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第九十八章 混乱

作者:七勾八勒 | 都市高干

收藏

  “杀了他!”刘宇一声大喝,所有的红袍人一拥而上,想要将秦问撕碎,在数量的绝对碾压下,秦问就仿佛雷暴中的一片落叶,瞬间被覆盖,仿佛完全没有翻身的可能。“冷静!你也看到了,咳嗯...秦问的身手比我们想象中好很多,也许一时半会不会有事,但我们的机“冷静!你也看到了,咳嗯...秦问的身手比我们想象中好很多,也许一时半会不会有事,但我们的机会就只有一次,咳嗯...必须等到最好的时机,那个提灯的身边没什么人保护了再出手!”。

    “呀呀呀!秦问哥哥!我来帮你!”“晓雨?你怎么在这里?”秦问一脸懵逼,而晓雨左手提着马灯,右手抡着碎颅锤,一锤子尻晕了一个想要把握住她的红袍人,手段毫无人性,一锤打在太阳穴就踢倒了对方,无比的精确且非常果断,并且无比的非常熟练,放佛她早已养成,不懂得如何摧休被两个红袍人压制,但他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切,心中暗叹现在的小姑娘真凶残的同时,对晓雨的怀疑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毕竟...那样的果断和手法,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呀呀呀!秦问哥哥!我来帮你!”

    “晓雨?你怎么在这里?”

    秦问一脸懵逼,而晓雨左手提着马灯,右手抡着碎颅锤,一锤子尻晕了一个想要抓住她的红袍人,手段残忍,一锤打在太阳穴就放倒了对方,无比的精准且果断,而且无比的熟练,仿佛她早就习惯,懂得如何摧毁人的身体。

    休被两个红袍人压制,但他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切,心中暗叹现在的小姑娘真凶残的同时,对晓雨的怀疑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毕竟...那样的果断和手法,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只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他处境危险,就连小六都被按住,再也咬不到人。

    “秦问!咳嗯...幻境消失了!先帮我们!然后一起突围!”

    休一边挣扎一边大喊,秦问点了点头,虽然他疑问很多,但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周围的红袍人越来越近了,他不怕,但晓雨不一样...

    “小芊!保护晓雨!晓雨!待在原地!保护好自己!”

    秦问吼了一声,随后化身人形猛龙,冲散了逼近晓雨的人群,眨眼间又放倒了几人。

    顾歌失踪,小芊听了秦问的话,强行控制住自己的焦躁,暂时停下了杀戮,放过了一旁的红袍人,来到了晓雨身边,攻击一切靠近晓雨的人。

    但晓雨眼中却什么都没看到,她没有看到鬼灵的本事,只是发现以自己为中心,半径五六米的一个圆圈,仿佛变成了看不见的利刃风暴,只要靠近的红袍人就会被撕碎,重伤倒地。

    几十秒而已,她周围已经躺了密密麻麻的人影,全是倒在小芊手下的。

    “刘宇!”

    秦问确定了小芊保护晓雨绰绰有余,这才彻底放宽了心,瞪着刘宇咆哮了一声,左手单手擒着一个人的脖子将其甩飞,右手圣灵砖飞快拍打,一个又一个人影在秦问面前倒下,他逐渐来到了休的身边。

    此时休还在和两人扭打,不分胜负,秦问一来,战况瞬间扭转,围攻休的两人被直接踹飞,休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靠在墙上满头大汗的冲着秦问点了点头,小六也被锤惨了,一瘸一拐的跑到了休的腿旁,对着剩下的红袍人龇牙咧嘴。。

    “咳嗯...谢谢,没想到啊...你竟然有这么强的格斗能力...咳嗯...咳咳咳!咳...”

    休谢过秦问,随后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剧烈的运动让他嗓子更难受了。

    “嗯...等我解决了事情,你最好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和晓雨会在这里,顺便,帮我找我的朋友。”

    “咳嗯...呵呵,当然可以,咳咳咳...正好,我也有很多事情要问你...”

