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突破死亡的进化

作者:迷离的天使 | 轻幻想 | 围观:26624

收藏

  或许有一天,在不知觉中,危险随后突然爆发。  当家园里仅有你一个活人那该怎办!!! 再次突破死亡……的进化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我一路小跑上楼顶,大气都不喘,哈,这就是经常健身的好处,虽然是以从来不学习来当代价的。躺在设有防护网的楼顶上是多麽惬意啊,小凉风一吹,打开随身必备之物MP3,就慢慢的进入美梦之中了。不知多长时间,浑身上下发凉,我打了个哈欠,脑袋晕晕沉沉的,一睁眼,却把我余下的睡意扫得一干二净,“啊”!我看见乐毅瞪着大眼看着我,那样子可真够吓人的,“你干什么,神经病了吗,吓我一跳,”我一下站起来,乐毅倒也镇定,一脸无害的说:"我只想看看你干啥了,早下课了,我看你睡着时还挺漂亮啊”,“不过,看你那么半天,我可能着凉了,冻得我啊,怎么办呢,要不你陪我点医药费吧”,乐毅倒向我投来一个鄙视的表情,我也不在乎,早就习惯了,这家伙反咬一口的神功早就炼的炉火纯青了,但我总还想着他的那张可恶的脸来上一拳“应该上课了吧,怎么没听见先上课铃啊”,我皱着眉,“也是,那打铃的老头每次不都准点能打么,勤快死,今天有什么岔子了,”乐毅又从嬉皮笑脸的表情中转变成了一个慎重的小伙子“算了,快回教室吧,研究老头子打铃干什么,晚打点不好吗,切!”我拉着乐毅走下了楼顶,可我心中透着一丝不祥的感觉,说不清什么,但总有那么种感觉。走廊里太静了,耳朵都疼,平时应该大家的嬉闹声都能从学校透到十里以外啊“没声音,不太对劲啊。”“管他呢,没声音不好吗,一会回教室后我再睡上一觉,不过,确实有点静的过分了。”“乐毅,你随便找个教室看看怎么了。”“呸!就知道让我干活,我是你小弟吗”!乐毅走到一个教室门口看去,突然他脸色一变,手抖了抖,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他脸上留下了许多冷汗,之后向我跑来,他到我面前停都没停就使劲打了我一巴掌,转身就跑,这一巴掌来得突然,让我想也没想就追着他跑,“这小子不知哪来那么大劲头,平时都懒得走路,没想到今天跑得那么快,”我想着。一直到楼下,校门不知为何是开着的,我又跑着瞄了一眼保安亭一个人都没有,感到很奇怪,但仍追着乐毅不放,一直跑到小胡同里才停,我追到他,一下抓住他的脖领子,“打我干什么”,我愤怒地叫着,"先放开我,我再说。”喘匀了气,我问他怎么回事,乐毅神色慌张的讲了起来,“我刚才到教室门的窗户上,看到一群像丧尸一样的东西,开始我也不敢相信,但我看到有个同学开膛破肚,扯着肠子走,两眼翻白,滴着黑血,到处窟窿才发现这是真的,我是不得已打你的,我只有这么做才能让你第一时间,和我一起跑出来,不然我们都会死在里面的。”我呆呆的听着,“那你怎么知道全校都是这样,说不定哪只是一场话剧排练,或者只是太逼真而已”“呵呵,我在跑动的时候清清楚楚地看了每个我可以看到的教室,哪怕是一瞬,我也看到了丧尸,难道全校都在话剧排练吗,而且还是那么恶心的东西,”我的心中也不停地打鼓,“乐毅没有说过假话,他说的那么认真,难道是真的,怎么会......”我慢慢向前走着思考着,但当我看到一幕时,我思考不下去了,“是那个东西吗!?”我颤颤巍巍地吐出这几个字,乐毅走过来用超乎常理的平淡语气说:“对,的确是那东西”。