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第九十八章 混乱

作者:七勾八勒 | 都市高干

收藏

  “杀了他!”刘宇一声大喝,所有的红袍人一拥而上,想要将秦问撕碎,在数量的绝对碾压下,秦问就仿佛雷暴中的一片落叶,瞬间被覆盖,仿佛完全没有翻身的可能。“冷静!你也看到了,咳嗯...秦问的身手比我们想象中好很多,也许一时半会不会有事,但我们的机“冷静!你也看到了,咳嗯...秦问的身手比我们想象中好很多,也许一时半会不会有事,但我们的机会就只有一次,咳嗯...必须等到最好的时机,那个提灯的身边没什么人保护了再出手!”。

    “阿布拉布拉布拉!奥特曼把噗噗噗噗!”“我是神!尔等凡人敢动我神体!?”“别跑!打针吃药了!”....秦问和顾歌走入了住院楼,里面混乱不堪的景象让他们一阵汗颜。“啊,不需要怕,别看他们那样子,实际上都是好人呢,而已不时的会脑抽一下,平时但是很非常友好的。“啊,不用怕,别看他们那样子,其实都是好人呢,只是时不时的会脑抽一下,平常还是很友好的。”。...

    “阿布拉布拉布拉!奥特曼把噗噗噗噗!”

    “我是神!尔等凡人敢动我神体!?”

    “别跑!吃药了!”

    ....

    秦问和顾歌走进了住院楼,里面混乱的景象让他们一阵汗颜。

    “啊,不用怕,别看他们那样子,其实都是好人呢,只是时不时的会脑抽一下,平常还是很友好的。”

    “对对对,所谓疯子其实最可怕的不是疯狂,而是疯狂和正常交错,时不时的失常,那样不稳定的状态其实才危险。”

    就在这时,秦问和顾歌身后突然传来两个人的声音,将他们的目光吸引了过去,那两个人看上去很和善,只是一个大晴天打着红色的伞,一个手里抓着两把杂草举在两颊旁边,气质有点怪异。

    “呼...你好,我叫秦问,我来找刘宇,请问你们知道他在哪个病房吗?”

    秦问看着面前两个在一堆疯子中鹤立鸡群的正常人,不由得欣慰,倍感亲切,而那个拿着杂草的甚至一直跟自己挤眉弄眼的,好像很有好感。

    “刘宇?哦哦哦,那个嘟嘟囔囔的家伙?他才刚来,就在四楼的0401,他虽然看上去很正常,但要小心!我们都能感觉到,他好像在酝酿着什么!”

    “对对对,那个刘宇在酝酿什么,绝对不简单,我看到他大白天提着个马灯走来走去,这不是傻子吗?哪有大白天照明的啊?纯粹的神经病!”

    拿着雨伞的和拿着杂草的表情严肃了起来,显然对刘宇没什么好感。

    “呃...这样啊...”

    秦问不知为何,觉得面前的两人也有点怪了,本来还没觉得什么,直到他们说刘宇是纯粹的神经病,两人的眼神就犀利了起来。

    “多谢指路哈...不知道两位怎么称呼?”

    秦问谢过两人,准备离开,却嘴贱的客套了一句。

    “害~好说,我们可是整个精神病院最正常的了,我叫花花,是一朵花,看到没,这是我的绿叶。”

    拿着两把杂草的家伙贱兮兮的一笑,然后晃了晃手中的杂草,自我介绍了起来。

    “....”

    “....”

    秦问和顾歌知道碰上大聪明了,一句话都不敢说,但眼神却还是本能的瞟向了另一个在楼里打伞的家伙,好奇想要知道他是什么品种。

    而那人也目光睿智的读懂了秦问和顾歌的心思,冷冷一笑。

    “呵...愚蠢的家伙,这么明显都看不出来?这么大个菌盖!我叫菇菇,是他妈蘑菇!两个蠢材!要不是我们都没有长腿看我们不打死你们俩个瓜皮.....”

    两个大聪明后面的话秦问和顾歌就没听到了,因为他们已经跑远了,吓得满身冷汗,进入了电梯。

    “是非之地啊...”

    “秦兄...我们早点探望完早点离开吧...”

    电梯里,秦问和顾歌仿佛劫后余生一般,都想着早点离开这个奇葩的地方,刚刚那蘑菇和花实在是雷人,秦问甚至觉得那扮花的是不是因为看自己抱着盆花才和自己挤眉弄眼,以为自己是同类。

    “叮”

    电梯一路到了四楼,避开了其他楼层的卧龙凤雏,而且0401正好就在电梯的旁边,秦问和顾歌松了口气。

    “好冷...”

    似乎感受到了刘宇的气息,才刚一下电梯,苏雪柔就冒出了脑袋,直勾勾的看着近在眼前的0401号病房。

    苏雪柔的心情此时无比的复杂,刘宇是她生前的恋人,但此时她已经死了,到底该以什么样的心态和关系去面对刘宇呢?

    “好冷...冷....”

