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

作者:苹果再砸牛顿 | 现代重生

收藏

  前生,穷妹子贾语突然惊得亿万家产,外加一桩豪门婚姻。天上掉馅饼,但是嫁高富帅和得上亿遗产的馅儿?傻眼的贾语还也没来及也可以享受,就被三大爷的小娇妻白茹雪给残忍杀害了……贾语冤死在白茹雪的水果刀下后,复活了。复活在……被奶奶贾老太太和大伯贾和贵拖去被活埋时……【复活的人生,就是被被活埋,结局是巅峰,过程是——哦,原来是是豪门!奋斗拼搏了半辈子才明白,她实际上是完全也可以躺赢的!】现在,她出门不敢摘口罩,去别人家不敢走大门,就是来风氏别墅也只敢翻墙。。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_第13章 哟,好巧遇上

    回家后,贾语把贾之尘的钱包放手上捏了捏,把她爸的三千给他她爸。贾和货也没接,呐呐道:“宁宁啊,这几千块钱就当你的下两个月学费,爸就给你自个儿存了!”“爸,明日,我去镇上打工挣钱了!去年那家老板娘很不喜欢我,说希望能我去年能再去!”贾语笑着地说。“贾和货没有接,呐呐地道:“小语啊,这几千块钱就当你的下半年学费,爸就让你自个儿存了!”。...

    回到家后,贾语把贾之尘的钱包放手上捏了捏,把她爸的三千还给她爸。

    贾和货没有接,呐呐地道:“小语啊,这几千块钱就当你的下半年学费,爸就让你自个儿存了!”

    “爸,明天,我去镇上打工了!去年那家老板娘很喜欢我,说希望我今年能再去!”贾语笑着说道。

    “不够?明儿,爸出去再打几个月的工,给你再带回来!”贾和货赶忙道。

    别人家的孩子还在膝下撒娇的时候,自家的女儿就已经帮忙插秧煮饭洗衣服了……贾和货觉得满腹的心酸。

    “不用了爸,我这学校有奖学金,再去打工赚一点,足够了学费和生活费。”

    “这高考都是状元了,还要去打工……”贾和货又喏喏了。

    贾语正色地道:“爸,你说什么呢?高考状元就不能打工?”说到高考状元,贾语语气都活跃了,“爸,这状元县里镇上都有现金奖励呢!我明儿还可以去拿钱!”

    贾语高考考的很好,以全省第一名上的北坛大学,全额的奖学金和学费全免。

    她高考考得好,在镇上村里都出名了,学校给奖励,县里镇里乡里都给了奖励,其实,今年她还真的不会缺生活费和学费的。

    不过,即使是考得好,得到的福利不少,但是,该干嘛还是要干嘛!

    创业赚钱要从现在做起,才能不辜负今生前世。

    “没事的,爸,我这次去,是熟人家的,很轻松的活儿!”贾语说着,便点了好几张百元大钞塞回贾和货的怀里,“爸,你在外,也要买点吃的,穿的好的才是!”

    贾和货嘴唇哆嗦一下,有些激动的话想说,又咽下了。

    女儿果然是上天赐给他的!是他妻子在那边害怕他孤单,过不好,所以,带给他的!贾和货微微侧脸,拭擦一下眼泪。

    贾和货虽然心疼自个儿女儿小小年纪就要打工赚钱,但是,女儿在家里也不见的轻松,出去打工,女儿说是老主顾,轻松!贾和货也就没有多问,多想了。

    当天晚上,贾和货的工地打来电话,说,明儿早上就要赶工!让贾和货早点过去!

