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

作者:苹果再砸牛顿 | 现代重生

收藏

  前生,穷妹子贾语突然惊得亿万家产,外加一桩豪门婚姻。天上掉馅饼,但是嫁高富帅和得上亿遗产的馅儿?傻眼的贾语还也没来及也可以享受,就被三大爷的小娇妻白茹雪给残忍杀害了……贾语冤死在白茹雪的水果刀下后,复活了。复活在……被奶奶贾老太太和大伯贾和贵拖去被活埋时……【复活的人生,就是被被活埋,结局是巅峰,过程是——哦,原来是是豪门!奋斗拼搏了半辈子才明白,她实际上是完全也可以躺赢的!】现在,她出门不敢摘口罩,去别人家不敢走大门,就是来风氏别墅也只敢翻墙。。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_第23章 风墨轩不是亲生的

    “你不喜欢风墨轩?”李俊豪又问。说话的再带了酸酸的味道了!贾语有一双清莹秀澈眼睛,放佛一泓清泉盈盈快速流动,带着一种难以无法言喻的被吸引力!有时候候李俊豪都会觉得被被吸引了!“风墨轩可能会会有很多钱了,你不想投资中分一杯?”贾语举起来白开水喝一口,认真道,“我会说话带上了酸酸的味道了!。...

    “你喜欢风墨轩?”李俊豪又问。

    说话带上了酸酸的味道了!

    贾语有一双清莹秀澈眼睛,仿佛一泓清泉盈盈流动,带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吸引力!有时候李俊豪都觉得被吸引了!

    “风墨轩可能会有很多钱了,你不想投资分一杯?”贾语举起白开水喝一口,认真地道,“我不会喜欢你们的,我和你们阶级不同!”

    贾语理智又冷静,完全不像他们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还非常爱钱!让李俊豪觉得,他和贾语似乎也有很大的思想上代沟,他们也真是不可能的。

    “怎么,你想从风墨轩那里赚钱,然后找我了解他家人?”

    “前天我好像遇上他母亲了,所以想过来问问你!”贾语坦诚地道。

    “遇上风墨轩的母亲?”李俊豪惊讶了。

    “先喝一口吧!”贾语举起白开水和李俊豪干杯。

    李俊豪喝了一口爱尔兰咖啡,道:“听说,敏芷阿姨都在医院里……”

    贾语把那一天在康复医院外面西门院墙石槽上烧金银纸,瞧见一个女子从围墙上拿着梯子下来等等都说了说。

    “当时,我原本是想给我妈烧点金银纸的,谁知道这墙那一头就放下小梯子,爬下一个女人!她说,她叫风敏芷!听说风墨轩的母亲就叫风敏芷,我都没有敢问风墨轩,所以,过来问问你!”贾语真诚地道。

    贾语不是没敢问,而是前世从来没有听到风墨轩提起他母亲,于是,贾语便觉得与其去问风墨轩,不如先找李俊豪了解。

    “原本这事儿想对风墨轩说的,但是,他最近赚钱忙!”接着贾语又把自己和风墨轩计划在锦虹街买铺面,现在风墨轩都在炒股赚钱的事儿说了说。

    “只要能买下锦虹街的铺面,哪怕只有一间,十年后,我也是几百万的富婆了。”贾语得意地道。

    “原本你说的炫富,就是都还没有赚到手的富吧?”李俊豪说着便笑起来,接着,偏头想了一下,道:“这敏芷阿姨的确是生病着,而且一直生病着,但是,我也不知道这敏芷阿姨在哪个医院,就是听说,一直在医院里就是了。”

    “白石佑和风家什么关系?”贾语突然又问。

    “白石佑?白氏集团的CEO么?”李俊豪问。

    现在,白石集团公司还没有倒闭,白石佑也还没有在风氏集团上班。

    “对,是白石集团公司的CEO吧!”贾语回道。

    前世的时候,白石佑每次来风家,就跟去自个儿家一样,白石佑和风家什么关系?贾语倒是不知。

    “白石佑以前是风敏芷的未婚夫……”

    李俊豪说,十多年前,风敏芷和白石佑是订婚了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风敏芷就退婚了……