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是个老人,是个极度恐怖的老人,脸皮没了,露着黑红色的肉,眼珠早就不知道在哪了,嘴的旁边有一条大大的豁口,满身的血啊,就这么在二楼阳台走着,还是挪着,“这下信了吧,看来这应该与前几天在市郊那个生化实验室泄漏有关,在市郊建造生化实验室真是违规常理,市郊怎么能有实验室,这可是上海啊,一旦毒气泄漏那可不是小事,但它确实发生了,昨天就看到军队来上海封锁那一片郊区了吗,我以为没事了,可还没能阻止,不可思议,如今就蔓延到这了吗,”他皱着眉头,手放在下巴上,眯着眼嘀咕道,“你怎么知道那么清楚,你哪来的啊”。我依旧开着玩笑,“我早晨不是说了吗,我爸爸妈妈调到那个生化试验室了吗,前几天发生毒气时,我爸妈那晚就没回来,十有八九是像那东西一样了,一线人民死的太快了,哼哼。”我看到乐毅眼中有些泪花,但一瞬间不见了,我看他这样我也没多问,“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怎么能逃出去,枉我一世英明,怎么能在此地而死,我可还想为祖国做贡献呢”,我装的大无畏的神情望着天,乐毅再次向我投来鄙视的目光,"走是走得了,就怕你不敢,我可不怕啊,一切看你了,不过记住,我看在你是的我的兄弟份子上,我透露给你些事情,说不定之后还真有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意境呢”。他诡异的看着我念叨着,“你说吧,怎么办,我可没你的那变态的大脑,”“计划太简单不过了,我们现在去拿我的摩托车,之后去生化试验室”“什么,去哪里,那可是毒气源头啊,这不是找死去吗,”“哼,倒数第一的大脑啊,那里是市郊,没有多少人,并且有至少半个师的军队,昨天我在电视看到了,那里已经建造堡垒封锁好了那一片郊区,如果没有问题的话,那里已经没有丧尸了,我想毒气也没得差不多了,而且到了那里,我们就有机会在这个布满丧尸的乱世里有了生的保障了,你说呢。”他问我,我打了一楞,“你刚才说的是什么生的保障啊,难道只有军队吗,”“当然不是,从他们调到哪里工作时,他们两个人就告诉我一切,那个研究了什么东西的一切,包括我爸妈私下瞒着领导研究的解除病毒的疫苗,”乐毅喘口大气,“别在这说了,这太危险,我们快拿我的摩托车吧,等到了军队我再给你好好解释,不过我告你,这可不是普通的疫苗,不是一次性的,是永久的,就是说你用完它之后,一辈子都不会再被病毒感染,你真应该庆幸有我这个朋友啊,不然你会死的多惨。”我只好顺着他迎合道“对对,快走吧,不然就会死这了,再也不能论天下了。”我对着乐毅说,之后我们发疯似地奔向停车场,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看来逃命时人类潜能真会爆发似的。。

最新章节
第一章 校园危机 >>更新时间:2021-05-04

第一章 校园危机
  了,拜呦。”我一推椅子跑了回去,这对于我说是家常便饭,我脑子可好,谁像上次那位,整天考第一,bt。哦恩。我忘了说我叫王圣天,典型代表的四肢不发达男,1米85的块头可也不是好惹的,上次那是我的朋友乐毅,最好是的朋友也也可以说是兄弟,但是仅有1米7左右我一路小跑上楼顶,大气都不喘,哈,这就是经常健身的好处,虽然是以从来不学习来当代价的。躺在设有防护网的楼顶上是多麽惬意啊,小凉风一吹,打开随身必备之物MP3,就慢慢的进入美梦之中了。不知多长时间,浑身上下发凉,我打了个哈欠,脑袋晕晕沉沉的,一睁眼,却把我余下的睡意扫得一干二净,“啊”!