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

作者:苹果再砸牛顿 | 现代重生

收藏

  前生,穷妹子贾语突然惊得亿万家产,外加一桩豪门婚姻。天上掉馅饼,但是嫁高富帅和得上亿遗产的馅儿?傻眼的贾语还也没来及也可以享受,就被三大爷的小娇妻白茹雪给残忍杀害了……贾语冤死在白茹雪的水果刀下后,复活了。复活在……被奶奶贾老太太和大伯贾和贵拖去被活埋时……【复活的人生,就是被被活埋,结局是巅峰,过程是——哦,原来是是豪门!奋斗拼搏了半辈子才明白,她实际上是完全也可以躺赢的!】现在,她出门不敢摘口罩,去别人家不敢走大门,就是来风氏别墅也只敢翻墙。。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_第11章 钱压地毯下呢

    “怎么?你还帮你二叔和那个死丫头说话的?你不记得我那个死丫头说你也不是我的孩子,害的我和你妈差一点就复婚的事?”贾和贵气恼道。贾之尘也提升声了:“爸!这事和那事有关系吗?怎么就变为了向二叔要钱了?”贾语到她贾和贵门口的时候,正好听见贾之尘在说:贾之尘也提高声了:“爸!这事和那事有关系吗?怎么就变成了向二叔要钱了?”。...

    “怎么?你还帮你二叔和那个死丫头说话?你不记得那个死丫头说你不是我的孩子,害的我和你妈差一点就离婚的事?”贾和贵恼怒地道。

    贾之尘也提高声了:“爸!这事和那事有关系吗?怎么就变成了向二叔要钱了?”

    贾语到她贾和贵门口的时候,恰好听到贾之尘在说:“那是你不敢相信,就你那基因能生出我这样英俊帅气的杰出青年!”

    几天的心情不好,此时,贾语都差一点笑出声了。

    贾之尘从小就不像他爸亲生的,长得完全是牛头马面和潘安不说,这性子也一点不随他爸。

    这突变的,贾语觉得都是突破人类自身的极限的。

    “之尘啊,你不是说你要上艺术学校吗?这读艺术学校可是很费钱的!现在三大爷坐牢了,咱们找谁要钱去?!”黄美华在一旁搭话了。

    黄美英,贾和贵的老婆,贾之尘和贾心琪的母亲。她穿着一件花式旗袍,脖颈上挂着一条金灿灿的项链,手腕金镯子晃的叮当作响,伸出的手,手指上带着各样的戒指!简直一身珠宝琳琅满目。

    “妈,咱们家是缺钱的吗?”贾之尘望着自家的母亲,不满地说道。

    以前他小时候,家里穷,贾之尘知道,所以,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了。打了好几年工后,三大爷突然发达了,连同他家也跟着有钱起来了。

    于是,他们家吃喝不愁,他母亲穿金戴银,还盖了新房子。

    这几年,贾之尘便心心念念着能再读书了,特别大家都在说,他唱歌好听,又会模仿表演,上电视那就是一明星。

    他听说,市里那边有个什么明星艺术学校,是招满18周岁的成人的,还是明星培训,都是培养大明星的,他想着去学,然后进军娱乐圈当明星,不过,学费很贵……

    嗯,前世的时候,贾之尘也是真的去当明星的,不过,前面都是小群演,淹没在茫茫人海里,后来三十多岁快奔四十的时候,突然遇上贵人,才成为真正的小鲜肉,流量明星。

    按理说,都快四十了,这哪儿会是小鲜肉?该是老腊肉了!但是,贾之尘就是从快四十变为二十出头小鲜肉。

    贾之尘长得好看,也不显老,再加上微整,和年龄改小,呈现出来的完全就是鲜嫩的小奶狗。

    贾语记得当年,她被爆料和堂哥贾之尘的时候,就有人质疑新闻,她们的二十岁小奶狗偶像怎么就成为别人的堂哥?!不过,水军漫网遍野,几个小小的质疑声也一并都被吞没,没有人纠结三十八岁的风氏集团总裁夫人的堂哥为什么才二十多岁。

    “咱家不缺钱?这话你这个兔崽子也说的出来?你三叔坐牢了,咱们再有钱,从哪儿拿?”贾和贵操起门旁的扫帚要打贾之尘。

    这贾德宇被抓,他一肚子的火,正无处发泄呢!

