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完本

妻悍

作者:花羽容 | 都市超能 | 围观:1550

收藏

  这辈子的目标是锦绣荣华,平安喜乐,目标寿终正寝!二月草长莺飞,柳树抽芽的时节,天气微微还有些凉意,京城的靖安侯府大门洞开,府内仆妇规矩的站成两排,站在最前面的锦衣华服男女看得出该是这府的男女主子了。。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妻悍百度云  妻悍txt  妻悍家福  妻悍 小说  妻悍而夫殴  妻悍 花羽容 小说  妻悍txt下载  妻悍全文免费阅读  妻悍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和慧长公主一身瑰红色织金的褙子,金色镶边深红色缠枝白海棠的襦裙,头上只简单的簪了一根沉香木的发簪,裙裾翩翩摇曳生姿,举手投足透着优雅大气,姿容明艳雍容,尽显皇家公主的高贵气度。

    二夫人唇角挂着温柔的笑,看着两个孩子亲热的玩在一起露出欢愉之色,“老太太已经在松鹤堂等着你们了,一大早就听说你们进宫去见太后娘娘她老人家了,老太太撑不住就先回去歇下了。”说罢小心翼翼的看着明慧长公主,笑的也有些不自然了。

    不多时马车缓缓停在府门口,从车上先下来一个精瘦清俊的男子,气度沉稳睿智,目似朗星,面如冠玉,风度翩翩,气质儒雅,他伸出右臂撩起车帘,从马车上下来一位容颜精致美丽,头戴海棠花点凤玉簪的妇人,紧随着妇人跳下来一个八九岁的女孩子,女孩眉眼和妇人颇为相像,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灵动璀璨,粉嫩的小脸透着健康的红晕,樱子红对襟羽缎遍地缠枝金菊花的褙子,里面是绯红色的袄子,底下是烟色水纹湘裙。

    说完转身抱起小女儿朝公主府而去,留下身后一脸尴尬难堪的老二夫妻两个,最后他们跺跺脚也走了。

    这大房在外打拼多年,如今回到京城使得杨家的风向似乎隐隐有着不安,大房不在时本应二夫人主持管家的,但老太太执拗,非要自己的侄女老三家的三夫人掌管管家权多年。

    两个小姑娘迅速的拉着手到一边有说有笑去了,一番忙碌众人将侯爷和明慧长公主一家子拥进府中歇息,顺便去见见府上的老太太。

    老二家的大姑娘杨明慧已经出嫁了,嫁的也是挺好的,夫君是二夫人娘家介绍的人,对方没有婆婆,过门就当家,夫君也是个上进的,是二甲的庶吉士,如今被外放熬资历。

    蓝袍男子松了口气,脸上也见到了几分喜色和雀跃,二太太则急着再度嘱咐,“让你们准备的热水可妥当了,大哥和公主远道回来必定要先沐浴的,吩咐厨下准备一些清粥小菜,要清爽可口的。公主府那边可通知过了,收拾妥当了么?”

    二姑娘就是杨明玉,虚长杨岚二岁,今年十一岁了,三姑娘杨明婉是三房的姑娘,如今十岁;四房的四姑娘杨明淑九岁半,五姑娘杨明珠也是四房的庶女九岁;杨岚则是排行老六,虚岁也九岁了。

    杨旭好歹有祖母疼爱,而老二则几乎是无人问,杨旭又当爹又当妈,辛辛苦苦将弟弟带在身边长大,又在年幼时不得父亲看重,**妾则天天想着法要弄死他们扶持自己儿子上位,两兄弟度过了一段最艰难的时期,因此兄弟两个感情还是很好地,反倒是和这个三弟感情有些淡。

    和慧公主换了身家常的如轻烟般柳绿色的薄褙子,衬得她肌肤如玉,明艳动人,头上直插了一只白玉海棠凤钗,简单大方。

    叹口气道:“去把我柜子里的金丝红翡镯子拿出来,明儿个早晨请安送给岚丫头做个见面礼,把那个羊脂白玉两块玉佩给了两个哥儿吧!怎么说也是我杨家的子孙,我也不会亏待了!”

    而老太太也是个刚强的,硬是将最得夫君**爱的美妾给搞下台,又生下了三儿子,三儿子没费多大劲顺产出生,恰逢此时正是老太太过得最舒心的时候,因为新帝上台了,新帝很重视嫡庶之道,最忌讳**妾灭妻,和当年老迈**妾灭妻的先帝并不一样,而大儿子作为新帝的伴读也很得看重,夫君在这个时候不得不尊重她。

    老太太摆摆手,脸上似有怒意,口气颇为不忿,“哼!孝道大如天,就算是皇家公主也不能违抗!我不过是让她给老三谋个好缺罢了,怎么就不能帮我办了!老大是越来越不听话了,不给他们个下马威,他们还以为我老了动弹不了呢!”

    据说这个大姑娘当年很得长公主的喜爱,平日多有维护,嫁到夫家也是多有赏赐,如今过得很不错。

    前面站着个身形健壮,端方严肃的男人,身着一身蓝色的锦缎如意云纹直缀,腰间束着深蓝色的綴玉腰带,系了一枚羊脂白玉的圆形玉佩,站他旁边的是位端庄大气,气度亲和的美妇人,一身石榴红妆花缎的遍地缠枝莲花纹的窄袖褙子,下身是一条月白色百褶镶边襦裙,头上戴着金累丝嵌红宝石双鸾点翠步摇,金镶玉的梅花样式压鬓钗,手上拿着一方绡帕,不时地拧动两下,眉心颦起面色微微有些着急之色。

    老太太思虑半天后觉得许妈妈说的有道理,之前是一时不忿罢了!好容易等到大儿子成亲了,自己也能做老封君了,谁知道娶了个祖宗回来,说不得还得我跟她先行个国礼再说,更别提摆婆婆的款了!

    本来老太太也是官家小姐并无太大关系,但是去世的靖安侯是个**种子,小妾是个个貌美如花,再加上她只是五品官的女儿,识字少,见识也少,不如高门贵女那样手腕利落,年轻时并不得夫君**爱,上有婆婆不喜她小家气不够大方,又镇不住后宅的一干女人,小妾们仗着侯爷**爱弄的后宅是乌烟瘴气,她很是受了不少的磨搓。

    她旁边错后一步还站着位少年和一个小姑娘,少年一身青色锦袍,束着白玉腰带,挂着一个金鱼葫芦型荷包,瞧着大约也就十来岁出头的年纪,小姑娘则是一团孩子气,仿佛十岁上下的年纪,一身八成新的粉红色五福祥云圆领比甲,里面是立领的绕丝绣缠枝玉兰花藕荷色小袄,下身是绯色的福字八福湘裙,腰间挂着一个淡紫素纹香袋海棠金丝纹香囊,小脸嫩白俏丽未装点任何首饰脂粉,乖巧的站在少年身边。

    长子杨昊,次子杨霈特许在上书房读书,长子更是精通文韬武略,颇有乃父之风如今任职御前侍卫,只待资历够了就去军中磨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