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完结

八荒就是那个八荒

作者:刘钰楠同学 | 仙侠神话 | 围观:10903

收藏

  过了天涯,赏了明月,青冥但是那个青冥吗?唐南会怎么面对自己颠沛流离的青冥后裔,天赋异禀的他常常遇到各种大腿 青冥是那个青冥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她的内心开始冰冷了,原来,这就是外面的世界吗,真应该听他的,不要在没有家人的保护下私自离开家族,贪玩的她不听劝告,在一个晚上,悄悄的离开了家族,想要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结果,刚出来没多久,就遇到让她后悔一生的事情。醉汉此时正在准备攻入少女的身体时,忽然闷哼了一声,瘫软在地上,四肢不停的抽动。嘴角溢出来黑色的血沫。少女看到醉汉脖后一枚长长的钢针在黑暗中散发幽幽的银光,此时少女双眼一亮,这是!唐门的功夫?少女赶紧将地上的衣物穿在身上,脸上还半挂着泪珠,对黑暗中隐藏的人,嫩手抱拳多谢唐门师兄相救,张诗妍感激不尽。此时在黑暗中,一席黑衣的唐门后裔,嘴角带着坏笑,呦吼,我当救了个谁呢,居然知道我的身份,原来是太白家的那个小丫头,心中这样想着,但是却不敢说,他怕被太白家那些个臭老头按住头吊打,从3米多高的围墙上跳了下来,落地后居然一丝响动都没有,他已经到了利剑的功力,此次奉师命下山来换取粮食,结果走到这边时,听见了巷子中的呼救,便来看看热闹,结果,却意外救了这么个大人物。而张诗妍这会在角落中。红着脸,尴尬的用手不停的捡地上那些零碎的衣物往自己身上贴,这样的香艳画面,似乎对他没有什么影响,眼中无欲无求,他脱下了自己的外衣,顺手扔给了此时近乎裸体的张诗妍,得到了衣物的张诗妍,此刻就像是大冬天在河里游了四五圈一样,赶紧把衣服穿在身上,此时单薄的衣物,此刻对她来说,是那么的温暖,呼,放松下来的她。大声的哭了起来。这可吓坏了刚才还一副不食人间烟火仙人姿态的唐门,此刻也是慌了神,急忙摇手的说道,哎,哎,哎,你别啊,又不是我要那啥你,你这样,被你那些太白护送队的变态们听见了,一会就是我被脱光了按在墙角了。噗嗤,正在准备来个哭声交响曲的张诗妍破涕而笑。唐门说道:走吧,一会万一有人过来,我真洗不清了,到别的地方再说吧。。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八荒后裔的狗血相遇” >>更新时间:2020-11-28