    秦问瞥了休一眼,随后朝着刘宇走了过去。

    刘宇此时右大臂似乎是骨折了,不自然的甩来甩去,他苍白着脸,背靠着墙,脸上满是因疼痛流出的冷汗,但嘴上的笑容却是无比的猖狂。

    “刘宇,现在局势站在我这边,一切还有退路,你现在告诉我你们把顾歌带到了哪里,并且带我过去救人,我会跟执法们求情,说你是被迫的,尽可能给你减刑。”

    来到的红袍人已经被秦问打的七零八落,一大半都已经无法再行动,而剩下的也被小芊残忍的解决掉了,此时只剩下二三十人,正围着秦问,手中举着武器,但在见识过秦问的实力后,一个敢出手的人都没有。

    “减刑...呵呵哈哈啊啊哈哈哈!减刑?”

    刘宇听了秦问的话,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捂着胳膊猖狂的笑了起来,看上去十分的痴狂,只是...他断掉的右手,似乎捏着什么东西。

    “自从你把她从我身边带走...我每天都在遭受世界上最残酷的刑罚...怎么?你以为我还会在乎什么所谓的刑法?”

    “你疯了,苏雪柔已经不在了,我那是帮...”

    “我他妈用得着你提醒吗!我抱着她!她的身体就在我的怀里!就在我的床边!我还能梦到她!我还能拥吻她!”

    秦问话还没说完,刘宇就大吼出声,声嘶力竭,脖子都变得粗红,口水四溅。

    “....”

    秦问没说什么,只是看着刘宇的眼睛。

    “你懂什么...你懂得爱么?啊?那是一切...是我呼吸的动力....是世界存在的理由...是啊...她死了,我活在过去...我走不出来...”

    “但是...那是我自己的选择!我愿意守着她的尸骸!我愿意每天在梦里见她!你他妈的!有什么资格!擅自来拯救我啊!”

    刘宇歇斯底里的咆哮着,秦问哑口无言,是啊,他擅自拯救了刘宇,却夺走了对方的挚爱,打碎了他的坚持,害他陷入了更深的痛苦。

    “自从她走了...呵啊哈哈哈哈!是啊!你出名了,生意越来越好了...我呢...妈的我呢?我再也梦不到她了!她彻底消失了!呵呵...我本以为是她放下我了...我也意识到...或许我是应该开始新的生活了...”

    刘宇的瞳孔开始缩小,眼神中迸发出了杀意,理智...即将荡然无存。

    “可是啊...有那么一天,有个老头子来了,他告诉我...雪柔她...没有离开,还念着我...只是被束缚了,被囚禁了...就在你的手上...被你种在盆里,当做工具...用来应对危险...”

    “呵呵...呵呵呵啊啊哈哈哈哈...我的宝贝...我的公主...我的世界...你就那样对她?”

    刘宇笑了起来,满眼的血丝,与此同时,雪柔花剧烈的震颤,似乎在哭泣,秦问感受到了,那悲痛欲绝的情绪。

    “秦问!我告诉你...”

    “苏雪柔,是我的爱人!我不管她是死是活...只要我还活着,你就别想让她难过...只要我杀了你...只要我杀了你...只要他妈的我杀了你....”

    刘宇笑着,笑的纠结,笑的绝望,笑的疯狂,笑着欺骗自己。

    “我就能让她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上...到那时...我会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赎罪...我无怨无悔!”

    秦问被刘宇的执着和痴恋所震撼,那究竟是怎样的执着...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被骗了...”

    秦问喃喃张口..但说的很小声,因为他知道刘宇是不会听的...甚至,他自己也知道自己被骗了,但是...就连他自己都在骗自己...

    他只是需要一个理由,一个目标,让自己不再痛苦,让自己能继续活下去...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骗局...只有甘愿被骗的...绝望的人...

    他们为了不再痛苦,选择了较为舒适的地狱....

    “去死吧!慑魂铃!”

    刘宇一声大叫,捏着的右手猛地撒开,那是一个铜铃,秦问认得,那是专门针对灵体的,小芊就曾在黎家庄园的地下被这种东西镇伤。

    “小芊!”

    秦问只来得及喊了一声,那铜铃就响了起来,小芊应声惨嚎,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

    “啊啊啊啊啊!”

