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平衡调节者

作者:深夜真红 | 轻幻想 | 围观:29423

收藏

  被评为世界达到平衡调解者的安奏,在成了可调节者后的生活中奔波劳累于全世界更有甚者全宇宙各地中执行可调节达到平衡的任务,漫长的旅程的岁月使他慢慢的养成这种生活,更有甚者对那些很合常理的任务倍感甚至麻木,却就在他即将对一切倍感漠然,沦落纯粹的世界的工具之时,一位在任务中遇见了的少β位面,地球,中国温州的某栋别墅里,安奏正久违的泡在浴缸里享受着一个人的放松时光。已经记不得上一次像这样抱着放松自己的心态泡澡是什么时候了,从某时起,自己开始变成执行任务的机器,连原本最喜欢的泡澡也抛在了脑后。虽然是有些女性化的喜好,但泡在水里,将身体完全交给浮力,自己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享受全身泡在热水中所带来的难以言喻的感觉,这种享受实在是让自己欲罢不能啊。之所以今天会久违的想要泡澡放松自己,应该是因为在上次的任务中发生的事情使自己机械化的思维又慢慢活跃起来了吧。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少女的事情也很在意,时刻都在想着她的事。无主见的机器人生活看来是告一段落了,自己又取回了一点点作为独立个体的意识,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就是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虽然还有点不舍得,但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安奏结束了美好的泡澡时光,擦干身子换好衣服前往位于二楼的,直到昨晚为止还是空房的房间。手放在门把手上,转动把手时听到门内传来了“呜啊!”的声音看来已经醒了呢。这么想着,安奏打开了房间的门,本是空荡荡的房间,如今却在中间摆放了一张豪华的夸张的床,就像在漫画或电影中看到的真正的公主殿下的床,与其说是安奏有意选择了这样的床,不如说是当想着要做怎样的床时不知为何觉得如果不是这样的床的话不行,不是公主殿下级别的床配不上她。于是,用了半个晚上的时间,参考了许许多多的资料,最终做出了这样的床。(真的是纯手工制造哦)而公主殿下此刻正背对着安奏,将几乎整个人包在被子里,只有头露出来一点。床上的公主殿下就是理应在十几个小时前被排除的那个被安奏称作“钥匙”的少女。那时,在稍加思考后,安奏最终决定暂不执行排除任务,先将其带回并保护起来。忠于任务的安奏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做出过违反任务的行为。不论是多么灭绝人性的事情他都做了。然而,这次他“违规”了。“违规”的理由很简单,这名少女的存在是特殊的——他跟安奏一样是“调节者”,同为世界的仆人,也就是说是同事关系,产生共鸣时安奏就确认了这一点。“调节者”,全称是“世界调节者”,虽然这都只是安奏自己命名的罢了。“世界调节者”称不上是组织,没有头领(如果世界本身算不上是头领的话),只有不知道数量的“调节者”。“调节者”是由世界的意识选出的,基本上都是些在某些方面有突出能力的生命体,当生命体的肉体迎来终结时世界便会将其存在本身变为“调节者”,而这个改变是强制的,是无视对方意愿的,不管你是否想要告别世界都得留下来为世界工作。安奏当时的情形就是这样,原以为自己的人生到此为止,再次睁开双眼时自己仍然“活的”好好的,之后通过各种途径才知道自己成为了调节者并开始了漫无止境的佣兵生涯。虽然直到十几个小时前安奏都没有见过除他以外的第二个“调节者”,根本没有知情人跟他交换信息,这些情报也只是在遗留下的资料中得知的的。但“百科全书”上是这么介绍的,对于这唯一的资料,安奏也只有选择相信。既然同为调节者,那么就不能随便排除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任务会要求排除这个女人的存在,但安奏想不到排除她的意义在哪里,只是因为她为拉普拉斯提供了波动炮的核心?这种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吧,拉普拉斯已经死了,波动炮也摧毁了,因为某些原因被利用的调节者完全是无辜的,当然,前提是她不是自愿协助的。也就是说,这也许是世界的失误。虽然是世界的意识总是以自身利益考虑作出最好的决策,但不管对谁来说失误都是存在的,就连全知全能的世界也不例外。