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完结

生如戏唱

作者:于长生 | 恐怖灵异 | 围观:23054

收藏

  这世间,真的再无素锦,只剩流年……  莫流年,莫留恋……虞城庞纳四海朝客,街市井井有条,满目繁华。。




生如戏唱于长生  生如戏唱百度百科  


精彩情节:

        醉仙楼!

        在这虞城乌云江畔有座高楼,楼高五层,三面临水,正面临街,富丽堂皇!这醉仙楼便是虞城最有名的酒楼!

        古人有云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诗句,高与低的差别,有时候也只不过是一层楼而已!

        莫流年来到醉仙楼时,天正暮色。

        虞城庞纳四海朝客,街市井井有条,满目繁华。

        港口客船尚小,供有庞然龙船高耸而立,水道间来往有序,人声喧嚣。

        纵目远望,竟一时之间望不到头,所及皆是明楼高阁,能见宫室恢宏屹立。

        醉仙楼以乌云江畔的醉仙酒楼自酿的醉仙酒而出名,每天慕名而来的客人络绎不绝。

        特别是日落时分,楼前必是车如流水马如龙。

        当当当!

        此时,传来一阵钟声,时间也就接近了申时,街道上的茶馆、酒楼、赌场、当铺,诸多家店铺开着大门,迎来送往的宾客络绎不绝。

        整个虞城很是繁华之色,买东西的,看热闹的,四处找差事谋生的,摩肩接踵,川流不息。

        一袭浅白面红若冠的少年莫流年来到了醉仙楼的门前。

        身穿宝蓝绸衫,长衫飘飘,俊眉朗目,颇是不凡。

        轻摇折扇,掩不住一副雍容华贵之气。

        此时醉仙楼内楼二楼雅座,早已摆了一桌酒菜,两个少年正倚窗相谈。

        酒是梨花白,人是风流子,窗外春光初绽,端的是冠盖满京华。

        有位姑娘望向那年轻公子莫流年,只见他相貌俊美异常,双目黑白分明,炯炯有神,手中折扇白玉为柄,握着扇柄的手,白得和扇柄竟无分别。

        黄昏时云散风来,街市上热闹更盛。地上干净整洁,客栈的生意络绎不绝。

        当啷!

        大堂里坐满宾客,伙计捧着托盘挨桌收钱,那声音就是银子落盘的声音,听得老鸨可谓是心花怒放,开心的站在堂内直盯着人忙活。

        咦!

        醉仙楼内的鸨母忽然看见门前立着一个白色身影,素服无华,人洁如玉!

        此人正是莫流年!

        而莫流年的脚步不紧不慢的往最大的一间客房中去,醉仙楼中,无数目光投来,却未有人敢阻拦。

        楼中,舞娘们献艺的高台上长出参天大树,叶间结了融融春意,树下清歌未止蝶舞不休。

        申时到!

        这时,只见醉仙楼内一团烟花从醉仙楼上空绽放,在此时满堂喝彩,将那些彼此相连的蛛丝都遍染橘红。

        兹乐班子卖力地吹弹着,一阵阵悠扬的乐曲在殿中绕梁三匝,十数名盛装的楼兰歌女歌后婉转,数十于阗舞女如众星拱月一般地烘托着一名领舞的绝色美女!

        但见那领舞者腰肢柔似水,眼眸亮如星,长长的水袖飘舞间,有如天女下凡般动人心魄,人美舞更美!

        停鸢台徐徐升起,下面铁齿轮环环相依。

        而那吵杂的客人们,也都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此时!

