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完结

念岛

作者:川木音十 | 恐怖灵异 | 围观:12004

收藏

  一年前的一场大火夺去了作家陈木轩唯一的儿子,自此他始终沉侵在丧子之痛中难以不能自拔。一直到晚上,他在那场大火的废墟中意外发现了(儿子的画作,这让他坚信在这世间不存在着一种神秘的的力量取得联系着已故儿子与他。  他再细思这整个事情,他深深地地我相信儿子肯定不存在着“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们现在还在云南这边……”电话那头断断续续的,吵杂声一片。“这边很吵!我们马上往回赶,你就呆三塔镇,不要出远门了,我们应该很快就能回来……”电话突然挂掉了。。




念岛的岛  念岛是什么意思  鄱阳湖无念岛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签名200,问题100.”陈木轩习惯性地说着这句话,然后头也没抬,继续喝酒。

      (五)

      (二)

      木轩苦笑了一下,将手中的画悄悄地藏了一下。过了一会,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到三楼看看,待会有空跟你聊。”说完之后就急着上了扶梯。

      就这么看过去,那个昏暗角落里的男子满是故事。他一直不语地低着头喝着自己的酒。邋遢地头发,像是几年前用过的发胶没有洗净,胡乱刮过的胡子,像是废旧的刷子搁弃在角落里,没人愿意去触碰。没人会将他和风光的作家陈木轩联系在一起,人们大概会以为他已经死在了自己的故事里了吧。

      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从杂货间的里面的小房间里传出来,木云听到了。他以为只是因为刚刚运动完,出现了幻听。他揉了揉耳朵,这时候声音却越发清楚了,好像是木生的声音在一遍一遍地叫着:“叔叔”。

      木云撑着伞,躲着小路上的水洼小跑到了后院的杂货间。他要去开启那个好久没用过的备用发电机。大概是太久没有用过了,尝试了好几次还是没能点燃。尝试几次他累坏了,不顾凳子上厚厚的灰尘一屁股坐下。

      这是这座沿海小城市唯一的一个博物馆,当地的居民认为这个博物馆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故事,以至于这里常年门可罗雀。木轩早些年经常出现在这里,那时候他经常来这里找一个老人,听老人讲各种古怪的历史。而那时候也正是《三塔镇》的创作初期。

      木轩放下手中的手机,他看了看手中的画,再看看空洞的房子。周围安静得让人害怕,只有墙上分针行走的脚步声在响着。

      “在为新书做准备?”老罗看着楼梯上的木轩问道。

      木轩瞬时涨红了脸,幸好室里的灯光没那么亮堂。

      最后木轩还是听了木云的话,跟他去了一趟城里。医生的诊断后给出结果:木轩生病了,精神病。医院的医生也认为木轩眼中的画只不过是白纸几张,那自己用砖块砸出的创口却真真实实地存在。木轩拒绝了住院的要求,赖在车里不出来。两人对视着不说话许久,最后木云只得妥协。

      酒吧的老板边擦拭着手中的酒杯,边穿过几瓶烈酒看着橱窗外面景色,嘴角抽搐了几下,像是在抱怨什么。这时候门被推开了,老板条件反射地拾起嘴角的笑容,说道:“欢迎观临!”,之后停下手中的工作,歪着头往里头叫唤着:“快出来干活,来客人了!”。

      他习惯性地走到木生的房间门口,看着房间里面好久。这时候书房传来“哒哒”的走路声,像极了木生在家里穿着大人皮鞋走路时发出来的声音。他打开书房的们,却没有发现任何人。他习惯地走到书桌边,果然上面放着一张画。他看了看四周,说:“木生,爸爸知道是你,你可以出来吗?我很想你,很想见你。”

      这几天,一切都是那么地不寻常。木云在外面的走廊上跟警察聊着天,神情凝重,还不时地往房间里面看一下,用一种不安的表情。木轩心不在焉,他的心早已经在家里的那些画上。

      木轩看画正看着入神,木云怒气冲冲地走进来。大声说道:“你怎么走了也不说一声!你眼里还有我们这些家人吗?”

      (一)

      老板担心的问道:“陈先生,你还好吧?”

      女孩顿时眼睛放着光,抱着手中的书小跑到了柜台边,焦急地问着:“你认识这本书的作者吗?木轩。有人跟我说他经常在清塔酒吧喝酒。”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