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

作者:苹果再砸牛顿 | 现代重生

收藏

  前生,穷妹子贾语突然惊得亿万家产,外加一桩豪门婚姻。天上掉馅饼,但是嫁高富帅和得上亿遗产的馅儿?傻眼的贾语还也没来及也可以享受,就被三大爷的小娇妻白茹雪给残忍杀害了……贾语冤死在白茹雪的水果刀下后,复活了。复活在……被奶奶贾老太太和大伯贾和贵拖去被活埋时……【复活的人生,就是被被活埋,结局是巅峰,过程是——哦,原来是是豪门!奋斗拼搏了半辈子才明白,她实际上是完全也可以躺赢的!】现在,她出门不敢摘口罩,去别人家不敢走大门,就是来风氏别墅也只敢翻墙。。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_第30章 新闻系的这个同学

    有人和她同名同姓?!贾语正很奇怪呢,就看见一个气势汹汹的女孩朝着她指来:“是她,是她!”嫩绿色的短裙,杏目瓜子脸,小嘴搭拉着。这也不是西门柔月又是谁?贾语瞧着西门柔月朝着自己回来,那嫩绿色的短裙皱巴巴的,脏兮兮的,上面还印着好几个脚印。“怎这不是西门柔月又是谁?。...

    有人和她同名同姓?!

    贾语正奇怪呢,就看到一个气势汹汹的女孩朝着她指来:“就是她,就是她!”

    嫩绿色的短裙,杏目瓜子脸,小嘴耷拉着。

    这不是西门柔月又是谁?

    贾语瞧着西门柔月朝着自己过来,那嫩绿色的短裙皱巴巴的,脏兮兮的,上面还印着好几个脚印。

    “怎么?在公交车上摔傻了?还是被踩傻了?”贾语停下脚步,抱着书包,笑吟吟。

    贾语那一声“公交车”出,便立马就引爆西门柔月,西门柔月疯一般扑向贾语。

    西门家给西门柔月上北坛大学,可所谓掏尽家底,连车也卖了,西门柔月原本是搭上白茹雪了的。

    她当白茹雪的小跟班,也可以乘坐白茹雪的车……

    但是,做别人的小跟班,就要接受别人不把你当回事。

    西门柔月约白茹雪一起去北坛大学报到,原本说好坐白家的车的,但是,临行时,白茹雪说,让她坐一趟公交车。于是,西门柔月便无奈地坐了公交车,在公交车上遇到了贾语,原本想讥嘲一下贾语,让贾语当众出丑的,谁知道,最后当众出丑的是她!

    在公交车靠站的时候,她突然被摔倒,还被下车的挤压,甚至身上都被踩了几脚,这悲愤和羞耻感,原本就让她焦躁了,此时,贾语再提公交车,西门柔月便觉得自己崩溃了,她要杀了贾语才行!

    西门柔月朝着贾语扑来,贾语身子一侧,西门柔月直接扑向大地……

    幸好地是草地,西门柔月“啊”一声尖叫,就扑在厚厚的草地上。

    大家齐齐回头,一阵哗然。

    贾语揉揉额头,就往里面走。

    “喂,就是你在街上用假钱?”一位女同学不怀好意地打量着贾语,拦住去路。

    贾语一愣,一抬眼,就看到这人柳眉凤目,鹅蛋脸的白茹雪,穿着无袖针织背心,搭配着撞色条纹的A字裙,针织背心黑色修身款式,A裙露着修长的大腿,俏皮时尚中带着小性感,犹如鹤立鸡群。她摇摇手中的银色的佳能数码摄像机,笑的诡异,贾语立刻就什么都明白了。

    可能刚才在立交桥下买煎饼,李奶奶叫“贾钱”的时候,被白茹雪看到,然后还拍了下来。

    贾语瞧着拦在前面的白茹雪,说道:“这佳能数码相机!是立式机身!”

    白茹雪皱皱眉,有些得意,又有些厌恶地道:“你是装不知道呢?还是真的不知道?”