    雪柔花微微颤抖,仿佛在紧张,秦问看出了她的焦躁,微笑着轻抚了雪柔花的花瓣,让她不要紧张。

    而秦问的话也仿佛有魔力,雪柔花停止了颤抖,鼓足了勇气。

    秦问见雪柔花做好了准备,便和顾歌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走进了0401病房。

    此时刚到下午,阳光正烈,将整个病房都映成了金黄色,病房不小,放着八张床位,但却只有刘宇一个人在里面。

    许久不见,刘宇变化极大,秦问还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正在自家楼下种花,那时的他虽然有些憔悴,但却还算有精神,而现在....

    肤色病态的苍白,嘴唇发紫干裂,头发成把的掉,双眼无比的空洞,胳膊上还缠着厚重的纱布,而没有被缠到的地方则是露出的狰狞的抓痕,全都结了血痂。

    “好冷...”

    看到这样的刘宇后,雪柔花剧烈的颤抖,苏雪柔甚至都不敢冒头。秦问眉头紧皱,他能感觉到苏雪柔此时的心情,内疚、自责、难过,仿佛她就是把刘宇害成这样的罪魁祸首。

    “小雪...别这样,你也是受害者,不怪你的。”

    秦问轻声安慰了一句,但没什么用,他叹了口气,轻轻地走到了刘宇的病床旁。

    刘宇此时正侧脸看着窗外的阳光,没有注意到靠近的秦问,宛如一具干尸。

    “刘宇?你...还好吗?我带朋友来看看你....”

    秦问抱着雪柔花,在床边轻轻的唤了一句。

    刘宇听到了秦问的声音,僵硬的控制着沉重的头颅,缓缓的转过了头来,一双如同死人般的双眼直直的看着秦问的面孔,半天没有任何反应。

    “.....”

    “....秦....”

    “秦....问....?”

    刘宇发紫的嘴一张一合,憋了半天,终于崩出了秦问的名字,双眼也逐渐亮了起来,仿佛....见到了希望?

    “是的!我是秦问,你还记得我?”

    本以为刘宇这样子很难再沟通了,却没想到对方不仅能说话,甚至还记得自己的名字,顿时有些惊喜,同时...还感到有些瘆得慌...

    为什么都成这样了还记得自己的名字....

    “呵...呵啊....你来了啊....呵呵哈哈哈嘿嗨嘻嘻嘻!来了来了...呵呵呵啊哈哈哈!”

    仿佛干尸的刘宇嘴角逐渐咧开,僵硬诡异的笑了起来,笑声无比的破碎杂乱,仿佛代表的不是快乐...而是...解脱?

    “咳嗯...嗯?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在四海精神病院外的休突然皱起了眉头,他仔细的看向精神病院内,仿佛发现了什么端倪。

    “咳嗯...嗯?人变少了....”

    休眉头紧锁,四海精神病院只有一个出口,可他并没有看到任何人走出出去,也没看到任何人走进过楼里,但在外面走动的人数就是这么凭空下降了!就好像他们消失在了某个不起眼的黑暗角落,亦或是蒸发在了某次不经意的眨眼中。

    “呃...刘宇...你还好吧?需要帮你叫医生么...”

    秦问看着刘宇仿佛受了刺激一样的状态,不由得有些紧张,顾歌甚至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医嘻嘻嘻哈哈哈哈医生!?哈哈哈哈这里没有TMD医生嘿嘿嘻嘻嘻哈!全是病人哈哈哈!世界本就扭曲!哈哈哈哈哈哈哈!扭曲才是正常嘻嘻嘻嘻嘻....”

    刘宇又狂笑了一阵,随后,仿佛被人碰到了什么开关一样,他猛地就安静了下来....

    无比的安静....

    “嗯...抱歉,我没事了,谢谢你来看我,想聊什么?”

    憔悴的面容,虚弱的身体,仿佛什么都没变,却又仿佛什么都变了。

    刘宇猛地就变得无比的理性,失去了刚刚的疯狂和畸诡扭曲的言语,就好像刚刚的一幕只是错觉。

    阳光穿过窗户,照在刘宇的身上,却一点温暖的感觉都没有,反而将他衬的更加瘦骨嶙峋,面黄肌瘦。

    他静静的看着秦问,以及秦问手中的雪柔花,甚至着重看了眼站在后方的顾歌,露出了一个莫测的笑容。

    “你们知道么,最近啊....会有一场流星雨...”

    刘宇突然开口,不知为何提了这么一件事情。

    “呃...是么?我不知道,最近没怎么关注新闻。”

    秦问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知情,随后看向顾歌,他却是冲着秦问点了点头,看来确有其事。

    “呵呵....这场流星雨...本不该来的,但却突然出现....好像预示了什么...”

    刘宇笑了笑,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眼神变得有些温柔。

    “反正你们也是来探望我的...听我讲个故事吧。”

    他扭过头,笑着看了眼秦问,也看了眼秦问手中的雪柔花。雪柔花微微一颤,似乎避开了刘宇的视线。

    “那是...一段我永远忘不了的时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