    第二天,贾语给自己和父亲各自买了车票。

    父亲是这一天走,她是第二天才去北坛市。

    以往贾语每个暑假和寒假也几乎都去打工赚生活费和学费的,每次出发也都是她自己坐车走的,所以,贾和货临走前也就叮嘱贾语几句,他就匆匆走了。

    贾语走的前一天,去了十里岭的后山坡,“母亲”的坟前。

    心情不好或者好,有高兴的事或者不高兴的事的时候,贾语都去荒凉的十里岭后山坡,在“母亲”的墓前坐坐,说说聊聊。

    仿佛这样,她就是一个有妈的孩子!就不是孤单一个人。

    这次临走前,她在母亲的坟前坐了很久,哭了又笑了,笑了又哭了。

    讲过去说未来,想要美好的生活从这里开始。

    第二天,贾语收拾行李,轻装上阵,第三天的大清早到北坛市。

    贾语看着车窗外,人来车往川流不息,还是有一阵子的恍惚的。

    前世,十八岁坐牢,第二年就在北坛市服刑,坐了十几年的牢,刑满出狱,她一并在北坛市打工、读书,直到后来卖肾嫁入风家豪门……北坛市也算是载满她记忆的城市。

    1999年的北坛市,虽然也是大都市,但是,远远没有二十年后繁华和昌盛,二十年后,北坛市便是全国经济、金融、贸易、科技的中心点。

    嗯,现在,还是在发展当中的中型城市,以及有一个很闻名的大学。

    前天晚上,她点了一下贾之尘的钱包,有一千多,手上有父亲的二千多,总共接近四千块钱。

    几千块钱,做什么大生意是不够,除了摆地摊做小本生意!贾语来北坛市,除了“开拓地摊经济”,也就只能“开拓地摊经济”。

    贾语打量一下这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便打算先租一间房子,随后,去小商品批发市场看看,然后找街市,拿货摆摊卖货。

    大清早的,贾语买了一袋的面包,提着面包,找了一天的房子,终于在面包没了的时候,傍晚快天黑的时候,在康复医院的附近寻到了一间社区不错,房租便宜的合租房。

    不是房子不好找,而是要“价廉物美”的难!

    贾语拿着手电筒上前去敲门。

    为什么拿着手电筒呢?也不知道为啥,她刚刚问到这的时候,突然这一片区域就停电了。

    幸好她还带手电筒,不然,突然摸黑,还有点慌!这一节电池的钨丝手电筒,还是以前那个年轻人留在医院,贾语拿过来的。

    所以,贾语觉得,假如合租的人还合适,她也就租下得了。再找,她就累趴下了。

    贾语举着手电筒敲了好一会儿,“干嘛呢!”一道不耐烦的声音响起,门“呀”一声,打开,贾语看到了一个披着浴巾,头上脸上还很多泡沫的年轻男子。

    看来正在洗澡,突然就没水没电了?!贾语正这样猜想着,那位男子瞧着门外一束光里的贾语,便没好气地问道:“物业的?怎么就停电和停水了?什么时候能来?”一脸不耐烦。

    贾语瞧了瞧自己,穿着T恤,背着双肩包,怎么看怎么不像是物业的!敢情这位是眼瞎了!

    不过,贾语也没有提醒这位要不要洗洗眼,再看一眼,而是,放下背包,说道:“我去给你买一桶矿泉水过来吧!”贾语说着,就放下包,返身下楼了。

    刚才她过来的时候,都仔细看过,便利店,小店等等的位置。

    不一会儿,贾语便买了二根蜡烛,扛了一桶矿泉水,往回走。

    刚才那要出租的房子在七楼,上去一趟,贾语都觉得有些用力,更别说此时扛着一桶矿泉水了。

    贾语走到楼下,正想着,怎么样才能轻松点上去,就觉得肩膀上一轻,一道好听的声音响起——

    “去几层?我帮你扛上去!”

    如清风拂过!贾语抬头。

    一个少年,白衬衫黑裤子,干净清爽,身形挺拔,犹如玉树临风般在眼前。

    “哟,是你啊?!”

    “哟,怎么是你啊?”

    风墨轩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在这里碰上这个女孩。

    贾语也没有想到,会在这儿遇上十里岭的那个年轻人。

    贾语有些兴奋了,她先前都还没有记得问他名字呢,这医药费和住院费都还没有还人家!

    前阵子都还在想着,要去哪儿找,谁知道,在这儿就遇上了。

    风墨轩疑惑地问:“你住这儿?”

    “不是,我是想租这儿,刚好租户家停电停水了,于是,我便出来帮他扛一桶水上去!”贾语微笑地道。

    风墨轩瞧瞧贾语单薄瘦小的身子,以及掂量这一大桶的矿泉水,有些无语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