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完结

武林外外传

作者:夏虞非菲 | 仙侠神话 | 围观:20726

收藏

  武林外内传 武林外内传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保定最大的酒楼老城根,这天更是宾客盈门,装饰的是金壁辉煌,伙计们加倍卖力,烧鹅肥鸭流水价的从厨房送出,酒香肉香飘出三里有余,老板乐的合不拢嘴。午时将过,只听楼梯通通通一阵乱响,一队官兵冲上楼来,为首一个身穿黑袍,脚登皂靴,身高八尺挂零,方头阔口,耳轮如珠,眼睛下面是鼻子,鼻子下面是嘴巴,嘴巴下面是胡子,端得是一表人才。老板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身为保定府第一捕头的雷孙。。




武林外传张少华  武林外传电视剧版  武林外传中同福客栈的女掌柜是谁?  武林外传在线观看免费全集  武林外传之名捕燕小六  武林外传男一号是谁  武林外史  武林外传男主角是谁  武林外传在线观看免费全集CCTV  武林外传手游官网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赵璐悠悠醒转,只觉肋间疼痛,呼吸之下但觉并无大碍。方才注意到自己躺在一间陌生卧房之内,顶上悬着红幔,身上盖着锦缎被子。赵璐大惊,连忙检查衣衫,所幸完好,方才打量起四周来。屋子中间有一张桃花木细雕小方桌,桌上放着茶盘,盘中有壶并一对杯。两边各放一把靠椅,右首两扇窗之间是一个瘦竹书架,阑窗半支,可以看见窗外的木兰花。赵璐只觉口干难忍,吃痛起身,去取那茶壶。只听一声音道:兄台有伤,请勿乱动,快快躺下。赵璐闻声抬头,只见一个廿七八的年轻公子站在门口,手中拿着一柄铜炉。他将铜炉放在桌上,取茶壶斟了一杯水,递在赵璐手里。赵璐大是不安,道:多谢公子,不知阁下尊称,我是在何处?

      雷捕头接连查看了十三四桌,都没有找到要找的板儿牙,心情急躁起来。这时墙角方向忽然有人发出一声嗤笑,雷捕头立刻火冒三丈。凝目向那边看去,却不知道这笑声是谁发出的。雷捕头爆喝一声:是谁,胆敢嘲笑本捕头!回答他的是一片沉寂。雷孙恼怒不已,挥挥手说:这边的人,全部带回衙门待审。食客登时一片大乱。

      小句受他一捧,心中高兴,知他故作粗俗,其实心里清明,道:品茶者,品水也,器也,境也,心也。陆子《茶经》中道:聊四五啜,与醍醐甘露抗衡也。那人哈哈一笑,道:陆羽不过一隐士耳,无非自在山中,于世毕竟无大补的。我们的事情怎么样?小句道:一切如计策所料,那郡主已经在我这里,骗得她留下并无困难。你尽可放手实施计划了。

      在这大片的水域中间有些小岛,当地的居民在岛上搭建些棚子,放养鸭子在上面,平日里自己啄些鱼,又省了圈养,每隔三五日,渔民便摆渡过去取些鸭蛋,拿到集市上卖了,补贴生计。

      柜台后面那人听闻此言,微微一笑,道:这个算我请官爷的。雷孙笑道:无缘无故,你为何要请我?那人面色凝重,望了雷孙半天,缓缓道:因为不出三月,你便会有血光之灾。

      捕快往前一冲,那年轻人身畔一个大汉立刻上前护住,喝道;谁敢造次,这是理亲王的四郡主!

      那人淡淡一笑道:所谓算命占卜,最平庸的便是看生辰八字,因为生辰八字因人而异,各不相同,以此为卜,人人皆可做得。高明一点便是摸骨,因为骨骼不会轻易变化。真正的高人,灯灭灯明,落叶飞花,均可起卦。而官爷所说的手相,才是故弄玄虚,因为手相随着人运势高低,时时都在变化。官爷你一脚踏进这门,命就已经注定了。

      雷孙刚走,从店后转出一人,笑道:张公巧舌如簧,官兵必定奔东边去,我们大计可成。小句笑道:一个捕头,你竟亲自出马,打听人家那些陈年往事,何故如此费心呢?那人道:我定要此事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杀一个捕头事小,倘若闹出去,大费周章,便拂了原意了。况且事关重大,宁可琐碎以求万全,切不可因为一点纰漏,坏了大局。

      赵璐听了,挂念韦建璋伤势,心下着急,道:张公子救命之恩,没齿难忘,不知韦建璋身在何处,快带了我去见他。小句道:在下不知那位公子姓名,在另一间居室静养,公子若能走动,请随我来。

      时下外面日头高照,店内帘笼半掩,一片昏暗。从骤明到骤暗,过了半晌,雷捕头才看清适才跟踪那人,正好整以暇的坐在柜台后面,惬意地品着茶,右手拨弄着算盘。雷孙愣了一愣,那人慢条斯理开口道:官爷可是想尝尝本店的烤熊掌?