我看见乐毅瞪着大眼看着我,那样子可真够吓人的,“你干什么,神经病了吗,吓我一跳,”我一下站起来,乐毅倒也镇定,一脸无害的说:"我只想看看你干啥了,早下课了,我看你睡着时还挺漂亮啊”,“不过,看你那么半天,我可能着凉了,冻得我啊,怎么办呢,要不你陪我点医药费吧”,乐毅倒向我投来一个鄙视的表情,我也不在乎,早就习惯了,这家伙反咬一口的神功早就炼的炉火纯青了,但我总还想着他的那张可恶的脸来上一拳“应该上课了吧,怎么没听见先上课铃啊”,我皱着眉,“也是,那打铃的老头每次不都准点能打么,勤快死,今天有什么岔子了,”乐毅又从嬉皮笑脸的表情中转变成了一个慎重的小伙子“算了,快回教室吧,研究老头子打铃干什么,晚打点不好吗,切!”我拉着乐毅走下了楼顶,可我心中透着一丝不祥的感觉,说不清什么,但总有那么种感觉。走廊里太静了,耳朵都疼,平时应该大家的嬉闹声都能从学校透到十里以外啊“没声音,不太对劲啊。”“管他呢,没声音不好吗,一会回教室后我再睡上一觉,不过,确实有点静的过分了。”“乐毅,你随便找个教室看看怎么了。”“呸!就知道让我干活,我是你小弟吗”!乐毅走到一个教室门口看去,突然他脸色一变,手抖了抖,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他脸上留下了许多冷汗,之后向我跑来,他到我面前停都没停就使劲打了我一巴掌,转身就跑,这一巴掌来得突然,让我想也没想就追着他跑,“这小子不知哪来那么大劲头,平时都懒得走路,没想到今天跑得那么快,”我想着。一直到楼下,校门不知为何是开着的,我又跑着瞄了一眼保安亭一个人都没有,感到很奇怪,但仍追着乐毅不放,一直跑到小胡同里才停,我追到他,一下抓住他的脖领子,“打我干什么”,我愤怒地叫着,"先放开我,我再说。”喘匀了气,我问他怎么回事,乐毅神色慌张的讲了起来,“我刚才到教室门的窗户上,看到一群像丧尸一样的东西,开始我也不敢相信,但我看到有个同学开膛破肚,扯着肠子走,两眼翻白,滴着黑血,到处窟窿才发现这是真的,我是不得已打你的,我只有这么做才能让你第一时间,和我一起跑出来,不然我们都会死在里面的。”我呆呆的听着,“那你怎么知道全校都是这样,说不定哪只是一场话剧排练,或者只是太逼真而已”“呵呵,我在跑动的时候清清楚楚地看了每个我可以看到的教室,哪怕是一瞬,我也看到了丧尸,难道全校都在话剧排练吗,而且还是那么恶心的东西,”我的心中也不停地打鼓,“乐毅没有说过假话,他说的那么认真,难道是真的,怎么会......”我慢慢向前走着思考着,但当我看到一幕时,我思考不下去了,“是那个东西吗!?”我颤颤巍巍地吐出这几个字,乐毅走过来用超乎常理的平淡语气说:“对,的确是那东西”。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是个老人,是个极度恐怖的老人,脸皮没了,露着黑红色的肉,眼珠早就不知道在哪了,嘴的旁边有一条大大的豁口,满身的血啊,就这么在二楼阳台走着,还是挪着,“这下信了吧,看来这应该与前几天在市郊那个生化实验室泄漏有关,在市郊建造生化实验室真是违规常理,市郊怎么能有实验室,这可是上海啊,一旦毒气泄漏那可不是小事,但它确实发生了,昨天就看到军队来上海封锁那一片郊区了吗,我以为没事了,可还没能阻止,不可思议,如今就蔓延到这了吗,”他皱着眉头,手放在下巴上,眯着眼嘀咕道,“你怎么知道那么清楚,你哪来的啊”。我依旧开着玩笑,“我早晨不是说了吗,我爸爸妈妈调到那个生化试验室了吗,前几天发生毒气时,我爸妈那晚就没回来,十有八九是像那东西一样了,一线人民死的太快了,哼哼。”