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

作者:苹果再砸牛顿 | 现代重生

收藏

  前生,穷妹子贾语突然惊得亿万家产,外加一桩豪门婚姻。天上掉馅饼,但是嫁高富帅和得上亿遗产的馅儿?傻眼的贾语还也没来及也可以享受,就被三大爷的小娇妻白茹雪给残忍杀害了……贾语冤死在白茹雪的水果刀下后,复活了。复活在……被奶奶贾老太太和大伯贾和贵拖去被活埋时……【复活的人生,就是被被活埋,结局是巅峰,过程是——哦,原来是是豪门!奋斗拼搏了半辈子才明白,她实际上是完全也可以躺赢的!】现在,她出门不敢摘口罩,去别人家不敢走大门,就是来风氏别墅也只敢翻墙。。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_第33章 贾钱不是假钱

    “我为什么要打你呢?”贾语手一抹,登时泪眼朦朦胧胧,“我想,后来不在场的那么多同学都看见了,是这三位同学也也可以做证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不输白茹雪的哭哭戚戚,引人怜。“不好意思,我什么也也没看见!”风墨轩直接答话道。哈,不给面子的很!李俊豪“不好意思,我什么也没有看到!”风墨轩直接回话道。。...

    “我为什么要打你呢?”贾语手一抹,顿时泪眼朦胧,“我想,当时在场的那么多同学都看到了,就是这两位同学也可以做证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不输白茹雪的哭哭戚戚,惹人怜。

    “不好意思,我什么也没有看到!”风墨轩直接回话道。

    哈,不给面子的很!

    李俊豪见风墨轩这样说,便也咳嗽一声,低头说:“我也不太知道她们之间什么矛盾,过去的时候,都是已经吵架了,围着大群人!”李俊豪瞟着风墨轩的脸色,说道。

    白茹雪见李俊豪和风墨轩如此说,脸色缓了缓,也不问风墨轩和李俊豪有没有看到她被打,而是说——

    “警察叔叔,我不止告这个贾语打人,还用假钱!”白茹雪说着,便拿出了佳能数码相机,还用电话把周易林叫来。

    周易林一见风墨轩和另一个男学生都在,便道:“风大,你大约是不知什么事吧!”周易林端正一下态度,然后清清嗓子,接着道,“今天白茹雪和新来的一位女同学,说这位今年高考状元,经济和金融系的新生,在大早上用假钱骗一个老奶奶!”

    他尽量尊重事实,在警察局里还原真相。

    周易林这样一说,风墨轩顿时有好奇了,一旁的李俊豪也纳闷了:贾语赚钱赚傻了?怎么用假钱了?

    被忽略那么久的白茹雪便拿起佳能数码相机,一边打开录像,一边倾诉贾语的罪状了。

    白茹雪说,今天早上她过来上学的时候,在路上看到了一个老奶奶追着一个女孩,扬着百元钞票叫假钱,她刚好拿着数码相机把这些给录下来了。

    “你们瞧瞧,就是她,就是她用假钱!”白茹雪愤怒地道,“用假钱被我在校园揭穿,然后恼羞成怒,打我!”

    “这就是所谓的高考状元,简直丢尽北坛大学的颜面!”周易林也在一旁义愤填膺地说了声,然后,又小小地说了一句,“后来,你又说,这录像里的不是高考状元学霸,是污蔑和冤枉她的!”

    周易林如此说的时候,西门柔月跌跌撞撞地从大门外跑进来,拽着宽大的运动裤,气喘吁吁的。

    “茹……茹雪……姐!”西门柔月在见到白茹雪那一刻,惊呆了。

    原本以为自己够狼狈了,哪儿知道,这白茹雪比她更加狼狈,鼻青脸肿。

    西门柔月此时嫩绿的裙子换成了一条宽大的运动裤,腰身用布条扎着,长裤脚挽起。

    在校园里,她捂着破开的裙子羞愧地跑开的时候,在后面遇上一个戴眼镜的同学,说:“要不要用我的裤子将就一下?”