      那船本就不大,那身材纤细的公子跨上时晃了几晃,王雨伸手想去搀扶,那公子摇了摇头,自行上船,经过的时候王雨闻到一股香气,又一眼瞥见那公子耳上有洞,王雨心中诧异。

      雷孙干咳一声,说:有人举报江洋大盗程启鲁在这个酒楼,在本捕头查完之前,谁也不许走出去!他一声令下,捕快们已经把酒楼的前门后门封住,食客们再没心情吃饭了,一个个面色惶恐,呆呆地坐在原地。雷捕头一桌一桌缓缓走去,手中拿着一张画像,挨个比对。画中一名硕长男子,面颊消瘦,最引人注目的一双板牙,伸出足有半尺来长。老板低头哈腰的跟在雷捕头后面,一面讨好地说:这板儿牙,跟鼹鼠差不多,耕地都不用锄头了。雷孙冷哼一声,老板噤若寒蝉,连忙住了口。

      雷孙仰天大笑道:我当你有什么异能,原来不过是些江湖方术,你并不知我生辰八字,也未看我手相,怎就断言我有血光之灾?

      这淀子边有个渔民,名唤王雨,七年前举家从南通迁来。由于摇得一手好橹,远近摆渡的人都来找他。这天一大早,老王便如常起身,想给船身擦一层桐油。这时东南方隐隐有片黑云浮出,老王不禁皱了皱眉。这时妻子朱氏端着一碗面条出来,问道:雨哥,怎么了?王雨道:看这云彩,怕是有大雨了,我在岛上搭的鸭子棚禁不起风吹,定会塌了。朱氏劝道:既然雨大,就不要去了,不过少几个银钱。王雨接过面条,看着妻子微微隆起的肚子,心中踌躇。这当儿风已经刮起来,眼看着黑云渐渐变成湮开似的,往西边蔓延过来。王雨刚要一脚踏进窝棚,忽听远处有人喊:船家,船家!王雨撤回脚,只见两个衣衫华贵的年轻人朝这边走来。前面一人三十来岁,脚步匆匆,身材魁梧,浓眉大眼,着一件团窠纹对襟上衣,腰里悬着一把鲛蛸鞘的刀。后面一人年轻一些,面容清秀,身着唐草纹短袄,领子上镶着貂皮,落在三四步之远。

      小句道:你做你的富贵闲人,何必在乎出不出兵?谅准格尔的兵也不会打到保定来。那人道:倘若用起兵来,我和准格尔每年交易的千万银两,便泡汤啦。小句笑道:果然是无利不起早。只是这皇帝的女儿,如何到了亲王府里?

      但王雨在水上数载,却知雨天凶险。因此处处小心,行程未半,那雨已是瓢泼而下。赵璐二人连忙到船篷中躲避。风急浪高,夹杂着水汽,竟然谁也没有看见一艘毡布覆顶,涂了黑漆的快船,悄无声息地靠近他们。王雨第一个警醒时,那船已经和他们并驾而驱,船中伸出几条钢钩,搭在船沿,将两条船牢牢扣在一起。王雨暗道不好。从那黑船中钻出几条大汉,一跃上船,王雨举浆便打,哪里是对手,顷刻挨了四五刀,倒在地上。韦建璋感觉船上有异,抽刀出得仓来,斜里一条峨嵋刺扑面扎来。韦建璋一个铁板桥,身子向后一仰,避过了这一刺,脚下又一柄刀砍来。韦建璋担心棚内郡主的安危,只在棚口不动,反手一刀挡去,两刀相碰,火花四溅,竟将那大汉手中的钢刀劈出一个豁口。那大汉站立不稳,后退几步,竟自跌进水里,他穿的是鱼皮水靠,显是有备而来。船窄人多,船身摇摇晃晃,韦建璋暗道不好,倘若歹人凿船,必定在劫难逃。心中慌乱,脚下被雨淋湿的船板一滑,肩头便着了一刺,登时血流如注,只听身后的赵璐惊声尖叫。韦建璋咬牙道:跳水,快逃!话音未落,已经又着了两刀,他劈手砍伤一人,渐渐不支。赵璐心如刀割,想要跳船,刚逃到船舷,背后一股偌大的掌风扑来,正中后背,只觉喉咙一阵腥甜,顷刻间便不省人事。

      那人道:此事便说来话长了,且听我慢慢道来。

      十月十六,艳阳高照,正是身为京师要冲的保定府一年一度的商会。方圆百里的贩夫走卒都趁此时机,将粮食,布匹,药材拿到集市上来贩售,运气好的,一桩生意下来,一年就能吃穿不愁。姑娘媳妇们也趁机从闺房里溜出来看看戏听听书。也有那轻薄的登徒浪子,乘机品头论足。一时间卖艺的唱曲的卖糖的卖药的卖灯的卖画的卖驴肉火烧的吆喝一片好不热闹。

      雷孙大喜,长身一揖,出门而去,小句含笑相送。

      雷孙出了酒楼,心下不甘,暗自咒骂,忽见酒楼里出来一人,步伐轻灵,不似常人,蓦地转过一个拐角。雷孙心下生疑,跟了过去。只见此人脚下生风,走的好生快速,一会便穿过多半条街,侧身进了一家铺子,雷孙跟到门口,抬头一看,头上一方匾额,上书三个大字--烤熊掌。下面落款是张小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