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003 世外桃源

凰也 | 发布时间:2021-09-14 10:25:25 | 阅读次数:13969

南溪眺望着山下的桃花村,悠悠张口:“胖虎你看,咱们桃花村被群山重重围在中间呢。”她上次有意间瞥了几眼,才意外发现桃花村的周围皆是山峰矗立,并且在这些山峰后面是峰影重重,完全不像除了其他人烟的样子。天然屏障?!南溪的目光闪了闪,她像是猜到桃花村她刚才无意间瞥了一眼,才发现桃花村的四周皆是山峰耸立,而且在这些山峰后面也是峰影重重,完全不像还有其他人烟的样子。。...

南溪遥望着山下的桃花村,悠悠开口:

“胖虎你看,咱们桃花村被群山重重围在中间呢。”

她刚才无意间瞥了一眼,才发现桃花村的四周皆是山峰耸立,而且在这些山峰后面也是峰影重重,完全不像还有其他人烟的样子。

天然屏障?!

南溪的目光闪了闪,她好像猜到桃花村是个什么地方了。

怪不得村里的人个个都“身怀绝技”呢!

胖虎莫名其妙的瞅了她一眼。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若不是有这些山峰阻挡遮掩,桃花村又怎么能够与世隔绝,偏安一隅?”

南溪有些惊讶的看着胖虎。

小朋友知道得挺多呀!

“你盯着我看干嘛?我脸上又没有花。快点下来,我手都伸酸了。”

胖虎低声催促她。

o(╯□╰)o小屁孩!

南溪蹲下身子,抓住胖虎的手,小心的跳下坎阶。

直到她安全下了坎阶,胖虎才松开她的手,转身,继续往山下走。

“跟紧我。”

南溪一步一脚印的跟在他后面,看着前方八岁小孩的背影,南溪眼珠子转了转,开口:

“胖虎哥哥,你知道的东西好多呀,不像我,什么都不知道。”

听着南溪崇拜的话语,胖虎心中很是美滋滋,他转过身,拍着胸脯特豪气的说:

“你想知道什么?胖虎哥哥告诉你。”

南溪笑弯了眉。

“我想多知道一些关于桃花村的事。”

胖虎转过去,边走边讲:

“我知道的也不多,都是听我阿爹说的。

我阿爹说,桃花村之所以叫桃花村,是因为村长伯伯在进出村的路口种了一片桃林。

而且那桃林里面还设了阵法,外人若是没有村子里的人引路是完全进不来的……”

南溪跟在他后面安静的听着。

外人进不来,村里的人又只会在补给物资的时候出去……

这不就妥妥一隐世桃源么!

虽然……这桃源看起来有点穷!

“哎哟!”

就在这一晃神的功夫,南溪一个不小心脚下踩空,滑摔在地上。

与此同时,她撑在地上的右手好像是咯到了什么东西,掌心传来一阵刺痛。

南溪连忙把右手挪开一点点,然而那下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咦?

胖虎:

“南溪你怎样?没事儿吧?”

“没事儿,嘶!”

南溪忍着屁l股上的疼痛,用双手撑着两边的地面慢慢起身,然而才刚走出第一步,尾椎骨那里就痛得要命。

麻袋,不会把骨头摔坏了吧?

看她迈步艰难,胖虎过来搀扶起她的一只胳膊。

“我扶着你走。”

南溪连忙摇头拒绝:

“不行,这山路本来就窄,咱俩要是再并肩一起走,指不定待会儿谁就会摔下山去。”

胖虎扣着脑袋:

“那要怎么办?”

南溪干脆又缓缓的坐回了原地。

“你让我先缓一会儿再走。”

“好吧。”

胖虎把背篓取下来放在旁边,撩起袖子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南溪取下斜挎背的水囊递给他。

“给,喝口水。”

胖虎伸手正要接过,却发现:

“南溪,你的手在流血!”

“嗯?”

南溪把右手放到眼前,这才发现掌心上有一条半寸长的带血伤口。

她不在意的往自己衣服上擦了擦。

“没事,可能是刚才摔倒的时候不小心磨破的。”

胖虎猛灌了几口水,把水囊还给南溪。

“好点没?好了我们就快些下山吧,我肚子好饿!”

话音刚落,他的肚子就十分配合的咕咕叫了两声。

“……”

南溪默默从怀里拿出一个窝窝头一个鸡蛋递给他。

“诺,吃吧。”

若不是胖虎说肚子饿,她都差点忘记自己还带了吃食在身上的。

罪过罪过!

胖虎见有吃食,眼睛一亮,伸手就拿走了窝窝头。

南溪笑了笑:

“鸡蛋也给你。”

胖虎却是坚决不肯要鸡蛋,最后南溪只好自己吃掉鸡蛋。

吃完东西,两人又歇了一会儿,直到南溪感觉自己的屁l股没那么痛了,才又继续下山。

两人回到桃花村时,已经是未时三刻。

胖虎把背篓放在南溪家的屋檐下后就回了自己的家,他要赶回去找吃的,一个窝窝头根本就不能填饱他的肚子。

而南溪则是从先前摔倒之后,脑袋就有些发昏,见胖虎离开,她便关了院门,回到自己的屋里倒头就睡。

傍晚,晚霞烧红了西边的天空,外出的人开始陆续归家。

“溪儿,溪儿?”

好像有人在叫她。

睡梦中的南溪想要睁开双眼,可惜不管她怎么努力,眼睛就是睁不开。

迷迷糊糊间,她感觉自己换了一张床,新床又暖又软,贼舒服!

*

翌日

“哈啊~”

睡醒的南溪伸了个懒腰坐起身。

这一觉睡得是真舒服呀,南溪感觉自己现在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对了,锦娘该回来了吧?

望了一眼窗外灰蒙蒙的天色,她翻身下床。

才刚走到堂屋门口,就看见锦娘端着个药碗从厨房那里走出来。

她咧开嘴跑过去:

“阿娘,你回来了?”

锦娘先是用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然后才把手里的碗递给她。

“趁热把药喝了。”

南溪也不问是什么药,直接捧着碗就咕噜咕噜的把汤药全部喝光。

等喝完了药,她才皱起一张小脸苦哈哈的说道:

“阿娘,这药好苦。”

锦娘取出一方手帕,仔细的为她拭去溢在嘴角两边的药汁:

“药苦才能治病。”

南溪喜欢如此温柔的锦娘。

“阿娘,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唤醒我?”

锦娘拿走她手里的空碗:

“昨日。”

“昨日?”

南溪睁大眼睛。

“阿娘昨日回来的?”

所以,她这一觉竟睡了一天一夜?

锦娘脸色淡淡的开口:

“嗯,回来便发现你躺在床上,全身发热,怎么叫都叫不醒。”

吓得她赶紧背着她去找村长,好在村长看过之后说问题不大,喝两副汤药便会好。

锦娘拿着碗回了厨房,没过一会儿又从里面出来,只是这次,她手里多了一根手臂长的细木条。

南溪瞪着眼睛!

不会是她想的那个样子吧?

锦娘来到她跟前,声音温温柔柔的。

“溪儿,把手伸出来!”

我去,真要挨打!

南溪慢吞吞的伸出右手,可怜巴巴的唤:

“阿娘~”

锦娘却是不为所动,举起木条就抽在了她的手心。

“我昨日出门时对你说过什么?”

“不可以四处乱跑,要待在家里乖乖等阿娘回来。”

南溪捂着被抽痛的小手,委委屈屈的开口。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