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

作者:苹果再砸牛顿 | 现代重生

收藏

  前生,穷妹子贾语突然惊得亿万家产,外加一桩豪门婚姻。天上掉馅饼,但是嫁高富帅和得上亿遗产的馅儿?傻眼的贾语还也没来及也可以享受,就被三大爷的小娇妻白茹雪给残忍杀害了……贾语冤死在白茹雪的水果刀下后,复活了。复活在……被奶奶贾老太太和大伯贾和贵拖去被活埋时……【复活的人生,就是被被活埋,结局是巅峰,过程是——哦,原来是是豪门!奋斗拼搏了半辈子才明白,她实际上是完全也可以躺赢的!】现在,她出门不敢摘口罩,去别人家不敢走大门,就是来风氏别墅也只敢翻墙。。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_第29章 到北坛大学报到

    贾语刚横穿过马路,就听见后面李奶奶在叫着:“贾钱,贾钱!”手中扬着一张百元大钞。“李奶奶,不需要找了!”回过头喊了一声,李兰花却是横穿过马路,闯红灯追来了。贾语刚回来的时候是绿灯过的马路,她过了,这绿灯便改成红灯了,很很显然,这老人是不不认得红绿灯“李奶奶,不用找了!”回头喊了一声,李兰花却是穿过马路,闯红灯追来了。。...

    贾语刚刚穿过马路,就听到后面李奶奶在叫着:“贾钱,贾钱!”手中扬着一张百元大钞。

    “李奶奶,不用找了!”回头喊了一声,李兰花却是穿过马路,闯红灯追来了。

    贾语刚刚过来的时候是绿灯过的马路,她过了,这绿灯便换成红灯了,很显然,这老人是不认得红绿灯,她只管自己过马路。

    一时间,“嚓,嚓”逼停好多车辆。

    贾语扶额。

    “找死啊!”一辆红色的轿车摇下,一个女子探出头,叫道。

    贾语也没有注意那女子是谁,只是一路道歉,一路小跑去扶李奶奶,李兰花瞧着贾语,又哭又捶着:“小钱,真的是你啊!真的是你啊!”

    贾语扶着激动的李奶奶,哭笑不得道:“李奶奶,是我!咱过这马路再说!”

    在一声声叫骂声中,贾语扶着李兰花穿过马路,李兰花手里还摇着那一百块的大钞,目光还含着泪,神情甚是激动。

    好吧!贾语此时只是觉得很欣慰,没有造成交通事故,便没有注意有人探出车头,对着她和李兰花录影。

    贾语捂着胸口,心有余悸地道:“李奶奶啊,这过马路要左右看,绿灯才能过!红灯咱们要停一停,不然,造成交通事故就不好了!”

    “贾钱,奶奶知道,不过,刚才想起来,便就想着追上你,一时忘了!”李兰花微微带着愧疚地道。

    “下次一定要记住!李奶奶。”贾语拍拍李兰花的手背,叹一声,“还有,李奶奶,我现在已经叫贾语了,不叫贾钱了!你还记得吗?是卫禾泽叔叔跟我父亲说的,让我父亲让改的贾语,还记得吗?”

    贾语又叫贾钱。

    从小母亲难产死了,她父亲说,她是她母亲在坟墓里生出了的……

    贾和货和钱玉语夫妻情深,钱玉语死了,贾和货又内疚又自责,便给女儿取名叫贾钱。

    贾,贾和货的贾;钱,钱玉语的钱。

    于是,贾语在村里都被叫“假钱”。

    贾钱?假钱?名字叫的很“犯法”。

    无数次被村里人叫着玩,被外人误认为小孩子用假钱。有一次去镇上,贾之尘在后面摇着手,“假钱,假钱”地叫着,还被拉扯去派出所。

    这样无妄之灾多了,贾钱便不顾她父亲一哭二闹三上吊,小小年纪直接去公安局要提交申请改名了。

    贾钱要改名,她父亲是不同意的,还拿着裤腰带要抽贾语。

    那个时候卫禾泽还在村上,他趟过小溪,犹如天神一般,拉住贾和货,说:“贾和货,这孩子叫贾语才算是以你的姓,冠你妻子的名啊!”

