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报告王爷,极品王妃想逃跑

作者:夜卿离 | 仙侠神话 | 围观:9236

收藏

  女主:沐璃 男主:君逸凡落难太师嫡女重生归来误撞病娇王爷,欢喜冤家庆良缘。“报告王爷,王妃想逃跑!“”不准!“”报告王爷,王妃已逃跑!“”抓回来!“”报告王爷,王妃又想逃跑!“”唉——!这个迷糊虫,又把相公落下了!”正值傍晚时分,天空还下着细密的雨,淋得叫人睁不开眼。。




报告王  


精彩情节:

    北渊国,皇城十里外,乱葬岗。

    正值傍晚时分,天空还下着细密的雨,淋得叫人睁不开眼。

    雨水灌入鼻孔顺进喉咙,呛着沐璃闷咳两声,待意识清醒过来,方才挣扎着从这片死人堆儿里艰难地爬到一处虽泥泞却干净的地方。

    环顾四周,荒山野岭,尸骨遍地。

    她心中冷不禁寒颤起来,全然感受不到入夏新雨湿透衣衫的凉意。

    她怎么会在这里?

    这又是在哪里?

    她又是谁?

    零星记忆开始在脑子里面乱窜,耳畔杂乱的声音回旋。

    “阿娘,我——疼!呜呜~”

    “三小姐得了疫症死了,赶紧裹了尸身从后门扔出去,别给沐家惹来霉运!”

    “快快处理掉,晚些老爷回来瞧见了晦气!”

    ......

    空气中满是泥土和腐肉的气味,令人作呕。

    来不及细想,沐璃就近手边寻了一枝秃树杈子,强撑着直起身子,步履艰难,顺着山间唯一的小路下行。

    她只想要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夜幕渐沉。

    雨也渐渐停了下来。

    沐璃独自一人从山上下来,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又满身腥臭气味儿,肚子也咕咕叫嚣个不停。

    想来乞丐也不过如此了。

    路遇之人皆下意识的掩住口鼻,唯恐避之不及。

    “去去去,腌臜东西,拿着包子到别处讨饭去!”

    街上摆摊儿的包子铺小哥儿说,嫌恶地朝她扔了一个热腾腾的包子,并挥着手示意她不要靠近,赶紧离开,别脏了他的客人。

    沐璃千恩万谢地拾起地上的包子,冲着小哥儿深深鞠了一躬,低声说了句谢谢,识趣儿的走远些,边走边狼吞虎咽起来。

    她实在是太饿了,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吃过东西了。

    眼前的一切对于现在的她来讲都太过陌生。

    街道向东西两边延伸,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及各式作坊,青泥瓦块的屋顶,木制雕花的窗户,屋内烛光摇曳,往来行人络绎不绝。

    沿着街道又转了三个胡同,沐璃不知不觉便停在一处高门红墙绿瓦房正门口。

    门前两只巨形石狮子,铜铃般大小的眼睛凝视着从这里进出的贵人。门头挂着白绫,牌匾字迹娟秀的写着‘太师府’三个大字。右侧石狮子边还停放着一辆马车,小厮正在喂健硕的马儿吃草。

    内门口规整站着两个小厮,腰间皆系着白绫,微微颔首。

    “怎么会走到这里来?”

    沐璃心中狐疑,宛若星辰的眼睛将四周打量一遍,零碎的记忆在脑子里面一闪而过,她断定这个地方以前一定来过,而且很熟悉。

    为了证实自己的疑虑,犹豫再三,她才决定主动上前问个究竟,兴许这里有人认得自己。

    沐璃上前询问的时候,下意识地将脸颊两边的碎发随意挽向耳后,露出整张俊秀的脸,沾着少许干巴的泥渍。

    她骨相生的极好,媚骨天成,尤其是眼睛,灿若星辰。

    “打扰一下,不好意思,那个——我——你认识我吗?我——”

    内门的小厮嫌弃她身上的味道,下意识的捏着鼻子,本欲将其驱赶,无意间瞥见她的脸,惊慌地连连后退,揉了揉眼睛,生怕自己没看清楚,口中呢喃一句。

    “三小姐?”

    “三小姐?是我吗?我真的是什么三小姐?”沐璃皱了皱眉头,像是在问,又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内门的小厮识出来人,震惊不已,眼睛盯着沐璃,脚下险些栽倒,逃难一般跑开,又高声叫喊着。

    “诈——诈——诈尸了,三小姐活过来了,快去通报!”

    ”三小姐活过来了!”

