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完本

冠盖满京华

作者:府天 | 古代言情 | 围观:2404

收藏

  复活京华侯门,家中恶叔横行,孤女弱弟寄人篱下的日子有多伤心?在这个复活者先河的全新朝代里,北逐元虏船下诸洋大搞发明者了是过去的式了,陈澜满我以为爬起来作主轻松搞定婚事就能高枕无忧,但是麻烦却依旧不断地。前辈们那就了轰轰烈烈过,她又何妨低调一些润物细无言?眼前一片黑暗,手脚不能动弹,全身上下还属于自己的,就只有嘴和耳朵了。若不是嘴里常常被人灌进苦苦的药汁和各种鲜汤,耳边则是常常响起这熟悉的声音,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熬下来的。车祸前的刹那不时在恍惚间浮现出来,好在一声声的呼唤硬是把她从梦魇中硬拉了出来。。




冠盖满京华txt下载  冠盖满京华的小说集  冠盖满京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冠盖满京华什么意思  冠盖满京华txt百度网  冠盖满京华小说  冠盖满京华全文免费阅读  冠盖满京华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就在这时候,她又感到脑袋一阵胀痛。一瞬间,远远比之前更多的记忆碎片一下子冲进了脑海,巨量的信息让她顿感眼前一黑。在那无数的人名信息之后,一个名字突兀浮上了心头。

    只陈永战功赫赫,在猎艳上头的功夫也是威名远扬,娶了正室之后因为常年出镇在外,一房房的侍妾往屋里收不算,家伎更是养了几十,在整个京师的勋臣贵戚中都是有名的。不但如此,他更有名的是历经五朝,数次获罪数次起复,始终屹立不倒,一路活到了八十八岁。

    但不多时,那些低低的议论声就被一个严厉的呵斥给震散了:“都什么时候了,还蛇蛇蝎蝎嘀咕个没完,就没其他事情可做了?”

    老天爷,难道真的是让她遇上了只有小说中才会出现的穿越?

    听着这一团乱的分派,她虽又好气又好笑,但仍然打起精神第一时间打量了一下周遭的环境。只瞧了一眼屋子里手忙脚乱的那些年轻姑娘,勉强看清了妆台柜子等等古色古香的陈设,无意中又看到了自己露在被子外头的手和胳膊,她原本只是六七分肯定的猜测顿时变成了某种确信。

    “姐,你醒了!”

    郑妈妈端详了陈澜一会儿,就叹了一口气:“三小姐,东昌侯家里派人再三赔礼,只那会儿人多,竟是难以分辨是谁家的小姐少爷推的那一下,所以只能让你受委屈了。只不过,如今京城上下的公侯伯府都知道有咱们阳宁侯府的三小姐爱护弟弟,自己已经是头破血流,还硬把弟弟先推了上岸。只不过,姐弟情深是好事,但这次你一伤,四少爷连学也不上了,这总不好。少爷们都大了,前些时候二夫人三夫人还对老太太说过,打算寻个好日子,除了六少爷,其他少爷们都挪到外院去。”

    经过三天前那么一遭,陈澜终于摆脱了无措失望,无可奈何地接受了目前的环境。她以前就是适应能力极好的人,所以公司的老总换了几任,她的职务却一直稳步提升。然而,如今的情况和换上司却是两回事,因此她不得不祭出一个最妥当的借口。

    正寻思间,外头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随着院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外间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和说话声,仿佛是有一行人进来了。陈澜看了一眼一旁坐在小杌子上,头一点一点直打瞌睡的丫头,本想开腔,最终却没有做声。不一会儿,她就听到了门帘响动,紧跟着就是一声咳嗽,于是索性闭上了眼睛装睡。

    轻轻握紧了拳头,她便借着郑妈妈那番话,回忆着这几天理清的头绪。如今是楚朝永熙年间,至于这楚朝是怎么回事,疆域如何,回头还得设法去翻翻史书,因为她从不记得中国历史上有这么个朝代。

    瞧过陈澜,那位祝妈妈便退了后,又笑道:“三小姐,老太太让郑妈妈瞧您来了。”

    二房是她的二叔陈玖,承袭爵位之后大约是心满意足了,也不在乎领的是闲职,膝下至今无子,娶妻马氏,年前唯一的庶子染病死了,只有一嫡一庶两个女儿陈冰和陈滟。

    这里是大楚的京师,她住的这座宅子所在的这条街,叫做阳宁街,得名来自于她的那位祖父阳宁侯陈永。祖父陈永最初只是阳宁伯,但当年跟着武宗皇帝掀翻了废帝的江山坐了天下,之后论功行赏,于是便进封了阳宁侯。

    然而,如今这脑海中却多了不少她从未有过的记忆,可全都是一个个破碎片段,和原有的记忆交错在一起,有时格格不入,有时却彼此相融,让她又疑惑又急切,恨不得能早日睁开眼睛,看看眼前那个悔恨不已叫着姐姐的究竟是什么人,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她分明记得,自己之前的最后一点印象,就是车辆失控撞上栏杆的一瞬间。

    陈澜沉默半晌,这才点了点头:“您说的这些我明白了,回头劳妈妈多谢老太太。”

    然而,他身边的女人虽多,可元配早逝,一个子女都没留下,继配朱氏却只有一个嫡女,余下顺利长大的只有三个庶子,此外还有几个已出嫁的庶女。

    闻听此言,那高亢的声音一下子被截断了。陈澜睁开眼睛,看到一张满脸堆笑的脸探了过来,殷勤地说了一番话,她便微微皱了皱眉。这时候,刚刚那个被骂得眼睛通红的丫头连忙上了前,将她小心翼翼地扶起,又将一个半旧水墨绫面子大引枕搁在了她身后靠着。

    尽管那一声声呼唤真真切切,但她实在无法相信那陌生的声音是自己的弟弟。她十六岁时,父母就因为事故双双去世,她靠着父母留下的那些不多的积蓄,一点点学着管家,咬牙打理日常生活,照顾着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弟弟。只是老天终究不开眼,身体虚弱的弟弟只捱到十五岁。他去世之后,她拼命工作拼命赚钱,好容易才把那痛苦压在了心里。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