“第一章 八荒后裔的狗血相遇”
  ,帮帮我你了,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放过我我吧。梨花带鱼的哭容,不但也没打动人醉汉,反倒更为激发起了醉汉的兽性,醉汉口中已发出像是拉锯战通常的声音,呵呵呵呵…你们这群****装什么。有钱的人就能想上几个上几个,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你们这些贱****,不是让她的内心开始冰冷了,原来,这就是外面的世界吗,真应该听他的,不要在没有家人的保护下私自离开家族,贪玩的她不听劝告,在一个晚上,悄悄的离开了家族,想要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结果,刚出来没多久,就遇到让她后悔一生的事情。醉汉此时正在准备攻入少女的身体时,忽然闷哼了一声,瘫软在地上,四肢不停的抽动。嘴角溢出来黑色的血沫。少女看到醉汉脖后一枚长长的钢针在黑暗中散发幽幽的银光,此时少女双眼一亮,这是!唐门的功夫?少女赶紧将地上的衣物穿在身上,脸上还半挂着泪珠,对黑暗中隐藏的人,嫩手抱拳多谢唐门师兄相救,张诗妍感激不尽。此时在黑暗中,一席黑衣的唐门后裔,嘴角带着坏笑,呦吼,我当救了个谁呢,居然知道我的身份,原来是太白家的那个小丫头,心中这样想着,但是却不敢说,他怕被太白家那些个臭老头按住头吊打,从3米多高的围墙上跳了下来,落地后居然一丝响动都没有,他已经到了利剑的功力,此次奉师命下山来换取粮食,结果走到这边时,听见了巷子中的呼救,便来看看热闹,结果,却意外救了这么个大人物。而张诗妍这会在角落中。红着脸,尴尬的用手不停的捡地上那些零碎的衣物往自己身上贴,这样的香艳画面,似乎对他没有什么影响,眼中无欲无求,他脱下了自己的外衣,顺手扔给了此时近乎裸体的张诗妍,得到了衣物的张诗妍,此刻就像是大冬天在河里游了四五圈一样,赶紧把衣服穿在身上,此时单薄的衣物,此刻对她来说,是那么的温暖,呼,放松下来的她。大声的哭了起来。这可吓坏了刚才还一副不食人间烟火仙人姿态的唐门,此刻也是慌了神,急忙摇手的说道,哎,哎,哎,你别啊,又不是我要那啥你,你这样,被你那些太白护送队的变态们听见了,一会就是我被脱光了按在墙角了。噗嗤,正在准备来个哭声交响曲的张诗妍破涕而笑。唐门说道:走吧,一会万一有人过来,我真洗不清了,到别的地方再说吧。。...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四海八荒中的八荒指的是什么  少年中国说中的八荒是哪八荒  横有八荒中的八荒指的是什么  横有八荒中的八荒是什么意思?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到了宾馆门口良久,唐门有些郁闷的看着张诗妍道,小丫头,你不进去等什么呢?房号不对你口味啊。张诗妍低着头看着房卡,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一样,看向旁边哈气连连的唐门说道:唐门师兄,我能和你睡一个房间吗?这句话一出,依着门的唐门身子一栽歪,差点摔到地上,手扶着门框,你神经病哦,我可对你没什么兴趣,还有,我不叫唐门,我叫唐南。唐南一边慌忙的在口袋里翻找房卡,一边骂道。张诗妍没好气的说道,你才神经病,刚刚看你身形不稳,印堂发黑,霉星附体,所以才想和你睡一间房,保护你。没想到你不识抬举,哼,我睡了,别来找我!然后打开房门进去,砰的一声关了房门,留下在外面一脸黑线的唐南,我的功力,需要你来保护?那估计那会的醉汉会吧咱们俩一起。唐南在外面念叨着,也进了自己的房间,他们两个的房间只有一墙之隔,张诗妍想到了今天差点就被毁了的事情,莫名的恐惧起来,自己太大意了,如果发生那样的事,该怎么对的起他,唯有一死了吧。想到这,她突然对唐南感谢起来了,虽然那个货有点嚣张,但是还是蛮厉害的,在自己没有突破的这几天,就缠着他做保镖好了。张诗妍的小算盘在心里打的噼里啪啦的,渐渐困意上身,闭上眼睛睡了起来。

      张诗妍累了倒头大睡,他唐南可不行,坐在床上五心向天,运行心法与大小周天,外身发出的气息带着光芒,此时要是张诗妍看到了,肯定会狠狠拍自己脑门,这货居然已经到了气息环身的程度了。这可是只有利剑能做到的事情,因为功力从低到高,大小周天的运行速度也不一样,一段的时候,周天像是无意识一般的游走,缓慢而又无用,仅仅是有,二段的时候就可以控制部分大小周天,让其按照心法进行游走,功力越高,大小周天运行游走速度越快,控制量也越多。这是小时候张诗妍听爷爷告诉她的,在古武期时,天下共有八个派别,分别为太白,真武,唐门,五毒,天香,丐帮,神刀,神威,当时被天下称为八荒,当时危害社稷的毒瘤青龙会意图统一天下,废除政治统治,八荒与青龙会争斗了数十年,最后一场战争持续了30多天,战火滔天,城中四处暴乱,青龙会主力军被灭,剩余残党与会长公子羽在太白的沉剑池力战八荒各个掌门,三天三夜后,掌门陨落的七七八八,才将公子羽等人绞杀在沉剑池中,青龙会被彻底剿灭,从此天下无八荒,各个门派归隐山林。剩下的仅仅就是当年对那场持续了30多天的传说,八荒隐退后,天下古武功力重新分阶为,一段到十段为大小周天运行阶段,试剑到化境为内丹运行阶段,大小周天是基础,唯有大小周天快速运行,打通经脉,达到更快的运行速度,才可为下一阶,每一阶都有着各自阶段的功力测试,直到运行速度快到可以凝练内丹,这才到达试剑阶段,随着时代变化,那些原八荒的怪物们隐退,大部分帮派的功力基本都在一段到八段之间,再往上升难如登天,各个门派能有极高天赋的一两位弟子能够达到试剑,凝练内丹的,基本上都是门派的重中之重。各个门派随着青龙会的陨落,相互之间也有了各自的争斗,而这些弟子,则是相互制约的枷锁。各自压制着蠢蠢欲动的门派。然而这样最大的弊端就是没有了资金来源,再清风的门派也是需要吃喝的,这些开销来源本是山上的的旅游等游客消费能够补助,但是,都想多吃一口,于是借着各个门派弟子下山试炼的机会,去弄一些资金,壮大自己。这种行为各个门派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于是,才有了唐南救张诗妍的结局。

