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原来你不是

作者:阅读王 | 校园甜宠 | 围观:28430

收藏

  《原来是你也不是》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天德,白术,年妇,牛狗娃,牛加大力度,牛银花,牛家大妈,李家婶婶,龙王爷,牛家,皮饼之间的故事。原来是你也不是约64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原来你不是不想结  原来你不是没时间只是  原来你不是真正的爱我歌词  原来你不是 青浼百度云  原来你不是txt百度云  原来你不是全文免费阅读  原来你不是 青浼  原来你不是暖阳全文免费阅读  原来你不是暖阳  原来你不是  


精彩情节:

    悍妇甲:“你周春花,你不要脸!”

    人一多聚在一起,等待无聊的时间,大家便忍不住开始七嘴八舌地说一些闲话。

    顺着人群,牛家三人几乎没有什么悬念地他们来到了发放赈灾粥的地方,远远地白术便看见了官府衙门的气派大门,在那大门的门口摆着两巨大的木桶,身穿衙门小厮衣服的官家人吆喝着维护秩序看管着排着长长的等待领粥的队伍。

    产妇在床上不是喊痛,而是叫喊着饿,她的面色音开始泛青,双颊眼中凹陷,看来肚子里的胎儿已经将她全部的营养都吸取了去,这个年纪大概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轻女人,此时整个人都沧桑得像是已经年过五十……

    说罢便匆匆出了房门往隔壁李婶婶家走去。

    这话最初白术还以为这是什么古代人产房里的迷信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她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正在努力生产的孕妇身上此时此刻,屋子里满满地弥漫着一股血腥与尿味,想来是因为承受不住胎儿挤压造成了产妇的尿失禁……

    白术松了口气,正准备放下窗子结束这场惊心动魄的围观,却在这个时候,她却发现李家婶婶有了另外一个奇怪的动作只见她脸上的微笑保持不变,慢吞吞地用空着的那边手从床上捡起一块刚才用来发给自己擦血的湿毛巾,嘴里哼唱着不知名的摇篮曲似的歌,双目放空,然而将那块毛巾盖在了新出生的婴儿脸上。

    以上,说罢故事,白鹿真人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来到了早已被荒废的庙宇,只见那房梁之上果然有龙鳞状的瓦片,屋顶四角也有龙头状雕刻物,村民们自然以为这就是“龙太子”尸体化作而成,一时间纷纷信了白鹿真人的话,那龙王庙当天晚上就被重新供上了新蜡烛和纸钱。

    作为自家“牛狗娃”的头号脑残粉,她完全有“谁折了俺家狗娃的翅膀,老娘定废了他整个凌霄殿”的驾驶

    牛家大妈最开始完全沉浸在对牛大力的各种嫌弃工作中难以自拔,直到她决定稍作中场休息终于安静下来,这才感觉到周围的人好像正在对他们一家人指指点点牛家大妈莫名其妙,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沉默地听了一会儿后又隐隐约约听见有什么人在叨咕他们老牛家里有“蚌精娘娘”……

    在白术被牛家夫妇强行拉走给人烧水接生之后,那下巴长了一颗黑毛痣的白鹿真人居然真的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台阶下,他先是胡扯了一番自己之所以看得见大黑河上的龙气,那是因为他道行已经到了家,并谎称“四术”到了一定境界便融会贯通再也没有你我之分。

    就在这个时候,牛家大妈将牛银花赶了出去。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今天出门的时候,白术看见一些人拿着元宝蜡烛,那些东西不是要做什么祭祀,完全就是为了去供龙王庙的香火的。

    将这个糊弄过去之后,白鹿真人开始装模作样地掐指算了起来,算了一会儿,便随便抓了个村民问这村子是否有规模比较大的庙宇事实上在那个时候,百姓祈求风调雨顺年年丰收,无论是多小的村子都会供着不同的菩萨或者土地神,靠近河海的村庄更多的是供河神龙王爷或者妈祖娘娘,有一座庙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然而偏生那村民就觉得自己见了活神仙居然连村子里有庙这事都能知道,连连点头称是,并告诉白鹿真人,只不过那庙宇因为灾荒早已断了香火荒废许久,白鹿真人面上不动声色,又是一阵掐指狂算,然后斩钉截铁地告诉在场的乡亲们,黑河村之所谓闹旱灾甚至牵连整个西北地区,问题就出在那座庙宇上。

    柴房里忽然安静了下来。

    守在门口的两个男人看见她拎着水来了赶紧迎上来,那个姓李的中年男人见她拎得轻松也没多想伸手就去接直到那一桶滚烫的水到了他手里,他这才一怔,情不自禁地嘟囔了声:“妈嘞,咋滴这么沉!”

    但是这就差临门一脚了,总不能让人家憋回去吧?更何况她个十岁的孩子也不能说什么,这会儿只能闷声不吭地跟在一堆大人后面,牛银花紧紧地挨着她,走路跌跌撞撞的,捏着她手掌心的小手湿漉漉的全是冷汗,看样子这丫头也是没见过这种场面按照道理来说还未嫁人的姑娘不能进产房,但是乡下人显然就不在意这么多了,一到了地方,被当做男孩养的白术就被打发去烧热水,而牛家大妈没怎么犹豫就带着牛银花转身进了李家后院的柴房。

    龙王爷白术小说名字叫做《原来你不是》,这里提供龙王爷白术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原来你不是小说精选:李家家门口那一番闹腾之后,这个名叫奉仙镇黑河村的村子有一阵子没消停下来听说是那天晚上,无论男女老少,整个村子每家每户人都听见了李家婶婶的哭声,那声音乘着风传遍了黑河村,犹如女鬼哭号,哪怕是在这种闷热的天气里咬牙紧紧地将窗关上,哭声仿佛都还是在耳边盘旋不去。有人信誓旦旦地说自己听见了哭声中还夹杂着婴儿的哭声。至此之后,也不知道究竟起源于哪里,乡间邻里开始流行起了一个奇怪的传闻村尾老牛家的孩子被蚌精娘娘上了身,…

    牛家大妈虽然气自己这糊涂蛋儿子真糟蹋了好东西,但是牛狗娃终究还是她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一块肉,换位思考,如果让她把牛狗娃放锅子里煮熟了,她恐怕也是再饿也吞不下那一口的……这么想着,牛家大妈心里的气就消去了一些,又过了几天后,牛家大妈在某一次做自我说服工作中时猛然想起那天李家婶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连着对自家狗娃说了十几次谢谢那场景,顿时觉得那场面倒也挺给自己长脸,自我安慰工作这才算是真正生效,连带着看自家大病一场醒来之后越发少言寡语的“傻儿子”蹲在角落里啃麸皮饼的模样也跟着顺眼了不少,一系列种种事件导致牛家大妈的思想开始往另一个极端的方向走,于是,没用几天后,牛家大妈和李家婶婶最喜欢的话题从“狗娃真是犯了浑病”的模式变成了第二种模式:俺儿心善,引着俺们往善的路上走呢,那是菩萨转世。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