    连着两声叫喊,原本死寂一般的府邸瞬间炸开了锅。

    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惊恐万分又下意识地与她保持一段距离,不敢靠近。

    沐璃站在正门口有些不知所措,对四周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报以礼貌性的微笑,但是对他们说的,多少能听见了一些。

    “真的是三小姐,她不是死了吗?”

    “也难怪,棺材里面摆放的只有她的衣衫!”

    “真是命大,那样都死不了,还能自己找回来!”

    .....

    诸如此类,议论纷纷。

    人群中突兀地响起一个清冷魅惑的声音。

    “沐三小姐真是好手段,没想到你我初次见面居然是在你的葬礼上,既然选择假死拒婚,还回来做什么?”

    “啊——?”沐璃听着有些懵。

    但见来人,着实叫人惊艳。

    说话人是个身穿绛紫色锦衣华服的年轻公子,白玉簪束发,剑眉星目,贵气天成,浑身散发着冷漠的气息,端坐在轮椅上,随行的侍卫将他从人群中推了出来。

    身后紧跟着一个贵妇,身形微胖,却是风韵犹存。乍见沐璃,面上也是一惊,又忙上前关切。

    “阿璃?”那妇人试探性的询问,却紧紧盯着沐璃的反应。

    “您好!呵——!您好,您是?”沐璃尴尬的应声,又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她实在是想不起来眼前人是谁。

    但是对于阿璃这个名字,好似一点也不陌生,又见众人如此惊恐,想来应该是在叫自己。

    “我是你阿娘啊,这孩子,真是淘气,都到家门口了,还强装作不认识,你这是从哪里回来的,浑身脏兮兮的,还臭臭的!”

    贵妇人打趣儿的说道,余光瞥了一眼坐在轮椅上年轻男子的表情,毫无波澜。

    沐璃越想越觉得脑袋一阵疼过一阵,断断续续的说道。

    “我从山上下来,到处都是尸体,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不行,我的头好疼,你们——你们是谁?我又是谁?”

    “虞夫人,既然沐三小姐不舒服,本王就不多叨扰,就此告辞!”贵气的公子说。

    贵妇人闻言,忙见礼送行,歉意地说道。

    “容王爷见笑了,待阿璃好些,等太师回来,一定带她亲自登门致歉。”

    沐璃只觉得头痛欲裂,意识模糊,重重摔倒在地。

    恍惚间,目送那一行人渐行渐远,耳边声音杂乱不已,渐渐连声音也没有了。

    沐璃这次睡得昏沉,零星的记忆串联在一起,让她想起来许多事情。

    她本名是沐璃,北渊国太师府嫡女三小姐,又是逸殿下的准未婚妻,天生贵女。

    本应是万千娇宠,可怜母亲病逝后,太师续弦娶了现在的后院掌家人虞夫人。

    父亲常年与大哥哥驻守边境,家中诸多事宜就全部交给虞夫人打理,自此嫡女生活一落千丈。

    虞夫人自从生了小女儿沐沐后,她的生活更是凄惨,直接从嫡女的院子搬去了柴房,生活饥一顿饱一顿,小小年纪,就比同龄的孩子消瘦很多。

    本以为到了及笄之年,就能嫁入逸王府,苦日子也算是熬到头了,却在及笄礼当天意外落水后,便一直昏昏沉沉,高烧不止。

    再醒来,便出现在皇城外乱葬岗。

    耳畔轻微的啜泣声,将她从沉睡中唤醒。

    沐璃缓缓睁开眼睛,便见床边坐着个身穿粗布麻衣的年轻妙龄女子,梳着双耳珊瑚珠缀发髻,修着齐刘海,呜唔咽咽不止,双眼轻微红肿,倒是情真意切。

    许久没见到这个丫头了,沐璃也有些动容,轻声哽咽地喊了一句。

    “云檀,别哭!我好好的!”

    那丫头闻声,眼泪如露珠一般大颗大颗地溢出眼眶,扑到沐璃怀里,大哭起来。

    “小姐,您吓死我了,婢子还以为您再也醒不过来了!都是云檀的错,对不起夫人的重托,让您受冻挨饿,被人欺凌,呜呜——!”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沐璃宽慰道抬手轻轻拍了拍云檀的背。

    云檀这才吸了吸鼻子,止住哭声,心疼委屈地辩解道。

    “哪里好了,小姐都昏睡了三天三夜了,瞧瞧您瘦得,都快脱相了!”

    沐璃从床上坐了起来,背依着厚厚的枕垫,接过云檀递过来的甜水汤喝了两口,问道。

    “云檀,通府上下,我只相信你,你可知我为何会落水,又为何会被弃尸荒山野岭?”

