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2章 解除婚约

今天要吃鱼 | 发布时间:2021-07-21 18:53:56 | 阅读次数:29452

一直到一根烟抽完后,曹斌这才走见状去拍了拍王岩还带尘土的肩膀,一叹一声道:“孩子,昨天我一宿没睡,想了很多事情,你爷爷和我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他在战场上为我挡过子“您的意思是,我们的婚约解除了是吗?”。...

直到一根烟抽完之后,曹斌这才走上前去拍了拍王岩还带尘土的肩膀,轻叹一声道:“孩子,昨晚我一宿没睡,想了很多事情,你爷爷和我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他在战场上为我挡过子弹,回到村里之后给你和我的小女儿定下了娃娃亲,按理说这个情谊我不能忘,现在你也长大了,肯定明白曹叔叔的意思,是吗?”

王岩在看到燕子对自己的态度时就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而听完这些话后,整个人更是如遭雷击一般,猛的向后退了两步。

“您的意思是,我们的婚约解除了是吗?”

“没办法啊!我还是要为我的女儿着想,如果她跟了你的话,恐怕日后吃饭都是个问题。”曹斌继续叹息道:“你继续在村里生活,日后我们待你也如往常一般,但你和我女儿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你觉得如何?”

王岩彻底明白过来了,原来曹斌早就有了这样的想法,只不过一直碍于情面没有说出,而今日村民都想把自己赶走,这也正好给了曹斌一个机会,要么走,要么解除婚约!

“你个臭小子还能配的上曹家的姑娘?做梦呢吧!”

“哈哈!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你配吗?”

周围几个平时看王岩不顺眼的光棍此时也站出来泼冷水。

王岩转头望了一眼后方的老槐树,最终还是点头了:“既然是这样,那婚约就算了,不过我答应你并不是因为我想继续留在村子里,而是我想告诉你,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说完,王岩便转身向着自己的房子走了过去。

后方叫骂声依旧不断,字字如针,深深刺入王岩的胸膛。

村民在门外议论了片刻之后也就散了,外边的空地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寂静之中。

王岩坐在床头发呆了好久,又转头望向了灵位。

很快就到了晚上,饿急了的王岩干脆跑到大水缸前灌了几口凉水,来了个水饱,随后便向着那棵大槐树走了过去。

她坐在老槐树上望着夜空,不知不觉眼中也落下了泪水:“老天你就这么对我啊,怎么说我也是个好人,最后却落得这般下场,你看看那些成天吃人饭不干人事的混混,比如死黄毛,他天天大鱼大肉,活的多滋润,我看你是瞎了眼!”

王岩不满的对天空骂着,正在此时,他忽然眼前一亮,还没等反应过来,只听咔嚓一声响,一道雷顿时劈了下来。

也幸亏王岩跑得快,除了裤子被烧焦之外,整个人并无大碍,而那颗断成两截的老槐树则再次被雷劈断。

“妈的,你这是成心想劈死老子啊!”

王岩从地面上捡起一颗大石头,猛的向天空中抛去,发泄着内心中的不满。

而当他刚低头的时候,却看到那截断开的树中出现了一个黄色的东西。

“那是什么?”

他试探性的向前挪了两步,好在并没有雷继续劈下来

那黄色的东西是一本古籍,边角变黑起皱,看上去像是古时候留下的秘典。

这本古籍一直在老槐树中竟然没有被腐蚀掉,反而页面还很干,最奇怪的就是没有被雷劈烂!

“这绝对是个好东西。”

王岩心中下意识的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四处廖望了一眼,发现周围没有人后,这才急忙向着家中跑去。

离开了昏暗的环境,周围的一切也变得清晰起来。

古籍的正面写着四个模糊的大字,医道圣典。

他大致浏览了一下,整本书一共分为三卷,第一卷几乎涵盖了所有世间的疑难杂症,上边清楚的写出发病症状以及治疗方式,甚至下边还有一些类似病状的拓展,第二卷则是一些图文的动作,看上去就像是武林秘籍一样,那些古字对于王岩这种没上过几天学的文盲来说简直是天书一般,第三卷只写了一个开篇,上边写着此本秘籍切勿不可外传,而后边则完全是空白一片,持续了大概十多页纸的样子,一直到结尾也什么都没有。

他盯着这些略显生涩的字一直到凌晨两点多,然后就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这一次他再次见到了爷爷,只不过那糟老头子这次并没有恶作剧,而是坐在昏暗小路旁的石头上抽着烟,面带笑容。

“糟老头子,这次咋不吓唬我了?吓唬了我两年,是不是良心发现了。”

王岩没好气的走上前去,坐在石头旁。

爷爷轻叹了一声,这才笑道:“自从我离开之后就一直放心不下你,我总是回来看你,谁能想到我来看你的时候你就是噩梦,对此我也很无奈啊!”

“你无奈个屁,走的时候也没说给我留点什么,你看看现在,就连曹佳都跟我解除婚约了,甚至村民还要把我赶出去,哎!世态炎凉啊。”

“这些我都知道了,这次过来也就是告诉你一些事情。”爷爷磕了磕烟袋,这才笑道:“还记得那棵被雷劈了的古树吗?”

“那是我一辈子的痛点,怎么可能忘。”王岩没好气的说道。

“那棵古树里边有一本古时候流传下来的秘籍,凭借这本秘籍就足够你翻身了,你不需要钻研得多透彻,只是略微学会上边的几招便可吃遍天下,但爷爷还是期望你能出人头地,光明就摆在眼前,向着你的人生出发吧!”

周围忽然狂风大作,还没等王岩说什么的时候,就感觉后方猛的出现了一股巨力,直接把他吸了进去,而爷爷的身影也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他一直都坐在那里静静的笑着,手中还拿着那杆百年的烟。

王岩感觉自己再次回到了那个破旧的房屋中,他观察周围环境的时候,却忽然发现自己竟然趴在桌上睡觉!

“卧槽!灵魂出窍了。”这是王岩的第一反应。

他尝试着回到身躯里,却发现那个容器似乎并不能容下自己的灵魂,每次都被轻轻地推开。

“这下可咋整,难道以后就要以灵魂状态存在了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