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完结

闻心录

作者:东城顽主 | 恐怖灵异 | 围观:17615

收藏

  传说元朝时期开国皇帝成吉思汗带领蒙古铁骑狂扫欧亚大陆,一路攻城略地,如履坦途。世人皆我以为蒙古铁骑剽悍骁勇,英勇无人能敌,实不知道其中大有玄机,成吉思汗大帐之中有位善能控狼的高人,运用比较奇术以及控制蒙古草原狼暗地里出手相助蒙古骑兵,才使蒙古人的统治北面跨越欧亚大这位总督大人本是为心狠胆硬之人,这一生在任期间杀发征战不知多少冤魂死在他的手下。老来对鬼神有颇为敬畏,自知此生造孽太多百死莫恕。为儿孙积些阴德常到庙宇道观里祭拜,与得道高僧谈经说法,颇为虔诚,每逢灾年便开设粥场接济灾民,方圆百里民众对这位总督也很是敬重,这位总督姓陈,人们常以陈善人相称。对出家云游的的僧人极为敬重。这一日总督府前来了位云游僧人,陈善人见这位僧人风尘仆仆衣着极为朴素,见陈善人打了个问讯,陈善人也还礼把僧人让进客厅问道:“高僧风尘仆仆去往何处何以天幸驾临鄙处。”和尚道:“出家人本是四大皆空,本想青灯暮鼓陪伴佛祖了却残生,往生极乐,但小僧天性使然是个耐不住性子的人,无心打坐参禅,常游历四方,阅五岳大川看遍人间冷暖,前日来到凉州城见此地甚是繁华登高一望见城东南此处风景甚是秀丽。今日不想贪恋美景流连忘返,竟不知天色已晚,想借贵宅暂住一宿,多有讨饶望其海涵。阿弥陀佛。”总督见是位闲游的僧人便吩咐下人收拾一间上房为僧人歇息。那僧人又道:“小僧虽是出家人却是对风水术数有所了解,凡宅左长流水,谓之有青龙;右边饶长道,谓之白虎轩;前有浅池塘,谓之朱雀临;后方靠丘陵,谓之玄武地,为最贵地。贵宅所处之地虽合宝地贵域之象,实则暗附凶险之势,可明了此处早年是何所在又有何过往事事?”陈总督闻言忙道:“老朽虽自小生在凉州,但戎马半生,对凉州地理形势历史过往却不甚明了,还望高僧不吝指教。”那和尚道:"小僧早年间闲暇无事确是游历甚广,也曾来过凉州,和当年凉州知州马温良马大人私交甚厚,曾听闻此地的风土人情,山川形势,历史过往,名人轶事。有幸听闻此处一段过往。”那僧人便道出一段尘封往事。。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凶宅旧事 >>更新时间:2021-07-14

第一章 凶宅旧事
  所在若在此造宅堪称福寿绵绵,后辈子孙荣华富贵品尝诉不完的,原本是座风水极好的风水宝地,而已旁边山上阴气极盛势必会会很大影响到这里。这位总督忙问有何法子也可以能化解,风水先生方法貌似有是在过门儿石下和院庭四角埋下九枚九朝铜钱用黑布包了,继而屠宰一只公鸡这位总督大人本是为心狠胆硬之人,这一生在任期间杀发征战不知多少冤魂死在他的手下。老来对鬼神有颇为敬畏,自知此生造孽太多百死莫恕。为儿孙积些阴德常到庙宇道观里祭拜,与得道高僧谈经说法,颇为虔诚,每逢灾年便开设粥场接济灾民,方圆百里民众对这位总督也很是敬重,这位总督姓陈,人们常以陈善人相称。对出家云游的的僧人极为敬重。这一日总督府前来了位云游僧人,陈善人见这位僧人风尘仆仆衣着极为朴素,见陈善人打了个问讯,陈善人也还礼把僧人让进客厅问道:“高僧风尘仆仆去往何处何以天幸驾临鄙处。”和尚道:“出家人本是四大皆空,本想青灯暮鼓陪伴佛祖了却残生,往生极乐,但小僧天性使然是个耐不住性子的人,无心打坐参禅,常游历四方,阅五岳大川看遍人间冷暖,前日来到凉州城见此地甚是繁华登高一望见城东南此处风景甚是秀丽。今日不想贪恋美景流连忘返,竟不知天色已晚,想借贵宅暂住一宿,多有讨饶望其海涵。阿弥陀佛。”总督见是位闲游的僧人便吩咐下人收拾一间上房为僧人歇息。那僧人又道:“小僧虽是出家人却是对风水术数有所了解,凡宅左长流水,谓之有青龙;右边饶长道,谓之白虎轩;前有浅池塘,谓之朱雀临;后方靠丘陵,谓之玄武地,为最贵地。贵宅所处之地虽合宝地贵域之象,实则暗附凶险之势,可明了此处早年是何所在又有何过往事事?”陈总督闻言忙道:“老朽虽自小生在凉州,但戎马半生,对凉州地理形势历史过往却不甚明了,还望高僧不吝指教。”那和尚道:"小僧早年间闲暇无事确是游历甚广,也曾来过凉州,和当年凉州知州马温良马大人私交甚厚,曾听闻此地的风土人情,山川形势,历史过往,名人轶事。有幸听闻此处一段过往。”那僧人便道出一段尘封往事。。...




