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六章 怪老头

弄雪天子 | 发布时间:2021-09-15 | 阅读次数:19934

杨玉玲直接可以选择了登州云海崔家寨,老龟山脚下建自己的帮派驻地,除了在崔家寨有一点儿怨念尤未消,再加案子还未曾彻底问题,不好离开了登州外,除了两个正儿八经缘由。一则地皮贵,包下整个山头也就花了一千三百块顺币,加上送了一颗夜明珠给崔员外,换走了崔员外家一则地皮便宜,包下整个山头也就花了一千五百块顺币,外加送了一颗夜明珠给崔员外,换走了崔员外家的桃林和竹林。。...

杨玉英直接选择了登州云海崔家庄,老龟山脚下建自己的帮派驻地,除了在崔家庄有一点怨念尤未消,加上案子还不曾彻底解决,不好离开登州外,还有两个正经缘由。

一则地皮便宜,包下整个山头也就花了一千五百块顺币,外加送了一颗夜明珠给崔员外,换走了崔员外家的桃林和竹林。

二来,自也是回归故乡,离荣国府远一点的意思。

与这好处相比……

“姑娘一个人住在山边,哪里能安全?且不说咱们这地方正与斡国交界,动不动就有战乱,便是那些个土匪们,便让人不能安生了。”

刘婶子一边给杨玉英量身体,一边絮絮叨叨。

没错,土匪。

土匪这等麻烦,也是可以想办法解决的。

换做几日前,她说不定要愁一愁,现在升到五级,欧阳雪的人物卡能用一个小时了,不敢说完全够用,但小心仔细些,那些土匪也能成为她刷经验的人头了。

再者,她每天练剑,练欧阳雪的剑,如今也学有小成。

杨玉英是性子懒散,不逼到头上,就多多少少有点不严重的拖延症,可升级这等甜美的胡萝卜时时刻刻吊在前头,她总归还是有上进心的。

要是土匪愿意主动‘投怀送抱’,她很愿意接受一二。

这么长时间升级全靠日常任务,捕鱼打猎养鸡喂鸭做饭,折腾得她都快忘了自己是谁。

她自是开始盼着有几个红名冒出来,好让她换换口味,打打怪。

当然,再不济,游戏小地图在,方圆三公里谁是敌谁是友清清楚楚,打不过,跑还是跑得了。

等到帮派驻地建好,那就更是安全无忧,别说区区小土匪,就是斡国那帮畜生来挑衅,只要不是大举进兵,她也不担心。

反而比在京城,在权贵们的眼皮底下活动更安全。

和刘婶子约好了做四季的衣裳,杨玉英就拿起钓具,溜溜达达出了竹林。

老龟山以西三十里,有一个峡谷,俗名飞天峡,两侧高山峻岭,地势奇特,偏又是出登州府的必经之路,南来北往的商队总免不了路过,自然土匪颇多,算得上是北地一等一的危险地处。

可风景却好,溪流清澈,山花遍地,鸟语花香。

杨玉英于河边择了一处,掐了个不知名的大叶子做扇,优哉游哉地钓起鱼来。

一阵风吹过,树叶簌簌下落,身后忽然有动静,杨玉英回头看了看,就见一老人家拎着钓具,从山道上走下。

这老人身穿儒袍,胡须半长不短,打理得很干净,身体有些瘦,面相看起来不似寻常读书人,有点凶,一下来就盯着杨玉英坐着的那块石头。

“这块石头是我的。”

老人蹙着眉,鼓着脸哼哼,“我写了诗在上头”。

杨玉英一笑,干脆利落地收拾钓具,准备挪到旁边去。

那老头愣了下,脸上一红,咳嗽了声清了清嗓子:“虽说是我的,但你今日来得早,也不是不能让你一次。”

杨玉英一屁股又坐回去。

老头:“……”

太阳正足,山林间到是少了几分暑热,阳光斑斑点点地落在溪水间,丛林里,有种别样的韵味。

杨玉英摇着叶子,唱着小调。

两根鱼竿入水,两条肥鱼上了钩,半臂长的那条入鱼篓,小半臂长的那条抛回去。

“……可怜一处情深旧,满座衣冠皆老朽,黄泉故事无止休,戏无骨难左右……”

又是四条大肥鱼入了鱼篓。

“手中雕刻生花,刀锋千转蜿蜒成画,盛名功德塔,是桥畔某处人家……”

老人家听得浑身长了毛一样难受,枯坐半日,瞪着鱼篓里拇指长的小鱼苗,恨恨地站起来要走人。

杨玉英难得好心,问了句:“山路难走,又多匪患,老先生可有人接?”

“我才五十三,老什么老!还土匪,哪个是土匪,出来给我看看,看谁匪得过谁!”

老头儿吹胡子瞪眼,甩手而走。

杨玉英瞥了眼两侧崖壁上冻成冰柱的彪形大汉,又用欧阳雪的视角扫视了一遭山路,也就没再多管闲事。据说土匪也划分地盘,既然有人已经占了风水宝地,想必今天应该没人再来。

到是欧阳雪冰冰冷冷的意识中不是一片空寂,就是剑气纵横,稍稍感应,她就手痒想练剑。

这到是懒人福音了。

一连两日,杨玉英日日过来钓鱼,总能碰上这位略有些暴躁的老头子,不过,两个人也没怎么搭讪。

这老头身份不一般,背后有高手护卫。

高手也是她家欧阳剑神发现的。

杨玉英这两天收获不少,抓到十五个土匪,又追根究底剿灭了两窝山匪,换了三十六块钱,吃了一顿全鱼宴,升了一级。

还达成了‘恐吓’皇城司密探的成就。

树林里时不时无风自动的枝叶,就彰显了这几个倒霉探子很不宁静的心绪。

尤其是欧阳雪目不斜视,擦肩而过,两个土匪就直接撞到一暗探身下的大树上,瞬间成为冰柱,估计带着寒意的剑气断了探子一绺头发,反正半空中飞出点黑色的毛来。

有人过来查探,杨玉英预料得到,也认出那特制黑靴的鞋印,正是皇城司的人。

这么多时日才来,反而有点出乎意料。

天将暮,风徐徐,杨玉英席地而坐,炖了鲜美的鱼汤,又取十年陈酿,做了一道色香味俱美的醉鱼。

还是美食让人俗。

随着使用欧阳雪这张人物卡的时间延长,她每每沉浸在角色扮演中,用他的眼睛看这个世间,时时刻刻感受无边的寂寞,天地万物,早在生命的某一刻就变得毫无颜色,于己来说,人生如死。

那种感觉真说不上新奇,扮演得太久,她都要超凡脱俗去入道,果然要多做些红尘俗事才好。

鱼的香味越发浓烈,便是欧阳雪这样冰雪铸造的角色,也从天上落入凡间,拿树枝削成筷子,默默地吃了两口。

此时,树梢上躲了两天,年不过十五的探子,小小地吸了吸口水。

话说,他这趟公差出的着实不容易,追踪那位剑客道士毫无成果,人家简直像是人间一抹幽灵,说现身就现身,说消失就消失。

对方的出身来历没打探着,到是天天就着让人垂涎欲滴的美食香啃生冷的面饼,怎一个惨字了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