我看到乐毅眼中有些泪花,但一瞬间不见了,我看他这样我也没多问,“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怎么能逃出去,枉我一世英明,怎么能在此地而死,我可还想为祖国做贡献呢”,我装的大无畏的神情望着天,乐毅再次向我投来鄙视的目光,"走是走得了,就怕你不敢,我可不怕啊,一切看你了,不过记住,我看在你是的我的兄弟份子上,我透露给你些事情,说不定之后还真有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意境呢”。他诡异的看着我念叨着,“你说吧,怎么办,我可没你的那变态的大脑,”“计划太简单不过了,我们现在去拿我的摩托车,之后去生化试验室”“什么,去哪里,那可是毒气源头啊,这不是找死去吗,”“哼,倒数第一的大脑啊,那里是市郊,没有多少人,并且有至少半个师的军队,昨天我在电视看到了,那里已经建造堡垒封锁好了那一片郊区,如果没有问题的话,那里已经没有丧尸了,我想毒气也没得差不多了,而且到了那里,我们就有机会在这个布满丧尸的乱世里有了生的保障了,你说呢。”他问我,我打了一楞,“你刚才说的是什么生的保障啊,难道只有军队吗,”“当然不是,从他们调到哪里工作时,他们两个人就告诉我一切,那个研究了什么东西的一切,包括我爸妈私下瞒着领导研究的解除病毒的疫苗,”乐毅喘口大气,“别在这说了,这太危险,我们快拿我的摩托车吧,等到了军队我再给你好好解释,不过我告你,这可不是普通的疫苗,不是一次性的,是永久的,就是说你用完它之后,一辈子都不会再被病毒感染,你真应该庆幸有我这个朋友啊,不然你会死的多惨。”我只好顺着他迎合道“对对,快走吧,不然就会死这了,再也不能论天下了。”我对着乐毅说,之后我们发疯似地奔向停车场,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看来逃命时人类潜能真会爆发似的。。...




生物为什么进化出死亡  不进化就死亡  人的死亡是一种进化  进化的终点就是死亡  死亡细胞怎么进化  其实死亡是进化  死亡兽进化路线  死亡是进化出来的  死亡绽放进化r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真是闲得慌,我感觉这么活着真无聊啊,天天除了上课下课回家,吃喝拉撒睡,都没别的事了,放着假,也得让学校留的作业隔着大半个地球控制着,还不如死呢,我可真是受不了了”。我一脸懒散的说。“你那里那麽多事,快写你的卷子吧,早知道你那么多废话,我就不该和你同位,看我这次考不了第一全是你弄得,我不跟你没完。”“哈哈,安啦安啦,反正老师在办公室里歇着,你紧张什么,算了,考也考不好,还不如睡一觉,我先去楼顶了,拜呦。”我一推椅子跑了出去,这对于我说是家常便饭,我脑子可不好,谁像刚才那位,天天考第一,bt。哦恩。我忘了说我叫王圣天,典型的四肢发达男,1米85的块头可不是好惹的,刚才那是我的朋友乐毅,最好的朋友也可以说是兄弟,虽然只有1米7左右,但可别小看他,他可不好惹,超级聪明,今天你得罪了他,明天你的死期也不远了。乐毅的父母都是研究生物进化的类似于科学家的人,也常常上电视,这也就不奇怪乐毅为什么那么聪明了。

      乐毅的摩托车驾驶的很好,他只是矮了点,很聪明但可不是说只会学习,他可是摩托车俱乐部的,上海不让骑摩托,但他仍然冒着危险每周去和俱乐部成员飞驰在大街上,这也在如今用上了,“我们应该还有50公里左右就到市郊了,那里会有军队的吧,到那我们就安全了”,“万一没有呢,军队也没了怎么办。”我靠近他说道,“那就去死吧。”乐毅大声叫道,我估计他是生气了,我耸了耸肩,摆出我自认为很欠打的乐天派的脸。

