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

作者:苹果再砸牛顿 | 现代重生

收藏

  前生,穷妹子贾语突然惊得亿万家产,外加一桩豪门婚姻。天上掉馅饼,但是嫁高富帅和得上亿遗产的馅儿?傻眼的贾语还也没来及也可以享受,就被三大爷的小娇妻白茹雪给残忍杀害了……贾语冤死在白茹雪的水果刀下后,复活了。复活在……被奶奶贾老太太和大伯贾和贵拖去被活埋时……【复活的人生,就是被被活埋,结局是巅峰,过程是——哦,原来是是豪门!奋斗拼搏了半辈子才明白,她实际上是完全也可以躺赢的!】现在,她出门不敢摘口罩,去别人家不敢走大门,就是来风氏别墅也只敢翻墙。。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_第25章 一米阳光见

    贾语和李俊豪把风敏芷带出,就也没再回家去了,而已给医院一个电话说,请假晚上回家去第三天。胖护士回去的时候便心急了,白石佑也是在这晚上的下午明白风敏芷被都带走的,并且,李俊豪给医院留的电话是空号。白石佑在医院大发雷霆的时候,风敏芷亲手给白石佑打电话,说,胖护士回来的时候便着急了,白石佑也是在这一天的中午知道风敏芷被带走的,而且,李俊豪给医院留的电话是空号。。...

    贾语和李俊豪把风敏芷带出,就没有再回去了,只是给医院一个电话说,请假回去二天。

    胖护士回来的时候便着急了,白石佑也是在这一天的中午知道风敏芷被带走的,而且,李俊豪给医院留的电话是空号。

    白石佑在医院大发雷霆的时候,风敏芷亲自给白石佑打电话,说,他们见一面。

    白石佑再见风敏芷是在一米阳光咖啡厅。

    此时,风敏芷已经剪去一头长发,穿着一身米色套装,修身的上衣搭配烟管裤,知性又优雅。

    白石佑初见风敏芷,有一刹那的失神,似乎这个女人又回到了十八年前,带上让他心动的美丽。

    “嗨,好久不见!”风敏芷朝着白石佑微微一笑,道,“多谢你怎么多年的照顾,现在,咱们进去喝一杯,怎么样?”

    风敏芷站在一米阳光咖啡厅门口,微笑地朝着白石佑伸出手,白石佑犹豫了一下。

    “你……回家了?”白石佑突然想起来,他还没有给风氏集团董事长风朗旬打电话。

    当然,现在见到风敏芷,他决定,和风敏芷聊过后再说。

    “阿芷啊,你怎么那么任性呢?独自一人跑出来,害的我担心了一整天!”白石佑立马就换上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