世界的意识应该只是根据各种各样的规则,条件来作出合理的判断,那么也有可能因为一些不正确的信息而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而且排除自己的员工对公司能有什么好处呢?调节者有限股分公司根本不存在竞争对手,企业运营从安奏的角度来看也很好,起码员工福利应该是全宇宙最好的,虽然做的工作在安奏看来是全宇宙最差的。不过这样一来就不需要考虑裁员的问题吧,不如说人手越多越好吧“已经醒了么”虽然本人看起来好像是打算装作还在睡觉的样子,但先不说之前发出的声音,现在连同被子都一起在颤抖的身体完全暴露了自己醒着的事实。安奏并不打算配合公主殿下的演技,虽然现在并不是任务机器的状态,但他本就不是会配合女孩子的演技的人,现在他有一大堆想问的问题,既然对方已经醒了,那么现在开始就是提问时间了。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希望你好好回答,根据你的答案我将决定如何处置你。“呜...”被子停止了颤抖,只是安静的在等着,看起来是愿意配合的样子。“我,我什么都会说的,所以......所以求你不要伤害我,呜呜....”看来拉普拉斯对待少女的方式很不友好,的确当初带回家的时候身上已经有很多伤痕了,淤青,割伤等等遍布了全身,不过这些伤安奏已经在为少女换衣服的时候治好了。“你和拉普拉斯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会在那个地下实验室里”“诶.....?那个,拉,拉普拉斯是谁啊......”“......”“??”“就是把你关起来的那个男人...”“呜.....主人是买下我的人,虽然经常会弄疼我,但是会给我吃的东西,比原来的主人好很多。”“原来的主人是谁”“是个很胖的人,经常会打我,也经常不给我吃饭,最后把我卖给了新主人”“奴隶商人么......”为什么明明是调节者却会被奴隶商人这种家伙抓住?而且还就这样被卖了?是任务的一环么?如果是的话目的又是什么?为了靠近拉普拉斯么?但根本没有必要用这么绕圈子的方法啊。不行,这样下去只会没玩没了的,这里先挑重要的问。“为什么要协助拉普拉斯”“协助?”“唉....这么说吧,为什么要为拉普拉斯作出那块水晶,那是你做的没错吧。”“因为主人说如果做出来的话就会给我很多好吃的....”这么说着,少女的眼睛开始发光,当然,并不是真的有发出光就是了.。看来她是真的很喜欢吃啊...“也就是说你并不是主动协助拉普拉斯的喽?”“嗯?”......看来她真的只是被利用了,至少确认了她并不是敌对方,而且看上去也无害的样子,应该不需要排除。不过,经过这简短的对话,安奏发现一件令他十分在意的事情。眼前的少女太过不谙世事了,简直就像是个小孩子一样,这样的天真少女真的是跟自己一样是为了执行调节平衡的任务而存在的个体么?她这样真的能执行调节者的任务么?不不,也许有些任务就是需要她这样的人来执行,她是调节者这点不会有错,自己不是最清楚这点了么。虽然还有很多待了解的地方,不过看样子一下子问太多少女也答不上来,还是慢慢了解她吧,不急。按照经验,距离下一次的任务开始的时间,用地球上的时间来算还有两个月左右,足够用来搞清楚一切了。“对了”最后的最后还有一件必须要知道的事情“嗯??”“你的名字叫什么”“名字?”“啊,就是名字,告诉我。”“名字,没,没有的说”“怎么会连名字都没有,父母没有给你取名字么?”“我,我不觉得爸爸妈妈的事情了,被旧主人找到之前的记忆没有,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旧主人和新主人都叫我”喂”或者”魔女””“啧...失忆么”调节者也会失忆么?肉体功能保留的这么完善么?因为是第一次见到其他的调节者所以也不清楚到底是怎样。不过,没有名字么,有点麻烦啊,没有名字的话叫起来也不方便。虽然安奏也可以对少女用“喂”,但不知为什么他并不想这样做,是因为是第一个遇见的同事所以想好好对待么,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安奏知道原因则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那个......”“嗯?!”“噫!!对,对不起!”心中的不快不小心表达出来了,刚才的那一声回应听起来肯定让人觉得自己现在很不愉快吧,虽然并没有那么到少女所想的那种程度,不过的确有点不开心,毕竟不了解的事情还是太多了。少女看来是觉得自己做了什么让安奏不开心的事情,觉得自己要被惩罚了吧,整个人又缩到被子里开始颤抖。怎么说呢...给人一种刚买过来的仓鼠的感觉呢。对方是跟自己对等的人,这里还是好好对待她吧,这么想着,安奏平复了心情,尽力放松面部肌肉,作出自己觉得算是友善的表情,对少女说道:“抱歉,是我这边失礼了,我叫安奏,也是一名调节者。