      他们把我和乐毅拉上了车,车上还有一个类似于指导员的人,看到我们笑了一笑,我感觉他不像刚才那几个没素质的臭兵,他让我感觉很温暖很随和,我与乐毅被那两个兵正好放在指导员身边,他问道:“你们怎么遇到那几个人的,在丧尸的地段上,就你们两个好像不太可能吧。”“谁说不可能的,我们就这么来的……….知道了吧,”我把来龙去脉都说了,乐毅还是一声不发,低头磕着指甲,若有所思的好像想着什么事,“哦,看来还是你身边的这个小子干的事吧,不然你们不会那么快逃出来,他还真果断,虽说鲁莽些,但还真是误打误撞逃了出来,不像别人,都看到了这个场面,还死不承认呆在原地错过了最佳逃亡的时机,如果都像生化危机动画版的那个男特工那样果断,地球发生什么都不怕了,哼。”我听他嘟嘟了一串话,我也没插嘴,乐毅还是老样子磕着指甲,这时,指导员又开了口:“你们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知道点,你们不是生化基地的驻军吗,生化基地不是恢复了吗,这谁不知道。”“哈,还挺清楚,”“多亏了他告诉我的,我才能知道这是什么,还能活下来。对不对,乐毅。”我笑咪咪得看着乐毅,“等会儿!你说他叫什么?”“乐毅啊,怎么了。”乐毅抬起头来又点了点头,双目无神的看着指导员,好像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是不是乐阳和李冰月的儿子!!!”“恩,怎么了,你认识他们。”“他们的独立生化试验室电脑上写着:无论是谁来到这必须把这几瓶液体给我们的孩子,乐毅,谢谢。”“他们说的乐毅就是你,”“对”之后乐毅不理指导员,偷偷在我耳边说:“听到了吗,这就是我说的可以抗拒病毒的药液,而且还有好几瓶,怎么样,我们一会就可以不受病毒威胁了,”乐毅说完脸上还是什么表情没有,如此平淡,让我感觉很不自在,指导员问道:“怎么了,说什么啊。”我就随便编了一个谎话给圆了过去,脸都不红,心里却在暗笑。这时,进来了两个士兵,就是送我们来的那两个士兵,其中一个说道:“报告指导员,那几名武装人员返回,请指示下一步指令。”“都这年头了,丧尸占领了整个地球,你还那么正规干什么,回寨子呗。”“呵呵,好的。”这两个人嬉皮笑脸的走了,把那些人接来后,装甲车就缓缓的开走了,朝着边郊驶去,我和乐毅的生命算是保住了,可是,我们却没想到未来就不是只与丧尸对抗了,还有数不清的…..唉,那是后话了。

      哪有那么简单,其他国家也与咱们一样建造了生化基地,一直持续着危险度较小的科研,没太大进展,可咱中国却在这件事上高人一头,中国不怕危险,在各大城市郊外都建造了实验室,以及……大量的毒气,丧尸的毒气,我知道不可思议,很难想象,中央难道不会考虑我们吗,但是的确这么做了,如果咱们这里的实验室都……”乐毅声音越来越小,摩托车奔驰的风声把他仅剩的声音也埋没了,马路上没见到任何人,嗯,应该说任何活人,只看到几只恶心的丧尸,虽说摩托车的声音大点,可速度却很快,一般几只丧尸听见也追不上我们,我见乐毅不说话,我便不想再问了,我只是想早点逃出这生死之地,不然回来再让丧尸咬上一口那可就死定了啊,快走吧,走得越快越好。

      走了一会儿,我们和其他两个士兵到了车子那里,刚到面前,我就很吃惊,这哪是什么车子,我以为是一辆吉普什么的车,再大也只不过是个悍马吧,哪知道看到的不是我想象的那样的,是一辆超大型的装甲车,上战场的东西啊,一辆可以毁了几栋楼的的战斗武器啊,我不禁汗颜道,这玩意儿只在电影里看过,没想到看到真物儿还真是大吃一惊。

