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

作者:苹果再砸牛顿 | 现代重生

收藏

  前生,穷妹子贾语突然惊得亿万家产,外加一桩豪门婚姻。天上掉馅饼,但是嫁高富帅和得上亿遗产的馅儿?傻眼的贾语还也没来及也可以享受,就被三大爷的小娇妻白茹雪给残忍杀害了……贾语冤死在白茹雪的水果刀下后,复活了。复活在……被奶奶贾老太太和大伯贾和贵拖去被活埋时……【复活的人生,就是被被活埋,结局是巅峰,过程是——哦,原来是是豪门!奋斗拼搏了半辈子才明白,她实际上是完全也可以躺赢的!】现在,她出门不敢摘口罩,去别人家不敢走大门,就是来风氏别墅也只敢翻墙。。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_第51章 老板,你掉裤子了

    “是的,我风墨轩欠你们风家的哺育之恩,昨个儿也真的对不起母亲,虽然,这一些都和我朋友毫无关系!”风墨轩拦在贾语面前,淡淡道。贾语趁机往前踢了一脚凳脚,站的累了的风朗吉正好要坐定,一下就坐到坏了脚的凳子上,他“哎呦”一声,重重摔到地上,屁股传来划破贾语乘机往后踢了一脚凳脚,站的累了的风朗吉正好要坐下,一下就坐到坏了脚的凳子上,他“哎呦”一声,重重摔到地上,屁股传来撕裂的疼痛……。...

    “是的,我风墨轩欠你们风家的养育之恩,昨个儿也对不起母亲,但是,这一些都和我朋友无关!”风墨轩拦在贾语面前,淡淡地道。

    贾语乘机往后踢了一脚凳脚,站的累了的风朗吉正好要坐下,一下就坐到坏了脚的凳子上,他“哎呦”一声,重重摔到地上,屁股传来撕裂的疼痛……

    风朗吉重重摔到地上,风朗建往后一看,正想着去扶一下风朗吉,刚刚迈开步,就看到自己的裤子往下掉。

    对,掉落的速度之快,他想提,裤子已经到脚边……

    外面听到动静的黑衣人涌了进来,他们进来的时候,看到他们的老板,一个摔在地上,摸着屁股哀嚎;一个裤子在脚边,正要去扯。

    不是要教训风家外孙?老板这是要耍流氓?一干黑衣人懵了。

    贾语进屋的时候,就报警了的!这个时候,警察也过来了。

    风朗建和风朗吉原本是有许多话,想说许多理的,毕竟他们风氏集团在北坛市也是大大有名,他们作为风氏集团的二爷和三爷,怎么说,也要一点面子。

    原本是想气势如虹地说话,但是,二爷风朗吉摔的不轻,他觉得自己屁股都开裂了,要着急去医院。

    自命不凡的三爷风朗建,原本也想说说官面话,但是,刚才裤子突然掉了,还露出卡通的内裤……他觉得很尴尬。

    “桌子翻了要赔,凳子坏了要赔,沙发甩裂了要赔,茶几上的杯子碎了要赔……”贾语如数家珍地说着,刚才走进了有一位黑衣人,此时,不合时宜地说了一句——

    “老板,你……你掉裤子?”

    风朗建原本已经提起裤子的,一听,一愣,又掉了,那带着唐老鸭的内裤,就那样呈现在大家的眼前。

    “噗!”贾语爆笑。

    一旁的许多人也都笑了。

    几个一脸严肃的警察也忍俊不禁。

    风朗建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不过就是拉出皮带抽风墨轩,居然会让自己的裤子这个时候掉了?!

    好吧!风朗建是没有想到,贾语拿钩子扯了他后面的裤管,把他裤子往下拉,让他伸手去提,一时还提不上来。

    警察进来的时候,也就瞥见了那么一点唐老鸭的内裤,没有瞧见贾语恶作剧……

    这么做有点损!不过,贾语一想风朗建拿着皮带抽风墨轩,让风墨轩皮开肉绽,那么,让风朗建掉掉裤子,出出糗,是完全没有负罪感的!

