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

作者:苹果再砸牛顿 | 现代重生

收藏

  前生,穷妹子贾语突然惊得亿万家产,外加一桩豪门婚姻。天上掉馅饼,但是嫁高富帅和得上亿遗产的馅儿?傻眼的贾语还也没来及也可以享受,就被三大爷的小娇妻白茹雪给残忍杀害了……贾语冤死在白茹雪的水果刀下后,复活了。复活在……被奶奶贾老太太和大伯贾和贵拖去被活埋时……【复活的人生,就是被被活埋,结局是巅峰,过程是——哦,原来是是豪门!奋斗拼搏了半辈子才明白,她实际上是完全也可以躺赢的!】现在,她出门不敢摘口罩,去别人家不敢走大门,就是来风氏别墅也只敢翻墙。。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_第21章 她是谁的妈妈

    七月半是中元节又是中元节。早的,贾语的父亲就给贾语打电话了。“闺女啊,昨天是七月半,你给你妈烧一些金银纸一直这样吧!省得你妈在下面不不好过!”贾和货这样说的时候,是话语带着梗咽的。他现在都全当自己的妻儿是所以早产死的,除了内疚自己回去太迟外,也没早早的,贾语的父亲就给贾语打电话了。。...

    七月半是中元节又是鬼节。

    早早的,贾语的父亲就给贾语打电话了。

    “闺女啊,今天是七月半,你给你妈烧一些金银纸下去吧!免得你妈在下面不好过!”贾和货这样说的时候,是话语带着哽咽的。

    他以前都只当自己的妻儿是因为难产死的,除了自责自己回来太迟外,也没有想过家人的不是!现在呢?知道妻子是三叔勒死的,是母亲看着被三叔勒死的!

    他难受自责过后,便是不敢面对!

    以前,每个清明节、中元节,他都早早就给妻子准备了水果和金银纸祭拜,这一次,他却是觉得自己没有脸再见妻子!

    即使给妻子祭拜烧金银纸,大约妻子也会责怪他的!

    于是,便叮嘱贾语烧些给她母亲了。

    这儿是北坛市,不是十里村小山村,不是随便可以烧香纸的。

    不过,听说,这康复医院那边的角落里,有个石头灶,会有不少老人去偷偷烧金银纸。

    于是,贾语也买了不少的金银纸,昨晚折叠半夜,准备七月半这一天烧。

    风墨轩瞧着贾语认真折叠金银纸的样子,诧异的很。

    这样的一个女孩,居然那么迷今生来世和拜祭?

    当然,贾语也没有对风墨轩多说,就是在这一天傍晚的时候,提着一袋的金银纸去康复医院的西北墙那边找石头灶。

    这边西北墙,水泥墙大约有三米高,这石头灶也挺大的,那个铁锅盖过去,上面一盖,也就不怕会着火什么了。

    好吧!贾语就想着这样干,和其他一个婆婆,各自烧金银纸。

    那婆婆家的金银纸不多,贾语便等着那位婆婆烧完了,再跟着烧。

    婆婆说,这儿要小心,常常会有医院里的病人从上头翻出来,跑出来,然后,保安护士追出来,这样被发现了,就会被罚款的。

    贾语抬头瞧瞧三米高的围墙,想着,这墙要怎么翻?!正这样想着呢,就抬头看到墙那边露出了一张脸。

    脸脏兮兮的,但是,一双明眸亮晶晶的。

    “嘘!”她在墙那头“嘘”一声,婆婆一见,这金银纸也不烧了,转身就小步跑走了,还回头招呼贾语走。

    贾语把金银纸理了理,原本也想转头走的,但是,墙头那边的女子,小声地说:“嘘,闺女,我不会说出去的!你只管烧!”

    贾语愣一下,就看到那边居然递下来小云梯。

    “姑娘,接一下!”那位女子在墙上殷切切地叫道。

    贾语犹豫一下,便帮她的梯子放好了,然后,扶着梯子,瞧着这位三十来岁的女子从墙上随着梯子下来。

    “你是……”

    “我……”女子目光闪了闪,接着又“嘘”一声,“我是想出来看我女儿的……”说到“女儿”这女子的情绪明显低落了。

    “我是看我妈妈的!”贾语指指石头灶里的金银纸,哽咽道,“我还没有出生,我妈就死了!”

    “那你是怎么生下来的?”女子从梯子上下来后,便蹲到了贾语的身旁,一脸纯真地问。

    “他们都说,是我妈死了后,才把我生下来的!”贾语抓一把金银纸扔进石头灶里,闷闷地道。

    “我的孩子才生下来,他们就说,已经死了……”女子也闷闷地道,带着一丝的哭泣,“那么多年,我都没有给他烧香,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怨我……”

    或者是觉得同病相怜,或者大约是那……无来由的亲切感,或者她是谁的妈妈,而她是谁的女儿吧!在这个傍晚,贾语坐在康复医院的西北墙下,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聊了起来。

    她说,她叫风敏芷,是被她父亲和未婚夫竹马给送进来的。

    “其实,原本我是有老公有孩子的,孩子死了……老公走了……于是,他们把我送进来,说我疯了……”那泪在她眼角滚落,一大颗一大颗的,贾语拿出面巾纸去帮她擦。

    “没事的!没事的!”贾语一边帮她擦拭,一边抱着她的头,轻轻安慰,接着,贾语就听到了低低的,悲切的哭泣。

    “我没有病,我也没有疯掉,我只是太想我孩子了!我都还不知道我孩子是男是女,就那么没了……怎么就没了呢?明明已经生下来了,我都还听到他的哭声了!哭声那么响亮,那么洪亮,怎么会突然就没了?呜呜呜。”

    那被压抑的悲伤,犹如山洪一般崩溃。

    贾语抱着这个叫风敏芷的,忍不住也跟着哭了。

    “人呢?”

    “又跑了?”

    墙那头传来焦急的声音。

    贾语放开风敏芷,还没有站起来,就看到墙头露出好几个安保人员,然后,那边也跑来了好几个安保人员和护士。

    风敏芷一看到有人来,慌慌张张地站起来要跑只是,她还没有跑出几步,就被抓住了,被摁在地上。

    “放开我!我的孩子还没有死,我要去找我的孩子!我要去找我的孩子!”风敏芷在歇斯底里地叫着。

    贾语一阵阵的心酸,特别是在那女子回头望向她的时候,那求救的眼神,宛如一道深秋里的落霜,充满了伤痛和悲切,割痛了贾语的心。

    “我没有疯了,我要出去找我的孩子!”

    ……

    那女子被绑走了,贾语也被警告了,那边一个胖胖的护士说——

    “这儿是不能烧纸钱的,要罚钱的!”

    “这不是我烧的,这东西也不是我的!”贾语索性就把自己给推干净了。

    “不管是不是你的!这儿不许烧火!还有今个儿的事不许说出去!”那位胖护士异常严厉地道。

    此时,贾语只当护士不让说,是害怕让病人跑了,他们要受到处罚,从来没有想过,这位叫风敏芷的会是风氏集团董事长的女儿,是风朗旬的唯一女儿。

    那天傍晚,贾语没有烧完金银纸就回去了。

    在这边遇上的事,也没有对风墨轩说,只是,自己闷闷地躺在床上,风墨轩问她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她只说:“不是,就是有点想我妈妈了!”于是,风墨轩便沉默地帮她带上房间的门,出去了。

    贾语知道风敏芷的身份是第二天的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