有闻心录的意思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这位冯知府虽是文官出身,骨头却是很硬。经过三堂六审已被打得皮开肉绽,浑身上下再难找到一处好的地方,抵死不认,只得将其收监候审。再说这位冯知府的儿子唤作冯宝长的五大三粗,心狠胆硬,天生气力过人,曾将一头拉犁的水牛抱摔在地。平时爱使枪弄棒拜过名师,受过高人的指点,确有些真实的本领。冯宝生性豪爽爱结交江湖上是朋友,在一起不免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这些朋友大都是在街头闲混的光棍汉,还有些不知来历的游侠义士。其中不免有杀人越货响马盗寇之辈,天长日久了冯宝岂能不知,英雄不问出处,以应接纳了。冯知府却不知详情,只知儿子生性顽劣,爱使枪弄棒,结交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在家里闲耍,却不知此事已埋下祸根。别人告他私通贼寇也非空穴来风。冯家一家被抓那天恰逢冯宝和几个闲汉在外喝酒闲耍,得知消息便躲了起来,才逃过此劫。冯宝虽生性顽劣却是个至情至孝之人,岂能坐视一家任人鱼肉,听人摆布,又听说老爹在公堂之上挺刑不过几度昏迷,心中更是如煎似熬。便有心截牢反狱,这要是做了可是诛九族的罪过,岂是儿戏。冯宝是个莽撞性子,没那么耐性去想那么多。偷偷去找平时厮耍较好的朋友,找了半天连半个人影都没瞧见。冯宝不由叹了一声,看来世人多是锦上添花,雪中送炭却是难找一个。正要趁天黑杀进监牢反出城外,背后被人在肩上拍了一下,不由的一惊心中暗骂哪个鬼杀才的不看什么时候还给你家二爷闲耍,正要发飙回头一看却是不认识,是个道士打扮。长的肥硕异常,眼睛被脸上的肉挤成了一条缝小鼻子小嘴,在他那张脸上极不成比例,嘴上两撇燕尾黒胡。,不时还用手摸上两下。一身宽大的灰土布道袍,头挽发髻,别了根竹簪,手持一柄苍蝇栓,上面稀稀拉拉没几根毛。肥道士身后跟了一只猴子,毛光皮亮,两双贼眼直溜溜乱转,显得极为精明油滑。最明显的是它左耳不知何时被利器削去一半,显得有些怪异。

      一下就从马背上滑了下来,不巧的是刘三刀的一只脚卡在马蹬里没拔剑来,托着刘三刀往前跑,若这样跑下去不是被马踩死也会被路边的石头碰个粉身碎骨。刘三刀见机的好快,不等这匹马跑开,猛地从腰间抽出宝刀奋力一挥,一条马腿生生被卸了下来。刘三刀也是不忍,这匹“胭脂兽”跟随他多年,久经撕杀,感情甚厚。为求自保,丢车保帅,壮士断腕不得已而为之。这匹胭脂兽一头就栽倒在地血流如注,一声声痛苦嘶鸣。刘三刀被甩出去有一丈多远,幸好道边有齐腰深的野草才不至于摔成重伤,只是脸上被道边的碎石划了几道口子。