    “要不要进去喝一杯?”风敏芷甩一甩利落的短发,撩一下斜刘海,再次问道。

    白石佑发现,即使是让她十几年的狼狈生活,但是,只要她换一个行装,依然可以再美丽动人。

    “喝一杯就喝一杯吧!”白石佑左右看了看,回道。

    他听说,这风敏芷出来,是由仁济医院的院长和一个小姑娘带出来的。

    那护士形容仁济医院院长李天平教授和小姑娘的时候,白石佑就觉得那李天平教授太年轻,小姑娘呢?像是白茹雪给他打电话说的带着玉观音的小姑娘。

    在医院,白石佑给仁济医院打过电话,仁济医院说,李院长上午一直在专家门诊坐诊,没有离开过。

    那么也就是说,这来康复医院带人的并不是仁济医院院长,带着证件也有可能是假的。

    这小姑娘和假的仁济医院院长,带走风敏芷究竟要干嘛?白石佑一时没有想出来,正想让医院报警,说有人冒充仁济医院院长,拐走康复医院的病人,接着,风敏芷给他电话了。

    接到风敏芷的电话,白石佑也就开车过来一米阳光见风敏芷了。

    白石佑一个人,风敏芷看着也像是一个人。白石佑心想。

    落座一米阳光,服务员便上了咖啡。

    风敏芷要了一杯卡布其诺,给白石佑点了一杯爱尔兰咖啡。

    “阿芷,是谁带你出来的?”白石佑落座便问。

    这一米阳光咖啡厅,一个位置便是一个屏风隔开,空间很独立,白石佑很满意。

    “怎么?你还想把带我出来的人一并送进精神病医院?”风敏芷拿起小勺子搅了搅咖啡,笑着问。

    今天,风敏芷觉得自己的状态挺好的。

    十八年来,第一次的好。

    “阿芷,我这都是为你好!你难道不知道你曾经就跟疯了一样?”白石佑略略带着伤悲地道。

    “怎么疯了?是你把我从十里村抓回来?送进精神病院,害怕我不疯,每天让医生给我一针么?”风敏芷笑着道。

    “阿芷,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让你进精神病院呢?你跟卫禾泽好,我也想着成全你!”白石佑激动地道。

    “哦?”风敏芷喝一口卡布其诺,似笑非笑地瞧白石佑。

    “是风伯伯你爸,是他说,你被卫禾泽哄骗,不能让你在乡下受苦!我们过去的时候,你是怎么样?你还记得吗?”白石佑更加激动了。

    风敏芷沉默了。

    她记得,那个时候,她好像是真的疯了……

    “送进康复医院也是风伯伯的意思,他觉得你这个样子,需要接受治疗!”白石佑说道。

    “然后就去康复医院?十几年来,我爸一次也没有过来看我?”风敏芷有些激动了。

    在十里村,她失去孩子的时候,的确是失去理智,情绪崩溃了!但是,她爸把她接回来,就扔进康复医院精神病院?十几年来,就没有过来看过一次?她每清醒一次,看到的都是白石佑……

    “阿芷!”白石佑握住风敏芷的手,说道,“你也不能怪风伯伯,毕竟风伯伯也一直处在伤心和难过中!”

    风敏芷甩开白石佑的手。

    “阿芷啊,你也知道风伯伯的脾气,他生气你,怨你,也是正常!觉得你给他丢脸和没面子,也是正常!是吧?”白石佑说道。

    风敏芷现在还不能接受,从小一直对她那么好的父亲,就在十八年前弃了她……

    是的,她不想和白石佑结婚,她跟卫禾泽私奔,她丢风家的脸面,让她父亲难堪,但是,这就是她父亲把她带回来,把她弃在那个精神病院十八年,不管不顾的原因吗?

    在屏风另一头,一个年近七旬,两鬓斑白的老人,老人身材伟岸,略微瘦削,双目炯炯。

    此时,老人想要站起来,被贾语按住。

    “风爷爷,咱们可是说好敌不动,咱们按兵不动!”贾语压低声道。

    风朗旬又坐下。

    对,风敏芷和白石佑的隔壁坐着是贾语和风氏集团董事长风朗旬。

    贾语来过一米阳光咖啡厅,这儿的环境和布置都让贾语很满意,所以,贾语定了两个包厢,贾语一个,风敏芷一个。

    风敏芷看似无意进来,但是,这位置其实她已经事先定好了的。

    贾语让李俊豪请风朗旬过来,风敏芷打电话约白石佑。

    风敏芷让白石佑在隔壁问话,贾语和白石佑在这边听……

    先前,李俊豪约白石佑,也是说,他知道一些敏芷阿姨的事儿,风朗旬一听,便把手上的公事都给推了,赶过来。

    风朗旬过来便是看到贾语。

    这个小姑娘虽然不认识,但是,风朗旬觉得,还是和贾语一见如故的。

    贾语说:“风爷爷,你想知道你女儿的事么?想知道,咱们就坐下等等!但是,这过程,你不准出声,也不准没有经过我允许站起来!”

    风朗旬虽然疑惑这么一个小姑娘怎么知道风敏芷的事儿?但是,瞧着贾语也不像撒谎,便应下了。

    于是,便是如今坐在这儿,听着隔壁落座,以及谈话……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