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3章 刘姐的求助

今天要吃鱼 | 发布时间:2021-07-21 18:53:57 | 阅读次数:26341

王岩坐在角落里呆呆了好久,一直到鸡叫的时候,他突然间觉得大脑越发昏沉沉……“小岩!小岩!”一阵低沉的敲门声响了,王岩也正好从梦中从梦中惊醒。醒过来的他下意识的打了一个激灵,醒来的他下意识的打了一个激灵,直接从凳子上翻了下去,狠狠的栽在了地上。。...

王岩坐在角落里发呆了好久,直到鸡叫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大脑越来越昏沉……

“小岩!小岩!”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王岩也刚好从梦中惊醒。

醒来的他下意识的打了一个激灵,直接从凳子上翻了下去,狠狠的栽在了地上。

额头都被磕肿了,但他却摸着脑袋傻乎乎的笑了。

那个梦依旧清晰,正当他坐在地上发呆的时候,门框咔嚓一声断裂,紧接着整个门便带着大片尘土扇在了地上。

“咳咳!我说刘姐,你这是要闹哪样啊。”王岩呼扇着面前的尘土,盯着还处于慌张中的刘姐道。

刘姐是后屋的寡妇,中年丧偶,人家都说她克夫,但本人还是相当不错的,心地善良,老实淳朴,虽然黑了点儿,但姿色也属一流。

王岩曾经不少次听村里的那几个光棍提起刘姐,每当提起这个女人的时候,王岩总会看到她们下身支起来的小帐篷。

“你在啊,我还以为你发生什么事了呢!真是急死我了。”刘姐大口的喘息着,很显然刚刚为了砸门可费了不少的力气。

“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着急。”王岩揉了揉屁股,从地面上站了起来。

“哎呀,是这样的。”刘姐急忙将家中所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刘姐去镇上待了两天,说是去给丈夫的公墓上坟了,可是没成想回来的时候发现家里多年来的顶梁柱老黄牛要死了。

平日刘姐回来总会看到老黄牛站在那里可怜巴巴的盯着自己,同时还顶顶已经空了的草料槽,但是这次只是趴在地上,就连那双眼睛都没有以前有神了。

“是这样,但我也不会给牲口治病啊。”王岩挠了挠头,向周围看去的时候,忽然发现了那本静静躺在桌子上的秘籍。

“我也没说让你治病,刘姐往日待你不错,而且边上也就只有你的腿脚最快了,你帮姐去这里叫个医生回来吧!”

“好吧。”王岩点了点头,将那本秘籍揣在怀里,然后便随着刘姐一起去了。

刘姐家的房子同样破烂不堪,相比较王岩家而言也好不了多少。

但是刘姐家有一大片肥沃的土地,每年都会有些收成,虽不说日子过得多好,但温饱肯定是没问题。

这些年来一直靠家里的唯一一头老黄牛耕种,但是现在老黄牛垮了,这也就意味着刘姐家的唯一经济来源也断了。

正如刘姐所说的,那头老黄牛趴在牛棚旁奄奄一息,眼看这就是不着就是不行了。

王岩则是把怀里的秘籍掏了出来,一边寻找关于牲口的病症,一边围着老牛转圈。

片刻之后,王岩忽然笑了:“刘姐您别急,老黄牛的死或许并不是一件坏事呢?”

“这话怎么说?”

“这头老黄牛双眼翻白,眼窝充血,而且背部也比平时肿胀,很显然是身体里出了牛黄,如果把牛杀了的话,里边的牛黄足够让您丰衣足食了。”

“啥是牛黄?”

望着刘姐疑惑的模样,王岩笑着挠了挠头,他不是不想说,而是她也不知道牛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只是看书里这么说而已。

“牛黄这种东西太过于复杂,反正就是极其珍贵的宝贝。”

“老牛身上怎么会出这些东西呢?”

“牛黄牛黄,肯定是从牛的身体里出来的,市面上现在到处都是人工牛黄,因为正品本身就没有多少,而需求量又不小,所以才会有人工牛黄这么一说,只要您把这头牛杀了,里边的东西足够您摆脱贫困日子了。”

刘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可眼中还满是犹豫之色。

她对这头牛有着一定的感情,况且牛一直作为家里的经济支柱,如果事实并不如王岩所说的那样,那刘姐可就真的毁了。

而王岩平日里就是村子里最底层的存在,大字不识几个,又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呢?

“小岩,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告诉你,也看平日您待我不薄,所以我在这里提醒一句,咱们要干啥可得抓紧了,错过了最佳时机,体内的牛黄就会随着生命的消逝而渐渐萎缩,到时候就算取出来了,恐怕也卖不了多少钱了。”

听到这里,刘姐顿时急了,最终还是一咬牙:“行,那就干!”

王岩找了村里有名的屠户,把牛开膛破肚之后就整个人都钻了进去。

前后过了大概三五分钟的样子,这才满身是血的抱着一个金灿灿的东西出来了。

这东西如同成人拳头般大小,黄的有些诡异,不反光,却比黄金还要耀眼。

“这……就是你口中的牛黄?”

“您放心吧,这东西大小还不错,拿到镇上卖了,保证丰衣足食,相信我。”

刘姐似信非信的拿了过来,甚至还用指甲抠下一块尝了尝。

一瞬间,牛黄化为冰凉的气息贯彻了五脏六腑,甚至让刘姐都不自觉的发抖了起来,而心里是拔凉拔凉的。

“啥玩意儿啊,太吓人了。”刘姐慌里慌张的跑到水缸前灌了几口水,这才算是缓过劲儿来。

“您看吧,我说的没错,就照我说的去做吧。”

老牛也已经死了,想挽回肯定是不可能了,所以刘姐也就死马当作活马医,想拜托王岩把牛黄卖出去。

但是王岩却拒绝了,原因就是这东西价格说不定,有可能特别高,也有可能并不是期望中的那样,如果托人去卖的话很可能伤了和气。

刘姐没有强求,而是给王岩割下了两条牛大腿。

望着鲜红的牛肉,王岩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他已经不记得上次吃肉是什么时候了。

回到家中,王岩开启了近乎封存的灶台,炖了两大锅牛肉,吃得肚子里直反酸水,然后摸着鼓胀的肚皮美滋滋的睡了。

前后大约平静了两天的样子,这两天内刘姐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无法寻觅到任何踪迹。

第三日清晨,刘姐坐着豪华轿车回来了,吸引了村里无数人的注意力。

人们知道了牛黄这件事情之后都在询问她到底卖了多少钱,但她总是避而不答。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