      冯宝也钻进小巷子追赶肥道士,那肥道士早已逃得没了踪迹,在巷子里左拐右绕正自彷徨无计呢,这时巷子拐角处窜出一只花猫,速度飞快,口中衔一枚红丸,猩红如血。跑的气喘吁吁。后面紧跟嗖的一声窜出一只猴子如离弦之箭紧追不放,冯宝仔细一看正是那只方才打斗左耳有损的猴子,只见它双目通红,不知是急的还是气的发了疯的追那只花猫。那猴子鼻头上有几道血痕淋淋的抓印,显然是那只花猫的杰作。花猫逃到冯宝的身后吐出红丸在冯宝的脚上又蹭有舔,喵喵喵叫了几声,显得极为乖巧温顺。冯宝俯身捡起那枚红丸,放在鼻下嗅了一下,一股药味扑鼻而来,隐隐还有股怪味,至于这股味怪在哪他却说不出。那猴子已是红了眼,嗖一下蹿了过来,想要夺走那枚红丸。冯宝正要躲闪,只见脚下那只花猫猫毛竖起,呲牙奋爪,喵的一声戾喊已是跳将起来,好不灵巧在空中一下就抱住猴子的头。张口就衔住猴子的耳朵,疼得猴子吱吱怪叫,探爪抓住花猫用力一扯,疼的猴子险些晕了过去,原来猴子的一只耳朵被花猫咬住被它用力一扯竟生生扯掉了。一时间鲜血淋淋,喷流如注。猴子怒不可遏抓住花猫的两条后腿用力摔向对面的墙上,想把它摔个骨断筋折。冯宝见这只花猫给自己出了这股恶气,岂能袖手旁观见死不救,探手就接过了那只花猫。花猫此时已被惊得体如筛糠,瑟瑟不已。

      肥道士尚未说话先自挤出满脸的笑意。敢问尊驾可是冯宝冯公子。冯宝反问你是何人何以知晓我便是冯宝?那肥道士笑道:“贫道法号净尘,是个闲游之人。公子义薄云天名满凉州贫道早有耳闻,只是无缘结识。令尊清廉更是名满天下,凉州城内百姓无不对令尊感激涕零,贫道早年曾困顿不遇衣食无着几近饿死街头,幸得老大人不弃救了贫道一命。近听闻令尊惨招不白之冤,特来相助。”冯宝见是个耍猴的闲道士口出狂言,斜了肥道士一眼:“就你有什么好办法?你若感念我爹当年对你的恩德,今夜我到凉州大牢里若能救得我爹出来,你在西城外套一辆驴车接应。我若出不来相烦你替我收了尸体,不要暴尸荒野让野狗啃了二爷我就感恩不尽了。”肥道士笑道:“若救出令尊又有何难,何用劳烦公子大驾,贫道不用一兵一卒便可使令尊脱困。公子只需今晚三更在城外的陶然亭安心等候,贫道自会把令尊安然无恙送到。”

      肥道士来到陶然亭前勒住缰绳,翻身从驴车上跳下,对冯宝说:“令尊伤势不轻,快去五里外的翠屏山,山脚下至有人接应,找个清静的所在好好医治料理,我在此阻挡一阵子官军,好拖延些时间。”

      明朝末年,阉党篡权当道,忠臣良将被杀的杀,关的关。一时间纲纪败坏,忠言蔽塞,朝政废弛。兼又设立东厂西厂等特务机构,乡间野市诺有诽谤朝廷谈论国事者一经举报不论是否属实,尽皆打入天牢,屈打成招含恨而死的不在少数,株连之人更是不计其数。朝野上下人人自危,噤若寒蝉。洪荒旱灾连年发生又兼徭役赋税繁重,奸商酷吏盘剥,斗米千钱。讨饭都没地方去,到处是饿殍遍野民不聊生。没能力的便买儿买女求一时的温饱,有力无钱者四处杀官抢粮,揭竿而起,啸聚山林,专做些天黑风高杀人越货没王法的勾当。

      猴子在空中一个云里翻,躲开刘三刀挥来的火把。轻舒猿臂,探爪抓住刘三刀的衣禁,轻缓下坠之势。刘三刀一击不中,火光中一个瘦小的身影已到了自己背后了。回身去抓,那猴子身法多灵巧怎容他抓到溜身下滑,抓住刘三刀马的尾巴另一个爪子如五把钢勾在马的臀部奋力一抓,五个血洞。那马吃痛扬起了前腿,险些把刘三刀从马上掀下来,就见那匹马奋蹄扬鬃,风驰电掣般向前飞奔。刘三刀触不及防

