伤,一道血口显了出来。

    九歌蹙眉,冷道:“我跟你回去,但是你得让我救他!”

    秦风目光阴鸷地盯了杨天佑一天,讥讽道:“我便是现在让你救他,也来不及!他已经失血过多,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回来!”

    九歌回眸,见杨天佑整张脸惨白惨白,一点没有了一点血色,如今也是出气多,近气少!

    九歌紧紧握拳,一种无力感涌了上来。

    “无论怎么样,我都要救!”

    “你这是在浪费时间!”秦风冷道:“现在就跟我走,免得多吃苦头!”

    “你!”

    九歌回身怒目而视!

    然而这样的眼神对秦风却没有丝毫威慑的作用。

    秦风只是冷笑着抱拳盯着。

    这时,突然一道寒光起,九歌目光惊惧回眸,只见另外一把剑,直直地刺进了杨天佑的身体。

    九歌看过去,原来是刚才的那位黑衣男子。

    刚才他还在求饶,待秦风来后,他便有恃无恐了,现在看杨天佑已经苟延残喘,乘势给了他最后一剑。

    “早就该死了,还在这里喘什么气!”

    九歌杏目圆睁,一腔怒火顿时冲上顶。

    她突然站起,剑鞘斜向一戳,径直戳向那人咽喉,力道之强,直接将那人抵在了墙上。

    黑衣男子瞬间就没有了气息。

    若久余光看过去,杨天佑躺在地上已经断了气,九歌没有将人救回来,又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在自己面前,一种无法言说的愤懑和哀伤涌了上来。

    然而此时秦风见她竟然敢当着自己的面杀了自己的人,目光一冷,横剑而去。

    九歌将剑鞘收回,对上秦风剑刃。

    秦风见九歌竟然跟自己对上了,冷笑一声:“怎么?现在还想负隅顽抗?”

    九歌凝眸冷道:“被你这种人带走,我觉得可耻!”

    说着,九歌斜剑鞘背打,对向秦风,秦风冷哼一声“不自量力”后退了两步以后,剑刃横削,九歌横档,躲了过去。

    然而秦风剑势凌厉迅捷,又是直来直去,九歌左右开弓相挡,才勉强挡住。

    秦风见九歌剑不出鞘,剑法又很拙劣,轻蔑了盯了她一眼,想着连剑都不会用的丫头,竟然也敢在他的面前出风头。若是自己一剑杀了她,反而有失身份了。

    想到此,秦风剑刃更快,九歌渐渐有招架不住之势,慌乱中被秦风连刺几剑,但是秦风又好似并不着急要她性命,故而并非要害。

    九歌自知不是秦风的对手,乘着人多,向着后面跑去。

    秦风目光阴鸷,像是看着猎物的猫,笑了笑道:“你觉得你跑的了吗?”

    九歌转过一个柱子,刚一探头,秦风的剑就到了她的面门,九歌吓的往后一缩,站在围栏上反身格挡。荡开秦风的剑后就急忙向后撤去。

    然而秦风的速度更快,九歌依托着几根柱子,勉强抵挡住秦风几招凌厉的杀招。

    此时人群纷纷避让,免得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秦风的手下此时也上来想将九歌围住,九歌剑鞘直直向前打去,几人被九歌打开,九歌向着楼下逃去。

    “别跑!今日你怎么都是逃不掉的!”

    秦风则不疾不徐地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看着三步并作两步向下冲的九歌,突然身形跃起,凌空一脚踹向了九歌的背部。

    九歌正将拦在自己面前的两个幽冥宫手下打开,根本来不及反应秦风背后阴险的一脚,当即从楼梯上滚落下去。

    歌舞坊中人纷纷避让,九歌一路从二楼滚到了一楼才停下来。

    来不及喊疼,九歌咬着牙站起,向着楼外冲去。

    “你觉得你今日能冲出这里吗?”

    九歌恨道:“有本事你就带着我的尸体回去交差!”

    秦风冷哼:“既然如此,我就废了你,让你跑不动为止!”

    说罢,秦风剑气如霜,对着九歌而去,九歌反身去挡,却挡不住秦风的剑力,连连后退,以卸去强大的力道,然而秦风没有给九歌喘息的机会,上去一脚,直接将九歌踹飞。

    九歌整个人在空中转了几个圈,摔在了桌子上,登时桌子四分五裂,扬起阵阵尘土。

    九歌被摔的五脏六腑都移了位,一口腥甜在口中,没忍住吐了出来。

    秦风对手下吩咐道:“打断她的腿!”

    “是!”

    几名手下上来想抓九歌,然而九歌顺势抓起一个凳子腿朝着他们扔了过去,乘着他们躲避的间隙滚了开来,接着向着人群中冲了过去。

    只要人够混乱,他们想要抓九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九歌身上带着重伤,急忙推开几人向着外面逃去。

    秦风却在后面目光中毫无波澜地凝着九歌,想着都伤成这个样子了,竟然还能跑,生命力倒是很顽强。

    随即冷笑一声,冲向人群,接着就是一剑刺入了九歌的手臂。

    九歌骤然吃痛,手中的剑鞘拿不稳,半跪在地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