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

作者:苹果再砸牛顿 | 现代重生

收藏

  前生,穷妹子贾语突然惊得亿万家产,外加一桩豪门婚姻。天上掉馅饼,但是嫁高富帅和得上亿遗产的馅儿?傻眼的贾语还也没来及也可以享受,就被三大爷的小娇妻白茹雪给残忍杀害了……贾语冤死在白茹雪的水果刀下后,复活了。复活在……被奶奶贾老太太和大伯贾和贵拖去被活埋时……【复活的人生,就是被被活埋,结局是巅峰,过程是——哦,原来是是豪门!奋斗拼搏了半辈子才明白,她实际上是完全也可以躺赢的!】现在,她出门不敢摘口罩,去别人家不敢走大门,就是来风氏别墅也只敢翻墙。。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_第38章 纸板做的“真枪”

    两个小混混扑向卫禾泽,卫禾泽拣起地上的石头就冲着两个混混砸去。卫禾泽曾在农村也也没少干活儿,是出了十里镇,在北坛市开厂,也都是亲力亲为,还常年能保持锻练,因为,是孔武有力的。两个小混混扑回来,卫禾泽拿着手机,赤手避过铁棍,拿到长刀,而已,卫禾泽曾经在农村也没有少干活,就是出了十里镇,在北坛市办厂,也都是亲力亲为,还长年保持锻炼,所以,也是孔武有力的。。...

    两个小混混扑向卫禾泽,卫禾泽捡起地上的石头就冲着两个混混砸去。

    卫禾泽曾经在农村也没有少干活,就是出了十里镇,在北坛市办厂,也都是亲力亲为,还长年保持锻炼,所以,也是孔武有力的。

    两个小混混扑过来,卫禾泽拿着手机,徒手躲过铁棍,拿下长刀,只是,此时,这手机电话还在占线,未连接状态,而那边光头混混头儿一见,也顾不上哀嚎手痛了,他指挥着让其他砸车的都涌上去……

    贾语一见那么多人朝着卫禾泽而去,便拉开车门,“啪”一声,靠着车门还被夹着手的光头男便被撞了一下,往后摔去,贾语乘着这个机会,一把夺过这光头男的砖块大的大哥大,再顺便捡起一旁的铁棍。

    贾语一边打电话,一边揍光头老大。

    光头混混头儿原本手被夹,就差点痛晕过去了,此时,贾语拿着铁棍一直往他痛楚打,光头老大抱头哀嚎,躺地上了。

    贾语一见光头男连还手力气都没有了,便回头朝着那一群小混混而去。

    对,那一群小混混围住卫禾泽呢,卫禾泽正左右抵挡,渐渐招架不住,只有挨打的份……

    贾语一手拿着大哥大,一手铁棍,冲了进去。

    此时,卫禾泽正被一位小混混提刀要砍,贾语手中砖头般大的大哥大就朝着他头上砸去,贾语手中的铁棍跟着落下,小混混的头上立马就冒血……

    贾语手起棍落,气势如虹!但是,小混混也多,七八个都是青壮年,个个好力气的。

    开始的勇猛,渐渐的落下风,贾语和卫禾泽都被围中间,那边醒来的光头混混头儿,连滚带爬地过来,抖着红肿的手掌,发狠地说:“往死里打!女的抓住往死里污辱,男的就剥皮炸油锅!”

    这儿七八个外,那边又有摩托车飞驰来的声音……

    光头混混头在叫:“来了,救援的来了!瞧你们两个父女多抗打!”说父女也就是瞧着都拼死护着对方,又都穿着运动衫,长得有几分相像,大家便觉得这就是一对父女。

    这边混混的救援到了,贾语那边的救援却是毫无音讯,贾语都想不起来,刚才夺过那光头男的大哥大,按着是不是报警电话了。

    她只记得按下后,接通,便急忙求救,说着地址和方向,就挂了。

    贾语看着呼啸而来的摩托车,有瞬间的失神,想着,会不会转眼又是下辈子……

    哦,是不是又会挂了?然后会不会重生?