      冯宝见老父躺在驴车上面如土灰,没半点人色。呼吸微弱,脉相紊乱,时有时无眼看人如西方衔山月,命不久矣。冯宝虽性格粗野鲁莽,却是至情至孝之人,见父亲受了这般的酷刑,眼看活不成了不禁悲从中来。痛哭流涕,连呼带喊要把冯知府唤醒。这时肥道士从怀中拿出一个白色的瓷瓶,拔开瓶塞从中倒出一枚红丸,这枚红丸猩红似血。离好远都能闻到一股刺鼻的药味。对冯宝说:“这是一枚回天还魂丹对身受重伤之人有奇效快帮我给老大人服下可保三个时辰无事。”肥道士把这枚红丸碾碎了打开水葫芦和水给冯知府灌了进去。不多时冯知府幽幽转醒,两眼目光虽有些散乱,脸色由刚才的死灰变得有些血色了,可以确定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这回天还魂丹果然有奇效。冯宝见父亲伤情好转,不禁转背为喜,向肥道士称谢不已。不远处马蹄声越来越近后面追赶的官兵也快到眼前了。冯宝正有一肚子的火没地方撒呢,挺朴刀欺身相前,就要和官军拼个你死我活,出出胸中的这口恶气。被肥道士一把拦住了,“现如今老大人的伤势要紧,不要呈一时之勇把要紧的事耽误了。”冯宝狠狠朝追兵的方向道:“便宜了这帮龟孙子们!到老子闲暇了,再一个一个把他们的**全都拧下来”

      冯宝道:“道长有何本事能令我信服?诺是没有赶紧走休要坏了二爷的大计。”肥道士点手唤过身后猴子低声与它私语了几句。只见那只猴子人立而起学人的模样双手抱拳向冯宝揖了一下,而后猛然间暴起直扑两只前爪张开十指如钩抓向冯宝。势如闪电,凡人难以躲闪,好在冯宝见机的好快,侧身低头。猴子扑了一空,不等冯宝转身,猴子不知什么时候手里多了把寸青短刀回身横扫,这一招太过凌厉,竟容不得丝毫犹豫。冯宝听闻身后金风不善抢步向前想躲过此刀,终究慢了一拍。清风过处,红光迸线。刀尖在大腿上轻轻划了一道,刀痕很浅并未伤及筋骨。只一个照面冯宝已然落败,若非猴子手下留情他那条左腿很难保全。冯宝被惊得出了一身冷汗,又不禁气恼若非猴子出其不意向其偷袭,也不会败得如此狼狈。

      大队官军已到了眼前,为首的是凉州府捕盗衙门中三班六牌的头目姓刘,使得一手好刀法,自称自小拜世外高人为师,习得一身好武艺。曾亲手捕拿了江洋巨盗黑爪子,名声大噪。在家排行老三得了个刘三刀的绰号。这次听说半夜有人用麻药麻翻了牢房的军卒开了大牢救走了朝廷的钦犯,受上面派遣捉拿截牢反狱的贼寇。不敢丝毫待慢提军卒挎刀上马手持火把星夜追赶。

      那猴子被扯掉一只耳朵,血流不止,已变成血葫芦了,见花猫被冯宝救了不仅恨将起来正要再此扑上去玩命。不知何时竟然到了冯宝的身后,对猴子喝道:“畜牲,还不住手!”那猴子恨恨看了冯宝一眼。回到肥道士身边。肥道士慌忙那出止血丹让它吃了一颗捻碎了敷在伤口上,用布条包了。回身对冯宝说:“这两个畜牲为了枚药丸如此厮打,公子见笑了。”冯宝方才小看了这肥道士忙施了一礼,“适才在下无礼冲撞了道长还请恕罪,家父惨遭不白之冤困于死囚大牢,心急如焚欲劫牢反狱救出家父。方才听道长说有良方妙策可救出家父,还望告知。”肥道士笑道:“冯公子为救父不顾个人安危,甘冒奇险,贫道佩服的紧。要想救出令尊只需依贫道两件事,一,今晚三更在城外的陶然亭相候。二,事成之后还得有劳冯公子和老大人帮贫道寻一物事。”冯宝忙问“什么东西?”肥道士嫣然一笑道:“到时公子自然知晓。”冯宝心想只要能救出老父就是去了老子这可头颅那也无话可说。