        只见一名身着宝蓝色纱衣的女子款步走至琴前,长发低垂,轻理衣带后,她优雅坐在琴前。

        蓝纱女子朱唇轻启,皓齿微露,含笑开口对着醉仙楼中的宾客说着。

        “寒月今日为各位奏的曲子是前不久在濯江畔偶然听人吟起的,名为‘梦江南’,各位,寒月献丑了。”

        言罢,只见她如葱般的十指抚上琴弦,弦中宫商错落有致,嘈嘈切切,凄凄婉婉,一个个音符如玉珠滚落玉盘般盈满整个烟雨楼。

        她缓歌清唱,抑抑扬扬,恍若隔世,生生令满殿权贵全都看得如痴如醉。

        宴至人生鼎沸,此时乐点忽如雨声,舞女们的舞步也随之急促,袖风甚至带动了香炉青烟,尚未来得及升腾,便立刻被吹散无踪。

        再起擂鼓乐声,领舞舞女抬腿旋动,裙摆如花般随她笔直双腿绽放,看得人目眩神迷。

        天上人间,最繁华莫过于此,仿似天下大兴,时时都是盛世太平。

        秋月流素,章台路远。

        几处深闺望月倚栏,鸾孤凤单,形影相吊;多少才子把酒谈笑,脱帽醉青楼。

        莫流年是常客,熟门熟路的就往那二楼的雅间走去,鸨母一早就瞧见少年进门,此刻已翩翩迎来,同来的还有一股子难忍的脂粉味。

        莫流年看了看成群的舞姬,厌恶地皱了皱眉,然后看到客人怀中的美人,又皱了皱眉,随即望向抚琴弹唱的女子便恢复了淡然。

        “诶哟!”

        “这不是莫公子嘛!可算给您盼来了,这个月孝敬您的银子,早早的就已经给您备好了。”鸨母笑盈盈的迎上了前去。

        莫流年一手抽回白玉折扇负于身后,下摆随风翻飞半掩着另一手握着一盘精雕玉琢的珠算,立在老鸨前三五步之处等待着老鸨的前来,神色从容。

        老鸨近看着莫流年,神情高雅,虽然温和却让人感到高不可攀。

        莫流年看着这纸醉金迷的醉仙楼暗暗叹息着。

        不知这多少历史的名城,古今名楼,都经不过岁月风霜,烽火的掠夺,天灾与人祸的洗劫,终于都熬不住,崩溃了,溃倒了,烟消云散了。

        就在那一晚的夜色,世人沉迷的整个江山,火光冲天,京城,千年古城,毁于一旦。

        而今!

        醉仙楼和它楼上的人,是不是也能在辉煌中站立于世呢?

        “这年虞城的气候有些反常,先是秋老虎比往年都要厉害,入了冬却又比往年都要冷,十一月末便下了一场大雪。老人们约莫会说,世道不太平,老天爷也跟着变脸,”

        随着莫流年一声如轻风淡雅的声音,白衣无华的身影,如同青山秀山,不带丝毫凡尘烟埃。

        莫流年以问句道来,虽是平淡语气,鸨母却生生从里面听出一丝揶揄意味。

        尽管话说的很平静、很客气,但是语气中的愠怒和嘲讽依然无法掩饰。

        想必是讽刺自己上一句还说得好听。

        莫流年声音轻慢,却话锋冰冷,鸨母的手不由自主哆嗦了,然后下颤颤地一笑。

        “公子所言甚是,这女子多的地儿,是非也肯定多。公子瞧瞧,我这院里,百八十号姑娘,想要养活着一大家子当真苦煞我了。”老鸨见状敢忙搭话。

        莫流年一时有些恍惚起来,目光投向二楼那边,总觉得有个纤细的姑娘,懒洋洋地坐在他旁边。

        她那一张脸脏得花猫一样也不知道洗,无声的浅笑,素锦流年,我侯君归。

        思绪流转,岁月如梭,逝水流年……

        “古人作事无巨细,寂寞豪华皆有意,罢了,罢了,成与败,且看天意。这尘世之间,哪有什么是非对错?”莫流年轻轻低语着。

        似是喃喃自语,又似是说与远古那些幽魂听,抬手掩目,他不再说话,暮光之中,那微仰的脸白玉般凈美,唇边勾起一丝浅笑。

        可那笑却比那悲伤的哀泣更让人心酸……心痛!

