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大周神探

作者:林冷梦 | 历史小说 | 围观:4973

收藏

  本书根据神探狄文彬的电视剧作品改编,内容情节基本上完全一致,而已再加了许多细节。。。请各位多加需要支持。。。 大周神探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武则天大足元年,突厥可汗吉利派遣以其弟始毕为首的议和使团到达长安,结束了两国长达十数年的战乱,大周朝内,上自天子武则天,下至黎民百姓,无不为之欢欣鼓舞,举国上下,一片欢腾……。




大周之神探  大周神探狄仁杰  


精彩情节:

      而正当京中大乱,一片人心惶惶的时候,远在千里之外彭泽县的狄公却是安然自若,神色泰然,当真是说不出的潇洒自若。此时的狄公,正在村民周二家里,之所以来此,却是狄公接到周二报案,说是其妻上吊而亡,狄公感觉疑惑,便随之来到家中,狄公接过家奴狄春递来的茶水,浅缀一口后方感慨道:“老了,站一会儿就觉得累。周二啊,你说,你妻是上吊而亡?”那周二身穿农夫衣装,年纪轻轻,面色焦黄,此时面对县太爷质问,落泪道:“是啊,我刚从地里回来,回到家,她……她已经上吊了。”说着抽泣不止。狄公不动神色,淡淡道:“哦,原来是这样。周二啊,你随我来。”说着起身拉着周二,走到那死者之前,微笑道:“我来教一教你,到底应该怎么犯罪。”那周二神色慌张,似乎不明白狄公所言,疑惑道:“太爷,您说什么?”狄公微笑不止,负手道:“首先,如果我是你,我在勒死自己妻子之后会给她换上一件新衣服,很明显,你妻赵氏身上的衣服是被刚刚撕破的,这就证明,她死前一定与人扭打过。”周二惶惶道:“太爷,您是说笑话吧。”狄公不置可否,道:“第二,如果我是你我会将自己脖子上的抓痕掩盖起来,因为撕破的衣服与脖子上的抓痕两下一对,就证明她死前与之扭打的人是你。”周二神色慌张,不自禁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狄公拿起墙角的一把锄头,继续道:“第三,如果我是你,我会将这把锄头扔在门口,据你所说,下地回来,你妻子已经上吊而亡,难道你还有时间从容的走到家中,再将这把锄头立在墙角吗?”狄公说着,神色渐渐肃穆,道:“第四,如果我是你,在勒死自己妻子之后,绝对不会把她吊的这么高。”他拿起似乎是被死者蹬翻在底下的板凳,轻轻放在死者脚下,却见,那板凳距离死者的脚底尚有一段距离,而这个距离下,死者根本不可能通过这个板凳上吊身亡。狄公肃容道:“如果她是上吊自杀,双脚怎么会离板凳这么远,这个距离,她是无法蹬翻板凳的!所以这一切只能说明,是你将她勒死之后才吊到房梁上的!”说道最后,狄公已是神色威严无比。那周二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抽泣道:“太爷,太爷,我……我……”狄公沉声道:“大胆周二,事到如今你还有何话讲!”那周二初时只是抽泣不止,到得后来,直接软到在地。狄公道:“一时不忍酿成惨祸,来呀,把他拿下!”周围那些衙役们一拥而上,绑了周二,带出屋门而去。只是一个捕头却是噗的一声跪倒在地,磕了一个头后,方道:“太爷!”狄公大吃一惊,道:“哎,你这是干什么?”那捕头钦佩道:“太爷,我真是服了,您真是神仙转世,自打您来了之后,我们办案就没动过脑子。”狄公开怀大笑道:“好了,快起来,快起来。”那捕头依言而起。

