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

作者:苹果再砸牛顿 | 现代重生

收藏

  前生,穷妹子贾语突然惊得亿万家产,外加一桩豪门婚姻。天上掉馅饼,但是嫁高富帅和得上亿遗产的馅儿?傻眼的贾语还也没来及也可以享受,就被三大爷的小娇妻白茹雪给残忍杀害了……贾语冤死在白茹雪的水果刀下后,复活了。复活在……被奶奶贾老太太和大伯贾和贵拖去被活埋时……【复活的人生,就是被被活埋,结局是巅峰,过程是——哦,原来是是豪门!奋斗拼搏了半辈子才明白,她实际上是完全也可以躺赢的!】现在,她出门不敢摘口罩,去别人家不敢走大门,就是来风氏别墅也只敢翻墙。。

重生后女主直播躺赢了_第10章 男人长那么精致干嘛

    也别说,这贾和贵还真的是亲生的!即便把所有事儿都推给他的老母亲,他老母亲给他他说情!贾语都产生怀疑,就她爸贾和货也不是亲生的,但是仇人家抱来的孩子!当贾老太太要做证贾德宇捂死贾和货媳妇的时候,贾语选择放弃了提起诉讼贾老太太和贾和贵。贾老太太说:“我老太婆贾老太太说:“我老太婆作证,见到你三大爷贾德宇勒死你母亲!你不要起诉奶奶,放过你大伯!”。...

    也别说,这贾和贵还真的是亲生的!即使把所有事儿都推给他的老母亲,他老母亲还给他求情!贾语都怀疑,就她爸贾和货不是亲生的,还是仇人家抱来的孩子!

    当贾老太太要作证贾德宇勒死贾和货媳妇的时候,贾语放弃了起诉贾老太太和贾和贵。

    贾老太太说:“我老太婆作证,见到你三大爷贾德宇勒死你母亲!你不要起诉奶奶,放过你大伯!”

    无耻的贾和贵把所有罪责都推卸给贾老太太了,贾老太太也一并认下了,贾语觉得起诉贾和贵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老太太在钱玉语的死亡事件上,见死不救,还伙同一起埋尸,这些罪比起虐待她,想活埋她更加大!于是,贾语默认老太太,不追诉老太太虐待孙女,要活埋孙女!

    当贾老太太被带走,三大爷贾德宇二天后被抓了!

    在哪个地方被抓?贾语听说是什么风月场所,美女如云。

    为此,贾语还特地跑去贾老太太那探监,对贾老太太说了,瞧着贾老太太那咬牙切齿,恨的要咬碎牙根的样子,贾语满意地离开了,她觉得她可以心无旁骛地读书备考了!

    贾德宇被立案的时候,也是贾语高考的时候。

    贾语的目标是北坛大学。

    北坛市最出名的除了风氏集团外,就是北坛大学。

    北坛大学就是精英荟萃的代表。

    贾语记得前世,她拿着成人大学的毕业证书,处处碰壁,人人都在说,这成教没有含金量,他们单位不用没有质地的学校出来的学生。

    人家北坛大学毕业的,人人抢,即使毫无经验。

    在单位里,她用了十二分的努力,比不上人家一张高文凭!还有,好不容易在单位安稳下来,被西门柔月到处说,她坐过牢,打过大伯,活埋过亲奶奶,于是,直接被开除,所以,前世后来她摆地摊做直播了。

    摆地摊做直播,职业虽然听着没有在单位有面子,但是,赚的却是比单位多了,还不会受气!今生假如没有别的出路,贾语都还想在互联网兴起的时候做第一批呢!