      我一路小跑上楼顶,大气都不喘,哈,这就是经常健身的好处,虽然是以从来不学习来当代价的。躺在设有防护网的楼顶上是多麽惬意啊,小凉风一吹,打开随身必备之物MP3,就慢慢的进入美梦之中了。不知多长时间,浑身上下发凉,我打了个哈欠,脑袋晕晕沉沉的,一睁眼,却把我余下的睡意扫得一干二净,“啊”!我看见乐毅瞪着大眼看着我,那样子可真够吓人的,“你干什么,神经病了吗,吓我一跳,”我一下站起来,乐毅倒也镇定,一脸无害的说:"我只想看看你干啥了,早下课了,我看你睡着时还挺漂亮啊”,“不过,看你那么半天,我可能着凉了,冻得我啊,怎么办呢,要不你陪我点医药费吧”,乐毅倒向我投来一个鄙视的表情,我也不在乎,早就习惯了,这家伙反咬一口的神功早就炼的炉火纯青了,但我总还想着他的那张可恶的脸来上一拳“应该上课了吧,怎么没听见先上课铃啊”,我皱着眉,“也是,那打铃的老头每次不都准点能打么,勤快死,今天有什么岔子了,”乐毅又从嬉皮笑脸的表情中转变成了一个慎重的小伙子“算了,快回教室吧,研究老头子打铃干什么,晚打点不好吗,切!”我拉着乐毅走下了楼顶,可我心中透着一丝不祥的感觉,说不清什么,但总有那么种感觉。走廊里太静了,耳朵都疼,平时应该大家的嬉闹声都能从学校透到十里以外啊“没声音,不太对劲啊。”“管他呢,没声音不好吗,一会回教室后我再睡上一觉,不过,确实有点静的过分了。”“乐毅,你随便找个教室看看怎么了。”“呸!就知道让我干活,我是你小弟吗”!乐毅走到一个教室门口看去,突然他脸色一变,手抖了抖,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他脸上留下了许多冷汗,之后向我跑来,他到我面前停都没停就使劲打了我一巴掌,转身就跑,这一巴掌来得突然,让我想也没想就追着他跑,“这小子不知哪来那么大劲头,平时都懒得走路,没想到今天跑得那么快,”我想着。一直到楼下,校门不知为何是开着的,我又跑着瞄了一眼保安亭一个人都没有,感到很奇怪,但仍追着乐毅不放,一直跑到小胡同里才停,我追到他,一下抓住他的脖领子,“打我干什么”,我愤怒地叫着,"先放开我,我再说。”喘匀了气,我问他怎么回事,乐毅神色慌张的讲了起来,“我刚才到教室门的窗户上,看到一群像丧尸一样的东西,开始我也不敢相信,但我看到有个同学开膛破肚,扯着肠子走,两眼翻白,滴着黑血,到处窟窿才发现这是真的,我是不得已打你的,我只有这么做才能让你第一时间,和我一起跑出来,不然我们都会死在里面的。”我呆呆的听着,“那你怎么知道全校都是这样,说不定哪只是一场话剧排练,或者只是太逼真而已”“呵呵,我在跑动的时候清清楚楚地看了每个我可以看到的教室,哪怕是一瞬,我也看到了丧尸,难道全校都在话剧排练吗,而且还是那么恶心的东西,”我的心中也不停地打鼓,“乐毅没有说过假话,他说的那么认真,难道是真的,怎么会......”我慢慢向前走着思考着,但当我看到一幕时,我思考不下去了,“是那个东西吗!?”我颤颤巍巍地吐出这几个字,乐毅走过来用超乎常理的平淡语气说:“对,的确是那东西”。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是个老人,是个极度恐怖的老人,脸皮没了,露着黑红色的肉,眼珠早就不知道在哪了,嘴的旁边有一条大大的豁口,满身的血啊,就这么在二楼阳台走着,还是挪着,“这下信了吧,看来这应该与前几天在市郊那个生化实验室泄漏有关,在市郊建造生化实验室真是违规常理,市郊怎么能有实验室,这可是上海啊,一旦毒气泄漏那可不是小事,但它确实发生了,昨天就看到军队来上海封锁那一片郊区了吗,我以为没事了,可还没能阻止,不可思议,如今就蔓延到这了吗,”他皱着眉头,手放在下巴上,眯着眼嘀咕道,“你怎么知道那么清楚,你哪来的啊”。