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

作者:苹果再砸牛顿 | 现代重生

收藏

  前生,穷妹子贾语突然惊得亿万家产,外加一桩豪门婚姻。天上掉馅饼,但是嫁高富帅和得上亿遗产的馅儿?傻眼的贾语还也没来及也可以享受,就被三大爷的小娇妻白茹雪给残忍杀害了……贾语冤死在白茹雪的水果刀下后,复活了。复活在……被奶奶贾老太太和大伯贾和贵拖去被活埋时……【复活的人生,就是被被活埋,结局是巅峰,过程是——哦,原来是是豪门!奋斗拼搏了半辈子才明白,她实际上是完全也可以躺赢的!】现在,她出门不敢摘口罩,去别人家不敢走大门,就是来风氏别墅也只敢翻墙。。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_第12章 抢回三千血汗钱

    黄英美和贾和贵要见状夺,贾语说起一旁的柴刀:“别我以为我敢砍你们,只但是顾忌亲情,我爸把亲情看的很重!”贾语挥动着柴刀,冷冷道。“哟,这话说的,就像是我们家也没亲情似的!”黄英美瞧着贾语手中柴刀,哼了一句。贾语面对自己这样的一家子,也懒得说说别“哟,这话说的,就好像我们家没有亲情似的!”黄美英瞧着贾语手中柴刀,哼了一句。。...

    黄美英和贾和贵要上前夺,贾语提起一旁的柴刀:“别以为我不敢砍你们,只不过顾及亲情,我爸把亲情看的很重!”贾语挥舞着柴刀,冷冷地道。

    “哟,这话说的,就好像我们家没有亲情似的!”黄美英瞧着贾语手中柴刀,哼了一句。

    贾语面对这样的一家子,也懒得说别的了,只是道:“黄美英,你老公在前村金屋藏娇,想必你也知道,昨个儿我刚刚看到他送了一把钱过去,那可不是我爸这几个辛苦钱能比的哟!”

    原本要一致对贾语父女的黄美英一听,顿时回头瞧贾和贵,贾和贵呢?刚刚怒火要朝贾语喷,就见贾语拿着柴刀闪身出门。

    出门前,扔下柴刀,还轻飘飘地留下一句话:“听说,镇上新开了一家亲子鉴定诊所,很准的,也听说没人有亲戚在里头!”贾语说完这话后,就走了。

    原本已经一把推开黄美英,要追贾语的贾和贵回头看了看妻儿,黄美英一副母老虎的样子要上前拦在他前面,那个长得妖孽般的儿子则是靠墙,悠闲地看着,就只有女儿贾心琪躲角落,一副害怕的样子。

    儿子长的俊美的像妖孽也就罢了,这小女儿也长得白白嫩嫩的……

    黄美英是贾和贵穷的叮当响的时候娶的,当时黄美英是隔壁村上的,还和她自个儿村里的有妇之夫传的纷纷扬扬,她父母觉得丢脸,没有要彩礼,就把黄美英给嫁过来了!

    贾老太太图不用彩礼,贾和贵也觉得自己长的丑,家里也穷,本着有婆娘总比没有婆娘好,将就着。

    以前没钱的时候,人家说,他二个孩子长得好,一点也不像他!那个时候,他很高兴。

    后来有钱了,人家说,他二个孩子长得好,一点也不像他!他爆发、愤怒、怀疑!

    虽然以前亲子鉴定出来,是生物上的血亲父子,但是,贾和贵总觉还有哪儿不对,见这俩孩子就心里疙瘩。

    他长的又黑又胖,这孩子长得高高瘦瘦,白白嫩嫩,还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的,不像他们的妈,也不像他。

    再说了,那鉴定的地儿,听说里面有黄美英的亲戚,他便觉得是不是,带着女儿和儿子再往贾语说的这个新开的亲子鉴定诊所去鉴定一下?于是,跨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

    区区的三千块钱可以随后再拿,这“绿帽子”的事儿总要先解决!

