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老陆的回魂之夜

作者:秋北以北.QD | 恐怖灵异 | 围观:5132

收藏

  特别注意,这里是前言——老陆在工地事故中丧命,后借尸还魂,被黑白无常带进地府。阎王可伶老陆的遭遇,便给了他一个地府官吏的职位。谁知,老陆在一次巡查工作时遇到了自己的死死对头,老陆怒气冲天之下偷改了生死簿,将杨寿未尽的人整死。后东窗事发,老陆想起了自己的发我叫周悦,今年32岁,已婚,是个刚从公司辞职的自由职业者,而我所谓的自由职业,便是马不停蹄地在网上找工作。。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我盯着老陆的脸仔细端详了几下,还真找到了小时候的几分神韵。我问他,你是怎么找到我家的。老陆也挺客气,说这次来家里是有公事要做,在这边待几天就走了。之前因为他家父母跟我家父母还有些来往,所以来之前便打听了我家的大概位置,谁知道他下榻的酒店跟我家离得还挺近,所以就顺便过来看看。老陆按照地址找到我家,没想到门竟然开着一条缝,他在门口按了半天门铃,没人答应,怕家里进了贼,便自作主张地进了屋。一进屋,就看到我四仰八叉地躺在这里。

      老陆来找我那天是中午,我正窝在厨房煮面条。

      我回头打量了一下四周,才发现,我所处的房间竟然是间没有装修过的毛坯房,四周都是坑坑洼洼的水泥墙面。这房间给我的感觉怪怪的,而至于哪里奇怪,我还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扭头接着看那个女人,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她的一举一动都有某种魔力,让我不能自已得盯着她看。可盯得时间久了,我便发现了异样,刚才那女人的衣服还是浅颜色的那种红,可我一个扭头的功夫,她的那间衣服,此时竟然红得发黑,而且不断有红色的液体顺着她的大腿流下来。此时我才明白,原来她的那件衣服,竟然是用血染红的。

      就在我心惊肉跳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时,一个冰冷冷的声音从我身后幽幽地开口了。

      我回想了一下,是有这么个发小。我俩小时候天天光着屁股瞎跑,不是上树掏鸟窝就是下河捉虾米,关系好得跟亲兄弟似的。只是后来我随父母来到了城里上学,老陆一直留守在了乡下,所以后来交集越来越少。这一转眼二十年都快过去了,难怪刚才没认出来。

      我一下从梦中惊醒,额头上全是冷汗。我呆坐了一会儿,准备起来做饭。可谁知,就在这时,我忽然意识到,我的床边,竟然坐着一个人。

      虽然心里有所准备,但是我被他这突然发问整得有点蒙。帮忙?我心想我能帮你什么忙。我俩不见面都已经快二十年了,彼此生活几乎没有任何交集,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心里这么想,但是我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问他,我这么个大闲人,要本事没本事的,能帮你什么忙?

      车祸现场?我不禁咋舌,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些开车的人也不像是正常人。一辆车头已经被挤成烂蛋糕的轿车,缓缓从我身旁经过,我向车窗里一望,只看到司机已经不成人形,半个残缺的脑袋,脑浆迸裂,乳白色的脑浆或者暗红的血液沾满了座椅与前挡风玻璃。一颗眼珠子在脸颊上耷拉着,随着车辆的颠簸一抖一抖地颤动着。半边胸腔已经被碾压成了骨头碎渣,不时有鲜血从大面积的伤口处喷涌而出。他用另一边混着鲜血的胳膊操控着方向盘,似乎发觉了这边异样的目光,缓缓将头向我转了过来。这时我才发现,他的另一半脑腔早已不翼而飞,我能够清晰看到他的脑浆像豆腐脑似的从脑袋里缓缓滴落在那曾经十分名贵的皮夹克上。

      就在我愣神的功夫,我周围的环境也起了变化。

      唉,连发小你都不认识了?来人故意叹了口气,像是要引起我的愧疚感。我仔细打量了一下来人,他脸庞消瘦,眼睛不大,看着却很有神,而且此时眯着一个劲儿的乐,很像是遇到了久别重逢的朋友,神情很自然,不像是装出来的。我又看了看他的身上穿得衣服,一件锦棉的白色衬衫,外面套着一件类似丝绸质地的蓝色外套,一条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登山靴。

      我起身说我送送你,边说,边从衣架上拿出了外出的衣服换上。老陆并没有推辞,坐电梯的时候依旧跟我聊着一些家事。而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切都是他的缓兵之计。

      故事总要有个像样的开头,可是,我的故事,却不知道从何说起,那么就请先听我介绍一下自己吧。

      这是怎么回事?我不禁诧异。这时,一丝异样慢慢爬上了我的心头,这些人的眼神,似乎都对周边的事物满不在乎,仿佛只是为了赶路。而他们的面容,虽然神态各异,但是又似乎有一些共性。

      我被她这一笑吓得心惊胆战,因为她的眼睛居然没有黑色的瞳仁,两颗白惨惨的眼珠,像是被蒸熟后放大数倍的死鱼眼睛。而她的嘴巴,则不知正在咀嚼着什么,一股股黏糊得黑水顺着嘴角不停淌下来。她的脖子上露出一大刀创口,气管都露了出来,此时,正“呲呲”地不停喷着浑浊的血。她朝我挥挥手,一小节婴儿的手臂,正被她握在手里,像小旗子一样挥舞着。

      你是?边说,我边上下打量了他几眼,没认出来是谁。而且,如此大摇大摆地在我家坐着,显然是位不速之客。我首先想到的,便是家里进贼了。想到这里,刚才还软绵绵躺着得我,现在绷紧了神经,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老陆面露尴尬地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我现在还不能说是什么事情,只是希望你能够跟我走一趟,到外面玩两天,两天之后,我再把你送回来。

      我只感觉脚下的路泥泞而略微有些弹性,踩在上面就好像踩在一坨坨肉上似的。那饭店有三层楼,每层大概有三十多间客房。可此时,所有房间都黑灯瞎火的,只有一楼大厅里,间歇闪烁出微弱的烛光,一个诡异的影子被摇曳的烛光拉得老长,我看不清那影子到底属不属于人类,但老陆却像见怪不怪一般,伸头推开了饭店生锈的大门。

      要是在平日,这条路此时应该已经被堵得水泄不通了,而现在,曾经拥堵不堪的马路显得十分空阔,在马路上行驶的车辆全部慢悠悠颤巍巍地,像一个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不但是路,就连车都变得分外奇怪起来。我发现,这些车几乎没有完整车型的,大部分汽车都破烂不堪。前挡风没一个是完整的,更恐怖的是,所有的车辆,全部血迹斑斑,腥臭味随着它们到处飘散。

      那司机似乎也觉得没趣,便专心开汽车来。此后一路无话,我只记得车子开了很久,等外面天色渐晚,车子才缓缓停到了一个破旧的饭店门口。老陆在副驾驶一招手,说到了下车,我便又被操控着,跟着老陆下了车。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