        【希望每一本作品都不辜负你们的期望,支持正版,就在起点中文网!】    出了醉仙楼后莫流连又去了一些商家收取租金。

        此时月光细细碎碎地落在柳枝间。

        明月挂在墨蓝的夜空之上,点点清辉洒落,银色的辉光洒在街道上。

        银月悬空!

        清辉曜洒若水,河面倒映了一片银光,夜风拂水,泛出粼粼一层微波。

        路面极其分明,莫流年仰看天空,浓云已经散去,挂着一轮圆月,散出冷静的光辉。

        莫流年望着天上一轮圆月,在青天上发着那缕缕清辉。

        月色皎洁!

        清辉洒满河面。犹如一条蜿蜒环绕的飞龙盘踞在河面上。

        只见,月光下,晶莹剔透,如梦似幻,让人几疑置身月宫。

        银月如船,斜挂在天!

        此时,莫流年独自走在街上,时辰已是夜晚,这个夜晚,乌云渐渐散去,月上柳梢,皎洁胜雪。

        银盘无声,清风无形!

        苍茫天地,莫流年行走在夜晚人影稀少街道上心中却想着,这圆月能照人团圆吗?嫦娥自己都只能起舞弄孤影,还能顾及人间的悲欢聚散?

        孤独的月!

        孤独的莫流年,在变得越来越明亮的月色下行走。

        天空上西面有月如钩,挂在了天际的尽头。

        时间每增加一份月色也就越加明亮一分,此时可以看到朝霞如水般荡漾。

        莫流年此时如客寄他边的旅人在深夜遥望残月清辉,在满地月华碎屑中低头望见了故乡的清影,却是依稀渺茫,如水月镜花之可望不可及。

        万家灯火之间,酒足饭饱之时,歌舞暖响之后谁会去静下心来,怀着如月般的冷的思绪,看看那月亮,沐浴一下孤独的月辉……

        每当夜幕降临,望着那一轮明月升上夜空,清澈的月光洒满大地,就会让莫流年产生无数情思遐想。

        莫流年抿着唇面色如水,白皙的脸庞泛着月光似清辉荡漾,泠泠的,孤寂的,有种月出天山的冷静与坚强。

        月光倒映在身上,莫流年如履平地的站在月影中间,沐一身月光清辉。

        夜!

        凉如水,冷如冰,一轮明月高高挂于空中,繁星点点。

        微风拂过,树枝随之摇摆,沙沙作响。

        莫流连的眼前却似乎浮现了另一双眼睛。

        月光还是和以前一样,澄澈,明亮,唯独月光下的人变了,变得不一样了。

        秋水般清亮平静!

        他的眼睛很漂亮,一片澄澈透明,带着当年初见时的明亮和天真。

        莫流连身子轻轻晃了晃,那如月光般清澈的眼眸如清辉一般皎洁又幽静的光芒仿佛从亘古一直穿越射破到面前,明亮闪烁的让莫流年几乎睁不开眼睛。

        此时莫流年就好像受了伤的小动物的眼睛,纯真无邪到令人心碎,澄辙明净到让人心痛。

        莫流年的大眼睛也一下子变得明亮了,脸色就像此时的夜空那么明朗。

        还是保持着微微笑着的模样,昏暗的月光下,莫流年眼底清亮不减,灿若星辰。

        即便悲伤后也没有一丝阴影,永远笼罩在明朗纯净温暖之下,莫流年的内心经过了单纯的过滤,永远清新明丽,流畅圆润,没有百感交集、曲折丛深,没有绝望的控诉与呼喊,永远是明净优雅。

        莫流年微笑时眸子黑亮如水晶般透明,出神时却会浮泛起温柔而迷离的薄雾来。

        此时!

