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1章 一梦千年

朵颜涯 | 发布时间:2021-09-15 05:16:06 | 阅读次数:27137

“不---”君古灵猛地坐起来面色惨白,浑身都在颤抖着,泪水像断了线通常的掉下。她用手狠狠地揪着胸口,放佛万箭穿心通常痛,痛的她恨严禁死掉。死?对啊,自己么也没死吗?那她是在哪里?“啊--”突然间头如被针扎般的痛,一幅幅画面跌撞而至,灵魂放佛都要划破她用手狠狠揪着胸口,仿佛万箭穿心一般痛,痛的她恨不得死掉。。...

“不---”

君古灵猛然坐起面色苍白,浑身都在颤抖,泪水像断了线一般的掉落。

她用手狠狠揪着胸口,仿佛万箭穿心一般痛,痛的她恨不得死掉。

死?

对啊,自己难道没有死吗?

那她是在哪里?

“啊--”

忽然头如针扎般的痛,一幅幅画面跌撞而至,灵魂仿佛都要撕裂一般。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睁眼时,发现自己竟紧紧的抓着大红色喜被。

入眼皆红,大红色的喜服,床幔,喜字---

“这是,婚房?”

而她的身下正压着一个面白如玉,眉骨天成,相貌英俊的少年,此刻少年双目紧闭,呼吸平稳,像是睡着了?

君古灵有些懵。

大梦初醒,已过千年。

在她无数浑噩的岁月中,药神谷早已不在?

而她现在的身份是苍梧城君家的草包小姐,修为尽失,还是传说中的废物灵根。

替嫁冲喜到城主府顾家,昨夜直接撞了柱子?

那她身下之人---

就在这时,少年豁然睁开了双眸。

“抱够没有?还不给本少君滚开?”

少年的声音冰冷,一时怒极竟附了魂力。

君古灵此时魂力本就不稳,被这一震脸色更是苍白如纸,身子一软直接倒在了他身上。

好死不死的竟吻住了少年的唇。

朱色的轻纱床幔随风轻舞,榻上的一对璧人两两相望,眸中皆是震惊之色。

少年的唇微凉,而他的眼神更是冰冷刺骨。

君古灵慌忙起身,一脸严肃,“我,我不是故意的,这只是意外。”

顾临渊面沉如水,用胳膊勉强支起了身子,抬起拇指擦了擦嘴角,眸中狠戾泛着寒光,活像一个凶恶残暴的大魔王,恨不得将她大卸八块。

“意外?说,你是谁?为何在这儿?”

少年的声音仿佛从九幽传来,听的人直打寒战。

君古灵乌黑灵动的大眼睛眨了眨,睫羽如扇,咳了一声尬笑的摊了摊手。

“如你所见。”

记忆里这个顾家少主资质极佳,乃变异灵根,可惜前不久废了。

天之骄子如今沦落成为废人,原本跟他定亲的是君家天资极佳的大小姐君兰月,可如今却娶了她这么个苍梧城出名的废物小姐。

这落差不所谓不大,而俩人还阴差阳错的亲上了。

君古灵深深的吐了口气。

这真是---

屋漏偏逢连夜雨?

似乎还挺贴切哈--

果然顾临渊看清后目光越发狠厉,咬紧了后槽牙,“找死,本少君什么时候同意娶你了?这门亲事不作数。”

说完就要动手想用灵力将人丢出去,可惜经脉已废,身上早无半分灵力不说,反而诱发了旧伤,直接瘫倒在了榻上。

顾临渊紧紧的捂着心口,浑身无力面色苍白,活脱脱一副病弱公子的既视感。

可眼神却阴鸷的死死盯着她--

君古灵:......

她这是被嫌弃了?

想她堂堂药神谷人人喜爱的少谷主...

好吧,药神谷早已不复存在了。

而记忆里君家并不待见她这个女儿,能嫁过来纯属为了那三千灵石。

还真够廉价的。

“你也不必如此,就算你不同意,我也都嫁过来了,这门亲作不作数,似乎你说了也不算。”

君古灵现在身份是有点尴尬,可她惯是个嘴巴不饶人的,说的话也直戳心窝子。

敢嫌弃她?

也不看看现在什么处境,大家半斤八两,谁也没比谁好哪儿去?

真是不知所谓。

果然,顾临渊听完眼神更冷了,咬紧了后槽牙,“你,给我滚---”

噗---

刚吼完,一口鲜血喷射而出。

哐当---

“少主,少主你怎么了?”

“来人,快来人啊,少主吐血了。”

君古灵:......

这么不经气的吗?

这度量也太小了吧?

她一脸无语,有些嫌弃的伸手给他探了下脉。

咦?

这人不仅经脉断绝,体内更是阴阳相冲,而且患有严重的心疾之症,命不久矣之相啊!