    西门柔月抬头瞪那男生,那男生又接着说:“我那裤子是新买的,还没有穿的!”他红着脸,很羞涩的样子,让西门柔月的羞愧有地方放下了。

    于是,西门柔月在这人生地不熟的校园,换了这男生的运动长裤,穿的不伦不类。

    原本西门柔月想打电话给白茹雪,说她先回家换衣裳,结果,白茹雪打来电话说,让她来警察局。

    西门柔月第一次进警察局,还是有些局促的,特别的是白如雪要她说说贾语的犯罪记录。

    她哪儿知道贾语有什么犯罪记录?!

    “说说这个地摊妹乡下妹都是什么破出身!都干了什么龌龊的事!”白茹雪大声地对西门柔月说道。

    西门柔月一听,顿时为难了,她在乡下贾语家也就一年不到的时间,除了他们欺负贾语外,还真的想不起来贾语有什么龌龊的事……但是,白如雪附耳,让她想想在校园里,在人群中,裙子开裂的事。

    西门柔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裙子被扯破,是摔倒呢?还是人挤人的时候?但是,贾语提醒的,就是贾语让她出丑。

    公交车摔倒被人踩,来学校,又摔倒,还裙子破裂了……

    西门柔月觉得自己的自尊和骄傲,在这一天之中,全部粉碎一地了。

    西门柔月也不敢肯定,当时在车上,是不是贾语使坏让她摔倒,被人踩,但是,她觉得,不管是不是贾语使坏,这几笔账都要记在贾语的头上。

    她碰上这个“阴孩子”就是倒霉!

    如此愤愤一想,西门柔月拉拉宽大的运动裤,便开始讲贾语是一个“阴孩子”了。

    说贾语是贾语的妈大肚子难产,死了后才生下来的,靠着搬砖的爸爸养大……在乡下农村里被叫她“阴孩子”,天天被村里的孩子欺负,被堂哥堂妹等等欺凌。

    要不是被白茹雪立马制止,西门柔月还能说更多。

    白茹雪觉得西门柔月说那么多,是给贾语加分,完全不是说贾语龌龊和无耻!

    “就当从小生活环境不好,也不是她可以随意用假钱在外面欺骗老太太老奶奶的原因!”白茹雪气愤地道。

    “我再说一遍,污蔑和造谣,也是会受到法律的惩罚,警察叔叔也会抓你的!”贾语凉凉地道。

    “是造谣?是污蔑?”白茹雪冷笑连连,“这都是证据!”

    白茹雪这话一落,外面警察搀扶着一个老太太进来了。

    穿着方格的的确良衬衫,拄着拐杖,但是,走的飞快。

    “李奶奶,你怎么了?”贾语首先回头问了。

    “小语啊,你怎么在警察局了?刚才警察同志找到我说,你……你用什么假钱了?”李兰花一脸担忧地瞧贾语。

    那白茹雪佳能数码相机里的录像,警察看了一下,好像就在市里立交桥底下,便让二个警察过去看看,那个老奶奶还在不在,于是,便把李兰花给带过来了。

    贾语无奈地摊摊手:“她们说,我用假钱向你买煎饼了!”

    “假钱买煎饼?”李兰花从身上扣扣索索,摸出一张百元,递了过去,“警察同志,这钱就是我这闺女给我的!怎么会是假的呢?”

    警察接过这张百元,便问老太太和贾语的关系,贾老太太告诉警察,她是从小看贾语长大!

    “这孩子是个好孩子,怎么会用假钱?不过就是看我一个老人在煎饼,她多给钱了!我怎么塞还,她都不要!”李兰花拭擦一下眼角的泪花,道。

    于是,大家便都知道了,这李兰花和贾语以前是邻居,贾语见到多年未见的邻居老奶奶,买了二个煎饼,多给了钱,贾语走了,李兰花追着还钱……

    因为贾语因为的名字叫贾钱,所以,老太太便在后面叫:“贾钱!”

    “这贾钱不是假钱!贾是姓贾的那个贾!”李兰花解释道。

    李俊豪有些忍俊不禁了,原本贾语曾经叫过那么奇葩的名字,贾钱——假钱。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