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陈年事

作者:溯朝 | 仙侠神话 | 围观:27224

收藏

  第一回,她留下的一具空壳。第二回,她留了一颗心。第三回,她一身皆付灰飞,什么也没留下的。世人皆道混沌世界生众生,可没人说她,混沌世界也而已众生之一。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她又是什么。近来我实在倒霉,自有意识起,便被一大群狐狸追着喊帝后,那两眼冒绿光的模样,简直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着实可怕了些。。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一路想着,竟叫我意外地碰着许久未见的火狐妖流离,他似是刚从隔壁山过来,手里拎着几本黄皮封面的书,眼里含着的些许笑意简直要闪瞎我的双目。看他走的方向,竟是要进谷。

    “我并非狐族。”这淡漠的声线竟减了我三分睡意。

    我有些纠结,美人大概是在沐浴,不知他的性子是害羞的还是豪放的,毕竟我沐浴时就不喜一旁有人瞧着。

    风竺说过,别人若敬我一尺,我便须敬他人一丈。流离以礼待我,我也不好冷脸相对,便目光灼灼地盯着他手中之物,也点了点头。

    方才至风竺所在的那片桃花林,便闻见他的声音从内里传来:“已过去三万年,风云变幻,物是人非,你又何必执着。可曾想,她于你,或许已成了执念。”

    美人显然也瞧见了我,同我一般愣了一瞬,立即背过身去,像是在避嫌。这令我万分不解,风弄不是说女子观男子沐浴无甚不适么,由此,男子观女子沐浴约莫也是无妨的。美人的反应也忒怪了些。

    彼时他为自个儿的美貌醉心,劈了隔壁山火狐妖流离的宝贝疙瘩凤栖梧桐,做了把看似超脱世俗的古琴,说什么好琴配美人。自此,流离甚是不待见他,两妖每每见面都要打上一架。

    我兀自摇摇头,大约是不会这么巧的。蓦地身一哆嗦,已是阳春三月,这天怎的还这般冷。

    我望了望他手中的酒杯,道:“流离又要来了么?”

    进了那林,方见一袭黑袍的男子背对着我坐着,背影挺拔,浑身透着冷冽的气息。我瞧着这背影,觉着更加熟悉了,却也并未多想,兴冲冲地向风竺道:“风竺,流离来了。”

    我挠了挠头,怎么也琢磨不透,恰好也到了那洛泉,索性便不想了,立于岸上兀自褪了衣裙。

    可风竺压根当做没看见我这鄙视的眼神,依旧絮絮叨叨:“若是再不来,我便再不要他来了。”

    我大约不是块读书的好料:那书我不过是翻了几页,便觉着眼皮子沉重,甚是困顿。打了个哈欠,无意识地又翻过一页,我终是睡了过去。

    将睡未睡之际隐隐约约听人道:“你说小阿卿啊。她是我三百年前捡的,我至今未看透她的本体是何物。没脸没皮,没心没肺,倒也有趣……前些日子九尾狐族竟将她认作帝后,至今见着她便追,着实叫我惊奇。不过,你倒是该管管你那狐族,如此乱认帝后,如何得了。”

    风竺摸了摸下巴,看着我的眼神颇为耐人寻味,啧啧几声,方才笑道:“姑娘家与男儿本都是万物之灵,有甚区别,不过是被观了沐浴,没什么要紧。”

    真面目被戳穿,我嘿嘿笑了两声,暗道幸好这三百年我活得没心没肺,不知脸为何物。唉,着实是在桃花谷的日子太过无聊,风竺又不许我去凡间逛上一逛,一时见着能打发日子的东西,不心动才叫怪事。

    “呀呀呀,一千年前你可是狐帝,怎的忘了。”

    抚抚额,我正要破水而出,岸边却忽然又现一物,好在是个活生生的人,但长的实在……耀眼了些。

    ------题外话------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