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万界大强盗

作者:星辰雨 | 校园甜宠

收藏

  千多年前,诸多武侠世界怪异的融合,武风大行其道。李道强再次穿越而来,成了一位强盗。大强盗系统,钱、美人、地盘。我的、我的、都是我的。……“李兄,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慕容兄,从见你的第一面起,你我是兄弟。”……浮云山连绵数百里,地势颇为险要,易守难攻。。

    面对自己李道强突然间的极其冷谈,回过神的戚芳小脸煞白。带着些迷惘看向李道强,心中一震,是啊、恩人了救过我一次,还点拨了我这么多,凭什么要再帮我?我怎么还能凭白再大麻烦恩人?心里心里想,眼神越来坚定地,认真道:“恩人,我无我以为报,但求恩人再点拨救我师哥带着些迷茫看向李道强,心中一震,是啊、恩人已经救过我一次,还指点了我这么多,凭什么要再帮我?。...

    面对李道强忽然的异常冷淡,回过神的戚芳小脸煞白。

    带着些迷茫看向李道强,心中一震,是啊、恩人已经救过我一次,还指点了我这么多,凭什么要再帮我?

    我怎么还能凭白再麻烦恩人?

    心里想着,眼神越来坚定,认真道:“恩人,我无以为报,只求恩人再指点救我师哥,今生来世,我必定做牛做马报答恩人。”

    李道强依旧面无表情,听闻,淡淡道:“你就这么信我?”

    戚芳重重点头,满是坚定。

    “呵,如果你听了我的名字,恐怕就就不会那么信我了。”李道强玩味的笑道。

    戚芳不解,认真道:“不会的,还请恩人说出名讳,我一定为您日日祈福。”

    “也罢,我就告诉你,看看你这傻丫头会不会信我。”李道强轻笑,顿了下、淡然道:“我叫李道强,黑龙寨大当家。”

    说着,眼神紧紧看着戚芳。

    戚芳先是一怔,然后就是震惊,满是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您、您是~~~!”

    “怎么了?不像?还是不信?”李道强笑道。

    戚芳摇摇头,又马上点点头,心里一片混乱,救了她、还指点她的恩人,居然是荆州最大的强盗!

    那传闻中无恶不作、恶贯满盈的强盗!

    可是,恩人怎么会是坏人呢?

    戚芳不信,但最近几个月中听到的那些消息,明明确确告诉她,眼前的人就是个大恶人。

    她迷茫了。

    “哈哈哈,看你这傻丫头吓得,是不是听多了有关我的恶闻?”李道强毫不在意,颇感兴趣的问道。

    戚芳愣愣地点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眼前的人,真的是坏人吗?

    李道强头一扭,看向窗户外,神色悠然,带着些许傲然不屑的冷笑,淡淡道:“我早就跟你说过,我不是个好人。

    现在我还是那么说,我不是什么好人。

    我是个强盗,这没错。

    不过,我虽然自认不是个什么好人,但是却也比一些表面光明伟岸,实则暗地里满肚子男盗女娼的人强得多。

    而且我这个人,最讲究公平交易,只要一个人能得出足够的代价,我都可以办事。

    这就是我,李道强。”

    戚芳又是一怔,这才反应过来,从一开始,恩人就没有骗过她。

    是她从一开始就在自相情愿、自以为是的以为恩人是好人。

    想着,又多了几分不好意思。

    而且想着万家,莫名的,心中对眼前所有人都说是大恶人的恩人,又多了不少信任,觉得一阵阵心安。

    不管如何,恩人都没有骗我。

    余光注意着小姑娘的神色变化,李道强就差不多猜出了她的想法。

    心中不禁暗道,还是小姑娘好忽悠。

    或者说,是年轻人好忽悠。

    尤其是那些真正善良、涉世未深的年轻人好忽悠。

    也难怪很多主角,都跟亦正亦邪、乃至邪魔中人打交道。

    因为他们就会玩这套。

    犯千错、最后改正,那叫浪子回头。

    做千件好事,最后做错一件,那就露出本性。

    老实人就是吃亏。

    真小人,有时候也就是比伪君子吃香。

    尤其是对像戚芳这样傻乎乎的善良小姑娘。

    她会觉得,这个所有人都说是大恶人的黑龙寨大当家,还不坏,更加真诚。

    扭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傻姑娘,李道强似乎毫不在意道:“怎么样,听到我的名字,还相信我吗?”

    戚芳只是犹豫了一下,就重重点头,认真道:“信,恩人救了我,还指点我认清恶人,我相信恩人。”

    “哈哈,我倒是不在乎你到底信不信我,但是我说了,我这个人最讲究公平交易。

    什么事都有价格,只要你付得出价格,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说着,李道强上下打量了一下戚芳。

    在戚芳焦急自己好像付不出什么价格时。

    颇为欣赏道:“你想让我指点你,没问题。

    就算是救出你师哥,也没问题。

    问题是,你愿意付这个价格吗?”