    “敏芷阿姨好像……好像跟别人私奔了!”李俊豪喝一大口的爱尔兰咖啡,低声道。

    风敏芷和白石佑订婚,原本也是属于家族联姻,当时白石佑的父辈还在,和风朗旬是好友,都是开公司,有业务来往,风敏芷和白石佑又是打小认识,于是,各自父母便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很合适。

    谁知道在订婚过后,风敏芷和别人私奔了……

    “敏芷阿姨和别人私奔一年后,风朗旬爷爷找到了敏芷阿姨,把敏芷阿姨带回来后,敏芷阿姨便疯了……这些事儿我也是听我妈他们说的,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是很清楚!”李俊豪摊手,低声道。

    这就是风朗旬爷爷放任他女儿在小医院医治的原因?!贾语皱皱眉。

    前世,贾语也和风朗旬接触过,那是一个威严又慈祥的爷爷,眉宇间总是带着一丝的悲伤,不像会放下自己的女儿不顾的人。

    风敏芷作为风氏集团董事长风朗旬的独女,风朗旬让他女儿住这儿那么小的医院里?

    康复医院虽然说不是很小,但是,这种民营医院,对于有钱人来说,的确是小医院了。

    难道是风朗旬怨恨他女儿败坏风家的名声?!

    前世她嫁入风家的时候,即使结婚那一天,也没有见过婆婆,最后,风朗旬过世,这风敏芷都没有随着出殡……

    好吧!也隐隐约约听说,这风敏芷受过打击过大,已经疯疯癫癫,神志不清,连父亲的葬礼都参加不了了。

    从昨天见风敏芷,贾语觉得,风敏芷虽然也是受刺激的样子,但是,也不算意识不清。

    难道是父女两看两相厌?!

    这白石佑就很明显了,他一定是怀恨在心,想要不断折磨风敏芷。

    “那一天我看到风敏芷,瞧着不像是精神有毛病的,但是像被迫害的!”贾语叹一声道。

    李俊豪瞧贾语,道:“这有没有病,得医生说了算!”

    贾语瞧李俊豪:“要不去你爸医院看看?有精神科的吧?”

    “你怎么知道我爸有医院的?还精神科?”李俊豪睁大眼睛。

    “听别人说的!”贾语胡乱敷衍一句。

    “哦,知道了,是风墨轩说的吧?”李俊豪以为是风墨轩对贾语说的,便气呼呼地道,“他还说什么了?他不是敏芷阿姨亲生的,我都没有对别人说过!”

    “风墨轩不是风敏芷生的?”贾语皱眉,心想怪不得都没有听风墨轩提起风敏芷。

    李俊豪有些觉得自己失言了,不过,二杯爱尔兰咖啡下去后,又开了话匣子。

    爱尔兰咖啡,是以爱尔兰威士忌为基酒,配以咖啡为辅料,调制而成的爱尔兰咖啡,说是咖啡,其实是鸡尾酒。

    李俊豪又喝了一杯爱尔兰咖啡,都带上醉意了,于是,又说了风家的许多事。

    风朗旬一直把风墨轩当成亲孙子来培养和对待,为了防意外,还找李俊豪的父亲,仁济医院的院长开了一张假证明。

    就是证明风朗旬和风墨轩有血亲关系的医学证明放家里。

    醉意朦胧的李俊豪还答应贾语,带风敏芷去他父亲哪儿看病。

    “我就是想,这风敏芷不像神志不清的,是不是他们家人能把她接出去,去另外的医院看病?!”贾语道。

    贾语也说不上来,自己为什么那么热心,她想,大约是前世拿了风朗旬的那么多遗产,想着,今生他女儿能不能稍微好一些起来……

    也有可能,恰好她是个失去孩子的母亲,而贾语是一个没有母亲的孩子,让贾语觉得,她们的悲伤是在同一处,于是,便想着能帮忙一下。

    喝了一个下午的咖啡,从小雨淅沥沥到雨停,贾语喝了三杯开水,风朗旬喝了四杯的爱尔兰咖啡,付钱的时候,贾语付了一杯的钱。

    说一杯,就真的给一杯的钱!李俊豪觉得自己也服了!

    贾语说,她也是没钱!昨天刚刚给他父亲寄钱了,其余都放风墨轩那里投资炒股了,又没摆摊来着,实在穷!

    穷?带他来市中心一米阳光咖啡厅?!李俊豪很无语。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