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

作者:苹果再砸牛顿 | 现代重生

收藏

  前生,穷妹子贾语突然惊得亿万家产,外加一桩豪门婚姻。天上掉馅饼,但是嫁高富帅和得上亿遗产的馅儿?傻眼的贾语还也没来及也可以享受,就被三大爷的小娇妻白茹雪给残忍杀害了……贾语冤死在白茹雪的水果刀下后,复活了。复活在……被奶奶贾老太太和大伯贾和贵拖去被活埋时……【复活的人生,就是被被活埋,结局是巅峰,过程是——哦,原来是是豪门!奋斗拼搏了半辈子才明白,她实际上是完全也可以躺赢的!】现在,她出门不敢摘口罩,去别人家不敢走大门,就是来风氏别墅也只敢翻墙。。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_第36章 骗术还有待加强

    贾语可无论白石佑和白茹雪怎么想,她是心里想,像是也出那么一点儿的气了。在学校也是稳稳当当,长的很不错,成绩好,始终被老师和宣传部当做励志故事的宣传对象,都是正能量的代表。除了,人人都明白她和白茹雪恩怨,对白茹雪的那顿揍,也被传的“如幻如幻”,善良真诚又剽悍在学校也是稳当,长的不错,成绩好,一直被老师和宣传部当成励志的宣传对象,都是正能量的代表。。...

    贾语可不管白石佑和白茹雪怎么想,她就是想着,好像也出那么一点的气了。

    在学校也是稳当,长的不错,成绩好,一直被老师和宣传部当成励志的宣传对象,都是正能量的代表。

    还有,人人都知道她和白茹雪恩怨,对白茹雪的那顿揍,也被传的“如梦如幻”,善良又彪悍,简直就是女孩中的标杆!

    风墨轩炒股赚不少钱,和贾语五五分成,买锦虹街的店面,三七分成,也就是半年不到的时间,贾语立马就是有身价的人。

    贾语乐滋滋,对风墨轩也温和不少,在偶尔风墨轩来住的时间,都亲自下厨,给烤煎饼。

    有钱后,贾语掏出一部分,在锦虹街的十字路口拿下的那个店铺,装修给李兰花李奶奶做煎饼店。

    注册李奶奶煎饼店,找徒弟招师傅,李奶奶和贾语还实在忙活一阵子。

    忙碌学业和事业的日子是飞快的,转眼间,大半学期便过了。

    警察局那边关于卫禾泽叔叔,也早早有了消息。

    但是,李奶奶突然就不想找儿子了,还坚决不让警察联系卫禾泽,说,她现在在照看“李奶奶煎饼店”哪儿有空认儿子?

    贾语瞧了瞧李奶奶那含着泪却坚定无比的样子,也没有勉强。

    倒是贾语想找个时间见见卫禾泽叔叔了,她记忆中,卫禾泽叔叔戴着眼镜,文质彬彬,小时候,贾语就觉得,卫禾泽叔叔是十里村最好看的,最有知识文化的!

    贾语买了一部最新款的诺基亚手机,买了一辆夏利小车。

    那一天,刚刚小考完,又碰上星期六星期天,她准备回家一趟,把她父亲给接过来,在北坛市给父亲找一份清闲点的工作。

    现在,贾语也算赚到钱了。

    前世和风墨轩说是父亲,其实几乎形如陌路,今生,她倒是和风墨轩一点关系也没有,却亲密合作赚钱了。

    贾语重生一回,有方向有谋略,但是没资源,没有人脉,操作也有难度!风墨轩,风氏集团董事长唯一孙子,有资源有人脉,能力也强,贾语策略,让他操作事业,贾语觉得这样互惠互利也是挺好的!

