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

作者:苹果再砸牛顿 | 现代重生

收藏

  前生,穷妹子贾语突然惊得亿万家产,外加一桩豪门婚姻。天上掉馅饼,但是嫁高富帅和得上亿遗产的馅儿?傻眼的贾语还也没来及也可以享受,就被三大爷的小娇妻白茹雪给残忍杀害了……贾语冤死在白茹雪的水果刀下后,复活了。复活在……被奶奶贾老太太和大伯贾和贵拖去被活埋时……【复活的人生,就是被被活埋,结局是巅峰,过程是——哦,原来是是豪门!奋斗拼搏了半辈子才明白,她实际上是完全也可以躺赢的!】现在,她出门不敢摘口罩,去别人家不敢走大门,就是来风氏别墅也只敢翻墙。。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_第28章 公交车上遇柔月

    贾语萨背上的包,摊摊手,轻轻一笑,也没做答。西门柔月瞧着贾语,脸色红红的,也再说她们在西北街地摊上的恩怨,而已咬着唇,说:“我……我才也不是坐公交车,而已我妈说,这都要去北坛大学报到手续了,切记坐私家车,省得让同学羡慕嫉妒嫉妒!”“我上的是北坛大学西门柔月瞧着贾语,脸色红红的,也不说她们在西北街地摊上的恩怨,只是咬着唇,说:“我……我才不是坐公交车,只是我妈说,这都要去北坛大学报到了,不要坐私家车,免得让同学羡慕妒忌!”。...

    贾语拉拉背上的包,摊摊手,微微一笑,没有作答。

    西门柔月瞧着贾语,脸色红红的,也不说她们在西北街地摊上的恩怨,只是咬着唇,说:“我……我才不是坐公交车,只是我妈说,这都要去北坛大学报到了,不要坐私家车,免得让同学羡慕妒忌!”

    “我上的是北坛大学哦!”西门柔月重复一下道。

    全车的目光都聚集在贾语和西门柔月两个姑娘的身上了。

    贾语简单的白T恤,蓝色的牛仔裤,扎着低马尾,着装简单又利落,虽然肤色看着有些粗黑发黄,但是,双目湛湛,清莹秀澈,甚是好看。

    西门柔月倒是经过精心打扮,十八岁的姑娘,带着精致的美,也是引人瞩目的。

    贾语迎着众人的目光,但笑不语。

    众人一下瞧过来,西门柔月的脸色涨的更加红了:“我真的是上北坛大学,也不是靠父母赞助学校,送了钱才进去的!”

    贾语抿唇,众人都吸一口气,心想:原本这个姑娘是靠着她父母赞助学校,送了钱去的北坛大学!

    北坛大学是国内最好大学之一,济济一堂的精英,除了成绩要好的外,有钱人也可以通过赞助学校,捐资校方等等渠道,再加上接受昂贵的学费让子女进来的。

    西门家这是砸锅卖铁让女儿进北坛大学了?!贾语心想。

    贾语如此想着,便没有作答,于是,西门柔月便得意洋洋了:“听说你也高考了,考了哪一家的技校和中专?还是啥也没有考上,已经辍学,出来打工了?”

    西门柔月上下打量着贾语,一脸的高傲,目光带满轻视:“是考差了,没学上,所以来北坛市摆地摊?我猜就是这样!”西门柔月说话间,都是鄙夷和不屑。

    这一路一站,贾语都没有说什么话,就是偶尔微笑一下,偶尔抿一下嘴,瞧着都是西门柔月在自话自说。

    车里已经有不少人瞧这边的目光变意味深重了,西门柔月被瞧的浑身不自在。

    但是,转眼一想,她是北坛大学高材生,要自豪才对!西门柔月挺挺腰杆子,扬起头,又一脸鄙夷地瞧贾语。

    “是不是你爸连给你上中专技校都没有钱啊?想想也是,一个在工地里搬砖的,能有什么钱?你每天摆地摊,能吃饱饭不?哦,前几天被茹雪姐叫人一锅端了吧?连地摊也没的摆了吧?”西门柔月一句又一句的讥嘲和讽刺,都要引起众怒了,但是,贾语还是微微一笑,不卑不亢,也不说话。

    西门柔月觉得自己每一拳都犹如打在棉花上,有些愤怒了。

    贾语瞧瞧窗外,差不多一这站就要到站了,便瞧了西门柔月一眼。

    此时,西门柔月正扬着头,一脸得意地讥嘲贾语:“听说你殴打你亲奶奶和大伯,还把三大爷和奶奶给送进监狱?真是不孝之子,垃圾中的人才啊!”