      唐门像是夹小鸡一样,把张诗妍夹在腋下,猛地加速跳起,在空中踏风而行,在腋下的张诗妍娇呼一声,他居然用的是我意凌云,这种轻功不是只传给三段以上的门派弟子吗?难道他居然有三段的功力?心中惊讶不已,他,到底是怎样的人啊。

      别走嘛…妹子走什么呀。啊,你别过来,阴森黑暗的巷道中,一名衣着邋遢,头发像是几年没洗过,上面沾满了让人恶心的不知名的异物,脸上厚厚的一层污垢,已经看不出他得表情是什么样子的了的醉汉,浑身散发着酒气与臭味融合的气味,正在追一个妙龄少女,少女此时满眼惊慌,一手拽着挣扎中被醉汉撕扯的仅剩下几根衣带的单薄衣物,一手用包不停的捶打着逐渐靠近的醉汉,她已经没有后路了,只能紧紧的贴着身后冰冷的墙,无力的呼喊,求求你了,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放过我吧。梨花带鱼的哭容,不仅没有打动醉汉,反而更加激发了醉汉的兽性,醉汉口中发出像是拉锯一般的声音,呵呵呵呵…你们这群****装什么。有钱就能想上几个上几个,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你们这些贱****,不就是让人玩弄的吗。来,让大爷我好好的爽爽,哈哈哈哈,边说,醉汉边用手撕扯着少女的衣物,少女的衣物已经被撕扯的剩下最后一道防线,此时无力的她,能做的仅仅是护住自己的要害,进行最后的挣扎。

      天刚微微亮,此时在房中睡的口水直流的张诗妍完全感受不到一个黑色的身影就在她的床旁站着,没错,站在床边的就是唐南,此时他盯着张诗妍的圆翘屁股,尤其是内裤上的那个不听话的多啦A梦,不过眼中却没有****,仅仅只是好笑,似乎感受到眼光的注视,张诗妍睁开朦胧的眼睛,看到唐南的标志性坏笑,他是丹凤眼,眼睛中的精光流转,那一刻,张诗妍看呆了。痴痴地用手指着唐南说道,你还挺帅啊,然后便嘿嘿嘿的傻笑,嘴里嘟囔着什么,唐南一脸黑线,心道,惯犯,一定是惯犯。这个姑娘是不是不知道什么叫做羞耻?突然,一声怒吼,落在外面的鸟都被惊飞,张诗妍暴走了~你怎么进来的,我昨天不是有上锁吗。还看!再看眼睛给你挖了,一直没反应过来的张诗妍反应过来后,就是现在的画面,一手捏着剑诀,一手拿着电话,唐南坏笑着说道,你说呢,我想进来,就是坦克车在外面,我也进的来,你现在是要怎样?用云台三落打我,还是打电话报警?张诗妍无语了,打又打不过,打电话报警?算了,丢不起那人,于是脸红着说道,你先出去可以吗,让我把衣服穿上。唐南一看也觉得在玩就不得人心了,答应了一声,就出去了在门外等着。手中把玩着一根泛着幽幽银光的钢针,此时,穿好昨天唐南给她的衣服和旅店购买的睡服,脸上还带着没有褪去的红润,此刻也将唐南惊艳了一下。张诗妍没有注意唐男的表情,而是一脸愤怒的说道,为什么跑到我房间去!不给我个好的解释,你就感受剑履山河的畅快吧。一脸黑线的唐南赶紧说道,你昨天晚上的房门有异动,我便出来看一一眼,没想到抓了个小偷。啊?一脸惊讶的张诗妍惊道,那小偷人呢唐南说到,在我房间呢,这货还真是嘴硬。不过我看到他身上有着二段的周天运行,就将他打晕然后封住了督脉。你要不去看看吧。好,张诗妍答应一声后,便走进唐南的房间,一眼就看到这个衣服凌乱,满眼血丝的壮汉,此人不是神威派的吗,一身腱子肉,那杆神威标志性的戟,张诗妍看着壮汉说道:“好你个神威,想不到你们已经沦落到如此地步了吗了,干什么不好,做小偷,说,想要从我这里拿走什么”神威狠狠地看了张诗妍一眼,恶狠狠地说道:哼!接着闭嘴不言,“呦吼,你嘴硬是吧,让你哭出来信不信”张诗妍一边捏着剑诀一边走到神威面前说道。“慢着,小丫头,不能再打了,再打就打死了‘’唐南赶快拦住张诗妍。这时候张诗妍蔡注意到,神威虽然嘴硬,但是嘴角的血丝已经渐渐变成黑色,经脉气弱如丝?“怎么会这样?你打的?”张诗妍问道。唐南连连摇手道“怎么可能,我抓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受了很重的伤,我没怎么动手,他运气格挡的时候,就口吐鲜血,我还以为他碰瓷的呢。”就在唐南和张诗妍说话期间,神威已经奄奄一息。唐南见状,立即将神威身上的绳索解了开来,将其盘腿而坐,运行大小周天助神威大小周天运行,刚一接触,唐南便倒吸一口气,“嘶,此人伤的好重啊,身上似乎是中了五毒一脉的蜃气,这股蜃气似乎在吞噬神威体内的大小周天”唐南立即收手,这样下去,就是再多内力给他,也不够这蜃气吞噬的,唐南手腕一抖,三根银钢针出现在手中,一根扎下神威的百会穴,一根扎在腹部,最后一根则对着神威眉心扎了下去。张诗妍见状急忙说道:“唐南大哥,你救不了他就算了,我不是一定要问出来什么的,别整死他啊”唐南并未理会一旁叽叽喳喳的张诗妍,而是将大小周天运行到5段的程度,然后将功力度给了神威,唐门的钢针是炼毒而成,唐南用钢针封锁蜃气,将蜃气全部堵在小周天内,然后用功力一举摧毁,虽然可能会破掉神威的小周天,但总比死了强吧,“咳”,神威吐出一口黑血,血吐在地上,地面都被腐蚀,可想而知,这蜃气的阴损,也是佩服神威的内家功夫,居然能撑到现在,神威看向唐南与张诗妍不解道:“你们?为什么救我”唐南说道:不救你,你死在这里,你门中人要是知道了,让我赔钱,我可赔不起。神威听到这样的话反而放下了心中的敌意,说道:昨日,我下山采集,结果被一五毒弟子下了黑手,我追他到此地,结果,就看到你们两个,我以为你们是他的同伙,打算找到解药,然后再报仇。结果,没想到小哥你的身手这么厉害,一招打的我周天逆行,差点爆体而亡,“啊哈哈哈哈哈,咳咳,”哪有,哪有,一边挠头尴尬道,一边偷眼望去张诗妍,看张诗妍并未起疑,而是皱着眉头在想什么,唐南放下心。便说道,“原来是这样,也奇怪,最近各个门派弟子下山采集,为何会对你下此重手,简直就是要人命啊”话虽如此,但神威这么重的伤,一多半是让唐南打的,神威坐起身子靠在床边说“五毒地处偏远,出来一趟不容易,估摸着是想盗取我等弟子钱财,好应付差事吧”张诗妍猛地站起:“这等小人,亏他们还是八荒后裔。”