我依旧开着玩笑,“我早晨不是说了吗,我爸爸妈妈调到那个生化试验室了吗,前几天发生毒气时,我爸妈那晚就没回来,十有八九是像那东西一样了,一线人民死的太快了,哼哼。”我看到乐毅眼中有些泪花,但一瞬间不见了,我看他这样我也没多问,“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怎么能逃出去,枉我一世英明,怎么能在此地而死,我可还想为祖国做贡献呢”,我装的大无畏的神情望着天,乐毅再次向我投来鄙视的目光,"走是走得了,就怕你不敢,我可不怕啊,一切看你了,不过记住,我看在你是的我的兄弟份子上,我透露给你些事情,说不定之后还真有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意境呢”。他诡异的看着我念叨着,“你说吧,怎么办,我可没你的那变态的大脑,”“计划太简单不过了,我们现在去拿我的摩托车,之后去生化试验室”“什么,去哪里,那可是毒气源头啊,这不是找死去吗,”“哼,倒数第一的大脑啊,那里是市郊,没有多少人,并且有至少半个师的军队,昨天我在电视看到了,那里已经建造堡垒封锁好了那一片郊区,如果没有问题的话,那里已经没有丧尸了,我想毒气也没得差不多了,而且到了那里,我们就有机会在这个布满丧尸的乱世里有了生的保障了,你说呢。”他问我,我打了一楞,“你刚才说的是什么生的保障啊,难道只有军队吗,”“当然不是,从他们调到哪里工作时,他们两个人就告诉我一切,那个研究了什么东西的一切,包括我爸妈私下瞒着领导研究的解除病毒的疫苗,”乐毅喘口大气,“别在这说了,这太危险,我们快拿我的摩托车吧,等到了军队我再给你好好解释,不过我告你,这可不是普通的疫苗,不是一次性的,是永久的,就是说你用完它之后,一辈子都不会再被病毒感染,你真应该庆幸有我这个朋友啊,不然你会死的多惨。”我只好顺着他迎合道“对对,快走吧,不然就会死这了,再也不能论天下了。”我对着乐毅说,之后我们发疯似地奔向停车场,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看来逃命时人类潜能真会爆发似的。

      “所谓如今的病毒,可不只是一般电影里演的让人变丧尸的病毒,一群丧尸在世界各地晃悠,

      我趴在乐毅背上,想睡上一会儿,就在这时,乐毅突然把摩托车做了一个大漂移,“我靠,怎么了,我头都快让…你…甩….掉…了。”我大张着嘴,再也说不清楚一句话了,我看到了什么,大家都该猜到了吧,一条街的丧尸,咧的大口,向我们挪来,距离只有3,4百米左右,我颤抖着从嘴里吐出几个字“咱该跑了吧”,“你说呢”,乐毅依然很平淡,这种面临大难而不显丝毫惧色的精神在和平时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但在如今这种危难关头还要装一下子,我真恨不得把他剁了,“我说你还……!!!”“啊!!!”乐毅又一个转弯出了困境,左右左右,来回的拐弯,我又快吐了,乐毅一个大转弯失败,结果可想而知,我与乐毅被摩托车摔了出去,我趴在一个商店门口,乐毅在我身子两三米之外,便道上面,我躺在地上知道自己难逃一死,闭上眼睛等着丧尸的围攻,这时,乐毅艰难的向我爬来,“完了,这次完了,手上武器都没有”,“谁说的,你看那是什么,”乐毅一指,我随着望去,原来我身后是个卖运动装备的,有棒球棍,“快拿棍子来,你也好杀几个吧,我也不甘心就这么死了,帮我多杀几个。”我这才看到乐毅身上都是伤,由于是夏天,身上衣服不多,他除了头以外,几乎都没有一块好皮肤了,身上带着血,我比他好点,只是一点擦伤,我二话不说进了店抄起一根轻点的棒球棍,出来后,我立刻一个冲刺,到一个丧失面前,横着向它的头抡去,“匡!”