    “贾和贵,你要干嘛?你又要怀疑我和孩子吗?”黄美英怒火中烧。

    “之尘,那三千给我追回来!说好给的,又回头过来抢回去!岂有此理!”贾和贵回头对贾之尘叫道。

    贾之尘出了院子便听到那里屋传来母亲的怒吼:“贾和贵,你又要怀疑我和孩子吗?”接着,“乒乒乓乓”一阵作响。

    嗯,贾之尘知道,他们已经吵成一团了,他更不想回家了。

    “小语啊,虽然爸知道你是担心之尘和心淇不是你大伯亲生的,但是,你这样说出来,你这是让之尘和你大妈难堪,让你大伯家吵架的啊!”贾和货踩着回去的石子路,对贾语道。

    贾语瞧了自个儿爸爸一眼,觉得——确认过眼神,她一定不是亲生的。

    她不就是为了让他们一家难堪,让他们一家猜忌和吵架来的?

    “再怎么说,他总归是你大伯,你爸的亲哥哥!”贾和货叹一声道。

    此时,贾之尘也追上了:“小语,我爸我妈虽然不是很好,但是,到底也是你的亲大伯和大妈!”贾之尘瞧着贾语说道。

    他父母因为他吵架,他在,会让吵架升级,所以,贾之尘出来了。

    二叔平日里对他兄妹不错,他不能让二叔委屈了,也不能再让贾语再而三污蔑他不是亲生的,让家里鸡犬不宁。

    所以,他便追了出去。

    “对不起啊,二叔!”贾之尘微微红着脸,道歉着。

    他不是出来要钱的,他是想问问,那钱够不够的。

    “那钱是不是少了?”贾之尘捏着衣角,拿出来了钱包夹。

    贾语站在院子里回头,瘦小的身子在风中有些单薄,头发微微凌乱,双眸清澈中带着嘲讽!她笔直地站着,眼神里带着倔强和不屈。贾之尘突然就无端地觉得,现在的贾语好像长得有些好看!

    贾之尘觉得自己刚刚这样想,贾语就——

    “是少了很多呢!”贾语瞧着贾之尘手中的钱包,不客气地道。

    “多少?”贾之尘忍着愤怒问。

    “你手上有多少?”

    “一千多!”贾之尘咬牙。

    “好吧!就是少一千多!”贾语冷静地道。

    “你……”贾之尘想开骂,但是,回头就瞧见二叔那风吹日晒的脸庞,以及打着补丁的衣裳,他微微低下头,把整个钱包都递了上去,满怀歉意地问:“二叔,钱少多少?”

    贾和货还没有开口呢,贾语上前一把夺过,道:“差不多了,其他少的,就当送你了。”

    贾之尘觉得,他觉得贾语好,绝对不会过三秒。

    贾之尘原本想说:“你数都没有数!”但是,贾语拿的干脆!

    贾语为了防止她父亲不要,把钱包又往口袋一塞,立马跟着道:“你爸和你妈在里面打起来了,你那个妹妹不抱出来,等会儿就跟那些锅锅瓢盆一样被摔了!”

    贾之尘一听,赶忙回头。

    他父母打架,除了相互撕扯摔东西外,还真的会暴打他妹妹,于是,贾之尘往回跑。

    “小语啊,这大伯是亲大伯,这堂哥也是亲堂哥啊!以后,爸走了,你一个人,无兄弟姐妹,这不还要指望大伯一家的?”贾和货语气略带悲伤。

    “爸,你指望大伯,指望贾之尘吗?你不知道贾之尘从小就欺负我吗?”

    小时候,贾之尘随着其他孩子嘲笑过贾语是阴孩子,贾语就告诉贾之尘,他才不是贾和贵的种,长得和父母一点也不一样。

    怀疑的种子种下,日子就都不好过了!贾之尘对贾语也心生怨气了。

    贾语暗自藏了一半拿回来的钱,然后把钱递给了贾和货:“真的少了!爸。”她把贾之尘的钱包数了数,又放回自己的口袋,“差不多就差这个数呢!”

    贾语厌恶贾和贵一家,但是,他爸总是在顾及着兄弟亲情。

    “贾语,你大伯是亲大伯,你堂哥是亲堂哥!以后,你爸我过世了,你没有兄弟姐妹,被人欺负了,爸还希望着你大伯家能帮衬点!”

    这样的大伯家,能指望吗?贾语叹一口气。

    但是,她爸总是说着:“你这都没有兄弟姐妹的,爸走了,你一个人怎么办?”

    她能理解她爸担忧和隐约不安,但是,欺负她一家最惨的不就是大伯一家?!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