    贾和货一想,觉得好像是这样,才不发火,不打贾语,让贾语以后坚定叫“甲鱼”。

    于是,十岁的时候,贾语才从“假钱”到“甲鱼”。

    村上的人才会知道她叫“假钱”,在外面,还是没有人知道她曾经叫过贾钱的。

    李兰花的一句又一句“贾钱”勾起了贾语无限的回忆。

    贾语想起了李奶奶给她做煎饼,给她吃的;卫禾泽叔叔教她读书识字。

    小时候,要不是溪对面的李奶奶家,贾语都觉得自己撑不过童年。

    父亲常年累月在外打工,奶奶在家,父亲的寄回来的钱,都是奶奶收下,但是,养她?屁,完全是自生自灭状态,还叫她扫地洗衣服做饭提水。

    才几岁的孩子,饿了没有地方去,都是李兰花偷偷给她吃的,委屈了,难过了,卫禾泽过来帮她出头,教她知识,给她讲人生道理。

    这样一想,贾语对李兰花便觉得更加亲热了,但是,不过,贾钱——假钱,终归是会让人误会的名字,于是,贾语便让李奶奶以后记得叫她贾语,她不叫贾钱了。

    在这儿,一聊一说,让贾语完美地错过了二班车。

    原本才七点十分,转眼就是七点四十。

    真是时光如梭,光阴似箭。

    “闺女,你还记得你卫禾泽叔叔吗?奶奶的儿子,以前十里村第一个读书有出息的,他现在就在北坛市办厂,都当大官了!”李兰花喜颜悦色。

    到此时,贾语觉得李奶奶精神出现问题了。

    一顿聊下来,贾语发现李兰花从村里出来,是去找她儿子卫禾泽,不是跟她儿子来城里。

    在村里实在呆不下去,等不下去了,李兰花便自己出来寻找,她并不知道她儿子在哪儿。

    从村里出来都是在外到处寻找,先前几年还是捡垃圾过活,最近几年,才做煎饼摆摊等待,寻找。

    也就是说,这卫禾泽叔叔已经失踪了七八年?

    贾语努力地想想,前世的时候,后来有没有卫禾泽叔叔的踪迹。

    但是一看时间,已经是七点五十了,再不走,赶不上学校报到了。

    “李奶奶,我们不能再聊了,我要赶车!我这上学第一次报道,我不能迟到啊!”

    “哦哦,瞧奶奶的,都要忘了!先前就说今个儿是去大学报到!”李兰花一拍额头,一抹泪花,说,“孩子,赶紧!”

    贾语转身就要走,又被李兰花一把拽住。

    “贾钱,我知道了,你卫禾泽叔叔是在大学当老师!是那个什么教授了呢!”李兰花左右看了看,神秘兮兮地道。

    此时,贾语觉得,这李奶奶过度思念儿子,寻找儿子,可能脑袋出问题了。

    不过,现在贾语还真的没有空带李兰花去医院,她现在要去学校报到,李奶奶呢?除了聊着聊着,偶尔有些精神恍惚

    外,也还能正常思维。

    所以,贾语觉得,第一天新学报到还是很重要的,她放学再过来瞧瞧李奶奶好了。

    贾语为了李兰花都几点收摊,以及住哪儿?接着便坐上上午最后一班公交车走了。

    北坛大学在城西,面积很大,设有不同学院,不少教学系,八十多个本科专业。

    贾语选的是经济与管理学科,北坛大学商学院。

    贾语之所以选经济与管理,完全是因为想多赚钱。

    前世辛苦读书为了一份好职业,后来她发现,再好的职业,不过就是为了赚更多的钱,于是,贾语今生选了商业经济,只为了赚更多的钱。

    商学院在北坛大学的西门。

    贾语到的时候,已经是八点二十,迟到了二十来分。

    贾语到的时候,西门的大门口围着不少人,熙熙攘攘的,有人在叫——

    “这个叫贾语的真不是人!咱们叫新闻系的给曝光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