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这时因为上面闹了点动静,有总管的人上去看了看,在看见杨mc天佑后,突然哎哟一声,立即大叫道“快来人,快来人,将这个人给我拖回去,拖回去!”总管仿若很是惶恐不安,赶忙打招呼几个人,拖着杨mc天佑的一条胳膊就往外走。望着醉醺醺仿若不省人事的杨mc天佑被他们像是拖看着醉醺醺好似不省人事的杨天佑被他们像是拖条狗一般往外拖,九歌眉头蹙了起来,上前拦住管事道。...

    此时因为上面闹了点动静,有管事的人上来看了看,在看到杨天佑后,突然哎呦一声,当即大叫道

    “快来人,快来人,将这个人给我拖出去,拖出去!”

    管事好似很是惶恐,急忙招呼几个人,拖着杨天佑的一条胳膊就往外走。

    看着醉醺醺好似不省人事的杨天佑被他们像是拖条狗一般往外拖,九歌眉头蹙了起来,上前拦住管事道

    “他既进来了,那便是客人!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待客人?”

    管事惶恐道:“这位客官,您有所不知,这位是永州的杨家二郎,因为得罪了冥王宫,满门都被杀了,就他逃了出来。

    但是敢招惹过冥王宫的人,江湖上谁不知道,谁若是收留或是相帮,下场只会比他更惨。”

    九歌想起在郊外的时候,杨天佑自断一臂,只为保全杨家。但是他断臂了,却还是没能保全住杨家。

    九歌怒道:“冥王宫就如此无法无天吗?他有什么资格灭别人满门?错在冥王宫,不在他身上,你们却为何对他落井下石?”

    管家一听来了个伸张正义的,吓得更是脸色铁青,一边命人赶快将杨天佑拖走,一边对九歌拱手道

    “不知道客官是何门派之人,但是听小人一劝,莫要管冥王宫的事情。以免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啊!”

    九歌冷哼:“冥王宫很可怕吗?”

    说着,九歌剑鞘一横,挡住了拖着杨天佑的两个小厮。

    “把他放下!”

    两小厮看了一眼管家。

    管家好似也急的不行,连忙道:“客观,您要是想带走他,您就赶快带走吧,莫要给小人招祸啊。”

    九歌道:“冥王宫如此横行霸道,残暴无仁,你们不想着共同抵制,难道还要助纣为虐?”

    管家见九歌不走,也不让他们拖走杨天佑,对底下的人吩咐了两声,两小厮一溜烟跑的就没影了。

    随后没多久,好似是歌舞坊的店主急匆匆地走了过来,看到杨天佑和九歌,面上微微有些惊讶,没想到九歌这样的一个小姑娘竟然管起冥王宫的作风来了。

    店主道:“小姑娘,看你年纪轻轻的,莫要逞一时意气,我已经通知冥王宫的人,我们可不敢担着包庇的罪名,你若是不想受到牵连,就离这家伙远一点。若是你想相帮,就带着他一起离开。

    冥王宫的人,可不是我们敢得罪的!”

    九歌咬着一口银牙,台下歌舞依旧,乐曲声声,似乎都没人注意到楼上发生了什么。

    然而杨天佑犹如一滩烂泥一般躺在地上,家破人亡,却遮不住这丝毫的繁华热闹。

    九歌想到杨天佑得罪冥王宫皆因自己,无辜连累了这么多人,九歌顿时怒火中烧。

    忽然她大刺刺地坐在了一边,冷道:“我就在这里等着冥王宫的人来!”

    管家和店主相识一眼,都惊叹这个小姑娘是何门何派,竟然有如此胆魄!

    九歌坐在那里没等一会,冥王宫的人果然来了。

    不过并不是秦风带的那队人,想来又是冥王宫的其他分支。

    一行五人,身穿墨色衣衫,突然进入这花红柳绿的歌舞坊中,异常扎眼,仿佛这个时候才有人察觉到二楼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因为冥王宫人的到来,有些怕受池鱼之灾的,赶忙从前面悄悄走了。

    上了二楼以后,歌舞坊店主急忙上前弯腰拱手道:“大人,不是小人私自藏匿的,实在是这杨家二郎可恨,竟然偷溜了进来。”

    为首的男子冷冷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随后将目光转向了杨天佑的位置,手一摆,便对手下的人示意带走杨天佑。

    杨天佑仿佛也知道来的对方是谁,躺在地上醉醺醺道

    “你们来吧,来杀了我吧,不在乎多我一个!”

    “哈哈,冥王宫,你们丧尽天良,老弱病残皆不放过,总有一天你们会不得好死,我便是做了鬼,也等着你们!”

    “来啊,杀我啊,有本就来杀我啊,不过贱命一条!”

    杨天佑在地上骂着。

    黑衣男子面露不悦,手一点,已有了杀意。

    其手下的人骂道:“找死!”

    说着,抽剑就要对杨天佑刺下去。

    但是剑未到,就被九歌的剑鞘给挡了回去。

    九歌冷道:“杨家和冥王宫有什么仇怨?让你们能将人家满门灭掉?你们冥王宫是不是太无法无天了些?”

    黑衣男子目光凝向九歌,冷道:“你知道得罪冥王宫的下场是什么吗?”

    “灭门吗?”九歌冷哼:“我孤身一身,无门给你灭,得罪了又如何?”

    黑衣男子冷笑:“你当真不怕死?”

    九歌道:“怕死有用吗?杨家那么多怕死的人,你们放过一个了吗?”

    黑衣男子道:“好,那今日就让你跟杨天佑一起死!”

    说完,黑衣男子对手下挥了挥手,四个执剑男子一哄而上,对着九歌就来。店家与管家此时已经吓得连忙往后躲。

    九歌长长的剑鞘一挥,将两人的长剑砍下,接着转身一送,将剑鞘从腰上往后递过去,两脚前踢前面的两个人,剑鞘打后面两个人。

    四人没成想这个小姑娘年纪轻轻,身手竟然不弱,当即又刺了上去。九歌纵身一跳,跃上栏杆,抱着柱子,将剑鞘打横扫过去。

    四人横剑挡去,剑锋偏向了一边,九歌乘势一跃,将两人踹下楼去。

    为首的黑衣男子见四人不敌九歌,当即见缝插针对向九歌。

    九歌惊了一下,连忙向后躲去,身体一侧,将长剑鞘向后面一撑,作为支点,空中一翻。躲过了黑衣男子的偷袭。

    这时,另外二楼的两个男子,正准备将剑捡起来再对九歌,却突然一道身影站了起来,两道寒光后,二人皆被抹了脖子。

    九歌惊了一下,黑衣男子也回身一望。

    原是醉醺醺的杨天佑突然跳了起来,捡起对方的剑刃就将还没防备的二人给杀了。

    一时间血腥气弥漫,地板上流的都是血,从二楼滴落到了一楼,下的一楼的人纷纷尖叫逃跑。

    九歌蹙了蹙眉。

    黑衣男子却顿时怒了,喝道:“你们竟然敢杀了冥王宫的人,你们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