一只丧尸的头从脖子上掉了下去,喷出了不到一米的黑血,我不管别的,又向另一个快到乐毅身旁的丧尸奔去,还没到丧尸那里,我就举好了棍子,刚到那了,我一个大跳,棍子由上到下砸了丧尸的脑顶,血液迸溅了我一脸,我也杀红眼了,打丧尸的快感传遍了全身,大脑里只有兴奋,全然忘记了它们的危险,疯狂起来,“哈哈,太爽了,都来吧,老子我不怕你们,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我歇斯底里的大叫了起来,突然,丧尸数量又增加了,我一上去要爆头的时候,顶前的一个丧尸,用手打走了棍子,一撞我,我马上跑回乐毅身边,我刚才的勇气全然消失了,只有无限的恐惧,甚至有些抽搐,我拽着乐毅的胳膊,闭紧眼,等待着死神的宣判,“砰,砰,砰”在这时,我只听见许多像爆竹一样的东西,是枪声!!!!我睁开眼,是一队士兵,这队士兵还挺聪明,知道打丧尸要打头,而不是像电影一样,傻傻的只会打身子,死了还不明白为什么丧尸打不倒,明显这一小队是有过应对丧尸训练的,我一下放松了下来,知道自己可以活着,便放松下来,想装晕,,我也实在是紧张过度了,谁能第一次面对一群丧尸不晕的呢,既然有大兵哥哥来救了,我就休息下吧,我刚想装躺下来,就有一个兵过来“别装死,我们可不背你回营地,他妈的,孬玩意儿,看见丧尸就装死,还活什么,再不起来就死去吧,反正寨子里不缺你们俩个货。”我心里一直窝火,听他说完我真恨不得跳起来给他一个耳刮子,乐毅的眼神也一直盯着士兵不放,他没装死,坐着呢,士兵看到他的样子,给了乐毅一个巴掌,还骂道:“***,看什么看,老子就说你们了咋地,还敢瞪我。”这头叫骂着,那边的士兵将丧尸干掉之后,跑来几个问怎么回事,这缺德的士兵一五一十的说了,我以为能来几个懂事的说说这人,哪知有个新跑来的呸了我们两个一口唾沫,还说:“算了,妈的,将军让咱找吃的,咱们竟然看见这两个东西,要不是将军想扩大寨子的人数,好和其他军阀比拟,谁在乎这个,一枪打死算了,哼,把他们带车上去,我们马上回来,然后回寨子。”新跑来的士兵把我们拉向了他们放车子的方向,期间还踢踢打打的,要不是乐毅说他们就是生化基地的守驻军,可以把我们带到哪里,我才不会忍气吞声呢。

      到了停车场,我以为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地狱时,最不想看到的一幕看到了,有个老师在停车场,准确来说是个丧尸老师,也是恐怖至极,我不禁吐了一地,这还正好让他听见了我们,慢慢挪了过来,乐毅一看我,那意思是“你去杀了他”,我就恨不得先宰了乐毅,那么危险你却让我开头,他要咬我一口我不就完了吗,这个混蛋,可我也没办法,谁让我一会儿还要靠他活呢,我也只好硬着头皮,抄起一根放在其他车上的U型锁照那恐怖的丧尸脑袋上砸去,还好我看过不少生化危机的电影,知道开丧失就照头开,不像别的傻子似的还打什么身子,这一下开下去丧尸的半个头没了,从里面流出了大量的脑浆还有不知道是什么的红的绿的都有,那丧尸也在我这一个终极爆头之下倒地挣扎,过了一会就不起来了,而我又在这些恐怖的脑浆挑逗之下再次光荣的呕吐了,直起腰后我突然感到身体一股力量涌了出来,不太明显,但还有些感觉,我没太大的注意,乐毅马上打开摩托车的锁喊了句上车,我们就出发了,殊不知这一路上可不是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容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