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屠胡

作者:坚二 | 历史小说 | 围观:6043

收藏



屠胡令小说  屠胡灭石  屠胡令百科  屠胡令是真的吗  屠胡令冉闵  屠胡令灭绝了几个民族  屠胡令是哪个朝代  屠胡令内容  屠胡令百度百科  屠胡令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咦,那个小松鼠真可爱!哥哥,我想和那个小松鼠玩!”

      “这个松鼠太笨了,在前面跑得那么快,本来我都追不上它了,可是它看我离得远了就停下来等我,还向我扔石头,我一生气就加了一把劲追它,它扭头就跑,可是却没我跑得快,我把早上吃饭的力气全都使出来,就追上了它,就是跑得太快了没刹住摔了一跤……”

      三个人走在通往果园的林间小道上,松软的草地上时不时有小松鼠的身影,怀里抱着不知道哪里找寻来的食物,警惕的扫一眼三位不速之客,确认对自己没有什么威胁,才会一闪而过……

      很多年后,张通仁回想起自己的童年,好像总是充满了幸福和欢乐,这些回忆也被他当做自己一生中最为宝贵的东西,还记得那个阳光明媚的清晨,父亲带着他和妹妹去爬山,父亲利用半山腰上的一小片地势平坦的地方开拓出来了一个小小的蔬果园,这一小块地不足一亩但却给四口之家提供了足够的水果蔬菜,西北地区昼夜温差大,降水集中,所以这里是全球最重要的苹果主产区,很多年前,就有一种名为“洛川苹果”的苹果品种风靡全球,所以张钊义在他自己开辟的这一小块土地上也种植了十几颗苹果树,还搭了一个葡萄架,前三年都没有长出葡萄,在圆圆出生那年夏天,葡萄架仿佛是为了祝贺这个刚添了一个小生命的家庭,竟然长出来了翠绿翠绿的小葡萄,从那以后,每年夏天,全家人都能吃到新鲜饱满多汁的葡萄。在果树下面,零零散散的生长着一排排小葱,西红柿,黄瓜,青菜……各种各样的新鲜时蔬完全满足了妻子善云的“做饭瘾”,自从生下两个孩子以后,以前在家里碗都不会洗的小姐突然爱上了做饭,虽然刚开始总是让全家人吃夹生饭或者黑黑饭(糊了),但是再难做的饭也挡不住一个母亲爱自己丈夫和孩子的心,所以在经历了最初几天的痛苦之后,善云的厨艺突飞猛进,受到大家的一致好评,这时得意洋洋的厨师总是觉得自己手头的材料太少,要不然就凭自己的实力,山珍海味都不在话下,所以每年最热心开荒种菜的总是善云,甚至丈夫栽种的一小块牡丹花园都被她以菜地不够为由强行征收种了土豆,张钊义提出抗议,善云理直气壮的回答:“只有填饱了肚子才能去追求精神享受……”

      “……”

      “哥哥真厉害!圆圆就知道哥哥一定会让小松鼠回来和我玩!”正在把小松鼠放进爸爸刚刚编好的竹笼里的小圆圆还不忘夸奖哥哥。

      刚刚五岁的小圆圆一边说一边用渴望的眼神看着张通仁,在她的印象里,哥哥是无所不能的,圆圆喜欢门前小河里的那些小小的鱼儿,每天早晨睡起来都要去河边和他们打招呼,哥哥为了让圆圆一睁眼就能看到他们,于是就把小河里那些五颜六色的小鱼抓到圆圆的小鱼缸里,这样圆圆每天睡起来不用跑到河边就可以看到小鱼儿了,哥哥还会趁着爸爸妈妈都去果园施肥的时候偷偷的在小河里游泳,圆圆也想学,可是喝了好几口河水之后,哥哥说什么她都不想再学游泳了,反正哥哥会游就可以了,圆圆想要河里的东西让哥哥去就可以了……

      由于是早上,又恰逢初夏时节,碧绿的小草叶子上沾满了亮晶晶的露珠,在阳光的照射下更加的晶莹剔透。这也是为什么摔了一跤的的张通仁满脸水珠和青草。经历了这个小小的插曲,三人总算来到了蔬果园,张钊义开始忙碌起来,浇水、施肥,然后还要完成妻子交代的采购任务,拔一把葱和几个萝卜,摘几个西红柿、黄瓜,再挖一小把青菜,看来大厨今天要改善伙食了……张通仁看到妹妹望着苹果树上红红的大苹果流口水,瞄了一眼远处爸爸正在另一边忙着拔萝卜,他就三两步爬上了苹果树,看见树顶最细的枝杈上的那个苹果又大又圆,颜色红艳艳的,于是就慢慢地从主枝爬过去,不一会兄妹俩就一人抱着一个大苹果吃得昏天暗地,如果张钊义看到刚才儿子摘苹果这一幕一定会惊讶,这个臭小子竟然知道苹果树顶端的生长的苹果是最好吃的,因为苹果树一般都枝繁叶茂,所以很多被叶子遮挡的苹果成熟以后表面红一片绿一片,这就是因为光照不均匀,而树顶的苹果则不存在这种问题,因为他们可以享受到全方位的光照,所以以前的果农们在出售苹果时,树顶的苹果和树中间的苹果往往是分开出售的,自然,树顶苹果的价格要高一些。张钊义本想着这段时间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就让这些已经成熟的苹果再多受几天光照,然后带着全家人来一次大丰收,没想到两个小家伙已经迫不及待了。等到爸爸忙完了,兄妹二人已经在给刚捉来的小松鼠喂苹果了,小松鼠果断地扔掉了自己刚才收集的乱七八糟的食物,专心致志的啃起苹果,爸爸招呼兄妹俩回家,免得大厨等食材等急了,兄妹二人已经吃过了水果,又一起商量打算在家里给新成员小松鼠建一座小房子,于是三人匆匆向山下家中赶去……

      看到妹妹渴望的眼神,不等爸爸反应过来,张通仁已经向着小松鼠刚才消失的方向树狂奔起来,过了好一阵,父亲在身后让他注意安全的话音才远远传来,张钊义对自己这个儿子越来越头疼,按理说自己上大学以来虽然一直以文人自居,但是自己对于运动还是十分热爱的,也曾经是校篮球队的主力,可是自己的这个儿子,从出生以来就表现出来种种和常人不同的地方,比如说身体异常的强壮,当前的世界各种各样的疾病层出不穷,虽然该注射的疫苗夫妻二人都专门带着孩子进城去注射过,可是长期在这山林中生活,经常接触各种各样的小动物,可是已经长到七岁的儿子愣是没有生过病;再比如说儿子大脑的学习能力超强,自己和妻子从来就不是聪明人,也不知道这小子遗传了谁的基因,四书五经只要自己教着读一遍,臭小子竟然就可以倒背如流,最近正在开始背《史记》,虽然不求甚解,但就是这种惊人的记忆力已经让夫妻二人百思不得其解,难不成自己生了个天才?亦或是这青山绿水的山野环境反而孕育了一个真正健康的新新人类,想到这里,不禁又对自己当初毅然决定来这里生活的“英明决策”沾沾自喜,正想着,身边的宝贝小女儿突然指着正前方兴奋的欢呼雀跃,顺着女儿的指尖望去,一脸骄傲的臭小子提着一只垂头丧气的小松鼠大步流星的走了回来,张钊义已经见怪不怪了,正常人哪有能追上松鼠的?问儿子怎么抓到的,臭小子扬起一张沾满青草和露珠的笑脸回答: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