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

作者:苹果再砸牛顿 | 现代重生

收藏

  前生,穷妹子贾语突然惊得亿万家产,外加一桩豪门婚姻。天上掉馅饼,但是嫁高富帅和得上亿遗产的馅儿?傻眼的贾语还也没来及也可以享受,就被三大爷的小娇妻白茹雪给残忍杀害了……贾语冤死在白茹雪的水果刀下后,复活了。复活在……被奶奶贾老太太和大伯贾和贵拖去被活埋时……【复活的人生,就是被被活埋,结局是巅峰,过程是——哦,原来是是豪门!奋斗拼搏了半辈子才明白,她实际上是完全也可以躺赢的!】现在,她出门不敢摘口罩,去别人家不敢走大门,就是来风氏别墅也只敢翻墙。。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_第50章 我家财万贯,需要讹?

    风墨轩前面是一个中年人男人,穿着一身轻松休闲高档西装,梳着光滑细腻油亮的大背头,腕儿上戴着工艺高超的劳力士,手中拿着Lacoste鳄鱼皮带,黑黝黝的。他身形挺拨,鹰勾鼻,长下巴,轮廓明明就,长得凌厉又冷厉。桌子那旁坐着一个面目慈祥和蔼的老人,两鬓斑白,脸色桌子那旁坐着一个面目慈祥的老人,两鬓斑白,脸色瘦削,还带着苍白。。...

    风墨轩前面是一个中年男人,穿着一身休闲高档西装,梳着光滑油亮的大背头,腕儿上戴着工艺精湛的劳力士,手中拿着Lacoste鳄鱼皮带,黑黝黝的。他身形挺拔,鹰勾鼻,长下巴,轮廓分明,长得犀利又冷厉。

    桌子那旁坐着一个面目慈祥的老人,两鬓斑白,脸色瘦削,还带着苍白。

    “墨轩啊,大年三十你打弟弟妹妹不说,这大年初一就刺激你母亲发疯?尊老爱幼都不懂,还让你弟弟妹妹进了看守所!你母亲病刚刚好一点,又在大年初一进医院?!”老人痛心疾首地说道。

    他哪儿打妹妹了?压根儿就只踹了风之旦和风之旦的那些狐朋狗友,不过,贾语倒是揍了风依萱两下。

    不过,风墨轩也懒得争辩,他们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

    面目慈祥老人声声谴责,中年男人手中的皮带在风墨轩身上落下,“啪啪”清脆的声音,响亮在客厅里。

    贾语心痛地想:被风朗建和风朗吉这样“教训”,风墨轩不反抗做什么?

    贾语认识这两位,拿皮带,梳着光滑油亮的大背头的中年男子是风朗建,风家的老三;那位坐在桌子旁,看似慈祥的老人,是风朗吉,比风朗旬小一岁,但是,因为常年生病,看起来,比实际年纪大了不少。

    大年三十,风之旦他们和贾语他们打一架,风墨轩这边的打翻了风之旦他们后,便拂袖离开了,风之旦他们倒地哀嚎。

    随后,路人报警,不过,风之旦一听警车的声响,一骨碌地从地上爬起来,也不顾身上的疼痛,就要跑了。

    因为车开的飞快,又超载和喝酒,风之旦他们被抓进去了……

    大年初一,风家二爷和三爷就风之旦他们往警察局跑。

    一肚子的怒火!这不,初二大清早就过来找风墨轩的茬了。

    坐在侧翻的桌子旁的风朗吉,带着十分痛心的语气又道:“我们风家养大你,供你吃,供你喝,供你住,不代表你可以在风家胡作非为,伤了风家人!”后面那句风朗吉说的很重,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谢谢风朗旬爷爷养大我,供我吃供我喝供我住!我没有在风家胡作非为,也没有无辜伤风家的人!母亲的事,是一个意外!”风墨轩抬眉,平静地说道。那平静淡漠的样子,似乎一身伤,不是他的……