    当然今生才十八岁,还是要认真读书,努力上进!但是,她还真的不排斥摆地摊做直播,低成本高回报,又自由。

    贾德宇被判刑二十五年的时候,也是贾语接到北坛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

    贾语高考完,接到通知书后,也不理会村里的流言蜚语,便想去打暑假工赚钱了。

    以前打暑假工,贾语都是去镇上当服务生,洗碗端菜扫地什么的辛苦活,体力活,现在,她准备摆地摊,干前世的老行当,还是去北坛市摆摊。

    1999年的北坛市,到处都是机会,不像二十世纪后,北坛市繁荣昌盛,百业兴。

    嗯,其实,房地产挺赚钱的!现在的房价到以后的房价,那何止涨二三倍?不过,贾语现在没有钱,她父亲一个民工也没有。

    所以,买房等若干年后暴富,这事儿,压根儿就是不现实的!

    她要从零做起,从小钱赚起,积累财富,积累经验,因为现在一穷二白。

    因为身无分文,即使摆摊也没有本钱,贾语便向她父亲借钱。

    贾语说要去镇上打工,要路费!以前从来没有从父亲这拿过钱的她,现在开口,贾语以为,父亲会尽量多给,结果……

    贾和货从衣服的兜兜里扣扣搜搜,掏出二张皱巴巴的二十元和三张十块,哆哆嗦嗦地说:“小语啊,爸这工钱算来……”贾和货很愧疚,都不好意思说了。

    原本他上半年在工地里做工也做了不少了的,也准备存起来给女儿读书,还想着,今个儿的暑假,就不让女儿出去辛苦打暑假工了。

    但是,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儿,到处都要钱!三叔被抓了,母亲也被拘留了!贾和贵过来说,这三叔被抓,母亲也进去了,他一家四口,吃什么?说着,就伸手向贾和货要钱了,不给钱不走,不走不说,还上去抢夺……

    整个上半年赚了六千多块钱,母亲和三叔入狱,他花了三千,剩下三千,前两天刚刚被贾和贵抢走,也没敢对女儿说……

    缝在裤头里的几个私房钱,昨个儿他去看一趟他母亲花了几百,给他母亲留了几百,手头上也就留下这几张零钱了,还是去镇上打工的路费……

    “是不是被大伯拿去了?”

    贾语一瞧他父亲的表情,就知道是没钱了,她猜测钱被花贾德宇和贾老太太坐牢,以及被贾和贵家给要去了。

    高考这段时间,她都住校,除了偶尔打听案件进展外,就是拼命学习,也没有多注意她父亲,此时见父亲懦懦的,也就知道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走,咱们去大伯家!”贾语拿起桌子旁的蒲扇用力地摇几下,道。

    六月的天气已经热辣辣,贾语家还一只电风扇都没有。

    “小语……”贾和货喃喃,“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大伯那个人,会还咱们吗?”贾和货是觉得三叔和母亲被抓,大哥就找自己要钱,没有道理,但是,大哥那强悍的样子,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还,就让他吐出来!”贾语冷冷地说道,把蒲扇往后背一插,拖着十字拖鞋就出门,往贾和货家走去。

    贾和货见贾语出去,赶紧也收拾收拾跟上去,他害怕女儿受欺负了。

    贾语往贾和贵家去,贾和贵正在家里对着二个儿女在训话——

    “等会儿,你们去你们二叔那里再要一些钱过来!”贾和货对贾之尘和贾心琪道。

    贾之尘二十岁,比贾语大二岁,原本已经去镇上工作了的,因为家里出了事,他跑了回来,贾心琪呢?现在才九岁,上小学。

    “爸,这样不合适吧?”贾之尘皱皱眉,说道,“三大爷把二婶给杀了,奶奶见死不救还帮着活埋,咱们还跑去向二叔那里要钱?合适吗?”

    贾之尘穿着天蓝色的套头T恤,一条过膝的五分短裤,衣饰简单,穿着清爽,但是,那一头发几乎到下巴的黑发飘逸,把他那俊逸精致的五官衬托的更加的完美。

    小时候,别人说贾语是捡来的时候,贾语就指着贾之尘说:“他才是抱来的!跟他爹不像!跟他妈不像!”为此,贾和贵还特地去做了亲子鉴定,两夫妻差一点闹离婚。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