      她的内心开始冰冷了,原来,这就是外面的世界吗,真应该听他的,不要在没有家人的保护下私自离开家族,贪玩的她不听劝告,在一个晚上,悄悄的离开了家族,想要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结果,刚出来没多久,就遇到让她后悔一生的事情。醉汉此时正在准备攻入少女的身体时,忽然闷哼了一声,瘫软在地上,四肢不停的抽动。嘴角溢出来黑色的血沫。少女看到醉汉脖后一枚长长的钢针在黑暗中散发幽幽的银光,此时少女双眼一亮,这是!唐门的功夫?少女赶紧将地上的衣物穿在身上,脸上还半挂着泪珠,对黑暗中隐藏的人,嫩手抱拳多谢唐门师兄相救,张诗妍感激不尽。此时在黑暗中,一席黑衣的唐门后裔,嘴角带着坏笑,呦吼,我当救了个谁呢,居然知道我的身份,原来是太白家的那个小丫头,心中这样想着,但是却不敢说,他怕被太白家那些个臭老头按住头吊打,从3米多高的围墙上跳了下来,落地后居然一丝响动都没有,他已经到了利剑的功力,此次奉师命下山来换取粮食,结果走到这边时,听见了巷子中的呼救,便来看看热闹,结果,却意外救了这么个大人物。而张诗妍这会在角落中。红着脸,尴尬的用手不停的捡地上那些零碎的衣物往自己身上贴,这样的香艳画面,似乎对他没有什么影响,眼中无欲无求,他脱下了自己的外衣,顺手扔给了此时近乎裸体的张诗妍,得到了衣物的张诗妍,此刻就像是大冬天在河里游了四五圈一样,赶紧把衣服穿在身上,此时单薄的衣物,此刻对她来说,是那么的温暖,呼,放松下来的她。大声的哭了起来。这可吓坏了刚才还一副不食人间烟火仙人姿态的唐门,此刻也是慌了神,急忙摇手的说道,哎,哎,哎,你别啊,又不是我要那啥你,你这样,被你那些太白护送队的变态们听见了,一会就是我被脱光了按在墙角了。噗嗤,正在准备来个哭声交响曲的张诗妍破涕而笑。唐门说道:走吧,一会万一有人过来,我真洗不清了,到别的地方再说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