      次日,武则天早朝,问的第一件事便是擒拿假使团之事。奉命缉拿假使团的京中卫熊耀辉大汗淋漓,颤声道:“陛下,臣……臣……昨夜搜寻了整个京城,也没有发现假使团的所在,亲陛下治臣之罪。”武则天大怒,道:“废物,都是一群废物,几百人的使团,难道就这样不翼而飞了吗?”熊耀辉跪地,忐忑道:“微臣知罪!”武则天余怒未息。而此时张兼之出班劝慰道:“陛下息怒,保重龙体。”眼见武则天渐渐平复,方奏道:“陛下,这些歹徒既然策划的如此周密,想来早已经安排好退路,依臣之见,他们出的城去,定会乔装打扮,化整为零,因此也不能怪怨熊将军。”武则天深信张兼之,这时见他也如此说,便只能罢了,于是没好气道:“起来吧!”熊耀辉谢恩之后方小心翼翼站起,进入朝班。武则天又道:“护送假使团出京的左右卫难道也没有了踪迹?”熊耀辉出班,三拜之后才道:“肯定是遭遇了歹徒的毒手。”武则天冷哼一声,道:“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堂堂朝廷竟然被这次逆贼玩于掌股之间,还要你们这些将军大臣有什么用?退下!”熊耀辉小心翼翼答应一声,缓缓退出宫门之外。武则天又问道:“那个勾结悍匪杀害使团的逆贼李元芳有下落了吗?”张兼之坦然道:“已经发下海捕文书,尚未见回报。”武则天怒气冲冲的离去。众位大臣面面相觑,不敢多言。

      过不多时,又听见门外禀告,说突厥特使已经在太极殿外等候,武则天传令觐见,这时原本席地而坐的群臣也都纷纷起身,站立两旁。突厥使团得到旨意,便率众而进,为首一人,身穿白衣,神色威猛,想来就是始毕可汗了。他进门之后,也不行三拜九叩大礼,只是微微鞠身,朗声说道:“参见皇帝陛下!”武则天也不以为杵,笑道:“人道是始毕可汗相貌英伟,果然名不虚传哪。”始毕抬起头,微笑道:“感承陛下盛赞,末使愧不可言。”说毕又是掬身下拜。武则天淡然说道:“贵使远来,不必多礼,请起!”始毕躬身道:“谢陛下。”说毕,方才轻轻起身,站在台下。张兼之微微一笑,出班笑道:“两国年年交战,黎民百姓饱受摧残,今贵使前来和议,此乃顺天应人,诚可敬也!”说着微微施礼。始毕回礼,转而向武则天施礼道:“陛下,临行前吉利可汗命末使转告皇帝陛下,从今后突厥与天朝永结盟好,再不以兵戎相见。”武则天大喜,笑道:“好,请贵使转告吉利可汗,朕将永记此言!”始毕神态谦恭,再次拜了一拜,才道:“末使代吉利可汗恭祝两国永结盟好,永绝兵患!”武则天缓缓起身,大笑不止,道:“此乃天朝之幸,突厥之幸!万民之幸!”始毕神态流露出浓浓的喜悦,道:“恭祝皇帝陛下千秋万世,帝业永祚!”这时满殿群臣都是掬身下拜,行了三拜九叩大礼,恭贺道:“万岁,万岁,万万岁!”武则天满心喜悦,命令众位大臣平身,之后,命令礼部官员在两仪殿设宴,款待突厥来使,始毕再次行了大礼之后放缓缓推开,自去驿馆休息。

      便在这时,始毕起身奏道:“陛下,大周歌舞真是美妙绝伦,我突厥虽地处偏僻,然也不自量力为陛下献上一支曲舞。”武则天喜道:“好好好,请突厥使团献舞!”始毕双手一挥,却见他们早就准备好的突厥男儿纵跃出场,战鼓铮铮,赫然便是一曲大异于中原风格的突厥舞蹈,但见月光之下,那些武士身子翻转腾挪,式样华丽,虽不及中原舞曲那般婀娜多姿,美妙绝伦,却更有一种大漠的刚阳之气。过不多时,突厥一曲既毕,那场上演示的一人突然纵身上跃,直奔武则天。武则天大惊,不由站起身来。却听始毕朗声道:“陛下,此次末使前来略备薄礼,已交付礼部承收,只这一件异宝,临行前吉利可汗再三叮嘱,务必亲手交到陛下手中。”说着抱拳一躬。武则天奇道:“哦?何等异宝,竟得吉利可汗如此慎重?呈上来!”下方自有宫人将那使者手中的异宝呈上,武则天凝神看时,却见那是一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在月色之中,发出璀璨的五色光芒。武则天赞叹不已。始毕又道:“陛下,此乃我突厥镇国之宝,能够在暗夜之中自行发出光亮,奇异之极。此乃吉利可汗挚诚修好之意,请陛下笑纳!”武则天答应一声,笑道:“可汗之城可动天地,朕深为感动。贵使,为示我大周修好之城,朕已下旨将长乐王李永之女奕阳郡主嫁与吉利可汗为妻,随赠美女三十名,珠宝十车,内苑骏马五百匹。”突厥使团全体离席,躬身行大礼。