    正当贾语悲观时,几辆嚣张的机车呼啸而来,机车后面追着一辆酷炫的敞篷越野车,越野车的驾驶座上,是一位鼻梁高挺,眼眸深邃的年轻男子。

    贾语认出来了,是风墨轩。

    越野车越过机车,风墨轩掏出一把手枪……

    好吧!贾语看到的,的确是黑黝黝的手枪。

    一颗子弹还飞射而出……

    前方的一辆摩托车连车带人摔了出去……

    “啪!啪!啪!”几声枪落,七八辆机车都翻倒在地……

    贾语目瞪口呆:在国内持枪犯法的吧?

    贾语惊呆了,其他的小混混却是惊怕了。

    这个开着拉风的越野车的男人,不但车子拉风,手上还有枪,还是一言不合就开枪的!

    即使他们是刀口舔血过日子的,也是怕了!

    白衬衫黑长裤大长腿的风墨轩从车上跳下来,拿着黑黝黝的枪,姿态优雅地走来,围着贾语和卫禾泽的小混混,纷纷散开,转身要跑。

    风墨轩原本是拿着枪的,走过来的时候,又捡起地上的一条铁棍,放手里掂量。

    小混混们护着光头老大,正想着该往哪儿跑好,风墨轩一手拿枪,一手拿着铁棍,挥手间就打倒一个,嗯,风墨轩动作是优雅,是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的,但是,下手却是又狠又快,一群小混混连反击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揍了。

    光头混混头儿被打了,然后又对上黑黝黝的枪口,吓的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地跑了。

    其他混混也是见机不对,也撒腿就跑。

    兵败如山倒,瞬间就溃不成军,逃得无影踪。

    也就一会儿工夫,这热闹的公路就冷冷清清了。

    “谢谢!”贾语朝着风墨轩真诚地道一声“谢谢”,便转身查看卫禾泽的伤口,“卫禾泽叔叔,你需要去医院吗?”

    卫禾泽和小混混打斗中,这手臂流血,身上也有擦伤。

    “没事,没事!你是……”卫禾泽抬头,瞧着眼前这位眉眼秀澈,模样可人的贾语,觉得有些眼熟,又有些陌生。

    “我是贾和货的女儿,住在十里村,你家过了小溪的对面,以前叫贾钱的,还是叔叔你让我爸把我名字改了的,你还记得吗?”贾语殷切地问。

    “贾钱?”卫禾泽恍然大悟,摸一把手臂上的伤,也笑了,“怪不得那么眼熟,原来我们的小钱钱长大了!”

    卫禾泽看完贾语,便又问贾语一旁的风墨轩:“这位是……”

    “风墨轩,我朋友!”贾语介绍道。

    前世是两看两相厌的挂名丈夫,这一世,她把他当成了朋友。

    “风墨轩?”卫禾泽一听这名字,脸色微微变了变。

    风墨轩扔了铁棍,扔了“枪”,掸掸衣裳,伸出手,道:“风氏集团董事长的孙子,风敏芷的儿子风墨轩!”

    风墨轩这话一出,卫禾泽脸色大变。

    “风墨轩,你这带着枪……”贾语低头去捡那边枪,想岔开话题。

    好吧!贾语捡起这把枪的时候,就觉得软塌塌的,此时一拍,就扁了。

    “这个是黑硬纸板做的?”贾语不可思议地望着风墨轩,这手工艺也是绝了。

    “是硬纸板做的?”卫禾泽也走上前。

    “风敏芷教你的?”卫禾泽瞧着贾语手上的“枪”问道。

    “看到母亲做过,然后觉得有意思,便学了!”风墨轩淡淡地道。

    贾语一瞧,这气氛又紧张了,便清清嗓子,道:“那边的摄像机还在,咱们过去瞧瞧,是不是都录下来了!”

    此时,卫禾泽和风墨轩看到不远处还真的架着一台摄像机,而且似乎还在录影……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