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秦夫人马甲势不可挡

作者:花久妖 | 游戏生涯

收藏

  “秦总,夫人又又又离开家远走了!”秦允祈眼皮都没抬,远走就远走吧。“夫人说要和您对着干,要让秦氏宣布破产!”秦允祈一瞬间惊慌,赶快,八抬大轿把夫人抬回去!男人孤傲的眼眸让人不寒而栗,薄唇微启,命令面前的女人附下身来。。

    秦允祈跟在顾念筠的身后,艰苦的用自己的双手不停地的旋转着轮椅。更为是在自己的心里低声的嘟囔着,改明个肯定要让许昌给自己换一个全自动的轮椅。平常也从来不也没过这样的想法,自己的每一次日常出行可都是前呼后拥,哪里还用得上自己亲手不动手。“顾念筠,你什么身更加是在自己的心里小声的嘀咕着,改明个一定要让许昌给自己换一个全自动的轮椅。。...

    秦允祈跟在顾念筠的身后,艰难的用自己的双手不停的转动着轮椅。

    更加是在自己的心里小声的嘀咕着,改明个一定要让许昌给自己换一个全自动的轮椅。

    平时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自己的每一次出行可都是前呼后拥,哪里还用得上自己亲自动手。

    “顾念筠,你什么身份竟然带走我的儿子?”

    “秦先生,我是什么样的身份就不用我一再的和你强调了吧?大家也都非常的清楚了。”

    “而且……你口口声声的说这是你的儿子,试问你做过一个父亲应该有的责任吗?”

    顾念筠赶忙的将秦弈秋紧紧的护在自己的身后。

    看着他如此小小年纪,就被秦家一家老小欺负的样子,顾念筠就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小的时候。

    而秦允祈在听完这句话之后,眼底一闪而过的愤怒。

    方才他也是亲眼所见秦琳琳和赵蔓生母女二人是怎样欺负秦弈秋的,即便是自己就在现场他们也旁若无人。

    真不知道自己不在老宅的这一段时间,秦弈秋的生活又是如何的?

    可……

    秦允祈垂下眼眸,看了看自己这双残废的腿。

    “顾念筠,这是我们秦家自己的事情,还用不着你来管。”

    “这个还是是秦家未来的继承人,是我秦允祈的儿子,就天生注定了与众不同。”

    就连秦允祈自己都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秦弈秋就像是变成了一个人,变得沉默寡言。

    看着他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秦允祈的心中又怎么会不心疼。

    可现在自己还没有将秦氏集团真正的抓在自己的手里,哪里来的多余的精力去照顾一个孩子。

    “秦允祈,身为你们秦家的人是他没有选择的,可并不代表他就注定了和其他的孩子不一样。”

    说完,顾念筠缓缓的蹲下身来。

    看着秦弈秋如此白嫩的肌肤,身上却有着一处处或深或浅的伤痕。

    一时之间,顾念筠就想到了自己小的时候。

    所谓的父亲也是这样的对待自己,好在有自己的养母将自己紧紧的护在身后。

    时隔多年,顾念筠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自己母亲那样的人。

    “小子,若是我让你和我走,你愿意吗?”

    秦弈秋的眼神迸发着小星星,却小心翼翼的看着秦允祈。

    眼看着自己的爹地并不是特别的反感,这才急忙的点了点头,依旧是不言一语。

    “那从今天开始,你就跟在我的身后,你就称呼我姐姐好了,怎么样?”

    “顾念筠,你还能不能够要点脸?你是我的妻子,他是我的儿子。”

    “就算是要称呼你,也应该是妈咪。”

    妈咪?!

    顾念筠和秦弈秋两个人突然之间四目相对,俨然是对这样的称呼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反而是秦允祈看着他们两个人如此安静的样子,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别墅之中。

    这一路上,秦弈秋乖巧的像一只小花猫一样,紧紧的躲在顾念筠的怀抱里。

    不知不觉之中都已经睡着了,也没人知道。

    许昌也很是奇怪,他还从来没有看见过小少爷对任何人如此的亲近。

    “顾念筠,我有话想要问你。”

    “有什么话等孩子睡着了再说,现在……我没有时间去陪你。”

    说完,顾念筠小心翼翼的抱着秦弈秋回到了房间里。

    就像是当初顾家夫人牵着自己的手一般。

    顾念筠也打从自己的心里喜欢上了这个小不点。

    书房之中。

    “有什么样的话,还需要我们的秦总经理如此的等待?”

    “我不管你当初是因为什么样的目的选择嫁进秦家,我也不在乎这件事情。”

    “可你要是想把注意放在秦弈秋的身上,我劝你还是好自为之。”

    顾念筠轻笑。

    她还没有如此的残忍,将所有的事情放在一个孩子的身上。

    也不会如此的厚颜无耻。

    可看着秦允祈如此在乎的样子,她倒是有些疑惑了起来,“秦总,方才在秦家的时候,你就像是哑巴了一样不会说话。”

    “怎么现在嘴巴叭叭叭的说个不停?还当真是只会窝里横。”

    秦允祈双手紧握轮椅,面对顾念筠的问题,他也深知其中的意思。

    可眼下,并不是一个最好的机会。

    特别是自己的双腿残疾之后,秦允祈就已经将自己所有的重心放在了公司。

    很少有机会回到秦家,更别说主动的去关心一个孩子。

    “这件事情就不麻烦你了,你还是好好的做你的秦家少奶奶,其他的事情就不需要管了。”

    “如今,你也已经知道了秦弈秋的存在,除了做好秦夫人的位置,还要好好的照顾这个孩子。”

    听着秦允祈的这番话,顾念筠能够感觉得到他也真心的喜欢这个臭小子。

    可为何这孩子却总是给人一种奇奇怪怪的样子,这中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这孩子又是谁的?

    “秦先生,你不会以为我真的只是逆来顺受?这孩子我固然会管,可你不要忘记了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交易。”

    “等到各取所需之后,这孩子可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顾念筠并不想要和一个毫无关系的孩子捆绑在一起。

    而秦允祈也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虽说心中有些无奈,可也不能够一辈子都将顾念筠留在自己的身边。

    “秦先生,我有一件事情非常的好奇,你不觉得弈秋像是自闭症吗?”

    这只是顾念筠自己的猜测。

    在没有充分的了解之前,她只能够有这样的猜测。

    可秦允祈却是不假思索的点头承认了这一点。

    “在秦家老宅那样的环境之下,有的时候我很难想象他一个孩子是如何长大的,是否……”

    突然,秦允祈失声。

    努力的压制着自己心中的无奈和悲愤,尽管他知道秦弈秋有多么的艰难,却也只能够将他留在那里。

    “秦总,别人都说虎毒不食子,可你明知他过的不好,却还将他留在那里?”

    “我只是一个残废,秦家这么多双眼睛都在等待着我下台的那一天。”

    “那他母亲是谁?”

    顾念筠言语坚定,她只想要知道是怎样的女人,能够将自己的孩子留在这样的水深火热之中。

    还可以如此的气定神闲,就像是没有任何的事情一般。

    而秦允祈只是冷笑。

    孩子的母亲是谁对于他而言,并不是特别的重要。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