      夜黑如漆,淡淡的月色洒在长安城内,不仅没有增添一点月色浪漫之感,反而更显得阴森恐怖,一片凄冷。翌阳郡主端坐于五色大轿内,心思繁复,但是她的面色上却是一片冷漠从容,雍容华贵,似乎她这一趟所去不是西北苦寒之地,而是江南繁华水乡一般。郡主轿前,五十名大周武士缓缓而行,神色紧张但却战意盎然,果然不愧是大周最精锐的右威卫武士。便在此时,地面上传来嗤嗤的轻响,队长黄晓端神色凝重,听了半响,轻声向心腹道:“你听,什么声音?”那名军士凝神听了半响也没有听出什么异响,刚要说话,却听得郡主轿内一声惊叫。黄晓端双目一闪,高声道:“有刺客!保护郡主!”只是他这一句话刚刚说完,便被不知从何而来的一支羽箭穿脑而过,死于非命。这么一来,周围保护郡主的军士顿时大乱,纷纷下马一拥而上,到郡主轿前凝神而立。却听黑夜之中呼的一声轻响,又是一人中箭而亡。那些军士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见周围民房之上一群黑衣人如幽灵一般悠然而至,那些黑衣人疏忽而来,倏忽而至,刀法诡异,虽则右威卫大军英武,却也在那种诡异的刀法中难以持久。只不多时间,那些军士便被那些黑衣人残忍的屠杀已尽,那些黑衣人悠然而立,却见黑暗之中,一个高大的身影缓缓行至,那人身着一套黑色盔甲,面带面罩,竟然如同勾魂使者一般,那人幽幽的看着死伤殆尽的军士,幽幽叹口气,就那样消散在原地,那些黑衣人也缓缓退去,若非周围一群军士血流成河,谁知道在不久之前这里竟然爆发了一场大战?

      是夜,天上月华如水,星光璀璨。两仪殿内一片热闹。众多舞女婀娜多姿,翩然起舞,那始毕来自西北边陲,何曾见过这等繁华景象?自是赞叹不已,大周朝内众位大臣也都面带得色,自是对这宫廷之舞满意之极。武则天端坐龙座之上,面色平静,心里想的只是突厥大周自此战事永喜,想到这十数年来大周大好男儿为这场战争浴血奋战,丧失了大好生命,而今终于换来太平盛世,也是喜悦的无以复加。而这时,两仪殿周围更是礼炮轰鸣,与苍穹繁星争辉,真是好一片繁华景象!

      长安城内,东门之前,百姓一片欢欣之容,都集结在东门前等待突厥使团进京,然而午时已过,竟还未看到进京的突厥使团众人,所以都是议论纷纷,骚乱不止。

      武则天又道:“凡气分清浊,清浊相抵其气方能通畅,这殿里的气氛太浊啦!”说着微笑不止。却见下方所立朝臣之中,一位大臣排众而出,乃是宰辅张兼之,平日间就深得皇帝信赖,况且他为人有大才,治理国家那是一丝不苟,所以素来为朝臣所敬重。他先对皇帝施了一礼,然后坦然自若的问道:“陛下,但不知您所指浊是为何物?”武则天微一点头,淡然道:“两国休战,固然是我天朝之幸运,更是突厥之幸运,因此众卿不必过于凝重,放松些才好,一会儿突厥使团到来,要让他们看到一团和气,而不是一团凝气。和气自然一切顺畅,而凝气则使我泱泱大国自爆其弱,令夷狄小看。”张兼之施礼微笑,道:“陛下明鉴!”武则天又道:“站了几个时辰了,朕心不忍,众卿便席地而坐吧!”她这一句话,却让平日间见惯风波的大臣们都面面相觑,要知道太极殿为皇帝面见异国使臣的重大所在,岂能随意如斯,叫异国小看,如果这句话是他人所说,恐怕将会面对一场天大的风波,然而,今日说这话的却是天朝的九五之尊,如此一来,却叫那些朝臣为难不已。张兼之沉吟半响,掬身施礼道:“谢陛下隆恩!”说罢,率先席地盘腿而坐,闭目养神。其他人见的宰相已经坐下,便也不再拘束,纷纷提衣席地而坐。