    戚芳不假思索的就连连点头,急切道:“我愿意,只要能救出我师哥,我愿意付出任何价格。

    只是我不知道我可以付出什么?”

    说着,又一副要急哭了的样子。

    笨。

    李道强心里暗骂一句,没办法,只能直接挑明道:“傻,你是真不清楚?还是假不清楚?

    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她最大的价值,当然是她的美貌了。”

    戚芳低头看了看自身,霎时,脸又红了。

    她不笨,只是有些单纯。

    而且连续的冲击下,加上以前她根本没有遇到类似的事情,也就根本没有想过自身的美貌。

    更没觉得自己有多美貌,有什么用处。

    现在李道强挑明了,再想起刚刚对方说的美貌小妾之类的。

    她再不明白,那就是蠢了。

    恩人,要我?

    这个念头一出,又是害羞,又是惊讶。

    一时间,低下头不敢看李道强,也不知该怎么回答。

    她当然是不愿意的,她喜欢师哥,怎么能跟别人呢?

    但是·····

    还跪着的她,心中一片混乱。

    李道强没有丝毫客气,继续直接道:“你也别多想,我就是看你长得漂亮,性子也不错,想将你娶回去当个压寨小夫人,所以直接了点。

    但是我绝对不会勉强,你可以出去打听打听,我这人最讲究信誉和公平交易。

    全凭自愿。

    当然,在这之前,我得先把价格给你说好了,你好好听着,听完再说愿意愿意。”

    戚芳被什么娶回去当个压寨小夫人,说的面红耳赤,心中都不禁暗自啐了口这位恩人。

    但是听到最后,还是忍不住仔细听起来。

    李道强喝了口茶,一副淡然的样子继续道:“首先,你的要求,应该是救出你师哥。

    想要救出你师哥,就要跟衙门打交道,江湖中人跟衙门打交道最是麻烦,尤其我还是强盗的身份。

    要直接将他救出来,需要费不少精力。

    接下来,还要安置他,让他衣食无忧、安定生活对吧?”

    最后两个字,刻意问向了戚芳。

    戚芳听了仔细,不由憨憨地点了下头。

    李道强嘴角勾起笑容,“还有,救你师哥,就是得罪万家。

    万家我虽然不放在眼里,但终究是荆州城正道大势力之一。

    我得罪他们,也是一个麻烦。

    第三,你师哥出来后,总得报仇吧?

    就是不报仇,也得从万家嘴里逼迫出你爹的情况吧?

    不用说,这活肯定又是我的,又是一个更大的麻烦。

    所以你这一单交易,不轻松。

    一般的先天高手,根本无能为力,用银子算的话,需要十万两银子。”

    “十万两银子!”

    戚芳不禁惊呼一声,小嘴张开,手又立马捂住。

    十万两银子,那是多么巨大的数字,对她来说就是天文数字。

    不可想象。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跟这个数字牵扯上关系。

    “一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没钱,只能用其它东西抵价。

    你身上,只有你的美貌、和一生了。

    俗话说的话,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在我眼里,对你很满意。

    所以,你的美貌和一生,在我这里值十万两银子。

    该说的我都说完了,现在就看你愿意不愿意付出了。

    公平交易、全凭自愿。”李道强不慌不急的说道。

    看他的样子,哪怕口中说着对戚芳很满意,但好似也不是很在乎。

    完全一副交不交易,全看你自己的意思。

    戚芳已经瘫跪在到地上,脸色暗淡。

    李道强说的明明白白,她听的仔仔细细。

    也彻底听明白了,更清楚这件事的难办程度。

    是啊,官府、万家。

    哪一个,都是她根本就没有办法的事情。

    想要救师哥,唯一的办法,好像就是如此了。

    可是、可是·····

    顾不得再害羞,心中无比挣扎。

    美貌和一生,就是说以后的一生,都要把这个男人,当成她的夫君。

    一生她不在乎,她愿意以一生去报答恩人,当牛做马都行。

    可是另一点,师哥怎么办?

    愣愣的,眼泪止不住的无声流下来。

    李道强一边喝着茶,一边用余光关注着戚芳,欣赏着那梨花带雨的惊人美态。

    至于怜惜,自然是有的。

    但那只是因为对方好看,所以怜惜。

    至于别的,他早就说了,他不是个好人。

    在这个混乱的世界,他就想活得更好、更好一点。

    他不会强抢女子,但公平交易,双方自愿。

    谁都不是谁的爹妈。

    没理由无偿帮助你。

    等了一会,见戚芳还是如此,他也不急,站起身道:“你好好想想吧,今天你都可以住在这,也可以随时离开。

    明天,我等你的答案。”

    说完,向外走去。

    戚芳回过神,看着那离去的雄伟背影,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来。

    低下头,又陷入了回忆和挣扎中。

    离开这处黑龙寨据点,李道强开始晚上的计划。

    来荆州城的两个目的中,第一个已经在进行。

    他相信屋里那个傻姑娘不会让他失望的。

    第二个,晚上、也还是需要他亲自去做。

    (今天有事耽误了,就一章。)

    ······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