    因为风墨轩站在贾语前面挡着,一得手,也就收了钩子,风朗建是完全没有感觉有异样,还以为是“裤子失去皮带,才懂什么叫依赖”。

    风朗建因为自己的卡通小内内露出来,然后,瞄见大家都一脸错愕的样子,早就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不等警察问调解,便说了:“风墨轩是我打的!我自个儿回去向大哥说!东西坏了,把损失的东西和价钱列表,拿我公司来,客厅里所有的损失我赔!”

    ……

    因为这是家庭纠纷,风墨轩也不想追究,警察批评了风朗建和风朗吉几句,说,孩子不是用来打的!便也走了。

    贾语整理地上破损的东西,列表格记录,风朗吉让黑衣人给抬下去了,风朗建呢?拉着裤子,皮带也没有要,头也不回地走了。

    贾语瞧着风朗建他们狼狈逃走,便掸掸手,笑眯眯地问风墨轩道:“怎么样?要不要帮你上药!”

    风墨轩瞧着贾语,憋了一下,终于笑了:“帮我上药!”被皮带抽的,背上火辣辣的痛。

    “哟,你也知道痛的?”贾语瞧着风墨轩,便去找小药箱。

    “怎么不知道痛?又不是铁打的!”

    风墨轩龇牙咧嘴,顿时把贾语逗笑了。

    还以为风墨轩都是一副高冷的样子,原来也是有可爱的一面。

    “喂,你是不是经常被打啊?”贾语拿过小药箱,好奇地问风墨轩。

    “没有!”风墨轩撸起胳膊和衣裳,问道,“你经常被打吗?”

    贾语拿出一瓶紫药水,点点头:“嗯!小时候经常被打!被村里的孩子打,被堂哥堂妹打,被伯父伯母奶奶打!”贾语叹一声,道。

    风墨轩顿时沉默了。

    从认识这个姑娘到现在,他也是完全看出来,这姑娘生活和处境的。

    “以后,我不会让别人打你!”风墨轩回头瞧贾语,说道。

    “行了,别让别人打你就成了!我没事的!”贾语说道。

    都重生一回的人,不会再叫别人欺负了!

    “我也不会让别人打我自己!”风墨轩认真地说道。

    “嗯!”贾语点点头。以风墨轩的身手,大约只要他不想让人打,别人也打不着他!

    这么一想,贾语都羡慕妒忌了!

    她怎么就没有一身功夫呢?这十八岁了,再练来的及吗?贾语叹着。

    “墨轩,要说养育之恩,也是风朗旬养你,要说你叫母亲,也是叫风敏芷为母亲,和这风朗吉,风朗建什么事?他们也就是你爷爷的叔伯兄弟!”贾语一边涂药,一边说道。

    风墨轩趴在沙发上,有些好奇贾语怎么对风家那么了解,不过,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淡淡地道:“我是孤儿!”

    “我知道!其实,我也是孤儿……”贾语话语也带上微微的感伤,“别人都说我是我妈在坟墓里生下来的阴生子,我自己知道我一定是我爸捡来的!”

    风墨轩抬眼瞧贾语,贾语也瞧风墨轩,瞬间有种同病相怜,惺惺相惜的感觉了。

    和风家干一架,贾语的生活便没有发生多少的变化,她都开始逐渐忘记这事了。

    贾语很忙,“李奶奶煎饼”,生意红火,都开了好几家分店,国内的加盟商也在热烈的招聘中。

    风墨轩的炒股投资风生水起,捞了很大的一笔,锦虹街的商店几乎都被风墨轩买下了……

    贾语坐享其成,也赚了一波。

    她爸说,他要去找个工地打工!

    贾语知道她爸真的是闲不住了,与其让他在家把什么都往家里捡,还不如给他找份工作。

    于是,便给她爸找了一份清闲的保安工作。

    因为她爸说,要能经常看的到她的。

    于是,贾语还给找在北坛大学附近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