      天授元年,武则天改大唐国号为周。重新勘定了与突厥的分界。此时的西北边陲,呈现出一片祥和宁静。大周与突厥重开边境榷茶,两国商人互市,百姓和睦相处,丝绸之路上,各国的驮马商队披星戴月,昼夜穿行,关河凝定,一派和平景象。然而就在此时,突厥可汗骨笃禄突患重病而死,其子吉利仓促继承汗位,突厥内部,以冒顿为首为首的主战派乘此时机悍然发动对大周的战争。今古之争,击碎了西北边陲仅仅保持数年的宁静与祥和,战火重燃,两国在一次陷入战乱之中。双方在河西、陇右、甘南各道投入重兵,进行大规模的主力会战。这使两国国力耗损,转运艰难,三军死伤严重。战争时断时续,长达十数年之久,战火所致之处,更是生灵涂炭,黎民百姓饱受摧残。

      便在这时,一个衙役进来传话,道:“太爷,圣旨到!”狄公身躯一颤,道:“什么?”那衙役恭敬道:“太爷,钦差现在衙内,请您立刻回衙接旨。”狄公神色恍惚,一别,已近十年了,圣上终于还是没忘了我这将死之人……

      “打了十几年,总算盼到这一天了。”人群中,一个年龄稍大的老人家喃喃自语。旁边一个青年听到,也是一片欣喜之容,“是啊,再也不用充军道边关去了,真是苍天有眼哪!”他的这句话,却引起了周围人群一派能附和之声。“我的两个弟弟都死在边关之上了,这张要是再打下去啊,我的儿子也保不住喽!”一个中年妇女感慨,她面黄肌瘦,显然是平日间劳力繁重所致。“谁说不是啊,这次突厥使团进京,就是想要永绝战患,特使就是突厥大汗的弟弟。”人群中,一个书生模样的人轻声说道。他这句话,更是让周围人群喜悦不已,感慨不已。

      而在此时,皇宫之中,武则天正在一脸震惊的看着张兼之,她刚刚得到西北八百里送来的急报,那急报的内容却让她茫然无比,突厥使团十天前全部被杀于大漠,那么既然突厥使团早已全军覆灭,她今日在朝堂之上面对的那些人,究竟是谁?张兼之神色肃穆,起身奏道:“陛下,现在看来,这个使团,可能是假冒突厥特使之名,很可能就是杀害使团的凶手。”他这一句话,却让武则天心里惊起惊涛骇浪,不自禁起身道:“什么?”张柬之道:“陛下容禀,公文中说,突厥使团一行四十六人,以及我甘南道行军大总管麾下一百二十人的护卫队,全部被杀死在戈壁中,普通的匪帮马贼绝对没有这样的能力。”武则天皱眉道:“什么意思?”张兼之肃容道:“内有策应,外有强援。公文中讲,使团共有一百六十六人,只找到了一百六十五具尸体,护卫队队长李元芳失踪。”武则天大怒,道:“你的意思,李元芳便是内奸?这个逆贼!立刻下旨通缉此贼,命左右卫连夜出城,务必将假使团缉拿在案!”张兼之正要领旨而去,却见虎敬辉神色匆匆走进宫殿,也不容禀,只是急声道:“陛下,翌阳郡主及其扈从卫队全部遇刺身亡!尸体现在宫门外!”“什么?”武则天大惊,不由自主的走下龙椅,急声道:“此事可真?”虎敬辉黯然道:“臣已经请翌阳郡主的父亲长乐亲王前来辨认,可尸体已经遭歹人毁容,难以辨清,但是尸体上有一件东西可以证明翌阳郡主的身份。”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只琳珑剔透的手镯,双手呈给武则天。武则天命令宫人接过,仔细端详后,确认道:“不错,这是今年元夕我赐给翌阳郡主的,这是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张兼之施礼道:“陛下,突厥使团被杀,郡主遇刺身亡,一旦吉利可汗得知,战火必将重燃,此事已迫在眉睫呀!”武则天心忧不已,于是问道:“依卿之意该当如何处置?”张兼之目光深远,能力出众,听见皇帝问询,不假思索道:“整顿边事以防突厥来犯,选得力重臣立即侦破此案。”武则天问道:“谁可当此重任?”张兼之微笑道:“本朝之中,只有一人。”武则天沉吟半响,毅然道:“下旨,召狄仁杰进京,着他迅速侦破此案。”张兼之领旨而去,虎敬辉也施礼退下。