    风朗建瞧着风墨轩,冷厉地接口:“是风朗旬养大就觉得高我们一等?都不知道那家的野.种!连母亲都害的!”风朗建说着,皮带又“啪”一声,落下。

    接连的“啪啪”,抽的贾语都觉得浑身都是痛,倒是风墨轩没有吭一声,还笔直地站着,似乎那皮带不是抽在他的身上。

    “不说他是风朗旬的外孙,风敏芷的儿子,就算他不是风朗旬的孙子,风敏芷的儿子,现在还在风家,还叫着风朗旬为爷爷,风敏芷为母亲,你们骂他,打他,就是在打风朗旬,在骂风敏芷!”贾语凉凉地说着,走上前。

    风墨轩见贾语过来,瞥了贾语一眼,想让贾语出去,但是,贾语可没有想往外走,她一步步走向风朗建。

    风朗建拿着手中的皮带,指向贾语,道:“谁?叫什么名字?”

    “叫贾语的?”风朗吉倒是想到了。

    先前,他见过贾语,在娱乐新闻报纸上,说,风氏集团继承人风墨轩和一个叫贾语的乡下妹在一起。

    哦,是说,这个叫贾语的乡下妹想要高攀风氏集团董事长风朗旬的外孙,还有未婚先孕等等。

    为此,风朗吉都去调查了这个叫贾语的身世背景,直到知道这姑娘就一个没娘的乡下妹,不过,读书好,考上了北坛大学,机会好,开了李奶奶煎饼,生意红火!

    风朗吉上下打量着贾语,从凳子上站起来。

    贾语同样打量着这风朗吉和这屋里。

    也不知道先前这屋子里经历什么,这桌子翻了,那茶几上的杯子碎裂了……

    好吧!贾语是注意到那边好几张凳子的凳子脚都不好了,她似乎可以让那些凳脚更加不好!

    当然,对面的风朗建……

    风朗建拿着皮带抽风墨轩,那皮带,估计就是风朗建从他自个儿的裤子上抽下来的!腰上没有皮带,裤子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

    贾语又上前一步,风墨轩就往贾语面前一站,淡淡地说:“这事和她无关!”

    “哟,这都跑来小区同居了,还无关?”风朗建冷笑一声,然后“嗤”一下,道,“不知廉耻!”

    “非法进入居民住宅,殴打虐待青少年,这才叫不知廉耻!”贾语悠悠地说道,“二位一定是知道的吧?这都是犯法的!我已经报警了!”

    “非法进入居民住宅?殴打青少年?”风朗建拿着皮带,似笑非笑地说道,“这小子吃我们风家,喝我们风家,住我们风家的,毒打弟弟妹妹,还让他母亲发病,是不是该往死里抽?”

    “即使是风家的孩子,也不代表是你风朗建和风朗吉的,你们问过风朗旬了没?”贾语冷然道,“我这儿刚好有风朗旬和风敏芷的电话,刚才也给他们发了信息!”

    风朗建和风朗吉一听,倒是有些心虚了。

    虽然他们都在排挤风墨轩,但是,大哥风朗旬可是一直把这孩子当继承人培养。

    也就是风朗旬对风墨轩的重视,让他们更加排挤。

    好吧!他们瞧瞧一身伤的风墨轩和说已经报警和给风朗荀发信息的贾语,想起身走了。

    “这房子是我住的!你们不问就进了,就是私闯民宅!我东西没了,坏了,你们要赔!哦,那边桌子倒了,杯子碎了,沙发也坏了……”贾语目光环绕一下客厅,瞄一眼风朗建,说道:“风朗建先生,我这些买过来都是价值不菲的呢!”

    “赔了钱再走人!”贾语说道。

    “想讹人?小丫头。”风朗建扬着皮带,皮笑肉不笑。

    “讹你?我家财万贯,需要讹你吗?”贾语嗤笑一声。

    最近这“李奶奶煎饼”如日中升,报纸电视也多有报道,这风朗建和风朗吉也有耳闻。

    “行,你拽!”风朗建咬牙,就扬起手中的皮带,只是,他皮带一扬,就被风墨轩一把抓住。

    “放手!”风墨轩凉凉一叫,风朗建猝不及防,一个趔趄,手里的皮带已经在风墨轩的手中。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