      冯宝回身抬腿横扫丝毫不留情,踢在人身上也得骨断筋折。猴子身体灵便,不等腿踢过来已然闪在一边,连跟猴毛也没碰到。冯宝更增恼意,拳脚并使雨点般往猴子身上招呼。那猴子如同幽灵左躲右闪,不时在冯宝衣服上挠上一爪子。不多时冯宝全身衣服变成一条一条,并不伤其皮肉。冯宝大怒,士可杀不可辱,如此被一只畜牲羞辱,心头无明业火中烧。若能抓住它非把它一扯两半不可,见始终逮不到。回身直扑肥道士,一把揪住肥道士的肩头另一只手抓住他的腰带,使出了蛮力生生举过头顶,如鹰拿燕雀般。发了声喊掷向猴子,肥道士胖大的身躯如一大团棉花轻飘飘被掷出去,猴子轻轻闪在一边。砰的一声响地上险些砸出一个坑,尘土四扬。好半天才灰头土脸的爬起来。冯宝大出意料肥道士的猴子如此凌厉,如此身手的猴子其主人也定是位手段非凡之人,谁曾想竟如此不堪一击。

      刘三刀被袭到砍马腿只是一瞬间的事。他至出道一来从未吃过如此大的亏,回身正想找人拼命,就听到自己大队官军人喊马嘶乱着一团,有不少人被人暗袭,纷纷落马哭爹喊娘,哀嚎不迭。一时间自相践踏,死伤无数。这些官军平素极少训练,战阵撕杀经验不足,兼又见主将被袭,生死不明。如今这个年月又有几个是真心实意报效朝廷的为国出力杀敌的,不过是在这个离乱的岁月里混口饱饭,见机不好,不快逃跑难不成让我等在此领赏钱?

      凉州城外一座老宅子唤作翠屏园,相传这座宅子的主人是贵为一方封疆大吏的两江总都,因年老体衰辞官不做退归乡林。便在凉州城外花重金造了这座大宅院颐养天年,此处虽在城外少了街市的繁华却多了山林的清幽。是个归隐的上佳去处,造宅之初便寻了位风水先生相看此处的风水,风水先生细细观瞧时而点头时而摇头不置可否。这位总督就忙问此处风水如何,风水先生开口道,此处正合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是个极佳的所在若在此造宅可谓福寿绵绵,后辈子孙荣华富贵享用不尽的,本来是座风水极佳的风水宝地,只是对面山上阴气极盛势必会影响到这里。这位总督忙问有何法子可以化解,风水先生方法倒是有就是在过门石下和院庭四角埋下九枚九朝铜钱用黑布包了,而后宰杀一只公鸡用鸡血淋在上面。在门上挂上一面铜镜来方可化解对面山上的戾气。方能安心在此建宅,可保世代平安无事。总督听后大喜以重金酬谢这位风水先生。有钱好办事这座大宅没多久没多久便已竣工,时光如梭转眼五年便已过去相安无事。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也不知谁喊了声,“刘头死了,快回去搬大军为刘头报仇,剿灭这些阀逆贼寇!快撤啊!”这一声喊众人听了如同得了九重大赦般,本来还在犹豫是不是继续硬扛下去,还是两个丫子加一丫子撒丫子撂家伙跑人。如今主将阵亡了还有什么好说的,谁的命也不是大盐粒子换的。一时间树倒猢狲散,没一盏茶的功夫能跑的一个不剩,留下的都是身上挂彩腿脚带伤哼哼叽叽走不了的。

      在说这位冯知府自命清高不屑与那些贪官酷吏同流合污,自然得罪不少人。便有人联名告了他一刁状,说他仗势欺人荼毒百姓,欺压乡绅,常在公堂之上诬蔑宦官,诽谤朝廷。又与响马盗寇来往图谋不轨,而且私下招募团勇,据曹屯粮拥兵自重意图谋反。罗勒了种种罪名欲置之死地而后快。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几日朝廷下旨革职查办,这位冯知府一家大小不问良贱锁了便被下入天牢。这正是:闭门家中坐,祸至天上来。

      正走着猛然间感到头顶恶风扑来,来的好快,情知不善但刀在腰间来不及丢掉手中的火把再去拔刀了,情急之下挥动手中的火把格挡上面的事物。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