    今天也是拿了驾照的第二天,买了新车的第三天。

    买车的时候,贾语已经考了驾照。

    准确地说,她想买车开始,便先报驾校了。

    一边上学,一边投资,一边考驾校。

    前世的时候,也都是自己一个人,为了出行方便,为了摆地摊拿货方便,也是早早就咬牙买车,所以,今生还没学,她已经是开车能手了,考驾照也就走个过程。

    在北坛大学里,学生父母拥有车辆的家庭不少,或者父母买车送给孩子也有,但是,在大学期间,靠着自己双手赚钱买车的,除外风墨轩这种开局爷爷就给一百万的外,大约贾语就是学校里的第一人了。

    贾语驾车回家的时候,要经过北郊区,贾语准备顺便去看看卫禾泽叔叔了。

    卫禾泽开了一家叫禾芷服装厂,在北坛市北郊区,听说,工厂发展的很好,事业在蒸蒸日上!

    贾语开着夏利出了市中心,在路上碰见了西门柔月,西门柔月拦在贾语的车前,说,带她一程!

    “贾语,求求你了,我现在必须去学校!我很重要的课程表落在教室里了!”西门柔月可怜兮兮地道。

    “不好意思,我现在是往北郊区,不是回学校!”贾语淡淡地道。

    自从开学报道时候,发生那些事件后,贾语和西门柔月、白茹雪便没有来往,和白茹雪路上碰见也是相互翻白眼的……

    倒是西门柔月,大约是被贾语彪悍吓着了,觉得与其当白茹雪的跟班,不如跟贾语来着,便对贾语极其的巴结和卑躬屈膝,只是贾语对这样的人无感。

    今个儿,西门柔月突然拦在她车前面,让她一个急刹车,贾语觉得厌恶。

    贾语说自己不去学校,去北郊区,西门柔月愣了一下,随后便急急忙忙地道:“我……我妈在……在北郊区住院,我……我要过去!”

    “北郊区没有医院!”贾语摇下车窗,面无表情地道,“你骗术还有待加强!”

    “我……你不带我去,我就……我就站在你车前!”西门柔月说着就抓住贾语的车窗,坚定地道。

    耍无赖了?贾语瞧西门柔月三秒,然后,道:“行吧!我带你!”

    西门柔月喜滋滋地上副驾驶座,贾语刚刚启动车,西门柔月突然就往贾语怀里撞,贾语一个急刹车。

    “西门柔月,你要找死,我还不想死了!”贾语拍着方向盘,道。

    贾语上路后,西门柔月便唯唯诺诺了,贾语便也懒得理会,就想着,等会儿在去北郊区的路上,把西门柔月甩在偏僻的公路上自生自灭。

    此时,贾语还真的没有往别处想西门柔月。

    往出了市中心,这去北郊区的公路便越来越荒凉。

    是的,北坛市去北郊区,有一段很长,很荒凉的公路。

    当汽车行驶到这段公路的半路的时候,贾语停车,要西门柔月下车了。

    “你是自己下去呢?还是我赶你下去?”贾语停下车,对西门柔月道。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十里无人烟。

    西门柔月带着哭腔说:“姐姐,不要这样啊!”

    “我比你小!”贾语依然面无表情。

    西门柔月前后看了看,有一瞬间的惊慌,但是,随后,她就镇定了:“行,那我就下车!”说的硬气无比。

    这个时候,贾语还真的没有多大的怀疑,扔下西门柔月就继续开车了,朝着北郊区而去。

    开一段路后,贾语透过后视镜,瞧见后面有好几辆摩托车尾随而来。

    无袖背心、铆钉靴,头发五颜六色的,全是非主流造型,骑着摩托车甩着铁钩子,贾语甩了几次没有甩掉,转眼就进入了北郊区,发现车慢了下来……

    好吧!贾语觉得自己的车轮胎开始漏气,车也熄火了。

    贾语原本想打电话求助了,但是,此时她发现自己口袋里居然没有手机。

    “这是西门柔月干的?!”贾语想起一上车,西门柔月就撞她怀里,“这是偷手机?!”

    前面摩托车已经逼停了贾语,机车上的男人有两个下车敲贾语的车窗了。

    “妞,下来陪哥们玩玩?”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