        莫流年看来格外地沉静,轮廓清秀圆润。

        莫流年抿起嘴角笑起来,眉梢轻扬,一张脸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眼睛如同一汪清澈的泉水,灿若朝霞的笑容。

        从容的一笑,莫流年澄澈的眼眸里泛着清润明快的光辉。

        莫流年那极为清丽的脸白皙,酒窝陷在脸颊里,眼神清朗。

        月上柳梢,皎洁胜雪!

        就在莫流年恍惚的时候,忽然间抬起头来,用那双黑亮的眼睛注视着某一处。

        忽见从东边巷口慢慢踱过一个人来,恰走到门口,立住了向流连于这里张望。

        就这样流连在原地看了他了一会不曾动身。

        角落里,那人微低着头,目光忍不住在莫流年的身上一扫而过。

        对面那人似乎沉不住气,连低声咳嗽了几声。

        又过了一会,他脚下有些活动,看样子像要走去。

        终于!

        他步子甚急的消失在了巷间……

        而莫流年也不动声色的也跟了上去想一看究竟。

        刚至拐角,黑暗中却忽然伸过来一只手将她猛地一拽。

        那只手冰冷枯瘦简直如厉鬼,才看清楚面前的人,形容枯槁身形瘦削,声音也是嘶哑的。

        那人想拉莫流年,却发现拉不动,莫流年盯着那人拉在自己臂上的手,一声冷哼飘了出来。

        莫流年的身躯是这样纤弱冰凉,而与对方双目相接,却淡然的平视着他,好似看着一个死人。

        那人拉着莫流年的手处,并未有意想中的男人的那般坚实宽厚,不禁一怔,这才发觉莫流年的手比女子还要纤细荏弱,异常消瘦。

        视线上移,看到那双温润如玉的黑瞳,心中顿时如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泛起涟漪无限。

        然后……

        只见那人的双眸在逐渐黯淡神采,慢慢的放大着。

        他的眼睛睁着大大的,放大的瞳孔里映着莫流年那纤弱的身躯,如同往常一样。

        他仿佛看到了什么,脸上浮现出笑容。

        甚至眼神都变得非常奇怪,若是要说的话,那是种犹带着一丝快乐的笑容,然而他却悄悄停止了呼吸。

        流连再睁开双眼时,那人已经松开了抓住莫流年手臂的那双手,缓缓的倒了下去,

        而莫流年他却并没有再看那人一眼,径直的走了。

        太多的欢喜与悲哀,莫流年已不想再去记起。

        世界上最麻烦的问题,就是知道是什么问题,却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莫流年眼中隐隐透着寂寞悲伤。

        远处一位着青衣人看着莫流年离去的背影,站了一会儿,便在街旁的石椅上坐下,叹一口气。

        之后便一直没有动静!

        “姓许名奎,虞城本地人,四十五岁,自幼父母双亡,寄人篱下,投靠其舅,他们那家商铺开设于官巷口。”

        此时有人传声与莫流年,而莫流年的瞳仁虽是一贯的平静无采,眉宇间却渐渐浮过凄凉之色。

        曾经如月亮般皎洁的脸上,只余了一种灰暗的憔悴之色,曾经有珠光流转的眸中,亦只是一片黯然。

        “另外他尚未娶亲,其中一半原因是他是个杀手。”

        那人顿了顿又传来了话语,此时莫流连伸出来的手,有些尴尬地停在空中。

        半晌,脸上泛着一丝丝苦涩,收回来双手,他深深地注视几眼,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我路过虞城顺便帮王堂主与你传个信,王堂主让你速回惜月宫。”

        声音又传来了,莫流年似乎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沉思,然后脸上的黯然渐渐隐去,再看去时,面色如水以与平常无异。

        月光下莫流年转身缓缓走向坐刚才在街边石椅上的青衣人

        走在熟悉的街道上,仰头就可以看到月色皎洁的天空,身边路旁的青衣人莫流年自然是认识的,他是惜月宫的护发木鄀风。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