    西门柔月这一声“人才”一落,车里传来了广播,“市中心立交桥到了!”车一抖,贾语脚一伸,让抱着书包,拉着衣裙的西门柔月往前摔……

    车停了,到站了,贾语下车了,西门柔月被重重摔在过道上……

    摔倒在过道的西门柔月,被拥挤下车的人踩了好几脚,西门柔月一边哭,一边呼痛,也忘了下车。

    贾语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站头,准备换乘。

    第一趟公交车到市中心立交桥旁下车,才七点十分,贾语准备到对面去再等公交车的,但是,在她穿过马路在立交桥下看到了一个老奶奶在摆摊煎饼,那个老奶奶很面熟,像李奶奶。

    李奶奶是谁?

    是十里村卫禾泽的母亲,和贾语家隔着一个小溪,和贾语奶奶李玉莲是堂姐妹,叫李玉兰,不过,贾语奶奶不喜欢贾语,这李兰花倒是很喜欢贾语,小时候,贾语经常过去玩,李奶奶都给她好吃的,卫禾泽叔叔在家的时候,都还教她读书识字,这是她童年为数不多的温暖。

    此时,突然在这儿见到李奶奶,贾语又是诧异又是惊喜。

    “李奶奶?”贾语试探性地上前叫一声。

    老奶奶抬起浑浊的目光,她的头发全白了,如银丝一般,在晨光中闪着晶莹的白光,额角上密密的皱纹,在显示着岁月的沧桑:“姑娘,要煎饼吗?”

    贾语一阵心酸。

    贾语记得,在她十岁时,卫禾泽叔叔出去便没有回来了,李奶奶天天到村口翘首以盼,后来,李奶奶说,她也要跟着搬去城里的。

    于是,李奶奶走了也没有再回来。

    “来二个煎饼吧!”

    于是,李兰花便拿起一旁的煎饼,熟练地放到铁锅里煎。

    “李奶奶,我是贾语!”贾语低低说了一声。

    老奶奶抬头瞧贾语,贾语端正一下自己,笑着问:“李奶奶,有没有一点想起来?”

    李兰花瞧着贾语好一会儿,那边锅里都有焦味了,才赶紧去翻,说:“姑娘,我好像不认识叫贾语的姑娘!”

    贾语沉默一下,心想,当年她还是小孩,现在都十八岁了,这变化还是很大的,李奶奶认不出是正常。

    贾语想着李兰花可能认不出自己的可能,又想到——

    风敏芷跟着乡下男子“私奔”,听说,那个男子就是叫卫禾泽,风敏芷私奔的地方也是去山沟沟十里村……

    嗯,在村里头也听说过卫禾泽叔叔的陈年往事,卫禾泽是十里村最早的大学生,曾经有个城里的老婆,后来,老婆来十里村一年,生下一个孩子死了,婆媳大吵一架,于是媳妇被城里的娘家接走,李兰花为此还自责很多年。

    也就是说,这李兰花李奶奶可能就是风敏芷的婆婆?

    贾语觉得心情有些复杂。

    好吧!这些事儿和她八竿子打不着,她百味交杂什么?

    李兰花把做好的煎饼包起来,递给贾语,说:“姑娘,这煎饼好了,一块钱一个!”

    贾语愣一下,拿起咬一口,满嘴带香。

    嗯,还是熟悉的味道!

    “李奶奶,我是十里村贾和货的女儿!”贾语说着,递给了李兰花一百元,“这钱就不用找了!”

    贾语说完,就转身走了。

    这转车换乘,去北坛大学报到,不能迟到才是!再说了,这李奶奶估计还真的不记得她了。

    贾语咬着煎饼,想着,走着,这还没有走出几步远,就听到后面喊——

    “贾钱,贾钱!”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