    “在今年3月才发布的,在日本型号为PV1,在北美型号是ELURA,这还是北美款的!不错嘛!”贾语瞧着白茹雪,笑着说一声,说道。

    贾语这话一落,引起周围的同学声声的惊呼和赞叹,盖过了西门柔月的摔倒,以及指指点点说用假钱。

    “挺有见识的!居然知道这是佳能牌子的数码相机,还知道是3月份才发表的!”白茹雪瞧着贾语,冷声道。

    这乡下妹,也就在那会儿地摊见过面,在地摊见过和从现在看来,落落大方,机智敏捷,一副很有见识的样子,这让白茹雪很反感。

    白茹雪这样一说,周围又便发出几声羡慕和赞叹声。

    二十世纪后,手机都自带拍照录像功能,像素高清,数码相机都快被淘汰了,但是,现在,是1999年,数码相机还是昂贵和新奇的。

    同学围上白茹雪的数码相机的时候,白茹雪便按着数码相机给大家看录像,还回头朝着贾语笑。

    贾语也没有说话,直接去校园那边报道了。

    老师们正在收拾,要结束报名。

    贾语一过去,老师捋起衣袖,就想谴责一下这第一次报道就迟到,结果,贾语把自己的身份一亮,老师们便双目发光:贾语?这不是高考状元么?

    刚起身的老师们又纷纷坐下。

    贾语是以数学满分,英语满分,只有文科作文扣除几分的成绩,几乎位列全国榜首了。

    这个几乎,是说——有些省份考题不一样,难度不一样,总分不一样,较真的人们说,这样是无法做比较的,不能就说是全国第一了。

    嗯,反正是统一试卷的高考状元就是了。

    此时,这样一个学霸到来,一身清爽简约,长相甜美,实在是让人看得极其的舒服。

    贾语报到,填免费入学申请,缴纳一点书本费,还领了几千入学补助金,便返身出来了。

    因为和几个老师聊了一会儿,去申请填报耽搁了一会儿,出来的时候,校门口已经聚集不少的同学,还有人去特意叫来了新闻系的,说是和市里的电台已经有合约了的。

    “贾语是吧?听说你是学霸?高考状元?在来学校报到的路上,用假币从老奶奶那里买东西?”这位据说已经和电台签约的新闻系同学把话筒递给贾语。

    也不知道这话筒哪儿来的?但是,就像采访那回事了,旁边还有拿本子拿笔要记录的同学。

    “……”贾语皱皱眉,瞧着这个一脸趣味的新闻系男同学,反问:“你觉得有可能吗?”

    “有没有可能,这个可要看人品和证据了!”新闻系同学说着,便指向那边的白茹雪,“那位同学可是用摄像机记录下了这一切!”

    就刚才一会儿,白茹雪已经把自个儿拍摄的录像,给在这的大家瞧了个遍。

    贾语此时还没有走出校园大门,就被团团围着,现在不比刚才进来,大家虽然嬉闹,但是更多是看戏,此时,大家知道这位用假钱骗老奶奶的,不但也在北坛大学上学,还是高考状元后,都是义愤填膺,充满了敌意。

    “眼见到的不一定是真的!我想这位新闻系同学你读新闻系的,应该都知道!”贾语淡淡地道。

    “哦,贾语同学,你这是不承认有这事?”新闻系的同学鄙夷地道。

    这位新闻系的同学叫周易林,新闻系的大三学生,还没有毕业,就被各大电台争相签约,他最终选择了北坛市的第一频道。

    现在,他是一边上学,一边实习。也就是说,周末和周日都开始在北坛市的电视台工作了。

    这不,正愁这个星期没有新鲜的新闻素材呢,这就有同学给送来了“大新闻”。

    特别是在周易林随后知道贾语是高考状元,是学霸后,这个兴奋都带上了莫名的紧张了。

    “我觉得你可以去调查,去取证,而不是道听途说,以及一个拍摄的小录像,就认定整个事件!”贾语异常冷静地道,“不然,我会告你诽谤和诬陷!”

    哈!还想告我诽谤和诬陷?有意思!周易林回头就瞧那边白茹雪,扬扬手,笑眯眯地叫道:“茹雪同学,把你的佳能数码相机借给这位学霸同学看看吧!”

    周易林之所以知道贾语是学霸,还是高考状元,完全是前几天电台新闻稿子里看过,也知道今年的高考状元和学霸会进入了北坛大学经济与金融系,电视台那边还给指派了一个随机采访高考状元的任务。

    他都在想,这中规中矩的精英学子进入精英学校经济系,就是采访了,也没有看点!刚刚想着,这就是正正统统的,该怎么样生趣?!现在呢?

    哈,简直就是妙趣横生,精彩绝伦。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