      此时,朝堂之上也是文武百官齐聚庙堂,心急如焚的等待突厥使团进京。太极殿,此地修建于隋炀帝年代,乃是皇帝面见外邦使臣的所在,此时的太极殿,文武百官分立两旁,神色肃穆,皇帝武则天却端坐在皇座之上,面带从容,她一眼向下望去,却见百官噤声,鸦雀无踪,不禁心里有些气恼,想:“我大周好歹也是天朝上国,面见夷邦竟然如此紧张,这穿将出去,我大周国威何在?”于是轻轻咳嗽一声,说道:“没想到众卿的腿竟然如此坚强啊,从五鼓入朝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时辰了,众卿竟然还能如此直立,真是令朕自叹不如啊!”她这一句话却引得下站朝臣纷纷会心微笑,素知武则天平日坚毅刚果,杀人如麻,似今日这般风趣却是少见,所以众位大臣也都渐渐放松下来。

      皇宫,武则天却是面色铁青的看着眼前的右威卫大将军虎敬辉,怒不可歇道:“土窑失火?那么刘金呢?”虎敬辉低头,不敢看震怒的龙颜,只是黯然道:“人都烧成灰了,无法辨认尸体。”武则天沉吟半响,问道:“你认为这是意外吗?”虎敬辉低头道:“臣不敢妄言。”武则天叹口气,缓缓道:“暗度陈仓,这是逆党的诡计,刘金一定在他们手中,要是让逆党得到那份名单,天下就要大乱。”她面沉如水,又道:“传旨,封锁四门,任何人不得出城,命京中诸卫挨户搜查,挖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我找出来。”虎敬辉领命而去,他刚刚出宫,麾下一人汇报,说发现一间民房里面死尸遍地,一片狼藉。虎敬辉大惊,连忙让那人带他去发现尸体的那间民房,只一进门,便闻见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传来,虎敬辉不禁捂捂鼻子,他跟着那人穿过前院,那股血腥味更是浓重,虎敬辉不禁皱皱眉,然而当他看到那些所谓的尸体时,不禁呆了,原来那些人正是奉命去保护翌阳郡主的右威卫精锐,既然这些人都死在这里,那么郡主呢?虎敬辉不敢再往下想,只觉得心里一片冰凉……

      武则天大足元年,突厥可汗吉利派遣以其弟始毕为首的议和使团到达长安,结束了两国长达十数年的战乱,大周朝内,上自天子武则天,下至黎民百姓,无不为之欢欣鼓舞,举国上下,一片欢腾……

      之后,宴席散去,武则天以不胜酒力之名退到**,刚欲休息,就得到宫人禀告说武三思求见,武则天振作精神,在**之内面见了武三思。看着低头在眼前的武三思,武则天心里复杂不已,也不多话,只是淡淡问道:“你夤夜进宫,有何要事?”武三思低头叩首道:“陛下,突厥使团刚告诉微臣,说他们明日离京。”武则天露出诧异的神色,说道:“什么?明天就要走?”武三思肯定道:“正是,始毕说,吉利可汗急等回报,因此不敢迁延。”武则天目露深思,道:“即使这样,也不至于这般仓促啊,莫非他们有什么阴谋?”武三思沉默半响,迟疑道:“这个……我想应该不会,否则他们何必专程前来修好,还献上了部落的圣物。”武则天沉默不语。武三思又不敢肯定道:“陛下,会不会突厥又起内讧,急需始毕回转,而这种事情,始毕肯定不会说的。”武则天沉吟道:“有道理,突厥内乱频仍,自相残杀这是极有可能的。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强留了,通知礼部,明晨送他们起程。命翌阳郡主移驾。”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