    “所以,我们就从二叔那里拿?”贾之尘气恼地反驳道。

    贾语站在贾和贵家的大门外一小会,贾和货也气吁吁地赶来,贾之尘的这一声吼,大家都听的很清楚。

    “不从你二叔那老实巴结的那里拿,现在要从哪儿拿?”贾和贵也很大声地道。

    贾语瞧了她父亲一眼,把门“呀”一声推开:“见过无耻的,就没有见过这样无耻的!”贾语靠着高大的门厅,侧着身瞧着屋里的一家人的嘴脸。

    贾语嗤一声,又开口说话了:“请问,我家凭什么要给你家钱呢?凭着你也姓贾?”

    “这不还没有拿吗?”黄美英在一旁不屑地说道,“我家比你家有钱那么多,我们家还向你家要钱?”黄美英“呸”一声,朝前面吐一口水。

    贾和货任人捏圆搓平,但是,这个孩子从小就鬼,一点都不肯让人占便宜!黄美英觉得自己很讨厌贾语。

    贾语也不恼,笑吟吟地道:“哟,大妈这是不知道大伯刚刚从我家拿走一大把钱吧?”

    “一大把钱?”黄美英转头瞧贾和贵,贾和贵连忙把头朝另外一边。

    这一下子失去要钱的源头,有三千块,他还想藏着捂着花着,不叫“母老虎“知道呢。

    这贾家贾德宇发达了,老院子翻新,房子拆了重盖,镇上也买了房,这新房好几处后,黄美英就和贾之尘住到镇上了。

    黄美英昨天才刚刚从城里回来,她和贾老太太不和,以前没有房子住一起,就天天和老太太吵架,后来房子多了,便搬的远远的,不过,听说这老太太被拘留了,她赶紧就回来了,怕屋子给贾和货家给占了!

    只是先前刚刚问贾和贵有没有在贾德宇进监狱的时候,多拿一些好处?贾和贵说,哪儿有什么好处啊?还倒贴进去几千上万。

    接着,他们夫妻就吵起来了,随后便是贾和贵要使唤两个孩子去贾和货那里拿钱,正讨论间,被贾语和贾和货撞进来了。

    尴尬是有些尴尬的!不过,黄美英觉得,这还没有过去拿呢!贾和贵呢?他自己不尴尬,别人尴尬不尴尬就随别人了,反正他是无耻的。

    贾和货哆哆嗦嗦地道:“三千!昨个儿大哥说没钱给孩子上学……”

    先前贾和贵过来要钱,贾和货觉得贾和贵那个人,打工不去,种地不会,之尘还要去艺术学校,这心淇也还在上小学……觉得大哥一家也紧张,原本想给一些的,不过,他是没料到贾和贵会抢的,还咄咄逼人地说,是他的闺女把三叔给送进监狱,让他家一下子失去三叔这个经济来源,要赔!以后要找他要钱!

    “爸,你看不出来人家比我们家有钱多了吗?”贾语望着她那个憨厚过实的爸爸。

    先前贾和货还有愧疚过的,但是,现在他大哥,让他很失望!再说了,瞧嫂子的那一身金银珠宝,会没钱吗?随便卖一样都比他家强的。

    贾语接着叹一声,道,“大伯向你要钱,不敢向大妈要,不过就是他拿钱去喝花酒,不敢让大妈知道而已!”

    “什么?喝花酒?!”黄美英一听就暴怒。

    “对啊!大妈可以问问大伯,那钱去哪儿了?”贾语在一旁笑着道。

    黄美英此时也就顾不上讨厌贾语了,回头就揪住贾和贵的耳朵逼问钱。

    “这钱是不是在外找女人,养婆娘了?!”黄美英怒吼。

    “痛!痛!”贾和贵跳脚,捂耳,然后大叫,道,“钱还压在那边地毯下,老婆,别听那死丫头胡说八道!”

    贾和贵这话一落,贾语就扑去那边的地毯了。

    那些可是她父亲的血汗钱!

    贾和贵和黄美英因为相互纠缠着,慢下了半步,黄美英要上前拿钱时,钱已经被贾语先拿到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