从刚刚的问题中我已经知道你是我的同伴了,还请原谅我之前的态度。看样子你经历了很多事情呢,可以的话在你能够独立生活之前就由我照顾你吧,也算是对之前的失礼行为的补偿。另外,刚才其实是在烦恼其他事情,吓到了你真是抱歉,刚刚是有什么话想要说么?”“呜....”少女慢慢的从被子里探出了偷,小心地观察起安奏。这时安奏才发现,少女的眼睛是跟头发一样的漂亮的水蓝色,陈澈的双眼含着一点泪水,这样的双目正盯着安奏看,连对凡是都十分淡漠的安奏都看入迷了。其实客观的说,少女真的是十分的可爱啊,水蓝的的长发,标致的脸蛋上有着精致的五官,匀称的身材,洁白的肌肤,简直就像人偶一样,没错,就是想人偶一样可爱的女孩。然而就是这么可爱的女孩,接下来说出的话却足以让全世界的男性陷入混乱。“那个,你就是新的主人吧,既然现在你是我的主人,那,那么,随便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那个,会疼的事情希望能放过我.....当然,名字,我的名字也可以由你决定”换做其他的正常男性的话,被可爱的女孩子用湿润润的眼睛盯着说出这样的话肯定会被击沉并抱头大叫“唔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吧。然而在场的男性只有安奏一人,所以,像那样的事情当然没有发生。“由我来取名字么...也行”名字是很重要的,既然对方说了可以由我来决定那就按对方说的来做吧。看起来安奏把注意力都放到了相对来说根本无所谓的地方了呢.....“嗯.....,”“咕呜....”(咽口水)经历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安奏说道:“那么,从今以后你就叫“缇亚”吧,可以么”“缇亚....缇亚...”缇亚将双手放在胸前,闭着眼轻轻念着自己的名字,就像是在回味一样,然后抬起头,对着安奏露出了看起来十分高兴,十分幸福的表情回答道:“嗯!”这大概是安奏在漫长的岁月里看见过的最美的笑容了。自己大概就是为了守护这样的笑容而存在的吧,理解到这点则是后话了。。




洗衣机怎么调节平衡  怎样调节平衡螺母  调节平衡螺母  平衡车怎样调节速度  平衡车高度调节要求  水盐平衡调节过程  水平衡调节过程示意图  音场平衡调节  平衡车调节高度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鲜红的圆月下,帝国最伟大的魔法师——拉普拉斯的家中正在举行宴会,这是为了庆祝拉普拉斯成功使早已失传的魔道兵器重见天日而举办的宴会,“魔导波动炮”,那是号称一台可以匹敌一支军队的兵器。有了它,帝国称霸世界也只是时间问题了吧,宴会中的每一个人都是这么认为的。参加宴会的有帝国的高官以及上级贵族,甚至有听闻消息后马上赶来套近乎的邻国使节。宴会上形形色色的人正在举杯交谈,他们赞美着拉普拉斯的伟大,谈论着拉普拉斯的杰出成就,商讨着如何跟拉普拉斯套近乎,幻想着帝国和自己的未来。然而这场宴会的主角拉普拉斯本人却不在场,本人在之前说有点急事于是就匆忙离场了。让我们切换下视角。此时,拉普拉斯正在他的地下实验室里,因为随身携带的警报器启动了,于是匆忙赶到这里,因为是只对生命体有反应的安全系统,所以现在房间里理所当然的存在着两个生命体。失去四肢的拉普拉斯。和正用沾满鲜血的手掐着拉普拉斯脖子的一名男子。男子有着一头纯粹的白发,因为带着面罩所以看不到长相,在他的身边,拉普拉斯的四肢散落在地,很明显,这都是白发男子做的。“......你,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实验室里!为什么要杀我!你不知道我是谁么!我可是重现了远古兵器的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噗啊!”白发男子没有听下去,甩手吧成为人彘的拉普拉斯丢在了一边,从他淡漠的双眼中可以看出他对拉普拉斯的话一点兴趣都没有,随后男子便不再理会在一旁西斯底里地叫着的拉普拉斯,转身面向身后那庞然大物。即使是在这个庞大的地下实验室中,白发男子面前这个东西也有着绝对的存在感。占了整个实验室进8成的空间的庞然大物,这便是拉普拉斯最伟大的成就——“魔导波动炮”白发男子看了一眼眼前的“奇迹”,眼中依然没有丝毫情感,毫不犹豫地抬起了左手并对着“波动炮”。突然,就像是凭空出现一样,大量的黑雾包裹住了波动炮。不对,并不是像,这些黑雾就是从空气中凭空出现的,至少从拉普拉斯的视角来看是这样的。