    包围晓雨的红袍人们,见危险解除,趁着晓雨还没反应过来,立马一拥而上,将其按住,然后抢回了马灯,让其举了起来。

    “灰色狭间!以我为食!收押秦问!永堕深渊!”

    刘宇大吼了起来,与此同时,身体快速的消瘦,更加的苍白憔悴,但相应的,马灯之内的黑色火焰也剧烈的燃烧了起来,其中仿佛浮现了一个血肉模糊的脸,在嘶吼着,要撕碎一切。

    “嗡...”

    一瞬间而已,马灯瞬间黑光大盛,一道黑色火苗打出,急速朝着秦问飞来,尽管【力】字诀还未结束,但这速度依旧不是秦问能避开的...

    那黑色邪火击中了秦问,但他一脸错愕,想象中的剧痛和炎热并没有袭来,甚至一点伤势都没有。

    但...这才是最可怕的,说明那火的作用不止是杀伤这么简单...

    “噗通...”

    猛然间,秦问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突然就双腿一软,整个人倒了下来,那感觉就仿佛是身体失去了控制,变成了断线的木偶,没有了灵魂的牵引,连呼吸这种本能都开始丧失。

    “哈啊....哈...”

    秦问跌坐在地上,就连圣灵砖都脱手,雪柔花也落在了地上,他疯狂的喘息着,却明显感觉肺部的收缩越来越困难。

    “休....休...快带晓雨...跑...越远...”

    秦问喘着气,话都说不利索,还没说完,就看到休也被几人按住,随后他整个人就躺倒在了地上,全身开始变得轻盈,仿佛要灵魂离体。

    与此同时,刘宇拖着断臂走来,无比的干瘦,仿佛骷髅。

    他没有去管快要失去意识的秦问,而是一脸的温柔,抱起了雪柔花。

    苏雪柔仿佛陷入了矛盾和纠结,不知该作何反应,变成了一盆普通的花,就这么被刘宇抱起,搂在了怀里。

    而秦问,终于失去了意识...

    灵魂渐渐离体,被马灯的黑火牵引而出,似乎要将其收入灯火之中...而他的肉体,会就此消亡。

    一切的一切,都如此的绝望,顾歌失踪,小芊被镇,晓雨被擒,休和小六也一样,秦问更是离死不远。

    而苏雪柔,陷入了矛盾,一方是生前的爱人,一方是恩人...

    若是生前,她会毫不犹豫的站在刘宇这边,但现在...她不知如何是好,理性告诉她刘宇疯了,自己已经死了,要帮秦问。

    但感性告诉她...刘宇为了自己付出了一切,甚至是生活,甚至是生命,甚至是良知...

    谁可负....

    结局似乎已经注定,刘宇静静的摩挲着怀中的雪柔花,而他没有注意到...

    秦问的胸前,有一根古朴的吊坠,那薄薄的铜片,此时正散发着光。

    “嗡....!”

    下一秒,铜片光华大盛,似乎是在抗争马灯的牵引之力。

    “嗯?”

    刘宇注意到了,正准备去将铜片摘掉,但就在这时,雪柔花猛地一阵轻颤。

    “好冷...”

    苏雪柔冲出,拦住了刘宇,同时将阴气灌注进了秦问胸前的铜片中,这已经是她能为秦问做的全部了...

    得到了滋补的铜片光芒更盛,竟然压制了马灯。

    “雪柔!”

    刘宇惊呼,但苏雪柔却是泪流满面,她笑了笑,最终耗费了几乎全部的阴气,化作一缕青烟,融入了雪柔花中。

    下一秒,马灯似乎不堪重负,竟然爆裂开来!

    秦问的一小部分魂魄借机回到了身体,维持着身体的运作,类似植物人,另一部分则是被马灯中的黑火收容,似乎囚禁了起来。

    “啊啊啊!”

    拿着灯的红袍人被马灯的爆裂惊到,愣了一下,小芊则是抓住了这个机会,彻底的狂化,一瞬间撕裂了面前所有的红袍人。

    晓雨也脱困,开始拿着锤子挥打,朝着秦问跑来,满脸的泪花。

    红袍人几乎全灭,刘宇见情况不妙,冷哼了一声,抱起雪柔花就跑,连马灯都来不及拿,就这么消失在了暮色中。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