    云檀蹙眉,试探性地询问,“您自己不记得?”

    沐璃摇摇头,直言,“模模糊糊,记不真切,先前是在乱葬岗醒来的,迷迷糊糊走回了家,然后就是现在了,我怎么会住在这样破烂的地方?”

    “想来应该是先前落水高烧,烧坏了脑子,具体情况婢子也不知。

    及笄礼当日,夫人差我去杂役房帮忙。您落水后,她就差人锁了柴房的门,不让我去瞧您。

    有几次我入夜偷偷去看您,被盯梢的小厮发现告诉夫人,她就让嬷嬷将我打成重伤,下不了床。”

    云檀越说越委屈,又哭了起来。

    沐璃闻言,脸色阴沉,余光瞥见云檀裸露在外的皮肤,脖颈和手臂上赫然摆着绯红的藤条印记,心中木然一紧,伸手拂去云檀脸上的湿热的泪水,自己红了眼眶,宽慰道。

    “快别哭了,以后再也不让你受这般委屈。”又突然想道那日遇见的俊美男子,问道。

    那样谪仙般的美男子,总是让人一眼难忘。

    “你可知丧葬礼那日府上吊唁,坐轮椅的人是谁?有人称呼他为王爷?”

    “这您也不记得?往日您天天念叨着的逸王殿下,您的准未婚夫呀。”云檀说。

    沐璃心中感概,看来脑子真是烧坏了,记起来的都是些零碎不重要的,要紧的倒是忘得七七八八。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这儿诺大的太师府活下来。

    这黑心的狼后娘也不知道存得什么心思,居然让贴身侍女云檀回来侍奉,就不怕云檀在耳边撺掇她的坏话。

    沐璃又问,“虞夫人让你来瞧我的?”

    云檀摇摇头,应声道,“我是花了岁银,买通门房嬷嬷,才偷偷进来守着您的。”

    “好云檀,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太师府这个地方待不得了,要赶紧离开这里才是!”沐璃说,连忙起身,整理衣衫,穿上鞋袜。

    云檀有些糊涂,连忙问道,“小姐,这说得什么糊涂话,柴房门口有嬷嬷日夜坚守,我们哪儿也去不了,就算离开了太师府,大爷和二爷都不在皇城,我们又能去哪儿呢?”

    “就去逸王府,我就不信,她能手眼通天到逸王府!”沐璃回应,心中却已然拿定注意。

    管他逸王殿下什么秉性,先离开太师府,日后再做细细打算。

    二人正准备离开,便听见咯吱一声,柴房的门从外面打开,迎面一前一后进来两个衣着华丽的女子,身后跟着三两个小厮。

    最前面的就是这太师府后院主事儿虞夫人,近着她身后右侧站着的女子,船淡粉色华服,倒是颇有些姿色,身形婀娜,好一个俊俏佳人,声音很是娇媚。

    “三姐姐这是要去哪儿?瞧着精气神儿,道一点也不像是鬼门关走过一遭的人!”

    呵——!虞夫人冷笑一声,端坐在小厮搬进来的椅子上,摆着主人家的款儿,冷嘲热讽道。

    “她哪儿也去不了!好一个贱蹄子,居然敢在逸王殿下面前冒充沐家三小姐,如此丢人现眼,打死她也挽回不了沐家的颜面!”

    “阿娘,干嘛这么凶啊,姐姐不过是烧坏了脑子,不是故意丢人现眼的!”

    粉衣女子娇滴滴的劝慰着,身子自觉朝着虞夫人身后挪了两步,一双水灵的桃花眼微扬着笑意,满是得意和鄙夷。

    云檀有些慌张和害怕,正预跪下见礼,却被沐璃制止,并将她护在自己身后,直面眼前人,一字一句说着。

    “我去哪儿跟你们有关系吗?这太师府哪里是我这嫡女不能去的地方?谁能拦我?谁敢拦我?”

    虞夫人闻言,面上一僵,起身抬手就是一巴掌朝着沐璃的小脸呼扇过去,恶言相对。

    “你这个贱人,谁给你的胆子这样跟我说话!”

    啪——!

    在场之人无不惊恐,沐璃抬手死死抓住虞夫人挥过来的右手,反手就是一巴掌呼扇在虞夫人的脸上,响声清脆。

    “你休想再打我!”沐璃回嘴,言辞掷地有声,随即用尽力气推开了虞夫人,致使她摔坐在先前椅子上,补充道。

    “以前是我懦弱无能,任你母女欺凌,从今往后,不会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