然而拉普拉斯并没有余暇对这些凭空出现的黑雾感到惊奇,因为他花费了一半的人生完成的最高杰作现在正在黑雾的包裹下逐渐变小,拉普拉斯不知道更不敢去想黑雾下在发生着什么,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雾越缩越小,越缩越小,连声都发不出来。他已经彻底混乱了,对眼前的景象做不出任何反应。最后,只用了1分钟不到的时间,当黑雾团缩小到原来体积的三分之一时,又很快地消失了,就像不曾存在过一样不留一丝痕迹。唯一能够证明它存在过的只有丢在地面上的一大堆灰,就在1分钟前,那一堆灰还是震惊全世界的奇迹,而现在,除了一堆灰以外它什么都不是。拉普拉斯呆呆的盯着那堆灰,他的眼神已经死了,毫无生机的目光,他没有理解发生了什么,但不管脑袋再怎么混乱,他也能认识到一件事情——等同于自己生命的东西已经不在了。确认波动炮已经彻底化成灰之后,白发男子又转过身来看向已经无异于死人的拉普拉斯,眼中毫无怜悯之情,举起来左手......“接下来,要排除的的是,‘钥匙’么......”留下两堆灰,白发男子一边走出地下实验室一边嘀咕着男子在地下密道中不断穿行着,打开一道又一道暗门,就像在自家院子里散步一样,最终来到了一扇门前,金属色泽的大门看起来异常坚固,这种门只有通过注入事先设定的人的魔力才能打开,因为每个人的魔力都有许些不同,所以除了设定好的人的魔力以外,其他任何人的魔力都无法打开这扇门。也就是说,理论上除了作为主人的拉普拉斯其他人都没有办法打开它,毕竟想要在不被人察觉到的情况下强行破坏这么一扇门几乎是不可能的。在错杂的密道中设置了这样的一扇门,有点头脑的人都能想到门后肯定有着什么对拉普拉斯来说至关重要的东西,甚至可能比那台波动炮还重要。然而,白发男子就站在门前,“什么都没做”,门就“自己打开了”,走进去,先看到的就是正对面的固定架,而上面固定着的东西,从外形上看应该是人,因为像是身体的部分全部被写着咒文的布抱着,应该是头的部位也被像是头盔的东西罩着,从表面上看并不能肯定里面的是一个人,然而白发男子知道,面前的至少是个生命体,而且还活着,虽然生命迹象很微弱,但确实是活着的。固定架的两边放着两张桌子,上面杂乱的堆放着各式各样的东西,看起来应该是些魔法道具,想必是用来做实验的吧,而实验的对象,毫无疑问,就是被拘束住的这个生命体。白发男子毫不犹豫地抬起了左手,就像先前对着波动炮和拉普拉斯时那样。不需要犹豫,自己在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达成任务目标,而现在的任务是排除拉普拉斯斯和波动炮以及作为拉普拉斯重现波动炮的核心的眼前的生命体。只需要像之前那样做就行了,只需要那样做就行了,不需要犹豫。原本是不需要犹豫的事情,像这样的事白发男子以及做了无数次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白发男子再也不会去在意那些在自己眼前化为灰的生命和物品。然而,这一次他犹豫了,反应过来时自己也无法相信。自己居然犹豫了!为什么会这样?白发男子在心中自问。然而理由他自己已经很清楚了。重现“魔导波动炮”这种事情理论上是绝对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因为作为“魔导波动炮”的核心部位的“转换水晶”已经不存在于世上了,不仅是这个星球,就算放眼整个宇宙也再也找不到了,这是白发男子从“百科全书”中了解到的。然而拉普拉斯造出来的波动炮并不是假货,而是十足的真货,这点在分解它时已经确认了,同时也确认了魔导炮中确实有“转换水晶”存在。为什么理论上不可能存在的东西会出现在这,原因就在眼前,就是眼前这个生命体。白发男子的眼中终于出现了一抹色彩,他好奇了。长久以来一直不抱一丝情绪地机械式的执行任务的他对眼前真正的“奇迹”感到好奇了。没有放下左手,黑雾就像分解波动炮那时一样将那个生命体连同整个固定架一起给包裹了起来,然而不同的是当黑雾散去时,地面上留下来的除了灰以外,还有一个全身赤裸的“人”。没错,就是“人”,人类的躯体,人类的四肢,人类的肤色,长长的,水蓝色的,人类的头发,不管怎么看都是个人类。白发男子走近了面朝地倒在灰上面的人类,将其反过来面朝他以便好好观察,然而当触碰到这个人类时白发男子身体像电流通过了一样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瞳孔中的好奇被吃惊完全取代。身体接触时的一瞬间白发男子就知道了,这个生命体绝对不是普通的人类,而是跟自己一样的存在!绝对不会错,这种感觉,虽然是第一次感受到,但不知为何白发男子可以肯定,这,就是共鸣!“而且...”震惊之余,白发男子开始仔细观察起眼前的“人”“.......雌性?”此时此刻,命运的齿轮终于咬合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