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作者:李慢慢 | 古代言情

收藏

    叶琳琅母女俩,不约而同的看向供销社门口。那中年人女人在陈雪兰去上班的地方这么一吼,供销社的门外,立马就集聚了一圈看热闹的场面的八卦群众。“妈,你认识了吗?”“像是是兰子的婆婆。”叶琳琅上一次就听了一耳朵,说陈雪兰的第一胎是被那个继子搞没的。这婆婆又在儿媳那中年女人在陈雪兰上班的地方这么一吼,供销社的门外,立刻就聚集了一圈看热闹的八卦群众。。...

    叶琳琅母女俩,不约而同的看向供销社门口。

    那中年女人在陈雪兰上班的地方这么一吼,供销社的门外,立刻就聚集了一圈看热闹的八卦群众。

    “妈,你认识吗?”

    “好像是兰子的婆婆。”

    叶琳琅上次就听了一耳朵,说陈雪兰的第一胎是被那个继女搞没的。

    这婆婆又在儿媳妇上班的地方,闹这么一出,明摆着陈雪兰嫁的那一家人,都不是什么善岔啊!

    “妈,我们去看看。”

    陈雪兰的小腹已经显怀了。

    这会听见自己婆婆的声音,也从柜台里走了出来。

    她站在台阶上,冷着一张脸道:“妈,你有什么事我们晚上再说。”

    “说个屁!”陈雪兰的婆婆穿着的确良的衣服,手中拿着一只蒲扇,指着陈雪兰的鼻子道:“我和你这个贼娃子没啥好说的!贱胚子!”

    “妈,你这是什么意思?”陈雪兰问。

    陈雪兰的婆婆指着陈雪兰道:“你这个贼娃子,偷了我的钱,还不敢认?”

    “我没偷。”

    陈雪兰一下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敢情她钱少了,怀疑到她身上了?

    “你没偷,那钱自己长脚了?在我们岳家,就你一个外人,不是你偷的,是谁偷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

    不光陈雪兰和叶音忍不了,就叶琳琅一个旁观者都忍不了。

    “兰姨,我们去报案。”

    叶琳琅一出声,陈雪兰的婆婆便讥诮的骂道:“肯定是你这个贼娃子偷了我的钱,去给你娘家买……”缝纫机了!

    叶琳琅握住陈雪兰的手,陈雪兰气的心肝脾肺都疼,全身也轻轻颤抖。

    “妈,你不是说我偷你钱了吗?行,我们去报案,让公安来查。”

    陈雪兰婆婆一瑟,她可听陈雪兰的同事李小丽说了,陈雪兰帮她娘家买了一台缝纫机。

    她可知道陈雪兰的娘家种地的农民,就凭他们种那几颗粮食,多少年才能买得起缝纫机啊。

    哎哟,她怎么这么命苦?

    人家都是娶了儿媳妇就享清福了。

    她呢?

    还得伺候这一家老老小小,就连自己的私房钱,都看不住。

    “报就报,我就怕你到时候吓得全都招了!”

    陈雪兰解开身上的围裙,对着主任道:“主任,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我今天下午请一下事假。”

    叶音也折回去把门面房锁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报案。

    一进局里。

    陈雪兰的婆婆就像是放鞭炮似的,叭啦叭啦说了一大堆。

    “同志,你可要为我做主啊,我儿媳妇是个贼娃子,偷了我的钱……”

    穿着制服的同志问,“老人家说,你慢点说,你少了多少钱?”

    “二百块呢。”陈雪兰的婆婆事无世细道:“十张大团结,还有一些零票和粮票啥的。”

    “同志,我没偷。”

    陈雪兰在供销社,一个月工资36块钱。

    她虽然没偷,可她猜到偷钱的人是谁。

    是她的继女——岳秀秀。

    那岳秀秀,可是惯犯了。

    之前她为了这家里的和平,都忍了。

    “我们家,就你一个外人,不是你偷的,是谁偷的?”陈雪兰的婆婆哼了一声。“陈雪兰,我告诉你,我们岳家可不敢要一个贼娃子当儿媳妇,现在偷钱,以后还不得偷……人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