难怪他会吐血,可惜她灵力全无,不然还能探探他因何得的这心疾,看着脉象有点怪...

“你在干什么?放开我家少主。”

随着下人们鱼贯而入,很快君古灵被‘请’了出去。

想她堂堂药神谷七品炼丹师,求她看病的人不知凡几,结果---

哼,蒜了。

不识好歹,本仙子才懒得管。

有那闲功夫还不如想想自己该怎么办。

如今千年已过,物是人非,魔神殿一家独大,药神谷三个字竟已然成为禁忌,还被扣上了勾结魔族的帽子---

想到这儿,君古灵又气又心痛。

魔神殿真是好手段,灭了药神谷满门还不忘栽赃,哼,灭门之仇不共戴天,她君古灵一定要其血债血偿。

不过她现在情况特殊,得赶紧想办法联系旧部,也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了。

只是刚走到大门口,她瞬间停下了下来。

大门朝西北?

正门对马路?

这是嫌他们少主死的还不够快吗?

再转身一看,瞳仁忽的一缩,阵法?

君古灵眯了眯眼,本能的开始用手指掐诀,结果---

她捂着胸口一阵喘息,如今这幅身子半分灵力也无,空有一身本事却无处施展---

呼---

算了

好歹魂力还有几分,手指在眉心一动,再睁眼目光所及之处,皆是血煞之气。

她不由得皱眉,到也不着急走了,反而认真在院子里探查起来。

“九幽转轮血煞阵?”

这里怎会有这等邪阵?

......

“诶呀,这少夫人也太过分了?”

“可不是,昨夜新婚,大半夜要死要活的撞了柱子,结果一早又把少主给气吐了血,她到底要干什么?”

“诶,这也怪不了人家,你们说哪个千金大小姐愿意嫁给咱们少主这样的残废?别说修炼了,站都站不起来。”

“小点声,你不要命了?”

“我说的可是大实话,不过,你们看到少夫人了吗?诶呀,她该不会逃婚了吧?”

众人这下急了,这要是少夫人逃走了,可怎么办?

院子里吵吵闹闹,乱成了一团。

而屋内依靠在榻上的少年将外面的一切都听在耳中,手指搭在唇上,想到那个吻,脸色更是沉的可怕。

“少主,别听下人乱说,您很快就会好起来的,至于少夫人...”

榻上的少年面白如玉,连唇都没有几分血色,眼神却淡漠孤冷。

“滚了才好。”

“是。”

“还不滚?”

“啊?老奴这就滚,这就滚--”

那管家脸吓的都白来,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要说他们这个少城主也是奇闻,从小就是个病秧子,连族学都没上过,一直静养,结果忽然间就觉醒了变异灵根,本以为苦尽甘来,可好景不长经脉又废了,至此性情大变,阴沉不定,没有人不怕他的。

待那管家出去后,屋子里很快出现一青衣小子,正是他的灵宠所化,“陆英见过少君。”

“成亲是怎么回事儿?”

顾临渊给了他一记眼刀,陆英硬着头皮回道,“禀少君,是城主夫人之命,为,为您冲喜的。”

“冲喜?她是想气死我吧?”

陆英不敢抬头,咽了咽口水,“少君英明。”

“英明个屁--”

顾临渊随手将茶盏直接就扔了过去,陆英伸手极好,一把接过憨憨的道,“谢少君赐茶。”

顾临渊嫌弃的撇了他一眼,一本正经的拍了拍胸口,咬着牙,“不能跟傻子生气,不跟傻子生气。”

陆英嘿嘿一笑,顾临渊怏怏不快,声音冷厉,“都安排妥当了吗?”

“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少君您亲自下饵,不怕药神谷的人不心动,到时您的心疾之症定能治愈,在顺藤摸瓜,将药神谷一网打尽...”

陆英一脸胜券在握的攥紧了拳头,顾临渊无语的直扶额,捂着心口,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他怎么就选了这么个棒槌当他的灵宠?

“少君,您怎么样了?是不是心疾又犯了?属下这就去找医师---”

“不用,已经好了。”

顾临渊一脸嫌弃,不想看他一眼。

而陆英却当了真,哭着道,“少君,您做饵就做饵吧,何必对自己下这么重的手?经脉断绝连魔功都散了,您的心疾本来就重---”

“你懂什么?”

他不孤注一掷,如何能取信于人?

可他万没想到事情居然出现了偏差,那个该死的城主夫人居然还给他娶了门亲。

居然娶了亲!

呵-

更过分的是---

一想到那个吻,他的心疾好像又重了几分,这个女人简直该死。

“去,好好给我查,本少君到要看看这个新娘子到底什么来头?还有,那个城主夫人,就不要让她看到明天的太阳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